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2)混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轰隆”一声响,只见戏台上火光冲天,八个装扮成浪人的日军士兵飞上了半空,旋又散落下来,溅得看台上的日军军官满头血肉。龟田少将屡经大战,最先反应过来,拨出指挥刀,“封锁,统统的封锁,抓起来的干活!”

川端康复脑子都给炸药蒙了,立即指挥手下日军扼守要道,不放一个嫌疑人离开。

这边正布置着,龙溪桥,镜子山那边又传来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紧接着又传来嘟嘟嘟的机枪扫射声响,叭勾叭勾三八大盖的射击声响,一时之间,也不知有多少敌人在城内活动。

现场的日军士兵和伪军被长官指挥着一会儿冲向这边,一会儿冲向那边,就像没头的苍蝇似的。好不容易等到日本军官冷静下来,现场的老百姓也跑得精光了。巨大的空场上,只有几十个日军士兵在孤魂似的游荡。

一个小时之后,川端康复中佐才接到报告,才明了当天损失情况。

镜子山警备司令部周边建筑被炸毁两处,碉堡完好无损,只有站岗的两士兵被飞来的碎石击伤:

龙溪桥被炸毁,守桥的伪军死了四人,日军无人伤亡;

戏台上,正在表演的八名日军士兵集体阵亡。

这边的川端也赶紧把伤亡情况报给了正在上车准备赶回安庆的龟田少将,龟田听了只一愣,哟西一句,并没了下文,拈着几根日式小胡子,想了半天,方向身边的一位少佐命令道:

“你的,玉田君留下,帮助川端中佐破获此案,明白?”

“明白,司令官阁下!”

原来这个玉田迟花少佐是安庆日军特高课的一员悍将,屡破奇案,也不知道伤害了多少爱国志士。安庆人更是谈他色变,有一句顺口溜说的好:

“龟田杀人狂,玉田大灰狼。宁见杀人狂,不见活阎王!”

玉田迟花受命留下,调查案情;川端心中像揣了一只兔子,忐忑不安,便随着玉田来到宪兵队。

玉田一坐下,便命人去找维持会会长周宏书。那人日本兵去了好久,也没回头,直等得玉田心里发慌,川端心中肉跳。

好半天,那士兵回来,却迟疑着不敢开口。

玉田迟花瞪大眼球,怒发冲冠:

“你的,军法从事的有!死啦死啦的!”

那士兵哈咿哈咿,低着头,弓着腰,却不说话。

一旁的川端也急了,连忙催促:

“你的快说,不关你事,快说不得”

那士兵这才开了口,原来周宏书竟然早已被愤怒的日军士兵活剐了,扔进了万人坑。川端带到湖东的日军,本来就来自同一座学校,同学情深,一看到台上正活蹦乱跳的同学,一瞬间,被事先埋藏在台底下的炸弹炸得粉身碎骨,焉得不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当下一伙士兵直冲进维持会,将那周宏书提将出来,活活地用刺刀捅穿,犹不解恨,直到一尺一寸地割了,扔进了万人坑。那些维持会的兵丁早已化作鸟兽,一哄而散了。哪里还能找到半个人影?那士兵把湖东城转了个来回,也没打着人,回到司令部,才听说了这件事。

玉田迟花听了这番话,呆了,案情还没有调查,就把嫌疑犯给杀了,这叫办的什么事啊?太胡作非为了吧。当下他的目光就阴沉了,扫了坐在一旁的川端一眼,冰冷冰冷的。

川端一下子站起来,走出办公室,去查找有关的线索去了。

玉田迟花挥挥手,让那士兵走了,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陷入了思考,想理清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却哪能那么容易?一时间,只感觉棘手异常。


枞阳镇日军听说端午节这天,附近的石几将赶大集,在头天晚上就蠢蠢欲动了。是啊,憋死了,自从湖东换了警备司令之后,川端康复一直严令他们不得随便下乡骚扰百姓。他们的日子过得太单调,要玩的没玩的,要吃的没吃的,天天都吃一样的,练一样的,多没意思。几个猴急的色狼日日自淫,过干瘾,茶饭没味。有哪谗鬼,没见着多少晕腥,恨不得把自己的肉割下来,解解谗。早就想下乡捉一两只老母鸡,抬一口肥猪,好好地吃他妈的一顿。这些话传到松木少佐耳中,其实士兵们已经准备好行动了,松木少佐见没法阻挡,又怕不答应军心不稳,只好点了头,让为首的本田曹长多多小心,快速出击,快速返回。那本田才二十岁,正是年轻好动的年龄,哪里听得进这个话,当下拍着胸脯,打了包票。

是日,本田带着十三个鬼子,气势汹汹地开到石几。满以为支那人人山人海,堵得水泄不通,花姑娘到处乱钻,信手就能抓一把。哪知道他们一进村集,一个老百姓的影子也没看到。难道是支那人得着信儿跑了?本田摇摇他的小头,有些莫明其妙,但不管怎么样,好不容易得到下乡的机会,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去,不好交差呀。他顺着大街,来回巡视了两趟,也没发现什么动静。就将手一挥,日本鬼子如狼似虎地去砸一家家紧闭的门,把石几抄了个遍,也没捞着啥东西。再一合计,得了,一不做,二不休,顺着一条小路,再往远一点的村庄开。也是啊,大日本皇军出动,怎不能两手空空地回去吧?

