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伍德大作战

一九四四年七月十八日清晨,诺曼底曼奈维尔地区。


横七竖八的巨型战车、慌乱奔走的人群,简直不能让人相信这就是名震天下的德意志国防军第五○三重坦克营的官兵们。空袭警报早已发出,坦克兵们正拼命的挖掘躲避壕,几小时后他们都已藏身在重型坦克之下的土坑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三营第三连的老虎“323号”到达诺曼底,摄于一九四四年七月六日,车长赛德尔军士长,他的老虎成了诺曼底战役中五○三营第一辆损失的坦克,但不是被击毁,而是压塌了桥摔了个稀巴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三营第一连是当时诺曼底战场唯一的虎王坦克部队

他们遭到了携带火箭弹的英军“台风”攻击机和美军“野马”P-51战机的攻击

这是被炸毁的虎王“123号”

盟军飞机终于抵达了,但不是预告的“台风”攻击机,而是二千一百架包括重型轰炸机的超大机群!英国陆军在卡昂血战之中吃够了德军虎式坦克的苦头,因此决定在皇家空军和美国陆航队的协助下一举粉碎德军有生力量,打击的重点当然是“克伦贝尔的黑死神”-陆军少尉冯·罗森男爵率领的五○三营第三连。〔原第三连连长谢夫上尉代理患病的营长〕轰炸过后的情景足以说明一切,冯·罗森少尉在之后提交给冯·卢克少校的报告中作了如下陈述:


“七月十八日早晨的空袭是下官在战争中从未有过的恐怖一幕!当然,我们事先得到通知并按程序趴在坦克下方的躲避壕里,但是这根本没用,将近六十吨重的坦克被炸到了九米外的弹坑里!虎式坦克象扑克牌一样在空中飞舞旋转,人员伤亡惨重。我这里有两名军人因战争恐惧症而自杀。在十四辆虎式坦克中,只有一辆能够作战。


“全部的坦克都被泥土灰尘覆盖,因此需要调整清理火炮,引擎冷却系统全部失灵,无法开动。但是经过队员们拼死抢修,在中午刚过时已经有几辆坦克进入备战状态。于是我派遣这些坦克迅速向西部的英军装甲部队侧翼发起攻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代理营长谢夫上尉在营指挥坦克-老虎“I号”上

五○三营营部在七月十八日也被炸个底朝天


在R·雷诺斯撰写的《钢铁地狱》一书中,记载了冯·罗森的老虎部队在下午向英军装甲部队发起反击的详情,并对他们的坚强意志和职业化的作战素质表示了高度的赞许。


同时五○三营第一连〔虎王坦克〕则遭受了美军P51-D战机的不断袭扰,第二连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五○三重坦克营和同一战区的第二十二装甲团第二装甲营一度陷入了完全毁灭的状态。那么他们又是怎样渡过这场危机的?英军装甲部队又是怎样在抢得先机的情况下反而出了大洋相的呢?


偶然,一系列的偶然促成了这场奇怪的“古德伍德大作战”。好,就让我们来看看英国陆军的这场拙劣表演吧。


当时以上提到的两支德军与贝克指挥的第二○○突击炮营暂时失去了联系。第二○○突击炮营编有五个突击炮连,他们将部队分为三个战斗群〔其中两个群各有两个连,另一个群则只有一个连〕分散配属在第一二五装甲掷弹团的第一、第二营内。该团第二营和第二十二装甲团第二营几乎处在同一地域,因此也在大空袭中遭受了一定损失,配属在该营的第二○○突击炮营的一个连也被整个炸飞,从第二十一装甲师的序列中消失了。


剩余的四个连中,编在第一二五装甲掷弹团第一营的两个连驻守在未遭空袭的基维维尔以南地区而幸免于难。而最后两个连在更南端的格兰迪维尔地区待机,同样没有损失。而他们所在地区其实在战前就划为美军轰炸重点了。英军战后对这次空袭的评价是“除了B-26和波士顿中型轰炸机制造的傻事以外基本满意”。这个“傻事”是指本应在第二次地毯轰炸中攻击久瓦维尔至迪莫维尔以南地域的美国陆军第九航空队的B-26和波士顿中型轰炸机,他们炸错了目标,而且堵塞了英军装甲部队的前进道路。当时该队轰炸地区上空迷雾重重,因此将炸弹错投在目标以南的梅希内尔-福雷门德地区的麦田里。于是德军第二○○突击炮营四个连的宝贵突击炮们就此躲过了应该落到头上的礼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诺曼底战场上的德军三号突击炮,这是装有四二型榴弹炮的地地道道的火力支援型

