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笑和武警究竟错在了哪里?

神眼里,都是罪人。


1.第一阶段,唐笑迈出“警戒线”


唐笑在进入大门后又出去,要是这一出就是一年半载哪怕几个钟头,当然也是需要再出示证明的,这是个常识,大家在很多管理严格的企业也都会遇到。


但唐笑没有出去这么长时间,甚至没有离开警卫的视线,不过是在门口“晃了一下”,大家凭常识(如果有),凭良心(如果有),想一下,这是否还需出示证件呢?第一次出示,可认作是必要的,也是可以被接受的,这第二次明显就是“故意刁难”,不要拿执行公务当借口!人不是机器,机器才会作出第二次要证件的举动!军人,是“国家机器”,“国家”是由人组成。


有人用列宁同志向卫兵出示证件举例,ok,如果小学学的不太差,应该知道那是列宁同志第一次走进大门的时候。


如果列宁同志刚走入大门,后面的什么什么安东懦夫同志喊他:列宁同志,您的文件忘带了,在我这~~!列宁快步走出大门,接过文件,转身欲进大门,又被卫兵拦住:请出示证件!列宁同志还能表现出大风范大气派来遵守卫兵的命令吗?恐怕也会禁不住要说,小同志,刚才不是给你看过了吗?我是列宁啊,里面的同志都在等着我呵~~


要是列宁同志也拿的是“一次性证件”,那恐怕良好的修养就表现不出了,只好扯着脖子朝里面喊,什么什么伊万同志,快告诉你的卫兵让我进去!


进这个大门,对于哨兵来说是一件日常小事,他每天看着n多人进进出出,但对每个要进去的人,却是一件大事。不要找任何高尚的执行公务的借口,因为后面的耳光将说明一切。


俺想当然的认为,唐笑在没有对哨兵进行肢体接触之前(如果有),就人的常识而论,不论她本身代表了什么形象,她此时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她被明确告知,只要迈出大门一步,就必须再次出示证明方可进入,在“威严的场合”,她应该不会出去,因为进入电视台,对她很重要。


2.第二阶段,唐笑“殴打”武警


在被阻拦后,会禁不住着急的,任何人都会,不过是某些人涵养好点,某些人差点。


有些刚注册的“军迷”和俺争论,她面对的是武警,是代表国家尊严的军队。没错,试想唐笑小朋友遇到的是俺幼时心目中的“解放军叔叔”,又会发生怎样的情况的呢?他应该稍作阻拦,但阻拦的意图不是禁止唐笑入内,而是告知其规章制度,当唐笑表示刚刚知道并下次注意后,就放她进去的。因为就之后的耳光表明,哨兵并没有认为唐笑存在什么不良动机,更不要说恐怖主义了。而一个明显是在借执行公务为名故意刁难(让俺想起伟大的光荣的面对小贩战无不胜的城管大军)的武警,是否是在代表国家的尊严呢?


当然,如果网上传言是真,那么接下来,唐笑小朋友作出了泼妇打架的套路动作,而且是对一名貌似正在执勤的武警战士,这是她唯一错了的地方,俺个人认为。


唐笑的泼妇行为有“娇生惯养+泛特权意识+个人素质”问题在里面,但是,如果是俺,恐怕也要禁不住和这个武警嚷嚷起来,但不会动手。也就是说,唐笑如果动手/脚,那她就是有错误的,如果没有动手/脚,那她没有任何错误。这就是用“人”的观点去看待问题,把当事人当作“人”来判断问题。即使是军迷,也不会把各种军规和法律乃至各地政策条文倒背如流,不是吗?


而俺们仍要记住的是,刁难在先,“殴打”在后,刁难是殴打的直接原因,虽然不一定是必要条件。


3.第三阶段,流氓殴打唐笑


当那个貌似武警的家伙的手爪扇向唐笑的脸时,他就不是一个武警了,他不是一个人了,他就被倭寇,被国民党反动派的匪军,被城管附体了!


这个耳光就足以说明,他肯定不认为唐笑能对他作出任何威胁,之前的阻拦的性质就彻底变成了“打着执行公务的旗号而故意刁难”!


试问,那个部队把“耳光制敌掌法”作为训练科目?!


试问,耳光难道不是意味着“人格侮辱”?!


试问,男人打非婚女人的耳光不就是“耍流氓”吗?!(打有婚姻关系的算家庭暴力。)


试问,一个正在耍流氓的武警是否还是武警,是否还能代表国家的尊严?!他此时还是不是一个光荣的人民子弟兵?!还配不配的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爱戴?!


试问,如果他仍能代表武警部队,那一个打老百姓耳光的军队还能维持多久?!还是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呢?!


有些人说,超女就不是老百姓了,“冲卡”(把唐笑想象的太厉害了,连那个武警都没这么想,否则决不会是“扇耳光”,而是“擒拿”)的有“犯罪嫌疑”的人就不是“老百姓”了。


那好,继续问:


试问,犯罪嫌疑人是你能轻易下结论的吗?!法律=道德的结果又是什么?!


试问,和老百姓对应的只能是国家机器,是政府和军队,唐笑如果不是老百姓,也不是政府和军队,那她是什么?外星人?!


试问,即使是犯罪嫌疑人,就没有尊严和人权了吗?!就可以肆意被侮辱被凌辱了吗?!


你这种“泛特权意识”,就已经把超女当成了“超老百姓”,“超国民”,还能指望你有真正的民主意识吗?!还能指望你作出什么正确判断?!


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同,俺从小就是一个“军迷”,但俺不会不加思考的“迷”任何一个“人”,而是“迷”一支光荣军队的精神意志。谁能保证几百万军人都是俺们心目中那种光荣伟大的人格?否则“军事法庭”又有何存在的必要?!


很多人嚷嚷“哨兵神圣不可侵犯”。俺就纳闷了,哨兵要是都神圣不可侵犯,那八路军游击队干掉的鬼子哨兵,解放军干掉的蒋匪军哨兵,怎么没显灵一下?终于想通,原来是:


只有捍卫民众的利益的哨兵,才是不可侵犯的,侵犯他们,就意味着在侵犯民众的利益,他们的神圣不是因他们是神,是因他们拥有民众的支持,也因此才能战无不胜。而一个打着老百姓耳光的哨兵,他还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吗?!


这样的士兵,一个处分都是轻的。俺们必须对军人提出更高的要求,为了他们能继续获得民众的支持,为了他们能继续担当子弟兵的称号,为了他们不蜕变成持枪的流氓!那才真是国家的灾难!




在俺眼里,事情就是这个过程,最后的结论交给大家去判断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