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晚上,年轻的后妈推开了我的房门.....【续:104楼更新】

我今年25岁,和后妈只相差6岁,她31。


父亲是单位里的一把手,因为平时工作忙,很少和家人待在一起,对我也比较严厉,所以从小我和母亲的感情最好。我的母亲是在2005年一次意外中不幸丧生的,记得很清楚,当时父亲曾泪流满面地跪在母亲的遗像前发誓说今生不会再娶,帮我成家立业弥补以前对母亲的冷落。


可是没过多久,大约是06年的春夏之交,一天父亲单位里的同事不小心向我透露了这样一个消息:我爸可能要调走了!“升了?”我问。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我爸事业心很强,工作也很有能力,在这个单位已经三年了,高升的概率还是很高的。


“好像是平调。”


“哦――为什么要调走啊?”


“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是感情问题。”


“靠,有这样的事情?!我母亲离开我们才一年不到,你就和别的女人搞上了?”我不明白。


大概过了几天,记得晚上6点钟的样子,爸爸没带司机自己开着车回家了,还带着他的秘书刘姐――她是跟我父亲从老单位调过来的,以前也是我父亲的秘书,因为比我大几岁,我一直叫她刘姐。


刘姐这次不同,到家的时候还给我买了礼物,当然以前也买过,都是小东西,而这次却是我最喜欢的一款Anycall手机,说是提前送我的生日礼物,哈哈,我开心死了。


保姆回老家了,别以为我爸平时不下厨房,可手艺还真不错,自然亲自下厨。我和刘姐在大厅边看电视边等吃饭。


刘姐张得不赖,典型得江南女子,皮肤细腻红润,且身材皎好,或许是受到过良好得职业训练,她的举手投足都能透出成熟女性的典雅和妩媚气质,我喜欢。虽然已经接触了好几年,但对她的欣赏却没有丝毫减退。在我看来,刘姐这一类的女性无论是做老婆还是做情人都很合适,她的存在也是我没有找到固定女友的主要原因之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晚刘姐住在我们家里,这个我是第二天才知道的。因为她穿着睡衣给我们做早点,而且看到我时还略微有点羞涩――凭着直觉,我终于明白了,先前老爸同事说的感情问题指的就是这个啊!


我还算是个聪明的人,虽然我深爱着我的母亲,表面上没有太过热情,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但也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去年十一他们结婚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父亲终于调到了新单位,刘姐没走。有一天,父亲到加利福尼亚谈判,说好大概一周左右就可以回来,不过最终回家的时候都快半月了。就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家里却发生了太大的变化,这个变化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父亲出国的第二天,因为无聊,又是周末,我和刘姐喝了点酒。刘姐天生公关的命,酒量实在是高,我敌不过,很早就回房间了。我是个倒下便睡着的人,不过倘若喝了点酒就会半夜醒来一次去解手,而后就很难睡着了。那次我醒来下楼,发现厅里的灯依然亮着,刘姐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我解完手顺便给刘姐盖了一床毛毯又悄悄上楼。


一栋楼,孤男寡女,我睡不着。


大概1点左右,我听到了刘姐上楼的声音,似乎朝我房间走来,我假装睡着。门被推开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回帖后再续......

回复到100楼,公布后续部分---山坡的记忆

本文内容于 2007-12-9 22:26:44 被山坡的记忆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