异世和谐录 和谐台湾 第五节 炮兵中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装备了快艇和火箭筒之后,龙天相信他的海警支队可以在近海独步天下,对于任何企图染指台湾的敌方舰队,只要敢靠近台湾沿海,“快艇中队”就能将它们彻底撕裂,而在火箭弹的问题上,龙天现在倒不发愁,山洞里有上千发火箭弹,足够丁念祖应付一阵子的了。


龙天现在发愁的问题是姜海那边,包括钱江的二支队,这小子毕竟新官上任,加上资历尚浅,目前还不敢跑到龙天面前要这要那的,所以一有想法他第一个就找到姜海,由姜海出面找龙天伸手要装备,时间一长龙天也上火了。


自从海警装备了快艇和火箭筒之后,丁念祖的腰杆一下子挺拔了不少,原先象一棵被大雪压弯的毛竹,自从有了新装备之后,一夜之间就成了“电线杆”了,逢人便吹嘘自己的“快艇中队”如何如何了得,还有意无意地在众人面前挤兑姜海,这也就直接造成姜海受到了严重刺激,感觉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受到了挑战,故而才会有军营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包首长两年伙食换新装备”的故事了。


其实不用姜海伸手,龙天已经在着手新型陆战装备的研制工作了,这个想法他原来就有,而在朝倭之战中就显得尤为强烈,倭军的火炮帮助他们在朝鲜攻城掠地,如入无人之境,最惊险的还是大威力的霰弹,在忠州牧之战中,差点打得朝鲜的“马枪军”全军覆没,为此钱江也被一撸到底。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大威力的马枪遇到了更为强悍的火炮,也只能束手无策,所以在忠州牧的最后决战中,龙天才会冒险放倭军进城,和敌人打一场短兵相接的“巷战”,充分发挥马枪的优势,克制对手火炮的使用,才最终取得了胜利,而在乌岭关决战中,凭借缴获的四十门火炮和霰弹,姜海才会在很短的时间就解决了山田铃木的上万部队。


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所以一回到台湾之后,龙天心里就一直在琢磨着新型火炮的制造问题,要不是因为优先考虑海警的发展,说不定这个时候特勤支队已经开始新型火炮的试射工作了,解决了海警支队的装备问题,接下来的事情当然就是新型火炮的研制了。


龙天从朝鲜战场上运回了一百多门倭国的前装火炮,其中一半装备到了海警战船上,另一半则放在了淡水港和基隆港,充当海防要塞炮来使用,不过这也是权宜之计,龙天对这些“老爷炮”根本提不起任何的兴趣,这种火炮均是用生铁或青铜铸造而成,炮身沉,移动非常困难,固定发射的作战效率是非常有限的,而且装填起来相当费事,塞火药,填弹丸,点火绳,往往一场规模不大的战斗下来,几个炮手都快累虚脱了,这种火炮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射程太近,其有效射程勉强能达到一千五百米,再远就只能是“放空炮”了。


坐在办公室里,龙天的脑中就一直闪动着现代火炮那无比靓丽的身影,心中开始不停地回忆着自己熟悉的几款现代火炮。


在那个遥远的21世纪,龙天和大多数的男人一样,对于武器和汽车都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战争题材的影视剧、军事小说一直是龙天的最爱,闲暇之余他也会上一些军事网站,在其中饱览现代军事科技,渐渐地龙天发现自己的身上也有了一些军事细胞,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给现在的他和他的部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加农炮?”,龙天摇了摇头。


“榴弹炮?”,又是摇摇头。


“火箭炮?”,除了摇头之外,还伴随着一声长长哀叹。


高科技大威力的现代火炮,龙天虽然情有独钟并为之倾倒,不过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那种万炮齐发炮声隆隆的豪迈场景,只能出现在他的梦里,在这一点上,他和丁念祖的“铁甲战舰梦”是一样的。


在经历了从复杂到简单,从重型到轻型的思索与观念上的转变之后,最后还是丁念祖为之疯狂的火箭筒提醒了龙天,在这个时代里,对于火炮,龙天真的没有办法要求太多,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资本去索要,所以思前想后,龙天想到了用迫击炮,这还是他舍弃了92步兵炮之后才最终的无奈选择。


