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韦杂集 演艺圈的漫漫长路 第八节 班里的关于“奇人”的话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8/


游完长城以后,大家又恢复了平静,开始好好学习专业知识。可这样的平静的画面还是维持不了多久,有些人仿佛没有点话题都很难受,没话题的时候也要找点话题出来,可能这样大家才能够生活的开心愉快,有滋有味。对于这样找话题的做法我是不在意也不参与的,但往往你不去找它它也会慢慢的来找你,毕竟人就是这么多人,圈子也就是这么小的一个圈子,有点什么事情肯定用不了几天全班人都会知道。而有一部分人寻找的话题就落在了竞选班干部时候那个大夏天穿着黑色毛毛衣服的“奇人”身上。

话是从女生的口中传出来的。有一天下课了,大家在那里闲聊,不知道谁提起了这个“奇人”,之后这个话题就一发不可收拾,如滔滔江水般绵绵不绝。听她们说这个“奇人”的一大特点就是见谁给谁做自我介绍,做完自我介绍以后就开始向大家诉说她的悲惨遭遇:“她偶然认识了一个民工,然后慢慢的就和那个民工在一起了。没想到没多长时间那个民工就把她摔了,她深受打击,这也是这次来北京的原因之一,她想学到些东西回去扬眉吐气!”

开始很多同学都会安静的坐在她旁边听,可听过两遍之后发现她第三遍还会跟你说同样的话题,每次都是这样的几句话,其他同学实在受不了了,只能对她敬而远之。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起鲁迅笔下的一个人物,祥林嫂,祥林嫂在失去儿子以后也是对着周围的人不停的描述儿子丢失时的情形,开始大家都同情她,但后来大家都厌烦了,开始躲避她。最后是祥林嫂冻死在一个寒夜里!然后来我才知道同学们躲开她的原因不仅是因为每次重复着的话题,还因为她身上的那股怪味,距接近过她的同学说她有狐臭!

当聊到这的时候,就有人问到:“她住哪个屋呢,那她屋里的人能受的了吗!”

“她没宿舍住,她来的时候只带了两千五百块钱,交学费就交了一千八,她还要参加普通话等级测试,又要交两百,所以就只剩五百块钱了,五百除了吃饭还要负回去的路费!”知情的同学告诉了大家这一消息。

“没住宿舍她住哪呢,北京有亲戚?”又有同学提问了。

“没有,她住在广播学院校园的长椅上。”依旧是刚才回答问题的那个同学回答

“晕,那她洗澡洗脸怎么办啊!”我也感到很惊奇,问了一句

“他平时都不洗澡也不洗脸的!”……

这个回答让我明白了为什么身上有气味的原因,那么热的夏天穿那么厚的衣服,而且还不洗澡,没有气味才怪了。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仿佛是一个新时代的祥林嫂就在我的面前,但我却做不了什么!有想去帮助过她,但又不知道怎么帮

“为什么不给她捐点款呢,班里100多人,一个人只要拿出十块钱就能让她有地方住了呀!”我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当你了解她的时候你就不会说这句话了。”我的话刚说出来就遭到了别人的反驳!

这我就不理解了,我不明白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使得他们对这个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的同学有了这样的看法,不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帮她度过难关,然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想法压在自己的心里。每个同学都不缺那十块钱,拿出来捐给她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什么就是没人去做呢,到底这个人给同学们留下了怎样的印象。根据同学的描述,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奇怪的人,我百思不得奇解,毕竟那时候自己才只有十六岁的年龄。有些事情是看不懂也想不通的。

有一天我们屋的几个人起的比较早,来到教室的时候那里还没来几个人,我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奇人”姐姐。她似乎没注意到我们进来,我本想坐的离她近一点,好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一下这个神秘人物,然屋里的人建议我别去,他们也不会去,所以我就还是随集体坐在了离她较远的地方。等坐定了,教室里人还不多,我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情就自己跑到她附近逛了一圈。果不其然,有一股特殊的气味,这个姐姐也正在那里用手搓脸,可能这就是她洗练的方式吧。看了这些,我没想久留,就转头往自己的座位走去。转头时还是无意间瞥到了她那踩到椅子上的光着的脚和歪倒在椅子下边的两只不一样的凉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