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水区镇的繁荣不能只看他的市场,这里有经营着各行各业的才子。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活跃着水区镇的经济。

今天是个晴朗的日子,红尘大酒店门前更是人声鼎沸,原来今天是红尘酒店八周年的庆典,八年了,红尘酒店从弱小的小吃部成长为集餐饮娱乐为一体的水区餐饮界的把头,又被评为水区十大模范单位,这和董事长红尘秀极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想当年,红尘秀极刚到水区的时候,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民工,最初他只是凭借水区一块无人想要的荒山完成了资金的原始积累,现在他以是水区赫赫有名的人物了!

虽然他是今天的主角,但我今天想说的却不是他,有时间在说说他。不过有句话今天得说,俗语说“马无夜草不肥!”这句话用在他的身上那是相当的合适!本人花费3000金币探得他的底细,为了留个悬念,今天暂且不说。

十一时五十八分,我们的红董闪亮登场,今天的他身体也有点发福了,皮尔卡丹穿在他的身上已经无法护住他那微微隆起的肚子,他迈步走到门前搭起的简易舞台中间,虽说是简易,可他的配置却是全水区镇一流的!他清清嗓子“今天是我们酒店开业八年的日子,八年啊!四千多个日夜!”习惯性的神出四个指头。“期间的艰辛,我今天就不说了,我最想说的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水区的老少爷们!兄弟姐妹们,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说着话竟然掉下了几滴眼泪!他拿出餐巾纸擦了擦眼睛哽咽着说到“我啥也不说了,今天我为大家准备了一台精彩的节目。完事后,我又备下大餐!我请你们吃个痛快!”台下掌声雷动,估计吸引他们的还是那顿大餐!

“各位朋友,上午好 ”随着一声低沉的声音,台上走来一英俊男子,正是水区著名主持人烈日当空,看来红尘为了这台晚会那是下了相当大的功夫,谁都知道烈日当空主持一台晚会是要多少金币的。就凭这点,今天的节目也是相当的有看头。“首先,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在我们水区,有这样一个乐队,他们从来到这里,就给我们带来了欢乐,带来了好听的音乐,你们知道他们是谁吗?”台下半天没有声音,这个世代以水为生的地方还没有对音乐产生过太多的感慨,毕竟他们每天除了放水就是防水,看来烈日大大今天忽悠的有点过了。但人群中还是有个人轻轻的说了一句,“我知道 。是罂粟花乐队。”见有人给了他台阶,烈日当空连忙说道“对了,就是我们的乐队,掌声有请罂粟花乐队的主唱楚团长,”说话间从后台走出一个同样英俊的小伙子,代有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家好,我是楚团长,罂粟花乐队的主唱,很高兴见到你们。耶!”说着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台下水民更是迷茫,心里暗暗想到“这人怎么了,怎么整出这么一个动作?”但还是不自觉的鼓掌,毕竟这样的姿势他们也是头一次看到。看着稀里哗啦的掌声,楚团长也很奇怪,“今儿是怎么了?”但是节目还得继续的整下去,“乐队嘛,自然不能就我一个人,我先慢慢的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成员,有请键盘手藏东浪人。”一个黑黑的汉子走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支雪糕,可能是这个雪糕的缘故,他说话的声音有点漏气:“大家好!你们叫我浪浪就可以了”。然后走到一边的电子琴的旁边,仔细的吮吸着雪糕,犹如吃着世间最好的东西。大家没听明白他到底说的什么,但对他专心的吃雪糕的样子还是很在意的。“贝斯手,邪灵AI,”出来的是一清秀的男人(本来是不应该用这个词的,但来人实在是象个女人,但是当他说话的时候,人们马上知道,这个人是个十足的男人。“没啥说的嗷,见面都是缘分啊”然后“咣当”一声,“我爱你们,你们爱我吗?”人们都张大了嘴,半天没敢出声,都在奇怪:“这人爱谁啊,就是爱也不能这么大声啊”,邪老大看看没什么反映的人群,悄悄的走到了一边。正在这时,一个穿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军装的人正步走到架子鼓前,坐下,什么也没说。一阵重金属打击乐响起 ,这下才引的大家喝彩,看来出场的几位都没这个人来的实在,他用音乐证明了他的存在。一段振奋人心的鼓声以后,他站了起来:“我叫君君 ,还有个英文名ynlcyy,我没什么说的!我的话都在这里,”稀里哗啦有是一阵响声。

一旁的烈日当空不失时机的走了过来。“不知道今天你们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好听的歌?”楚团长微微一笑:“那得看你们想听什么了”听到今天还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歌,人群一阵欢呼“来一个遇见你是我的缘”“好!就听你们的,遇见你是我的缘”

音乐起,“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一切等待不再是等待,我的一生就选择了你,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声音虽然嘶哑,却有一种谁也说不出的味道,深情并茂的楚团长,完全投入到歌里的意境。是呀,这个歌正是他们以往生活的真实写照,想当年他独身一人来到水区,身上只有一把破吉他,那还是在很久以前,他给深蓝税务官当部下的时候,深蓝送给他的。就凭这把破吉他,他奔波于水区各个娱乐场所,在这里他又结识了邪灵,藏东浪人,君君他们几个,相同的命运将他们连在一起,共同的爱好让他们选择了音乐,真所谓付出总有回报,几年打拼下来。他们有了自己的乐队,“罂粟花乐队”,是音乐让他们上瘾。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爱..你..就象山里的雪.莲.花.就象山里的雪.莲..花.嗨.嗨.嗨.”音乐渐渐小了下来,出团长回头看看几位合作伙伴,他们的眼里也有泪水在飘荡。。。。飘荡!@

“好了,今天有点失态,接下来,我们在给大家合作一曲《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一旁的烈日当空这时却在寻找刚才救场的那个人,人群里已经没有了刚才那一身白色的身影,那个人就像从没来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暗暗的想着“这个人到底是谁?”

烈日当空只记的他那忧郁的眼神。还有他佩戴的一个玉佩,上面只有一个简单的“8”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