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 日本,只有跪下去才能站起来

日本,只有跪下去才能站起来


日本取得中国人民谅解的方式,也不需要日本有什么创新,只需日本天皇和首相在未来的某一天也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跪倒在南京大屠杀纪念碑前,跪倒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而不是跪倒在靖国神社的魔鬼面前。如果还有更虔诚的愿望,只需日本首相在每年的9月3日――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前来中国,向南京大屠杀纪念碑,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和花篮。

日本一天不正视历史,日本“入常”永远都是梦想。

没有中国人民的原谅,日本“入常”永远都是奢望。





一段时期以来,关于日本“入常”的喧闹甚嚣尘上,全世界为之哗然。与此同时,“入常”的论调在德国也迅速得到了积极的响应,就连印度,在一旁也是急得抓耳挠腮,摩拳擦掌,大有跃跃欲试的架势。

关于印度的“入常”,无论怎么说,或许还有解释的余地。对于德国的入常,也许还有原谅的思考。但是对于日本的“入常”,来自全世界的口水几乎淹没了日本列岛,尤其是亚洲国家的强烈抵制可以说是无以复加。反观欧洲,对于德国的态度似乎超乎寻常的平静。

德国和日本,这两个二战期间的轴心国,在二战结束60年后的今天,再一次为了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再一次的试图依仗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谋求世界大国的地位。二战期间,德国和日本的疯狂侵略、扩张以及惨无人道的法西斯主义,遭到了全世界正义人民的反对,最终落了个共同的可耻的结局――无条件投降。事隔60年后,这两个国家再一次的为了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的时候,却受到了来自世界范围的不同礼遇,这对于日本来说不异于当头棒喝。

同样都是二战的战败国,同样都是无条件投降,同样都是给世界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德国收到的反应仅仅是来自美国等个别声音的反对,深受其害的波兰人民以及以色列的犹太民族甚至都表示了谨慎的沉默;俄罗斯虽然也表示出了反对的意愿,反对的原因除了现实的战略利益,历史的原因几乎微乎其微。

这些国家对于德国在二战期间所犯的罪行难道是忘记了吗?

但是反观日本,不仅“收获”了反对与抵制,更多的是激起了强烈的仇视。所有的这些反对,无一不是从历史出发,难道亚洲的国家和人民如此的心胸狭窄,扭住历史不放吗?答案显然不是这么简单!直到现在,日本似乎仍然没有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更可悲的是,日本显然认识到了这一点,却拒绝正确的面对历史,反思历史。就在不久前,日本国内有政要和媒体提及了反思历史的问题,但转瞬即逝,实在让人怀疑其面对历史、反思历史的诚意到底有几成。

“入常”,是德国时刻期待的。“入常”更是日本梦寐以求的,甚至不惜发挥其一贯的卑鄙手段,怂恿印度共同“入常”,把混沌 无知的印度当作筹码和垫脚石。

德国和日本,同样都有这罪孽深重的历史,可是在世界人民面前,“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现在,让我们把历史翻倒1970年12月7日这一页。

1970年12月6日下午,时任联邦德国总理的勃兰特乘专机飞往波兰华沙。这是德国战败后与被侵害国的破冰之旅,更是勃兰特上台之后,倾心致力于改善与苏联和东欧各国关系的关键之旅。勃兰特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抵抗纳粹德国的入侵和争取国家民族的独立解放,波兰这个人口本就不多的小国损失惨重,有600万人惨遭屠杀仅设在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就杀害了近400万犹太妇女儿童和男人……

勃兰特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两国人民的友谊,结束历史,面向未来。但是,波兰人民是否愿意原谅曾经给他们带来深重灾难的德国,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只要受到伤害最深的波兰人民能够原谅德国那段罪恶历史,全世界人民便没有理由不原谅。

专机顺利抵达华沙。勃兰特在波兰受到官方的正式欢迎。然而,在欢迎仪式上开始演奏德国国歌时,前来参加欢迎仪式的许多波兰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强烈愤激的表情,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曾长期是希特勒集中营的囚徒。

此情此景,勃兰特没有按照外交惯例向波兰政府提出任何交涉或要求,甚至没有表示出一丝一缕的不快,因为勃兰特此行是带着一颗忏悔的心而来,对于波兰人民可能作出的反应,他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眼前的这些比他预想的不知要满足多少倍了。他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波兰政府和波兰人民希望结束一段历史,共同面向未来的真诚愿望,而勃兰特更清楚,这种愿望能否实现,最关键的就要看他如何就历史问题向波兰人民表态。

第二天上午,按照日程安排,是向华沙无名烈士墓和华沙犹太人街区殉难者纪念碑献花圈。烈士墓和纪念碑位于当年在华沙被纳粹德国占领时期的犹太人隔离区。勃兰特敬完花圈后,一个让波兰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意想不到、为之动容的情形发生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电影摄像机前和无数记者的闪光灯下,勃兰特在烈士墓和纪念碑前湿漉漉的大理石板上跪下了……

