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64/




洗手间内仅有的一名正在化装的女子惊讶的看着杨林和夏雪撕扯着撞了进来,在诧异了片刻之后,立刻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先是略微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慌忙的逃了出去。


没有理会对方对自己的误解,杨林用力将仍在自己怀中挣扎的夏雪按在墙壁上,然后小心的将自己的脸向对方靠了过去。


“她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旦爆炸,自己就彻底完了,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解决掉她。”将手按在对方嘴上的片刻,杨林在心中暗自想道。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把你的身份透露出去,既然现在有时间,我倒不妨向你解释一下。”看到被自己大手盖住半张脸的夏雪用充满惊恐的大眼睛看着他的样子,杨林小心的把自己的嘴巴凑到对方的耳边,耐心的说道。


“你们这些牙子到底想干什么,和我没关系,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千万别坏我的大事,实话告诉你,我就是为了那个李东轩来的,这小子必须要废在我手上,所以,如果你识相的话,最好别碍我的事,否则,大家一拍两散伙。”夏雪绯红的脸颊和长在白皙皮肤上那层细密的汗毛,此刻清晰的落在杨林的眼中,对方因惊恐而起伏不定的胸口此刻被他压迫在极窄的空间里,呼吸之间那充满质感的刺激,顿时让他为之心驰神荡,在努力压抑住自己心头的慌乱后,杨林小声的威胁道。


“嗯,呜呜!!”由于杨林将嘴堵住的缘故,夏雪在听到这番话后,连忙支吾了两声,同时不断的眨动着她的眼睛。


“好的,既然这样,我就当你答应了,记得,无论怎么样,千万别给我添麻烦,否则,你一定会是我的第一个牺牲品。”看到对方乖巧的回应,杨林在微笑着威胁了一番后,缓慢的将对方放开。


“呼,呼。”或许是由于紧张,又或者杨林刚刚确实用了太他的力气,在夏雪从束缚中解脱后,立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也随着软软的靠在她后面的墙上。


“好了,合约生效,祝你玩的愉快。”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又想到此前自己被对方所抓时的情形,杨林心中忽然腾起一种报复后的满足感,在俏皮的揶揄了一句后,他转身向门外走去。


“二杨子!!”可就在杨林刚刚抬腿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当他本能的向后回头看去时,夏雪的身形却在此时忽然在眼前放大。


“嘭~~~!”一瞬间,杨林只觉得自己的小腹受到了一下堪比男人力量的重击,一阵尖锐的疼痛顿时从要害处升起,并且瞬间直冲脑袋,汗水在感应到疼痛的同时,从毛孔中冒了出来。


“以后要对女士礼貌一点,你妈妈没教过你吗?”当双手从对方的肩膀拿开后,杨林立刻手捂着小腹蜷缩的向地面倒去,看着被自己一个膝撞彻底打翻的杨林,夏雪得意的骂了一句后,率先跨过对方走出了洗手间。


“嘿嘿,这小娘们还挺凶的。”当房门关上的刹那,迅速恢复过来的杨林伸直了身子,躺在地面上,笑着思索道。


夏雪不明白杨林为什么会和自己达成这样的协议,虽然有点不可置信,但是从对方的行动中丝毫没有看出任何可疑的地方,如果他所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先前的担心看来已经没必要了,想到这里,她毫不犹豫的掏出自己的电话,迅速的将代表安全的信号发回到直接指挥自己的上线,边洲公安局局长黄明那里。


虽然对杨林的话没什么信心,但是对于自己的那下膝撞,夏雪却是绝对有信心的,挨了一下的二杨子,估计在半个小时之内是站不起来了,所以在发完代表平安的信号后,她立刻构思起演示的说辞来,不过可惜的是,在她的想法还没在脑中成型的时候,杨林却如同没事人似的,摆了摆手后,一头钻进了潘兴等人刚刚为他准备的单间内。


考验一个接一个的来临,解决也需要一步步来,当看到此刻已经玉体横陈的躺在床上等待自己的小姐,杨林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解开了腰带。


“妹子,多大了?”慢慢的走到床上,杨林柔声的询问道——



李东轩此刻正笑眯眯的看着包厢内潘兴等人龌龊的举动,而在他身边原本簇拥的小姐,此刻却踪影不见。只有夏雪,为了躲避那些放荡的做着各种举动的小姐们,而有意无意的向这边靠了过来。


“不知杨老板玩的怎么样了?我刚才听妈妈桑说,他就把小红留下了。”有滋有味的看着已经把头扎进别人怀里的潘兴,李东轩有一句没一句的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当听到他的话后,身边不远处的夏雪心中却没来由的哆嗦了一下,她实在摸不清李东轩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


“杨大哥?他可不能消停喽,我估计一会小红就受不了了,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杨大哥那体力,真是没话说了,就我看,起码一千杆儿。”听到李东轩的话,旁边的潘兴立刻迅速的接口道。


