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纪晓岚“学究天人,胸罗万象,所谓无书不窥,无技不绝”,不过学识虽高,却懒于著述。他曾经说:“吾自校理秘书,纵观古今著述,知作者固已大备,后之人竭其心思才力,要不出古人之范围。其自谓过之者,皆不知量之甚者也。”因此,他的个人著述很少。他对中华学术的最大贡献,是主持编纂成功了《四库全书》。



嘉庆九年(公元1804年)秋,纪晓岚偶染风寒,卧榻数日不起,身体虚弱无力,这是他一生所未有过的事,因此让在京的子孙们颇感吃惊,纷纷围绕在床前嘘寒问暖。一天,纪晓岚午睡,梦见行路时遭李戴拦截,不得前行。他醒来后回忆当年李戴死前在狱中喊过的话:“到了阴曹地府也要告你三状!”不由得心中一惊:莫非自己大限将至?于是将三子汝似、四子汝亿和几个孙子召至床前,对他们说道:“我以三十一岁入翰林,至今已历五十春秋,领纂四库书时,又得以遍读世间之书,人间的酸甜苦辣、艰辛险阻,可谓全然皆知。有几句话,你们要牢记于心。”话说到这里,纪晓岚顿了顿,然后吟诵道:“贫莫断书香,富莫入盐行;贱莫做奴役,贵莫贪贿脏。”吟完,他问道:“你们可曾铭记在心?”子孙们一一含泪应诺。



嘉庆帝得知纪晓岚患病,特命御医到纪府调治。不过这次得病,只是虚惊一场,纪晓岚不久又能上朝了。转年正月十六,纪府迎来一件大喜事--嘉庆帝颁下谕诏,命纪晓岚为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管国子监事。



二月十日,纪晓岚再次病倒。好友朱珪来看他时,他拉着朱珪的手说:“惊扰仁兄,且莫为我担心,还是老毛病,口中涌痰,朱公放心便是!”十四日,纪晓岚病势垂危,气息微弱,昏昏沉沉。掌灯时分,他从昏睡中醒来,精神异常兴奋,但自知此乃回光之兆,于是对一直守在他床边的汝似、汝亿说:“生老病死,乃人世之常理。为父已八十有三,即使毕命归天,也称得上是寿尽天年了。你们不要过于悲痛。丧葬之事,务求节俭。上次卧病,我要讲的话都说了。你们要记住,说给我的后世子孙,我也就放心了。”



汝亿的媳妇见公爹醒了,忙煮了碗莲子羹。汝亿接过来端在手里,用羹匙一匙一匙地喂给他喝。纪晓岚只喝了小半碗,就示意不喝了。他清了清嗓子,慢慢地说:“我想了一个对子,你们对对吧!”不等儿子们回答,他已吟出:“莲(怜)子心中苦。”说完他靠在床边闭上眼睛,汝似、汝亿看着父亲奄奄一息的样子,哪有心思对对子,但又不好违背,只好站在一旁不说话,佯作沉思。纪晓岚微微睁开眼,话音已越来越弱:“何不……对……对:‘梨(离)儿……腹……内……酸。’”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与世长辞了。





嘉庆帝得此噩耗,立即派了散秩大臣德通带领10员侍卫前来祭奠,赏赐陀罗尼经被一条、白银500两治丧,赐谥“文达”。遵纪晓岚遗嘱,丧事办得非常简朴。随葬的东西,只有一串朝珠、一顶玉制帽盔和他的印盒、玉蝉等少许物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