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章 神的国度 25节 轻取台湾 20 谈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快够五万,于3月4日晚开始冲击起点新书榜,每日两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大家支持。

“仓库失守!”

听着这迟迟来到的情报,揆一面如死灰险些给惊晕过去。不说这个消息代表什么!如果不能夺回仓库,那么拿什么来防守热兰遮城,拿什么喂饱城里士兵,拿什么等待南洋来的援军。

甚至拿什么来抵抗眼前敌军的进攻,因为这个消息还是去仓库领取弹药的人发现的。仓库所有的大门都已经从里面牢牢关住,并有人在里面发出警告。

揆一对跟在身后的传令官发出怒吼,仿佛他就是那个入侵了仓库的敌人。

“紧急集合,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夺回仓库。”

“报……报告总督大人……”显然发现这一情况的那个士兵还有些什么想要告诉揆一,可是总督大人愤怒的眸子中蕴涵的愤怒使他恐惧。

揆一的脑袋里极速的转着圈,他想不明白敌军是怎么样侵入内城的。终于,他似乎抓住了一点线索,大惊失色。

“天啊,是凯特尔!那么密道……”

这时,城外敌军的炮火依然那么“响亮”而城内的回击声显然大加减少,甚至有些大炮已经不再开火。

“停火,命令停火,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炮……嗯,还有你,快说你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他接着挥舞起手臂,然后一转身抓住那个前来报信的士兵人衣领,看来他的报告一定和入侵的敌军有关。

“报……报……报告总督大人,仓库里的敌军要我们……要我们无条件投降!”

“哼!作梦……我们的军火还没有消耗完,而且我们的大炮还有火药和炮弹,只要我们夺回仓库!是的,只要我们夺回来……”

揆一的眼睛中露出凶狠的神色。

“长官,他们还说,如果不投降要我们注意城外的动静。然后……然后要您去仓库见他们的指挥官。”说到这儿,这个报信小兵才松了口气,终于把人家要他带的口信说完了。

“城外!”揆一这才注意到城外的炮声一瞬间完全化库乌有,除了满天的硝烟之外。

此刻,陈天宠和仲谟两个人才高兴起来,刚刚王德仁派人来通知他们,改用第二套方案。而这第二套方案,他们海军陆战队的战车就不光是用来围困的了。

大量的战车在地面上铺来,全部探照灯都打开,以极慢的速度向热兰城之外前进。陈天宠知道,这个战术的名称叫作“威压”,当敌军物资馈乏难以有效作战时迫降的一种战术。

至此,他终于明白了王德仁的独具匠心。特种部队的潜入有两种可能,一种直接夺取内城,然后里应外合。现在么应该是每二种方法,直接控制仓库,然后引诱敌军消耗手头弹药,然后也就只剩下“威压迫和”的工作了。

揆一吃惊的看着外面的原野,一条条极亮的光束在原野上颠簸,更多的光束射到城头上,那眩目的亮光几乎使人睁不开眼睛。

“看那边,总督大人!”

海上巡逻的战舰和那一直如同沉睡的礁石一样的“鲸级”两栖攻击舰,集合在一起,摆成了荷兰军人熟悉的炮击纵队,在海港外列队以待,似乎只是在等待一声令下就会开始致命的轰击。两样,似乎多到无数条的探照灯的雪亮光芒,将热兰遮城照得如同一个被脱光了衣服的小妞,在邪恶的目光之中瑟瑟发抖。

揆一目光一扫四周,这才发现围在身边的人都拿眼睛望着自己。他们的面容在射来的光芒之中显得苍白而恐怖,仿佛他们已经不是自己的手下,他们是一群吸血鬼。

揆一眼中的凶光渐渐隐去,这些灯光和所有奇异的事情使他把一切线索联系起来确定,这些和他对敌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明朝的官方部队,是他一直小心翼翼不愿招惹的那一群人一一神州军!

他回顾了一下自己的热兰遮城,城里所有的炮加起来不过二百二十门,而夏洛甫舰队当时具有五百二十门大炮,听说是败在二十艘怪异的小战舰手下。那些战舰估计就是外面巡逻的那一类小舰,它们现在有三十艘左右,如果再加上那十艘显然最少载60门大炮的战舰,他们会有多少门炮?一千门还是一千五百门!

揆一叹了口气,他知道五百门的差距根本不值一提,因为六百门大炮的齐射已经不是热兰遮城能够承受的。更不用说他们有使海军人员闻名变色的“幽灵炮”(“鬼哭炮”的西式称呼),那样的火力带来的只能是毁灭。

揆一晃晃头,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于西方“文明社会”表示失望。他看了一眼手下们苍白脸,有点迟疑的说:“或许,我们该听听他们的条件,你们……。”

手下们眼睛感激的神色,令他感到羞愧。说真的他并担心他们的遭遇,他想谈的只有放所有军官离去,至于其他人顾不了那么多了。

当他来到被敌军占领的仓库门前时,情景使他为之一愣。

仓库门放着一张办公桌,一个全身黑色军服、黑色战甲的年轻人惬意的坐在桌子后面的椅子上,双脚搭在桌子上。正有一个人卖力的给他刷着军靴,看他的服色正是自己手下。

附近的空地上全是自己手下,不过他们手中完全没有武器,脸上的神情根本不是什么军人、民军,纯粹是一付小市民看热闹的嘴脸。

而年轻人脸上轻松的神情哪里是在进行战争,他分明是在渡假呢!办公桌对面放着一把空椅子,看来那个年轻人早就料到自己一定会来,那把椅子分明就是对自己乃至荷兰王国,甚至是对整个西方文明的嘲笑。

这时忙碌着给青年擦军靴的人完成工作抬起身来。他的面孔使揆一愤怒,但这一切,倒也激起了揆一的一点勇气。手上拿着靴刷的人,正是调来指挥佛力欣廉堡的指挥官,雷肯中校。

“哼哼,堂堂的皇家陆军中校都这样,我的恐惧难道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吗?”原本急匆匆走来求和的步伐慢了下来,腰似乎也挺了一下。

他慢慢走到桌前,傲慢的斜了对面的青年一眼,脸上挂着喻揶的笑容:“难道阁下不知道把脚放在办公桌上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