“呵呵,是吗?我可不怎么相信啊。”若有深意的看了看身边的夏雪,李东轩再次说道。


“大哥,你别不信,我把话撂这儿,一会小红就得喊娘。”潘兴对于杨林的身体素质可是深有体会的,尤其是在丛林里那几天,抗着他走上十几里路如同玩一般。


仿佛是印证潘兴的话一般,他的话音刚落,一声凄惨的叫声立刻从对面的包房内传来。


“咋了?”听到声音不对,包房里所有人都立刻站了起来向门口冲去,而当众人开门的同时,衣着单薄的小红,已经哀号着从包房里跑了出来。


“咋的了?杨大哥?”见此情景,潘兴立刻将身边的小姐推开,小跑着冲了过去,可是在他还没到门口的时候,杨林赤裸着上身迎了上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看到众人表情怪异的看着他,杨林将抽出来的皮带随意的搭在肩上后,奇怪的向众人问道。


目睹这一切的李东轩,先是表情怪异的看了看杨林,又看了看小红消失的方向,忽然恍然大悟,随后他放肆的笑声顿时充斥在整个大厅之中。


“哈哈哈哈,真没想到杨老板还好这一口啊。”看着杨林肩膀上不断晃动的皮带,李东轩笑的眼泪差点没流出来。


“这,这,哦,我明白了。”在来回看了双方几眼后,潘兴显然也明白了什么,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


“怎么了?这里不行吗?在我们那,只要给钱,小姐啥活都干。”看到众人纷纷笑做一团,杨林立刻装成一副白痴的样子,奇怪的问道。


“哦,呵呵,咳,杨大哥,这里不行,这里是正经会馆,你要好这调调,我过两天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那里什么SM,还是他妈的MS你想咋玩都行。”看着杨林白痴一般的表情,潘兴努力止住暴笑后,友善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操,原来不让啊, 你早说啊,看把我弄的跟土包子进城似的,难怪那妞只给她一下子就哭爹喊娘的了。行了,你们玩吧,我先去穿衣服。”听到潘兴的话,杨林立刻装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同时转身走进屋内拿回自己的衣服。


似乎杨林这搞笑的插曲最终冲淡了众人对他的隔膜,此后的几个小时中,所有人看他的表情不再是防备和冰冷的了,相反,人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笑意,只有坐在角落的夏雪,却在克制之中多了一分愤怒和鄙夷。


当众人最终尽兴并离开会馆后,东方的天空已经隐隐泛起鱼肚白,灿烂的朝霞逐渐在地平线处聚集,红色的霞光仿佛一条围在美丽少女白皙脖颈处的纱巾一般,随着太阳的不断升起而改变着自己的形状和颜色。


透过车窗看到这一切的杨林,终于在心里找到了一丝丝的安宁和平静, 在他看来,一天之中也只有这一时刻他才能稍微感受到一点充满光明的希望,整天浸染在充满欺诈,杀戮,死亡,黑暗生活中的他,不但没有遗忘这看似平常的一切,相反却比任何人都渴望能再次见到它们。


轻风吹过,肚子里的酒气见风立刻迅速的膨胀起来,一股既酸又辣的液体立刻突破了胃部的束缚,猛的冲向口中,可是为了不破坏这美丽的景色,杨林却拼命压抑着这难受的感觉,但是最终无法抵挡生理反应的他,还是无奈的一口吐向窗外。



“大哥那边来信了,说最近牙子们有动静,让我们小心点。”当杨林还在为自己污染了美丽景色而惋惜的时候,潘兴和李东轩此刻却一脸冷静的坐在总统套房中商议着刚刚得到的消息。


“什么动静?”听到潘兴的话,李东轩立刻关切的转过头来问道。


“大哥那边说他也不清楚,他现在主抓经侦方面,刑侦主要由他们的一把手黄局负责,而老四这档子事则由黄局和他的几个亲信亲自负责,边洲公安局里,除了他们几个外,就算天王老子来都别想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大哥说他这消息还是在对方一次开会中无意听到的,所以……。”听到李东轩的询问,潘兴立刻原封不动的将大哥的话转达过来,可惜话还没说完,就被李东轩不耐烦的打断。


“行了,我知道了,这个老狐狸,还不是想为他那留学澳洲的败家子弄的钱。去,一会给他儿子汇笔钱去,同时告诉大哥,让他留心着点,另外,也让其他人着意打听一下缅甸那方面的事,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派几个人过去,替我查查这个夏小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李东轩立刻不歇气的命令道。


“大哥,你怀疑这个夏小姐有问题?”听到李东轩的话,潘兴立刻机敏的追问道。


“怀疑?包括你在内,所有人都值得怀疑,她怎么了?”听到潘兴的话,李东轩立刻冷冷的将头转过去看了他一眼,随后毫无感情的说道。


“恩,我这就找人去办。”听到对方的话,潘兴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李东轩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当然,更让他在意的并非李东轩,而是站在他后面的那帮人。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