这个举动绝不在计划日程之内,勃兰特事先未同任何人商量,就跪下了。

这一跪,胜过千言万语。

这一超出礼仪的惊人之举感动了成千上万的波兰人,使在场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外交官和记者无不动容。一切的仇恨,一切的耻辱,都随着勃兰特跪下去的那一瞬间画上了休止符。

作为政府首脑的勃兰特为什么下跪呢?是他本人罪孽深重,以下跪来减轻良心上的重负吗?绝对不是。勃兰特,二次大战中坚强的反纳粹的斗士,一度被希特勒下令开除了国籍,并遭到通缉追捕,被迫亡命挪威。战后返回祖国,作为社会民主党的活动家积极复兴国家。1969年10月,勃兰特以社民党主席的身份当选为联邦德国总理。在任总理期间,极力推动德国政府对在二战期间被害的犹太民族作出巨额赔偿。

勃兰特在华沙下跪的当天,东西方都掀起轩然大波,评论四起。西德国内也出现了恶意的评论,认为勃兰特此举有辱国格人格。勃兰特很坦然,他并不感到羞耻。他认为:“谁愿意理解我,他就能理解我。在德国和世界其它地方,很多人是会理解我的。”

一位资深记者深情地写道:“于是,不必这样做的他,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有下跪的人跪下了。”

1971年10月,诺贝尔奖委员会一致提名通过,授予勃兰特1971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对此,德国人民举国相庆。

与德国相比,与勃兰特相比,另一个在二战期间罪恶深重的国家――日本,也有不止一个最高领导人跪下了。不过,他们下跪的地方,面对的不是“731”旧址,不是慰安妇,也不是南京大屠杀纪念碑,更不是人民英雄纪念碑,而是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日本靖国神社。

他们的确也跪下了,只是换来的不是原谅,而是更多的敌视和仇恨。他们不仅如此,而且不顾中国、朝鲜、韩国及多数国家的反对,肆意篡改历史教科书,把侵略说成“进入”,南京大屠杀,在日本人眼里认为是虚构......等等。

前不久,新任日本防卫大臣石破冒说说:“在日本,无论是在国会议员中,还是在部分国民里都有一种论调,认为中国对日本来说是个威胁,日本应该做好准备防范中国。什么叫威胁?我认为首先应该具有一定的能力,然后要有侵略别国的意图,这两者都具备才能造成对别国的威胁。中国有能力,但能力和威胁并不画等号。我要强调的是,中国丝毫没有侵略日本的意图,因此两者相乘,中国对日本的威胁等于零。”

石破冒特别强调,他没去靖国神社参拜过。他说:“我们不能说没有发生过南京大屠杀,也不能说不存在‘慰安妇’问题。”,“对于过去那段历史,我的态度是,该反省的就应该反省,该道歉的就应该道歉。要充分认识到,在那场战争中,中国人民是受害者,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日本每一个人都应该对那场战争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要认识到日本当年为什么会走上错误的战争道路,只有这样以后才能和中国人民友好相处。”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中日和平友好是我们真诚的愿望。我们希望日本当局顺应历史潮流,认真反省历史罪行。今天,日本防卫大臣石破冒的这番认识,是不是确实代表了日本最起码的良心,用中国一贯的话说,要察其言、观其行。因为在石破冒的这番言论的背后,日本还在死死抱着我们的钓鱼岛不放,还在东海划界问题上无理取闹,更为需要警惕的是,日本把最新的潜艇以二战期间侵华“功臣”――航空母舰“苍龙”号的名字命名,其用意实在值得人们三思。更有甚者,日本军方竟然有人狂妄叫嚣,两天之内就可消灭中国的海空军……这些极度扭曲的心态也是反思反省的形式吗。

中日友好,一切看来都是近在眼前,一切又都是那么渺茫和遥远。

日本一天不正视历史,日本“入常”永远都是梦想。

没有中国人民的原谅,日本“入常”永远都是奢望。

日本正视历史的方式,不需要日本有什么创新,只需效法德国,立刻承认并认真反省战争罪行,主动对受害民族、受害人进行巨额赔偿,而不是象现在,即使通过法律渠道,在铁证面前仍然是一次次的败诉。

日本取得中国人民谅解的方式,也不需要日本有什么创新,只需日本天皇和首相在未来的某一天也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跪倒在南京大屠杀纪念碑前,跪倒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如果还有更虔诚的愿望,只需日本首相在每年的9月3日――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前来中国,向南京大屠杀纪念碑,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和花篮。

时至今日,德国下跪已经整整37周年,日本,你能够做到吗?要知道,你只有跪下去,中国人民才能考虑是否允许你站起来。否则,站着的日本永远比跪下去的德国渺小与卑鄙。




本文内容于 2007-12-8 17:55:25 被中国哮天犬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