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韦杂集 演艺圈的漫漫长路 第四节 广院学习生活开始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8/


炎炎的夏日,挡不住一个少年对知识的渴求,虽说自己平时在学校里成绩不怎么好,但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学起来还是很认真的。五个人聚齐的那个晚上,大家闲聊几句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床铺休息。院子里蝉鸣不断,许多蝉在那里就像比赛谁发的声大,谁发的声长一样,一声高过一声。由于家里的夏日没有蝉鸣,所以这样的一个夜晚,想要安然入睡还是有点困难。抬头看看窗外的月。在云的笼罩里若隐若现,那个时候北京的天还没有那么蓝,所以夜晚能看见月亮已经是不错的天气了。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蝉鸣偶尔停下来的时候能听的到空调的声音,嗡嗡的。在家里晚上是不需要空调的,即便是三伏天,到了夜晚还是挺凉快的。家乡的夏日昼夜温差比较大,来了北京以后才发现在家里过夏天实在是太舒服了。97年来北京的时候由于只是简短的玩几天,所以没有深刻的体会到北京天气的炎热。等自己一个人在北京学习,度过这漫长假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认为的家乡的热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热,有如一个在地狱一个在天堂。虽然家乡也有正午毒辣的太阳,但是每天也只是热那么一会儿,只要从上午十点开始到下午四点这段时间不要出门,别的时间都是很凉快的!

只见有一个厚厚的大本,名叫《实用播音教程》书的封面也做的挺漂亮,就拿着他看了起来。厚厚的一大本,翻开一看,着实不知道从哪看起,百无聊赖的翻了几篇,看到了里边也有一些自己熟悉的文章,就像小学里语文课文里学的《七根火柴》和中学语文课本里学过的课文朱自清的《春》心想,大学里也要学这样的东西吗?翻着翻着,眼睛有点干涩了,合上了书本,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

“宏伟,该起床啦,要去上课了。”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喊我,睁开眼才知道是斌哥。一看表,已经是7点50了,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梳洗完后就和大家一起向教室的方向走去!不亏是北京的夏天,八点钟就开始感觉到了闷热,如果是我们家乡的话,这时候起来穿个短裤短袖也许还会有些凉意。我们第一天上的是小课,要从国际交流中心走到报名的那个地方去,中间有一段路程,半路上,看到了有一个餐厅。在大家的提议下,我们就进去随便吃了点早点,大学就是大学,和一个高中的餐厅差距还是挺大的,早点和我们高中学校比起来丰富多了,喝的就分好几种,牛奶,豆浆,还有两种粥和鸡蛋汤。不像我们家乡的高中,除了粥就是粥,实在是找不出第二种喝的来,吃的也每天就是包子和饼,日复一日的吃,吃的久了,都会觉的恶心。广院的食堂就不用说了,各种各样的糕点,还有蒸饺,包子,油条等!

大家都吃饱了喝足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快步走向了教学点。

可能是报名顺序决定的分班吧,我和北京的志刚还有山东的李恩泽分在一个班,宁夏的斌哥和香港的COLOR每人一个班。到了教学楼的楼梯口,我们挥手告别,互相鼓励好好学习,然后就各自走进各自的教室。教室不大,里边放这个录音台,和录音台并排着摆着7把椅子,对面则摆着9把。恩泽去了卫生间,我就和志刚找了三把挨着的椅子坐了下来,等待恩泽和老师的到来。那时候班里已经来了几个人了,有几个姑娘,长的也挺漂亮,大家都各自聊着天,可能是和别人不熟的缘故吧,我就和坐在一起的志刚闲聊起来。没过久,恩泽回来了,老师基本上是跟在他的后面,他刚进来,就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士。我不自觉的端详起她来,衣着虽然不华丽但很大方,推门进来的时候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一种感觉告诉我,这应该就是我们的小课老师。果然没猜错,别的同学进门的时候都要到处看一下,有的还要询问两句,而她完全没有这副神态,从容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向我们做了自我介绍。广院的老师就是不一样,说话的时候,听的人感觉到很舒服,每一个咬字每一个发音都很清楚,完全没有含混不清的感觉,声音不但柔和又很有力度。当时自己就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练成这样该多好啊!

在广播学院的第一节课开始了,我们的小课老师一点都不严厉,很有亲和力,希望在老师的指点下,我能圆了自己的着个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