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郎 第一卷 一职难求 五、性感是不能当饭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学院让毕业生开来就业登记表,然后才发毕业证,实在开不来登记表,假的也行。当然是为了学院毕业生就业率达标了,这个大家都明白。明明是大部分大中专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报纸上却说就业率高达到90%以上。姚洁一看到那张表,竟气晕了。

姚洁报考青年干部学院的时候已经知道,学生毕业以后早就不再直接分配当干部了,但是,她还是抱着当干部的热望,报考了青年干部学院。也许能碰个好运气吧,兴许有某些机关来招干部呢,也许能托个什么关系,也许能得到推荐,也许被别人发现,结果,所有的也许都化作了泡影。

毕业已经临近了,学校知道学生找工作的困难,三个月前就不上课了,学生们整天如无头苍蝇似的,在各人才大集上乱穿,每赶一次大集,都人山人海,十有八九抱着热望而去,抱着失望而归。每一次去,就必定要花一回钱,门票、坐车、复印材料,饭钱就不算了,反正是回来以后也是要吃饭的。

姚洁为了给招聘的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光拍写真集,就花了几百块了,身上的钱眼看着将要光光的了,而工作,一点希望都没有。成就了组织人才大集的人,每一场10元门票,按一万人计算,收入都在10万元以上,不就是提供了那么一个拥挤不堪的场地吗?还说是为毕业生提供更多的机会,真是说得比唱的都好听。骗谁呢?

回学校的路上,姚洁正巧看到有个要不到工资的民工要跳楼,楼下一群人在看热闹,有人起哄,“跳呀,跳呀,不是在作秀吧?”都把人逼到了跳楼的份上了,还说风凉话呢,真是人心莫测似虎狼啊。

而姚洁有了另类的想法,他好歹还有工资可要,我连工作都没有,连跳楼都没有资格。民工被公安救下来了,姚洁就走了。

回到宿舍里,姚洁哐当一声倒在双人床上,眼泪清泉似的涌了出来。

同学们陆续回来了,汇总战果,都说什么玩艺,全是骗人的。一个个都疲惫不堪,心烦意乱,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们是最落魄的人似的。

开始吃饭,有的泡方便面,有的啃面包,有的的干嚼烧饼,女孩子们没有几个浪费的,可巧她们又都是农村来的,家庭比较困难。

丁戋戋一边挑着方便面,一边看报纸。心态良好,对就业很关键,她说。

姚洁反问她,谁心态不好?你心态不好?

丁戋戋说,不是我说的,是报纸上说的。

姚洁在嚼着干烧饼,凑过来,弯着腰看报纸,呕的一声,差一点吐出来。

丁戋戋问她,你怎么了?是不是怀孕了?

她们几个都笑了。

姚洁说,还笑还笑,我念给你们听听。记者在昨天的第八十五届人才交流会现场采访发现,临近毕业,部分大中专毕业生调整不好自己的心态,找不准自身的定位,对就业产生恐慌心理,甚至出现焦虑、心慌、失眠等不健康症状。高校就业指导老师和人力资源专家提醒,保持良好的心态,端正态度,对顺利实现就业很关键。

姚洁呕的一声,又差一点吐出来。

丁戋戋说,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姚洁说,我看了这样的文章就恶心?

丁戋戋说,那都是放屁,谁心态不良好?谁态度不端正?倒是那些招聘的,心态不良好,态度不端正,全都是应付,应付。他们根本就不跟你谈,根本就不要人,完全是来凑数的。

温玉霞念报纸:记者调查发现,临近毕业,对自己职业生涯还没有设计、对工作没有具体目标的大学生不在少数。这种情况下,一批学生抱着赶大集的态度,一场场地参加招聘会,没有目标,不做准备,全凭运气,结果导致心态失衡······

丁戋戋说,别听他们胡说,各种各样的招聘会把咱们当成唐僧肉了,看起来人山人海,场面壮观,实际找到工作的人很少。纯粹是欺骗,诈骗,让咱们购买门票,赚咱们的钱。

温玉霞气的把报纸往地上一扔,说道,放屁,放臭屁,没法活了,咱们集体自杀吧。

丁戋戋说。要死你先死吧,我反正是不死。这些混蛋,都是吃饱了撑的,有本事让他们自己找工作试试?

姚洁说,别争了,别争了,谁都不能死。外边凉快了,走吧,都到外边凉快去吧。

丁戋戋不出去,躺在双人床上边看书,很投入,很有功的样子。

她正在看《两性全书.》目录:不要对他人的反应感到奇怪,减少分心因素,提高你的高潮潜力,抓住情欲敏感区,改变传教士体位,拿一支香蕉上床,谈论你的性幻想,少跟别人谈性,了解荷尔蒙高潮期,每周至少做爱一次,哪些食物助你一时性起(海鲜、蛋类、人参、香蕉、大蒜),什么因素最吸引异性,中国古代女性什么最性感(眉毛)······

她正看得如痴如醉,突然,电话铃响了,骂了一声哪个混蛋打来的?光脚跳下床来,接了电话,然后就把着门叫姚洁。姚洁跑过来接了电话,说了声谢谢,丁戋戋一撇嘴,姚洁简单收拾了一下,走了。

这几个性感女郎,一个个都人精似的,说起来温玉霞、丁戋戋比姚洁漂亮得多,温玉霞就像香港电影明星温碧霞,温柔娴熟,丁戋戋的脸白嫩细腻,个头恰到好处,小蛮腰周长不过30公分,可惜她们都在为找工作发愁,荒废了性感之身,性感不能当饭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