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艰辛一路泪水 一个毁容女孩的追梦经历

故事的主人翁叫杨小英,湖南人。30年来,人生道路满是荆棘,一路艰辛一路泪水。而小杨,没有丧失对生活的憧憬,不愿屈服农村家庭对自己命运的安排,只身逃到城市寻梦。“只要能恢复失去的容颜,我什么都愿意承受”,小杨说,为了这个梦想,她才熬到了现在。


2岁,噩梦的开始


我出生在湖南怀化的一个小山村,那里的冬天异常寒冷。


2岁的一天,像往常一样,母亲早早生好了火炉,之后便去干家务。年幼的我一个人在火炉旁,觉得好冷,就一直往火炉前靠,突然,我从板凳上摔了下来,整个人倒向火炉,剧痛让我大声哭喊,当时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她又聋又哑,等她发现时,我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


5年攒200元买火车票


在小学里,我没有朋友,没人说话,许多同学一见我,就用石头扔我,用口水吐我。我开始害怕、讨厌上学,四年级便辍学了。到了16岁,陆续有人来提亲,但要么是生活难以自理的残疾人,要么就是驼背的老头,我不甘心。后来堂哥告诉我,在山的外面,可以通过整容改变容貌,但需要一大笔钱。“到城市去整容,追求新的生活”,成了我的一个梦。


家乡有人专门收购金竹,2分钱一根。每天早上四五点钟我就起床,走十几里陡峭的山路去砍,一开始手经常割伤,久了手掌磨出老茧,就不再流血了。4年多,我终于攒了200元。


两个月靠30块钱生活


20岁,怀揣4年卖金竹得来的200块钱和一个梦想,我踏上了去福州的列车。从福州车站下来,身上已经只剩下30块钱。望着车站川流不息的人群,我很茫然。我逃离了那个没有希望的地方,却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现实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残酷,在福州的两个月里,已经记不清打过多少电话,见过多少工。没有人愿意接受我,没有人愿意给我碗饭吃,有的只是冰冷的拒绝。那段日子,生活过得比在那个贫穷的山村还苦,一块钱3个馒头,分成两天或三天吃,晚上,找个没人的角落睡下……


即使这样,我还是经常做着同一个梦:自己容貌恢复之后,幸福会是什么样。


跪地哀求到的第一份工


当我剩下最后两块钱的时候,最后一个服装厂的招聘主任还是拒绝了我。我想告诉她,我已经身无分文,我只想用我的双手挣口饭吃,可是她却走得越来越远。


两个月换来身无分文,工作无着落,恐惧、悲愤、绝望,让我跪倒在她身后,泪如雨下……


后来一个漂亮的组长动了恻隐之心,为我求情,我才终于有了第一份工作。


生命中第一个恩人


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美丽的组长,张雅旋,谢谢你!


是你给了我第一份工作,是你让我第一次知道这个社会还有爱,也是你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那时,第一个月没有工资(抵做押金),第二个月还没领工资,我却病了。发烧、咳嗽、头痛,没钱看医生,以为拖一拖会好,可是两天之后我竟起不了床。在床上躺了3天后我被工厂开除。直到第4天,你找到了我,把我送到医院,高烧40度,急性肺炎。虽然迷迷糊糊,可我却清晰的听到你对医生说的话:“你们尽力救她,费用我出!”。出院时,你又给了我400块钱,说福州的工作不好找,让我到厦门去,那里的工厂多。


我不能为你做些什么,但我会永远为你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外地人在福州不是很好找工作的,毕竟来福州的人太多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活着为什么这样难?


到了厦门,工作依然不稳定,时间却过得很快,10年的时间似乎转瞬即逝……10年来,我在厦门到处流浪,靠捡废品为生,睡过街头、睡过废弃的木棚。后来我努力学会了缝纫技术。辗转到过几十家服装厂做零工,从早干到晚,虽然收入微薄,但我很努力。虽然我长得丑,但我想努力证明,正常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


2004年春节,我突然很想念母亲,可是父亲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地吼,别人家的女儿出门都赚了多少钱寄回来,你打电话说空话有什么用。我真的很伤心,自己在城市里活得这么艰难,父亲怎么还能找自己要钱呢?


不幸似乎特别垂青我,2005年7月,又是一场大病,把我辛苦辛苦攒下的钱全部花光。医生说,上天给了我一个正常的思维,却给了我一个不正常的面容,精神压力太大,导致了妇科病。


我绝望极了,没钱没身体,那个攒钱整容的梦想,何时才能实现?


“活着为什么这样难?我快熬不下去了,我想放弃。”30年了,我第一次想到了自杀。


人生的转折点


就在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有幸遇到了一群善良热心的人,他们无私地伸出了爱的双手,拯救了面临绝境的我。


一个个素不相识的人,在得知我的遭遇之后,捐钱、捐物、帮我找工作、安慰我、鼓励我,他们无私的大爱汇聚成一股暖流,把我包围,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