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时空穿越 第四节 秘穴探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两人默默无声地相对而坐,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强烈的乏意袭上了龙天的心头,他强忍着睡意站了起来,在洞穴内随意地翻动着,他搜得很仔细,连昏暗的墙角都没有放过。


除了行军床之外,洞穴里还有一张老式的办公桌,几张折叠椅,墙角里放着五个盛书的大纸箱,龙天随手翻了几本,都是关于化工和机械电子方面的,洞内的摆设得极其简单,不象是经常有人住的,看这架式倒很象是一个简易的办公室,想到这里,龙天拉开了沉重的抽屉,他先将里面的一支精致的小手枪塞进了裤兜,然后又翻出了一个扁平的皮包。


“电脑?”,龙天眼前突然一亮,在翻出电脑的时候,他用余光微瞄了一下女人,女人的脸色大变,龙天心里暗自有些惊喜,他不慌不忙地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然后开机运行。


“你给我过来”,龙天把女人从床上硬拉了过来,将她的食指按在了感应器上,电脑显示认证通过,龙天又将女人推回了床上,然后开始在电脑里查找资料。


看得出来,这台笔记本是猫哥的,里面详细记录着每一笔制贩毒以及军火交易的帐目,不但如此,还有交易对方的详细资料,龙天大喜过望,心里默默地在盘算着出去之后的下一步侦破工作,有了这些资料,一个涉及二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贩毒和贩卖军火的网络将被连根拔起,更多的荣誉和勋章在向龙天招手,虽然他不是一个虚荣的人,但从警生涯里能有机会破获这么大的一个案子,绝对是一个刑警的无上荣誉。


“哼哼”,龙天冷笑了两声,他的笑声让坐在床沿的女人感觉头皮发麻,连龙天自己也觉得象是在奸笑。


龙天在笔记本上找到了他最迫切需要的东西------山洞的示意图,他抑制不住心头的狂跳,手指在液晶屏上慢慢的游动着,他很清楚,要摆脱目前的困境,要么就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干,等着外面的救援人员施救,要么就想办法自己走出去,很明显,龙天对后者更有信心。


“猫哥,委屈你一下了”,龙天在角落里找出了一根绳索,然后在女人的眼前晃了晃。


“你,你想干什么?”,女人虽然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不过当她看见龙天手中的绳索,还有他冷酷的表情和冷冰冰的语气时,还是有些惊慌失措。


龙天没有答话,径自走到床前,熟练地将女人的手脚绑了个结实,然后将她平放在行军床上,临了还不忘给她把毯子盖上。


“你先睡一觉,我要参观一下你的巢穴”,那份示意图已经印在了龙天的脑子里,他抄起了办公桌里的手电快步走了出去。


山洞里异常安静,耳边不时地传来清晰的滴水声,洞里的应急照明灯早就耗尽了不多的电量,整个山洞漆黑一团,根据图上的指示,龙天借着手电光线,很快就找到了配电房,伸手摁下了仪表盘上的绿色按钮,随着“轰隆”声的响起,两台大功率柴油发电机发出了欢快的鸣叫,整个机房的灯光亮了起来,龙天熄灭了手电,扳上了洞壁上的总闸,山洞里顿时光线四溢,明亮得就有如白昼一般,刺得龙天连忙捂住了双眼。


直到此时,龙天才真正领略到了老一辈人所说的“深挖洞,广积粮”的真正含义,与其说这是一个山洞,还不如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仓库,大洞套着小洞,洞洞相连,每一个洞穴都有它恰如其分的用处,除了配电房和猫哥的办公室之外,龙天首先走到了卫生器材库,里面堆放着大量的医疗用品,连储藏疫苗的冷柜都有两只,龙天拿了瓶碘酒,又取了一卷纱布放在身上。


