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侦察车在千年冰川冲蚀出的山谷中飞驰,驾驶员看了看时间又下意识地压低了油门踏板——决不能让下一班的那些臭小子占便宜,今天一定要按时回去。

白色的冰雪,青色的山石,墨绿色的地衣苔藓快速地向后倒退,而在前面,更多的这三种颜色又迎了上来。单调,极其的单调,坐在副驾位置的带队军官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并回头看看车厢里的士兵,他们大都跟自己一样,百无聊赖地唱着哈欠进行曲。军官正过头,他不想去训斥那些不注意观察外面的士兵——这么快的速度,还观察个屁啊!

“触角六号,触角六号,这里是冰山一号,情况如何,情况如何?”车载电台在吱吱啦啦的杂音中传出了总台的询问。

“该死的干扰。”军官嘟囔了一句,拿起话机,按下通话键:“我们正在返回,位置是四号峡谷中段,没有发现异常,重复,没有发现异常。”

“仔细搜索,有迹象表明,我们的外围有敌人在活动,你们要注意了。”

“触角六号明白。”军官扣上了话机。大惊小怪,他嘲笑地想,不知道是谁发现了北极狐的脚印就拿鸡毛当令箭。他根本不相信在如此稀疏的巡逻密度中能有什么发现,毕竟给每个巡逻组划分的区域都在二十平方公里以上,而时间却少得可怜,这让每个小组除了踩足了油门一路狂飙地绕上一圈,浪费一下“过剩”的燃料之外,还能有什么发现?开玩笑都不专业!军官又忍不住在心里对下这个愚蠢命令的愚蠢上级开骂了,人手不够就别打肿脸充胖子,揽下这么大的巡逻范围,却只看中巡逻频率,结果把单次巡逻的时间压到了最低。难道那些笨蛋就不知道慢功出细活吗?这样都能发现那些臭虫,除非是他站在自己行进的路线上。

军官正想着,车绕过了一块突出的山石,所以当看到山石后面的路上站着一个右手把枪举过头顶,左臂吊在绷带上,身穿地下人雪地作战迷彩的士兵的时候,他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装甲车在距离杨锐差不多五米的位置停了下来,车内的士兵蜂拥而出,纷纷端枪瞄准拦路者。

军官也下了车,看态势对自己有利便把枪背了起来,走到离杨锐三米左右的地方。“把枪扔掉,举起手。”

杨锐丢掉枪,看着面前的军官,再没有别的动作。

“那只手!”军官喝道。

“您觉得我能举得起来吗?”杨锐轻轻抖了抖受伤的左臂,有些嘲笑地问。

“狗娘养的。”军官听出对方对自己的不敬,恼怒地冲过来想挥拳;但他刚迈了一步举起拳头便定在那了——他看到了杨锐从绷带中亮出的左手,那手里面握着一颗手雷。

寒风不停地在这几个人之间穿梭,而汗珠却不断地顺着军官的面颊流下。他知道那是颗反步兵防御手雷,杀伤半径超过三十米,一旦爆炸,他和他的士兵跑都来不及。

其他士兵注意到自己长官不对劲,细细一看,也发现了杨锐手里的手雷,一个个脸都白了,端平的枪口也不由地低了下去。

“我的手可以放下来了吧?”杨锐的脸上还是挂着笑,说话的同时他放下了高举的右手。

如同地遁一般,三十个早已埋伏好的士兵在得到杨锐发出的信号后,齐刷刷地掀开伪装出现在了侦察车两旁,三十个冰冷的枪口直指这几个已经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地上人。

杨锐看着眼前的军官,冷笑着合上手雷的保险,从地上拣起自己的枪,然后又收掉了对方身上所有的武器,最后拍拍还举着拳头不敢动一下的军官,“别傻站着,我还需要你的帮忙。”

********

“冰山一号,冰山一号,这里是触角六号,发现臭虫伤员,重复,发现大量臭虫伤员。”军官一边擦着汗,一边对着话机按杨锐给他的写好的内容老老实实地报告;他没胆量不老实,鲨鱼正用手枪顶在他的后脑勺上,扬言只要说错一点就要给他的脑子放风。而其他七个地上士兵则排成排抱着脑袋低着头蹲在侦察车后面,两个猎狗的新兵冷冷地用枪指着他们。

“报告位置和情况。”

“四号峡谷中段,虎岩附近,我们需要支援。”军官每说完一句话都要紧张地咽一口唾沫,生怕对方在他脑后来一下子。就算听到枪声,总部会派增援部队,眼前这些地下人会被杀掉或被抓起来,但那又怎么样?自己都不会知道了,因为那时他已经挂了。

“需要作战部队支援吗?我们现在人手不足。”听到这话,杨锐和鲨鱼相视一笑——地上人果然没有充足的力量。

“不需要作战部队,他们是受伤无路可走主动投降的,有五十多个,武器我们已经收缴。现在需要运输支援。”

“收到,我们马上组织送货车队,稍后联系,完毕。”总台说完关了通讯,只有吱吱啦啦的杂音还不断从电台里传出。

“我们倒成你们的货物了。”杨锐嘲笑地看着军官说。对方干笑了一下便避开了杨锐的眼睛。

********

“触角六号,触角六号,这里是冰山一号,送货车已经出发,预计四个小时后到达你处。接头后你部护送车队至四号实验基地,到达后返回。是否清楚?是否清楚?”五分钟后,总台发来了命令。

“触角六号明白,完毕。”军官放下话机,松了口气。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还要自己叫增援,但他完全是按对方的意思办的,如此积极地配合,想必会为自己赚一条命吧。

“实验基地?”杨锐有些奇怪地问。“为什么把我们送到实验基地?而不是战俘收容所?”

“我们……”军官并没想到对方能这么问,顿了一下。

“说!”杨锐在听刚才他们的通话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见军官脸色不正常便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于是厉声逼问。“为什么把俘虏叫成货物?难道是你们一时兴起突发奇想整出的代号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