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医患关系就不说了,单从医疗系统本身来说,是否想过进行一些其它的努力来改善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关系。


变“红包”为“小费”。任何人都无法否定,“红包”现象在医疗系统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病人以各种手段在手术或治疗前给医生财物,请医生吃饭,医生方面也会有各种名目,来象病人讨要财物。举一个例子,如外请专家做手术时要给专家个人一笔钱已是不成文的规定,只是叫的名称不同,而这笔钱是任何保险都不会给报销的,它成了患者必须承担的一项支出。红包也就成了医生工资收入外的一项收入来源。


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如果让医生护士可以合法的拿“红包”呢?也就是说,规定出在医疗行为结束后,医生可以接受患者或其家属出于自愿而支付的财物。也就是变事前的红包为事后的小费,变患者不情愿的支出为自愿的支出,变医生事实上的强索为出于对方自愿而被动的接受。要这样做,首先从制度在放开事后小费的同时加大对事前红包的打击。可以规定在有证据的情况下,医生双倍返还所接受红包。而证据的取得在今天这个是个手机就带录音录像功能的时代,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其次,这个小费必须是自愿的。可以给也可以不给。因为治疗已经完成,医生也就没有什么可威胁患者的了。


如果一个医生尽心竭力地治好了我们的伤痛,大部分人是不会吝啬自己的感激之情的。医生则可以从小费中得到某种对自己工作的肯定。对提高医疗服务的质量也是一个帮助。


小费制度的重点不在财物上,而是全社会对医疗系统工作的一种社会承认。人全部是情感的动物,在面对大款的一万元钱时会高兴,当面对农妇的一篮鸡蛋时,更多的人会激动。如果小费制度可以把医生治病救人的成就感还给医生,它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本文内容于 2007-12-8 23:58:12 被从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