食品库,里面码放着成袋的大米、面粉、罐头、压缩饼干等食品,龙天还找到了三箱外烟,拆开包装拿了两包揣在了口袋里,边走边点上美美地吸了几口,然后走进了旁边的油料库,油料库是非常庞大的,几百个油桶堆得整整齐齐,洞壁上还有非常醒目的禁火标志,当看到这个标志的时候,龙天很自觉地熄灭了手中的烟头,他可不愿因为一根烟而葬送了自己的大好青春。


接下来是军火库,琳琅满目的枪支弹药让龙天大开眼界,手枪、冲锋枪、机枪,还有十几具40火箭筒,手枪以中国版的54式为主,冲锋枪主要是前苏联的AK47还有中国仿制的56式全自动,龙天对机枪和火箭筒没有过深的研究,这种大威力的武器公安局里可没有,警校里也没有教授过,这些都是在猫哥的巢穴里见识过,弹药箱更是堆积如山,龙天粗粗估计了一下,如此把这些武器配给部队的话,至少可以装备一个加强团,打个两三场大战没有问题。


“厉害啊,难怪缅甸政府军和佤联军屡屡会吃败仗了,妈的,这么多的武器是从哪儿弄来的?”,望着堆积如山的枪支弹药,龙天在自言自语,不过这个问题想找到答案并不困难,行军床上的猫哥可以代为解答,一会儿回去拷问一下就行了。


如果说军火库只是让龙天疑惑的话,那么接下来他看到的简直要让他火冒三丈了,接下来他走到了毒品库,成箱成箱的鸦片,成包成包的海洛因、冰毒品、K粉还有摇头丸,快让龙天发疯了,此时他甚至有一股想冲回去毙了那个女人的冲动。


看到这些毒品,龙天立即就想到了一张张蜡黄的面孔,一具具枯瘦的身体,还有一户户家庭被侵蚀得家破人亡,如果不是考虑到这里是山洞,龙天很想到油料库里搬几桶汽油,将这些害人的东西付之一炬。


“唉。。。。。。”,龙天一声长叹,他已经无语了,从他卧底猫哥犯罪集团以来,他所看见的一桩桩、一件件,都只能用“触目惊目”四个字来形容,作为警察,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将猫哥集团一网打尽,还世人一个朗朗晴天,为了这一天,他苦苦地等了近一年时间,此中所受的苦、所遭的罪、所遇的险,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还能说什么呢?这声叹息已经代表了他心中的一切。


从毒品库出来后,龙天已经无心再去欣赏什么“老巢”的风景了,凭着超凡的记忆力,他就象小时候走迷宫一样在洞内四处转悠,每到一处,都不禁让他心生叹惋,同时他也被挖洞者的智慧和劳动所深深折服,整座山洞的布局非常合理,通风、排涝、除湿、照明等等设计得非常到位,沿着曲曲直直的通道,龙天开始努力地寻找山洞的出口,他这趟出来的目的也正是基于这个。


根据图上显示,该山洞有四个出口,还有一个通往山顶的备用出口,龙天进洞时的那个入口已经被塌方的岩石给彻底堵死,这一点龙天已经证实了,接下来龙天开始挨个找出剩下的三个出口,遗憾的是和入口一样,都被塌方的巨石给堵得严严实实,龙天在费力地搬运了一阵子之后,无奈地选择了放弃,不甘心的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备用出口上,不过就在他找到阶梯准备向上攀爬的时候,他听到了回荡在山洞里的一声绝望的尖叫声。


“噔噔噔。。。。。。”,山洞里响起了龙天的脚步声,陆战靴踩在坚硬的地面上,声音非常的清脆。


“叫什么叫,妈的”,龙天上气不接下气地骂了一句,只见床上被绑着的猫哥浑身颤抖,眼神中包含着无比的恐惧,这是龙天一年来第一次看见她被吓成这副样子,这个形象可不象是一个心狠手辣、闻名遐尔又臭名昭著的大毒枭猫哥。


