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守寡32年养大11个子女无人赡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个子女老娘却无人赡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人五儿子家围墙上的标语极具讽刺意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人二儿子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人住处


二儿子称大哥不站出来牵头,他只能看着


有人劝她去告子女,老人怕给孩子们丢脸


6儿5女,除二儿子每年给老人100元,别人都不管


眼睛浑浊,眼泪依旧清澈;火炕冰冷,内心依旧火热;儿子不孝,母爱依旧执着。


崭新的大瓦房耸立在路边,气派的大院内停着一辆农用车,30米外与之相对应的是一间低矮的小房,小房内住着这间瓦房房主的母亲,瓦房外高高的围墙上写着“弘扬传统美德,救助贫困母亲”12个大字,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尴尬。


单桂芝,79岁,守寡32年,有6个儿子、5个女儿,现在和有些痴呆的四儿子同住一屋。


拉扯大11个孩子落下一身病


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伊丹镇大岭村孔家店屯,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地方,79岁的单桂芝在这住了整整一辈子,含辛茹苦拉扯大11个孩子,落下一身的病。


为了找到单桂芝,记者先来到孔家店屯屯长徐德春家,当时正有4个人坐在炕上玩纸牌。提起单桂芝,里面一位女子猛地抬起头,扫了其他人一眼,说了一句:“快点出牌!管这儿事干吗!”4人低下头继续打牌,屋外一位妇女走进来主动要求带路,在路上她说:“刚才说话的那个是单桂芝的老儿媳妇。”


绕过屯长家,推开破旧平房的门,单桂芝孤零零地坐在炕上,茫然地盯着突然出现的陌生面孔,张开的手掌紧紧攥了起来。记者发现,屋内除了一辆破烂不堪的自行车外什么都没有了,刚刚坐在炕上,一股寒意直冲体内,这么冷的天儿老人家的炕竟没有烧!


除二儿子外其他子女都不管她


提起孩子,老人只说了句:“我挺好的!他们也挺好的!”就不再言语。同来的妇女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老人抬起头,看看相机,眼泪突然落下。后来记者知道那位妇女告诉老人:“他们什么都知道了,瞒不住了,你就说了吧!”


“我有11个孩子,6个儿子、5个女儿,现在只有四儿子没结婚了,他脑袋有点不好使,一直和我住在一起,种点地勉强过日子!这么多年了,除二儿子外,他们都不管我,我现在都快把我大儿子长啥样忘了。我不知道自己咋挺过来的,不知道这日子还能挺多久,活这么大岁数到底为个啥!”说话间,老人摊开攥紧的手,4片被汗染得黑黄的药片露了出来。“岁数大了病多了,没钱买药,疼得受不了了,我就吃4片索密痛,能挺就挺挺,不能挺就拉倒吧!”


与单桂芝的房间一墙之隔的是她的老儿子和儿媳妇,除四儿子外,离她最近的亲人就是他俩了,可他们从来没管过老人,就连吃饭也是只管自己。单桂芝说:“老儿子结婚没房子,我就把里面那间让给他了,现在他日子过得不好老婆还厉害,不管我就不管吧,别为难孩子了!”


“村里屯里都出面调解过,没用”


在孔家店屯,住着单桂芝5个孩子。离开单桂芝家,在邻居的带领下沿着村路向北,路口一间崭新气派的砖瓦房,在这个不算富裕的屯子里显得格外扎眼,可邻居从这里路过时,眼里没有羡慕,却流露出一丝不屑,回来时才说:“这新房是单桂芝五儿子新盖的。”


一路上邻居从老人年轻时讲起,她说:“老太太40多岁时丈夫去世,那时最小的孩子才10来岁,她丈夫死的时候家里拉下了不少‘饥荒’,这些年老人把钱都还上了。后来孩子一个个都结了婚,就没人管她了,都这样了,老人还想着替他们说话呢。因为这事,我们屯里和村里都出面调解过,一点用没有,她那几个儿子除了老二和老三都特横,说死都不管她。”


“我妈到今天这步,都怪她自己”