TNT和雷汞是现成的,而且马雯婷也能轻车熟路地制造出来,钢铁也是现成的,虽然技术上还比较落后,不过用来制造小型的迫击炮弹也是当仁不让,更重要的是山洞里有一部分他们从21世纪带来的镍铬钼合金钢,特别是那台大型的现代机床,这才是最弥足珍贵的。


在龙天看来,与其把这些现代钢材放在山洞里睡大觉,还不如将它们充分的利用起来,造几门简单实用的迫击炮,用来武装自己的武警部队,这样在未来的战争中,可以充分地发挥自己的火力优势,用最短的时间取得最大的战果。


龙天相信一旦这些迫击炮上了战场,将会是一副摧枯拉朽所向披糜的动人场面,心中越想越美,越想越困,很快他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在梦里天上到处飞舞着一门门崭新锃亮的迫击炮,口水也情不自禁地挂落了下来。


龙天的这场“白日梦”一直做到了日薄西山,早已等候在军营外的小梅再也按捺不住性子,破例进了军营,悄声地走进了龙天的办公室,还没进门就只听得里面鼾声雷动,几个小战士站在门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看见小梅到来,脸上突然间浮现出快意的微笑。


“唉,怎么累成这副样子呢?”,小梅柔声地轻叹着,眼神中饱含着关切。


“叮呤呤。。。。。。”,随着一阵电话铃声的响起,龙天的白日梦终于做到了头。


接完电话,两人又开始例行“黄昏之约”,不过今天的约会有所不同,两人的话题始终都没有离开过迫击炮,不但如此,散步结束之后,龙天与小梅双双进了阳明山的山洞里,整整一个晚上,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关起门来谈了整整一夜,话题依旧还是迫击炮,龙天不停地在电脑上制图,然后是修改,最终将印象中的迫击炮图纸给弄了出来。


“60迫击炮”,龙天指着电脑屏幕轻声地说道。


作为铁杆的军迷,龙天对我军的一些步兵装备还是有很大程度了解的,60mm迫击炮是一款大量装备我军连队的轻型步兵炮, 60迫击炮有重量轻,密集度好,座钣稳定性好,勤务使用方便等优点,主要的缺点还是射程较近,不如美军装备的60炮,在60迫击炮的各项性能指标上,龙天闭着眼睛也能写出来,这不图纸上就直接给标注出来了。


口径:60毫米

炮重:5.25公斤

最大射程2700米

弹重:1.33公斤

射速:30发/分


迫击炮是步兵的一种传统装备,最早出现在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期间,它是以座钣来承受后座力、发射尾翼弹的一种曲射型小型火炮,它具有弹道弯曲、死界很小、射速快、威力大、重量轻、体积小、便于机动、结构简单、易于操作、造价低廉等特点,非常适合步兵在较为复杂的地形条件和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使用,它几乎不需要构筑发射阵地,只要选择一小块较为平坦的地面即可,迫击炮可以消灭遮蔽物后的敌人,摧毁敌障碍物及轻型土木工事,为步兵的冲锋开辟道路。


迫击炮的发射原理是在迫击炮筒里面的底部有一顶针,当迫击炮的炮弹从筒口滑到底部时,顶针就会顶到炮弹的雷管,使炮弹的发射火药爆炸,炮弹在发射火药的推力下就把炮弹发射出去。


对于迫击炮,龙天讲得滔滔不绝,说得唾沫横飞,虽然理论知识扎实,不过真要让他自己动手去制造一门迫击炮,那他可就要傻眼了,与现代社会的绝大多数军迷一样,龙天也属于“君子”类型的,光会动嘴皮子,动手嘛就免了吧,不添乱就已经要念阿弥陀佛了。


整个晚上小梅都很少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聆听,做一名最忠实的听众,自始至终,她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龙天,她听得很仔细,但看得更仔细,不过她的注意力不在炮,而在人上,当黎明来临时,山洞里传出了凌乱的脚步声,妇救会的女性们突然发现龙天和小梅一起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个个都掩面窃笑不止,小梅的脸上顿时变得火辣辣的,头一直低到了胸前。


