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韦杂集 演艺圈的漫漫长路 第六节 我会说粤语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8/


班干部的选举结果出来了,给那个奇人投票的廖廖无几,选出的班长任命下边的班委,班委也从竞选班长的人里挑选,由于我们屋里一行五人都没参加竞选,所以投票结束后就离开了教室。

回到宿舍以后,我就躺在床上,拥抱着被子,感觉浑身放松,也许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的缘故,刚一往那儿躺,就有了困意!

“宏伟,怎么就睡了呢,走吧,出去玩会儿!”李恩泽对我说

“去哪玩呢,这么热的天,你有好去处吗?”我问他

“我也对北京不熟悉啊,问问志刚吧,呵呵,这不有个北京人吗,还怕找不到地方玩!”恩泽接到。

“呵呵,那去问吧,问到告我,我休息一下!”我依旧做我的瞌睡梦。

“志刚出去了啊,现在问不了,等晚上他回来的时候问吧,先陪我出去买点东西。”志刚不在,恩泽依旧不放弃让我陪他出去。

“买什么呀,也不知道等会儿太阳下山了再去,现在多热啊!”我边打哈欠边回到

“别睡了,大白天睡什么觉,懒猪,起来吧。”不由我说什么,恩泽就把我从床上拽了起来,别看这个小伙子只比我大一岁,力气可不小。拉我的时候,自己居然没有还手之力。无奈,打不过人家,只能认栽了,陪他去一次吧!

“你们打算去哪玩啊?”COLOR操着一口相当不流利的港式普通话发问了。

“不去玩,呵呵,去买点东西,就去附近的超市。”恩泽回答到。

“哦,那我也要买一些东西,我和你们一起去吧。”COLOR也要买东西。

“好啊,呵呵,走吧!”我接了一句,要说这次还真是第一次见香港人,现在住在一起了,方便多交流一些,也了解了解香港的情况,他要同行当然高兴啦!

出了门就感觉到了屋里是天堂,下午五点多,气温一点都不见下降,人一到院子里就发蔫儿了,就想快要干死的树叶挺不起腰来!既然答应出来了,也不能打退堂鼓,只能硬着头皮陪两位室友向超市的方向走去。好在超市不太远,一路上我们三个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广院附近的天客隆。这里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大超市,但要的东西还是应有尽有,包括衣服鞋子在里边都有的卖。到了超市,因为大家要卖的东西不同,所以我们就分头行动,我的策略是不能白跑这么多的路,既来之则买之,虽然没想到要买什么东西,但买些零食回去吃还是不错的。

没用多长时间,大家就把所需要的东西选好了。一人提着一大包东西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宿舍的方向走去。到不是东西有多重,实在是天气热的让人打不起精神来,短短几分钟的路程都感觉好不容易熬到了家。路上,我们依然有说有笑,听COLOR介绍着香港的物价,介绍着他的工作。COLOR在香港是一个普通的汉语老师,月薪一万五,当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我和恩泽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一个月一万五千块,对于上高中的我来说还是比较难想象到的。但听COLOR说,一万五在香港也算是比较低的收入,他们那里消费太高了。所以那时候赚一万五也就相当于在北京赚3千块差不多。

回到宿舍,我们依旧跟COLOR聊的火热,聊完了餐厅消费聊书的价钱,直到后来COLOR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让我们听音乐时,我们才发现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居然能发出声音。COLOR告诉我们那个东西叫MD,体积比CD小一些,方便携带,MD在香港已经很普遍了,只是那时候在大陆还不多,我和恩泽还专门去一些大商场看过,出售MD的商家也是少数。听了会儿音乐,我们就跟COLOR学起了粤语,首先要学的当然是自己的名字,恩泽先问他的名字用粤语怎么手,只听见COLOR发出了“雷秧子”的音,因为这个名字不太好听,所以恩泽就问了他以前的李天骄,没想到他失算了,这次的发音更离谱,直接被称为“雷天狗”,哈哈,终于被我抓到了,恩泽从此在我口中就变成了天狗,这个称呼一直沿用至今。在学完他的名字以后,我也学习了我的名字,要说COLOR还真是一个不错的老师,一遍一遍的纠正我们的发音,最后终于我们两个人都能完整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了,我学会了第一句粤语“哦海楼瓮歪”。虽然不怎么好听,可毕竟也是会说粤语的人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