“蛇,蛇。。。。。。”,一条毒蛇已经爬上了猫哥的床,看见龙天闯入,它快速地转了个身,蛇头猛然高高跃起,向着龙天吐出了鲜红的舌信。


龙天并不惊慌,这种情况他一年来已经遇到的太多了,热带雨林里的蛇多得跟大米一样,长期生活在丛林里,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一手抓蛇的本领,否则你很难在丛林里立足。


人与蛇对立了一分钟之后,龙天的左手突然挥动了一下,毒蛇立即条件反射般地斜窜了上来,朝着龙天的左手张开了毒牙,趁这当口,龙天的右手大力伸出,准确地抓住了毒蛇的三寸,毒蛇的身体也紧紧地箍在了龙天的手上,这时的龙天左手用力地在蛇头上击打了一下,只三下工夫,一条剧毒无比的眼镜蛇被彻底制服了。


“怎么样,没有被咬吧?”,龙天平淡地问了一句,他从心里厌恶这个女人,可以说即使现在这个女人死在他的面前,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过多的表示,不过毕竟她是大毒枭,留着她对以后的侦破工作会有巨大的帮助。


女人没有回答,刚刚经历的那一幕的确让她心有余悸,女人怕蛇,这一点相信大多数人都会理解的,龙天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女朋友小薇,一只蟑螂都能让她吓得尖叫半天。


龙天也不理会,径自走到床边,从口袋里拿出了碘酒,笨拙地在猫哥的额头擦拭着,地震袭来的时候,猫哥的额头碰破了。


“别动”,龙天按了一下她的肩膀,又取出纱布给她包扎了起来,几步工作做完后,龙天才解开了绑着她的绳索,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盯着床上正活动手脚的女人,脑子里还在思索着逃生的办法。


“要说谢谢吗?”,女人已经平静了下来,她也盯着龙天。


“不用,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不要耍花招就行,否则,我不会介意带着你的尸体回去的,不过你也别想错了,我可不是为了你床底下的那两箱黄金”,龙天点燃了一根烟,故作悠闲地吐了几个烟圈。


女人的头一低,嘴唇微微地动了几下,她的双手还在交替抚摸着,龙天绑人的本事不差,估计她的手脚已经麻木了,在沉默了十几分钟之后,女人终于抬头说话了:“能给我一根吗?”


“行啊,这本来就是从你那儿拿来的”,龙天扔了一根烟给她,然后走到她的面前,替她点着了火。


尽管女人抽烟的姿势非常优雅,但这并不能减少龙天对她的厌恶感,眼前的女人的确长得比较漂亮,龙天见到她时的第一感觉就是“不错”,长相和影星巩俐有几分相似之处,关于她的一些个人情况,龙天并不十分清楚,只知道她一直号称是“猫哥”的干女儿,在基地里属于“二号人物”,平时相当的飞扬跋扈,对喽啰们吆三喝四的,好不威风,基地里挨过她耳光的不在少数,至于其他的情况,龙天不方便打听,基地里的“制度”也很严格,不允许打听老大们的情况,龙天只能凭自己的眼睛和推断将所了解到的情报送出去。


“你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猫哥的?”,女人抽完了烟,鼓足了勇气问了一句。


龙天盯着女人的眼睛,轻蔑地笑了笑:“其实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原来我就一直非常怀疑,那个自称‘猫哥’的家伙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基地里所有的事都是你一手张罗的,这也就罢了,你还记得今天我们的人刚刚打进来的时候吗?那个家伙在慌乱中竟然问你下一步该怎么办,这正常吗?还有当我击毙他的时候,你的反应太平静、太反常了,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女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灿烂的笑容,她轻轻地点了点头,目光中含着赞许还有欣赏:“你是我见到的最优秀的警察,栽在你手里,我不后悔,你放心吧,从现在开始,我一定配合你,真可惜啊,如果你不是警察,那该多好。。。。。。”。


山洞里回荡着一声长长的叹息,一声女性所特有的叹息,幽怨绵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