兵器制造车间里,龙天摊开了打印出来的图纸,与兵工厂的技术人员坐而谈之,对于迫击炮这种新生事物,兵工厂的女性们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诧,这主要是因为自从她们进了山洞之后,已经见识了太多让她们引以为奇的事物了,对于象龙天这样的“奇人”,哪怕有一天他说自己能飞上天,她们也不会感到有多么奇怪,对于龙天的各种“奇思妙想”,女同胞们早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当然只有龙天和马雯婷知道,这些所谓的“奇思妙想”都是剽窃来的。


炮尾、身管、顶针、缓冲机套筒、炮架、高低机,图纸上都有,数据嘛龙天都已经打印上去了,小梅略微皱了皱眉头,咬了咬嘴唇之后,说出了一句让龙天魂飞魄散的话,“这样吧,给我们五天时间,行吗?”。


“什么?五天?”,龙天目瞪口呆,眼睛直勾勾地盯在小梅的脸上,盯得小梅的脸又一次红了起来。


“怎么?太长了吗?那就三天吧,姐妹们多加加班,争取三天时间把它弄出来,行吗?”,小梅理解错龙天的意思了。


“不,不,不,我是说五天时间太短了,这样吧,十天吧,反正时间由大家来定,我不着急的,只要能把迫击炮弄出来就行”,龙天的脸涨得通红,连忙替自己辩解一番。


小梅抿嘴笑了起来,两个酒窝深深地印在了面颊上,“没事的,这段时间大家都挺空的,除了造一些马枪子弹之外,已经很久没有造过枪支了,今天大家都停下手头的工作,一起把迫击炮研究研究,应该不难的,毕竟按照你所说的,炮管没有膛线,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自从小梅跟着马雯婷进了山洞的兵工厂,在渡过了最初的新鲜期之后,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武器弹药的研制和原理上,对于不解之处总是不厌其烦地围着马雯婷问长问短,一年时间下来,小梅不但是兵工厂的厂长,更是一个技术全面的军火专家了,在她的带领下,妇救会涌现出了一大批技术骨干,如若不是这种新型的迫击炮,小梅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参加制造工作,这个21世纪的山洞,不但让龙天和马雯婷倒退到了古代,也让小梅等古代女性一步就踏入了现代。


按照小梅的说法,想造出这种结构并不复杂的迫击炮,倒还真不是一件难事,现在的兵工厂完全有这个条件制造出来,但是在迫击炮弹的制造方面,问题就显得比较麻烦一些,炮弹不同于子弹,无论是体积还是装药量都必须要严格把握,现在的问题是小梅根本没见过迫击炮弹的样子,凭借图纸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制造出来。


“要是有一个实弹模型就好了”,小梅盯着图纸上的尾翼弹,喃喃自语地说道。


“你说什么?模型?实弹模型?嘿,我怎么这么笨哪,别说是迫击炮弹,咱们这儿连迫击炮都有啊,妈的,真是脑子秀逗了”,龙天思索片刻之后,突然间一拍脑门,灵光乍现。


山洞的废料库里,龙天又一次忍着难闻的气味,开始了他的“淘宝”之旅,在这间巨大的仓库里,堆放着曾经的国民党败军的一些给养物资,龙天已经从里面淘出不少好东西了,军装、电话、电台、左轮手枪等等,这哪里是一个废料仓库,完全是一个“宝库”嘛。


龙天曾经在翻找军装的时候,看到过里面有两箱尾翼弹,还有一具已经锈蚀了的迫击炮,由于当时的注意力不集中,再加上这门锈迹斑斑的迫击炮根本无法使用,所以在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之后,他渐渐地把这件事给淡忘了,要不是小梅提醒,他还真想不出来这间仓库里还有他急需的好东西。


“找到了,找到了,哎------哟------”,仓库里传出了龙天欣喜若狂的喊声,然后是一声惨叫,龙天在得意忘形之下,手上被炮身的铁锈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立时鲜血直流。


顾不上疼痛,龙天扛着弹药箱,提溜着迫击炮,艰难地从杂乱无章的仓库里走了出来,手上的鲜血不停地往外涌出,不过这并不能抹去他满脸的笑容。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哪?”,小梅连忙找来了碘酒和纱布,轻柔地给龙天包扎伤口。


一个焦急一个傻笑,把在场的女同胞给逗得个个前俯后仰,窃笑不止,几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更是频频地朝着小梅做鬼脸,羞得小梅一路追打,整个山洞里回荡着经久不绝的嬉闹声。


