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全球 帝王前夜卷 第二十三章仿佛当日浑屯未开之时的盘古大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5/


欧阳纵横呵呵一笑,说道:“对了,我已经送小景到广州军区参加军事训练了。”

周妍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刚才打过一个电话给我了。拿他没办法。还请你以后帮我照顾好他。”

欧阳纵横说道:“你放心。小景是个不错的料子,我会比你更舍不得他出事。”

周妍不咸不淡的和欧阳纵横闲聊着,欧阳纵横时不时说点俏皮话逗得她发笑。他看着微微而笑的周妍,实在是觉得这个进退自如的美女实在是散发迷人光辉。

车子穿过半个市区,来到就餐的餐厅。这是一家港岛最高档的中式私房菜的老字号新开分店,外表朴实无华而内里装修华美而优雅,只有富豪级别人士才懂识味并享受得起。店家深明来客选择原因,店址地点设置隐秘,没有电话没有地址,只得一个email供订座用。近年私房菜备受各方关注,无形中成为潮流。

欧阳纵横和周妍下了车,进到内里,早有餐厅侍从上前领路,带往事前订下的座位。

欧阳纵横习惯性的目光一扫全场,看到前厅一个幽静小座上的一位女子里,神情一变。

那女子眉目如画,衣着简洁而高雅,动作神情透着一股难言的高贵之气。此时,她一个人目光黯然,举杯独饮。

在她座位四周,或明或暗守卫着七八个贴身侍从模样的男男女女。

一向从容的欧阳纵横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神情也如那女子般黯然无神。

周妍心细如发,立时发现了欧阳纵横的情绪变化,随着他刚才的目光方向看去,也看到那名女子不经意向这边转来的目光,那目光,久久,久久,落在欧阳纵横身上,久久没有转去,那目光中,黯然中带着一丝丝闪亮,尔后又暗默下去。

周妍看得清楚,那女子最后转开的目光中,隐含着一丝丝晶亮的珠泪之光。

欧阳纵横长出一口气,缓步走上前,对那女子轻唤道:“敏之。。。。。。最近好吗?没有想到,你刚好也会在香港。”

那被他唤做敏之的美丽女子轻叹一口气,低语道:“是呀,没有想到。我。。。。。。还好。”

一向巧舌如簧的欧阳纵横却不知说些什么,好久才憋出一句:“心情不好吗?自已一个人坐在这喝闷酒?”

那敏之神情更加黯然,声音低到几不可闻:“你不记得今天是几月几日吗?”

欧阳纵横吃吃说道:“几月几日?。。。。。。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忘记今日这个纪念日了。。。。。。”

那敏之展颜强笑道:“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我们现在已经是路人。应当说对不起的是我,刚才不应当提起这个日子。我今天只是情绪有些低落而已。快过去吧,你女朋友还在那里等你呢。这里已经有一个伤心的女人,不应当再多加一个。”

欧阳纵横踌躇片刻,低声问道:“你真的不要紧吧?”

敏之微微而笑,说道:“我说了,只是情绪有些低落而已。”

欧阳纵横点点头,转身走回周妍身边,带着她往里面的座位走。

周妍在转身一瞬还偷偷回眸看了那女子一眼。

进到内里坐下,欧阳纵横一时沉默寡言,任由周妍做主点了菜肴酒水。

周妍本想陪着欧阳纵横沉默下去,可是女子的天性还是让她不由自主的8G一句:“刚才那人,是以前的旧情人?”

欧阳纵横微笑一下,说道:“你也知道说是旧情人了呀。”

周妍说道:“看不出你这样的花花公子用情还有些深。你现在的样子,去演罗密欧估计可以拿到好莱坞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大奖。”

欧阳纵横展颜一笑,说道:“看不出这样淡定漠然的你也会用这样酸不溜丢的语气说话。”

周妍说道:“我承认刚才看到你们两人的神情与眼神交汇的样子,我是有些嫉妒。我想是因为,我还从没有过你们这样的感觉。”

周妍看着又不语的欧阳纵横,8G的天性又涌上来,问道:“那个女人好高贵优雅的样子,她那种神情气势给人的感觉实在是难以言喻。我接触过的富贵人家子女也不在少数,难有她这般人物。她是什么人呀?”

欧阳纵横看着周妍一副小女子般寻根探底的8G神情,微微而笑,说道:“她是汝南邹氏这一代的传家女,邹敏之。”

周妍说道:‘汝南邹氏?这是指什么人呀?夷,不是指当年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华人上流社会六大世家之一的邹公子,六大世家汝南邹氏吧?“

欧阳纵横微微而笑,说道:“汝南邹氏是有的,但并没有什么汝南邹公子。邹家这一代只有一个独女邹敏之。当年网络上闹腾的那位朋友,可能是从哪里知道些邹家的事情,拿出来炫耀炫耀吧。邹家,包括其它五大世家,祖训严谨,断然不允许子弟这般抛头露面的。”

周妍说道:“真的有这样的世家呀?呵呵,我也当那只是当年的一场笑闹。”

欧阳纵横呵呵笑道:“六大世家也只是别人的仆从而已,又不算得上多么了不得的人物,哪里需要那么神乎其神的。你只是没有机会接触而已,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天大的秘密。”

周妍惊讶道:“你这不是越说越离奇了吗?这六大世家怎么还是别人的仆从呀?有这等事?那,那人又是什么人呀?”

欧阳纵横被问得一怔,好久才悠悠说道:“那人又是什么人呢?我应当怎么跟你形容呢?其实我也只是见过他一面,但我父亲对他的形容是:他是世界上最阴狠狡诈之人,世界上最卑鄙无耻之人,世界上最冷酷无情之人,但又是世界上最慈悲多善之人,世界上最博学多才,无知不知,无所不能的神人。智比狡狐,谋胜九渊,雄兵百万,视若无物,这样的词句正是用来描述他这样的人。你不要觉得这些形容相互矛盾,而是他正是这样一个矛盾双重的人,善与恶根本无法用来形容他,他应当是上帝与撒旦完美的结合体,仿佛当日浑屯未开之时的盘古大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