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老婆在外卖淫的日子里(图文纪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以第一人称发之......]


天真热啊……


我蹲在德强旅社的大门口,全身就像火烧上了一样,煎熬得厉害,我从兜里拿出香烟,从里边抽出一根,插进嘴里咬住,再拿出一盒火柴;划火柴时我手抖得厉害,火柴着了,火柴棍断了,着了的那头掉在了地上。我非常难过。我想哭。我强忍着,把眼泪憋在眼眶里。


德强旅社的老板王二走过来,掏出打火机,手指一晃,火机就喷出蓝蓝的火苗。我把烟对准火苗,抖着嘴唇,吸着,火苗扑到烟头上,我砸着烟屁股,吸着,烟一口一口地散乱到了空中,挡着我的视线。王二收起打火机说:二毛,过一阵子就习惯了。然后掉转身,走进了门里。我猛猛地吸了一口,烟呛得我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我站起来,这时候,那个有钱人从八号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白色的衬衣还没有扎好,一扇子衣角,从裤带上边露出来。他的头上,有一层汗珠齐刷刷地往下滚着。他的脸红得像染过猪血一样。我忙跑进屋里,我的小亲亲,我的爱人,我的女人,我的老婆,她正在穿袜子。我傻傻地站在地上,看着她。我看到媳妇的脖子上,有一条被抓出来的淡淡的血印子。我知道,我领媳妇卖淫的事情,已经成了既成事实。从现在开始,一切都无可挽回了。一个恶梦正式开始了。我心如刀绞。我真想把自己一刀割了。地上扔着卫生纸,还有一个装着男人精液的避孕套。我蹲下身,把避孕套卷进纸里,匆匆走出去,扔在厕所里。做这一切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在流血。我回到房间里时,媳妇正在发呆。但她看到我进来后,就脸上笑了笑了。站了起来,拿起水杯倒水,淡淡地说:天这么热,你喝点水吧。我捧着她递给我的水杯。低着头,看着地面。地上,还有一滴从套子里流出来的精液。我含着泪,看着我媳妇,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我动了动嘴巴,听见自己说:媳妇,他打你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脖项,笑了一下:这个人有点变态。不知不觉中,有泪水从我脸上滑下,打在砖铺过的地上,溅出一个圆圈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