王才,单桂芝的二儿子,一家三代正坐在炕上玩牌,宽敞的房子显出这个家庭的富足。作为唯一一个坚持给老人钱的儿子,面对相机他显得很自豪。王才说:“我不管他们怎么样,我一年是拿出100块钱给我妈,这是当年定下的规矩!”而这个当年要追溯到20多年前。


“你这屋还真暖和,你妈那屋可冷了,炕都没烧!”听到这句话,王才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高谈阔论他对母亲的种种好处。按王才的说法,他们原本对单桂芝还是相当不错的,王才说:“我妈到今天这步,都怪她自己,她把地分给我几个弟弟,也不管他们要钱,每年还要我们给钱,这多不公平啊,也难怪我大哥不给钱了。为了这钱,我也和我大哥吵过几次,也没啥用啊!作为老二,有老大在我就不能站出来牵头啊,所以我只能在这看着,要是我说了算,肯定还按老规矩,儿子一年一人100块钱,女儿50块钱,可惜,我没那能力啊,所以只能自己给了。”


“你这屋还真暖和,你妈那屋可冷了,炕都没烧!”第二次说出这句话,王才“啊”了一声,继续将话题转到别处,开始指责五弟弟的种种不是。


“你这屋还真暖和,你妈那屋可冷了,炕都没烧!”第三次说出这句话,王才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挤出两个字“是吗?”然后不再言语,他好像忘记了,从他家慢走到母亲家不到3分钟,可给母亲烧个炕对他来说好像是一件很难的事。


“我就是不给她钱,就是不养她”


与王才一墙之隔住着单桂芝的大儿子,他并没有打开大门,只是站在院子里一顿大喊,夹杂着各种骂声。他说:“你们找我干什么?我就是不给钱,就是不养她,爱上哪告上哪告去,再来我就骂死你们!”带路的邻居躲在远处,一边招手,一边向墙边躲。


“你为啥不养你妈?”记者隔门大喊,“啪”的一声吓了记者一大跳,老大用脚重重地踢在铁门上,可他还是没有开门,骂声却一浪高过一浪,围观的邻居越来越多,劝记者离开的声音越来越强。


离去时,走过来时看到的新房子,刚刚拍下一张照片,不远处老大开门站在村路上,指着这边又骂上了,边骂边跳。一位路过的大娘说:“你们别和他喊了,因为养他妈的事,他没少和其他几个兄弟姊妹干仗,他当老大的不出钱,其他几个当然也不给了。他在我们这骂人是出了名的,你们要是把他逼急了,他肯定得跑到老太太那儿,骂老太太!你们就算替老太太想想,别把他逼急了!”


“别难为他们了”


重回单桂芝家,还没等记者开口,她先问:“他们(几个孩子)都怎么样?”“还那样,老五家没人,其他的都比你过得强!”邻居抢着回答。老人长长地吐了口气,转而流下眼泪,她想孩子们了。


得知两个孩子的“表现”后,老人并没有太激动,这些应该都在她意料之中,反而劝起邻居来:“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有一口吃的就行了呗!老五刚盖的房子肯定拉了不少‘饥荒’,老大和老二家也不咋富裕,还得准备钱给孙子结婚呢,我还跟孩子们抢啥啊!他们要是能来看看我,我就满足了!”


“都说养儿为防老……”话刚说出口,单桂芝突然向前猛一探身子,抡起右手使劲的摇摆,示意不要再说了。她呆呆地望着窗外,任凭眼泪恣意流淌,好久才缓过神,轻声哀求:“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当作没听到吧!孩子们有孩子们的难处,别难为他们了!以前有人劝我到村里或者去法院告他们,我寻思了,孩子也都老大不小了,我老太太可以不要脸,孩子们不能不要啊!我这一把老骨头,不能给孩子们丢脸!”


离去时,单桂芝颤颤巍巍地想站起来送记者,用尽力气却只是在炕头上挪动了一下,拍拍自己的腿,说句“不中用了!”扭头继续向窗外看去,像是在盼着什么人能突然出现在视线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