有了较为精确的图纸,特别是有了弹炮的实物模型,借助现代化的机床和钢材,只用了短短的五天时间,一门崭新的60迫击炮就放在了试验场上,龙天特意找了个偏僻的山谷,亲自动手操炮,狠狠地过了一把炮手瘾,小梅则一直站在他的身边,默默地注视着龙天的一举一动,脸上洋溢着幸福时光。


年终岁末,再过半个月就是除夕了,这是龙天到这个时空以来所过的第二个春节,渐渐地21世纪在他的印象里越来越模糊,闲暇之余,他时常想起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


“嘿嘿,首长,提前给您拜年了”,首长办公室里,姜海拎着一兜子礼物站在了龙天面前,满脸都是媚笑。


“切,你小子,还给我打什么哈哈,就你哪点花花肠子,我都不用看,你想干什么都写在脸上呢,就这么点东西就想来领我的迫击炮,做你的大头梦去吧”,龙天假意虎着个脸,心里面却是洋洋自得。


姜海一听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大绽银子,满脸堆笑地递了过来,“一点小意思,还望首长笑纳”。


“你他妈的,什么不好学,学人家溜须拍马,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你小子省省吧,给自己留点儿老婆本,我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好象咱们同年吧,你也该娶门亲事了吧?”,龙天很不耐烦地一把推开了姜海的手,两绽银子掉在了地上。


“嘿嘿,我说嘛,咱首长怎么能是这号子人呢?又是这个老丁在唬弄我,妈的,一会儿找他算帐去,不过首长,说到娶媳妇嘛,嘿嘿,这个就不劳首长费心了,那个,那个,那个。。。。。。”,姜海临来送礼时,丁念祖又晃点了他一次,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姜海气得直牙痒,不过他今天可不光是为送礼而来的,说到最后两眼直放光芒。


龙天一看姜海这副窘迫的样子,忍不住放声大笑,“那个,那个什么呀,不就是迫击炮吗?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呀,这样,你立即在一支队挑一个中队出来,到库房去领炮,哦,对了,给钱江打个电话,让他那边也派出一个中队,你们每人十门炮,怎么样?满意了吧?”。


“什么,钱江这小子凭什么和我一样?不行不行,首长,我十二门,他八门,你放心,我保证这小子不敢乱嚷嚷,行不?”,姜海一听立即就不乐意了,钱江一直是他手下的兵,虽然现在是支队长,不过见了姜海也得乖乖地敬礼喊一声老领导。


“那好,这样吧,你八门,他十二门,没意见的话这就是命令了”,龙天板起了脸孔,一直以来他就很烦这种特殊化。


“行,行,行,首长,就十门,十门,一门我也不敢多要了,行吗?”,姜海一听泄了气,今天又在龙天这儿碰了一鼻子灰。


钱江的二支队驻地在基隆,与台北镇相距三十多公里,不过由于架起了电话线,他很快就得到了消息,放下电话钱江就三步并做两步,亲自领着一个中队的战士,骑着马风风火火地沿着刚刚修建好的公路往纱帽山军营急驰而来,一路上马鞭都快被他抽断了。


“炮啊,我的炮啊,我亲爱的迫击炮啊。。。。。。”。


龙天在办公室里就听到了从军营门口传来的一声长长的野狼般的嚎叫。


经过五天的突击培训之后,除夕的早晨,迎着今年最后一个冬日的阳光,两个炮兵中队的战士整齐地排列在临时开辟出来的火炮射击场上,队列前摆放着二十门崭新的60迫击炮和二十箱炮弹,钱江和姜海当然不能放过这次实弹射击的机会,他们都排在了各自队列的首位,准备亲自开第一炮。


“怦------啪------”、“哔哔叭叭。。。。。。”,台北镇家家户户都响起了辞旧迎新的声声爆竹,昭示着新年即将来临,又到了一年的年末,丰衣足食的台湾百姓们将度过一个美好的新年,这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向四方传递着由衷的喜庆。


“轰,轰,轰。。。。。。”,在声声入耳的爆竹声中,射击场上也传出了震聋发馈的隆隆炮声,炮声掩盖了喜庆的爆竹,在山谷里激荡回旋,与爆竹不同,这隆隆的炮声里含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借此也向四方传递着武警部队坚不可摧的意志和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