一走,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前面当真的出现了一个村庄,哎呀,好呀,住了这么多人,总得奉献给皇军几个花姑娘吧,嘿嘿。当下,本田指挥着士兵,小心翼翼地接近村庄,正准备分派人手包围呢,哪知,当,当,当,小村子里突然响起了钟声,就见村民们纷纷跑动,还没等小日本鬼子进村,人又逃个精光。小日本那个气啊,就甭提了。

小日本哪里还等候什么命令,直朝老乡的后面追击,一面打着枪,一面放火,抢东西。那个零乱啦,各顾各的,各抢各的。霎时,村庄里枪声一片,日军士兵谁也管不着谁了。只有本田一个人站在村子中心,看着他的手下。渐渐地,他的眼前见不到一个黄影子了,也听不见乱抢东西的声响,好静啊,死一般地静,静得本田眼冒金光。再仔细一看,哪里是金光闪动,那分明是刺刀在闪烁。刺刀的主人,怎么不是大日本皇军?怎么变成了一个个身着灰布军装的支那人?呀,不好,中了新四军的埋伏了。本田脑子里嗡声一片,下意识地举起战刀,向这群灰布军人杀去。

嘭嘭,两声枪响,本田的胸口绽放美丽的血花,赤红,鲜艳。

一个个子不大身材瘦削的汉子走上前来,用脚狠狠地踢了几下正在临死前抽蓄的本田,弯下腰,取下本田身上的手枪和武装带,就听战士们一阵欢呼,纷纷从屋后墙角跑了出来。各班报上来杀敌人数,不多不少,一十四个,一十四支枪,又扛在了战士们的肩膀上。

等到战士们要撤离村庄的时候,乡亲们都极力挽留,又拿干粮,又塞荷叶蛋,俱都依依不舍。有些老乡干脆让自己的儿子参了军,也扛上了枪,打小日本去了。

李小顺的一连,这一次好不容易捞着了打鬼子的机会,岂不来次狠的?这次转到枞阳镇的东边,其实在石几集,他们就发现了敌人的行踪,只是没有立即动手。因为狗仔制止了。

狗仔说,这股敌人不难打,只是不易歼灭干净,石几集四通八达,不易设伏,也不易打突然袭击,不如等敌人活动到一定位置,再聚而歼之,自己的损失也很小,何乐而不为呢?


却说湖东城举办龙舟大赛,铜陵源田实为何没有按时赶到?原来,他坐着汽车,在老湾,也遇到了新四军一部的伏击。当时,端午节清晨五点,一行人,一辆汽车,三辆摩托车,十几个日本鬼子,风驰电掣,耀武扬威地,一路行来,锐不可当。小日本鬼子坐在车子上,一边开车,一边还哼唱日本民歌,直把中国当着无人之地,心里那个美呀,就甭说了。太高兴啦,太狂妄啦,这不,就出事了。

车队开到开到老湾,离湖东城也就七十多华里了,算什么呢,一眨眼就到了。突然跑在最前面的一辆摩托车,不知碰撞上了东西,轰隆一声,飞上天啦。后面的车子立即停下来,小鬼子一个个跳下车,端着枪,猫着身子,上前察看。呀,坏了,车子压炸了早先埋好的地雷,哇,有支那军队。十几个鬼子顿时趴在地上,以汽车做障碍物,四处搜索目标。可是,白忙活了半天,为啥?没发现半个人影!不但军人,连老百姓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继续前进,不知前面还有没有地雷?为了一颗地雷而退回铜陵,不但脸面无光,也会成为大日本帝国的笑话。不然,只有硬着头皮趟下去了。

源田实知道湖东境内有一支游击队,战斗力非常强,上次十八个日军士兵就莫明其妙地被杀了,不过这支桐东游击队不是听说早已被川端把根据地连艰端了吗?怎么又来了一支游击队?不可能的。新四军的鲁书记和方瑛大队长的人头都挂上了湖东城头,哪里还假得了!那是谁,要在路上埋地雷,跟皇军过不去?逮着了,死啦死啦的有。

源田实又命令士兵上了汽车,小心翼翼地驾车前进,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又前进了十里,一路无事,胆量又大了,加起速来。

轰隆一声响,又一辆摩托车上了天,小日本鬼子又死了两个。源田实哪管这些,命令继续前进。最后一辆摩托车只开了十来步,就飞上了天空,爆炸了。

源田实正要指挥士兵下车作战,谁知一阵密密的子弹扫射过来,居然是捷克制轻机枪。方才发现田间地头埋伏着许多穿灰军服的新四军,正趴在地上,向汽车开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