但是当时在“走廊”东西两侧的德军部队〔五○三营等〕已经在英国皇家空军重轰炸机的密集轰炸下完全崩溃,英军还呼叫了军直属和师直属炮兵部队的援护射击,更令德军雪上加霜。可以这么说:除了友军误射外,这时的英军装甲部队可以说是所向无敌了!担任这一地段主攻的是英军第十一装甲师,先锋部队为第三装甲团穆尔率领的A连-他们最先到达战区分界线-铁路。


我不知道该怎么评论英国人,似乎谨慎是他们一切失败的源泉所在。A连在到达铁路后没有立即越界攻击对另一侧处于濒死状态的德军给予致命一击,而是停车下来观察地形写报告!就因为两辆“谢尔曼”坦克的履带减震橡胶块被铁路陆基的砂石磨掉了!〔这什么作战态度?〕之后穆尔和手下又有了一个“重大发现”:轮式车辆无法横越铁路。于是为了轮式车辆的通行问题而停止了所有履带战斗车辆的行进,接着向团部打报告要求派装甲工兵部队破坏铁路“以便轮式车辆和坦克一起顺利前进”。在等待回复的这段时间,英国人悠闲地喝起了好茶。


穆尔在战后撰写的回忆录《德军战车的饲料》中写道:


“趁这段休息时间〔!〕B连连长比尔·库罗斯更换了战斗队形,将装备七十五毫米炮的谢尔曼坦克以三十六米的间距一字排开,而“萤火虫”则以梯形编队紧跟其后。每个连配有四辆“萤火虫”,德军很清楚它的威力,所以总是优先向它集中射击-这样的阵型可以让老式谢尔曼先挡些炮弹。”穆尔没有提到他们A连的队形,但是据信他也将密集编队改为这种展开队形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军“萤火虫”坦克在诺曼底的果园中


就在英军止步不前改换编队的这段时间〔用穆尔的话来说是“休息时间”〕,第二○○突击炮营早已在铁路南侧布下天罗地网;而最重要的是,英军喝茶的同时,西侧第五○三营的官兵正在通炮管、换履带、擦风扇。珍贵的时机就这样被浪费了,不久英军就会为这种不负责任的举动洒下鲜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连的损失比较小,这是第二连的官兵抓紧时间给坦克灌油加炮弹,喂饱老虎上战场喽!

韩国的 ACADEMY 模型公司以这张照片里的四个士兵为原型出品过一套1/35模型

人物质量不好,但是附送很多炮弹和配件,作者买过三套

等到B连调整完队形,英军第二十九装甲旅才命令手下三个装甲团按预定计划发起“古德伍德大作战”第二步:陆地进攻。第三装甲团越过通向梅希内尔-福雷门德的南北铁路路基进逼右翼的布拉和维瓦弗利地区;第二装甲团则突击左翼的索利埃尔和福尔地区。剩下的第二十三轻骑兵团跟随在第二装甲团后面,它的目标是布克维斯地区。


我们再看看穆尔在回忆录中的叙述:


“我们再次前进,这时毫无敌军反击的迹象。不久我的一名排长乔尼·兰克顿报告说他击毁了一辆突然现身的四号坦克。就在这时几枚炮弹向我们射来,腾起一阵烟雾。但是我们根本无法判断炮击从哪个方向而来。烟雾散去,我们更加紧张了。我们一边观察梅希内尔-福雷门德废墟的左侧一边通过,突然最前面的一辆谢尔曼坦克冒出了火焰和浓烟,但是我们还是没法判断敌军的位置!德军火箭弹雨点般地向我军砸来,落在先头坦克的后面,N13公路一片混乱。


“终于看到了,我们全部的车长都注意到环绕下一个村庄的两个苹果园。


“那是格兰迪维尔地区!


“我军炮手们拼命把炮塔摇向敌军,可是敌弹居然从两个方向同时飞来!我军又有三辆谢尔曼坦克被烈焰吞噬。我的战士们推开舱门在草地上翻滚着试图扑灭身上的火苗,火焰跟随着他们的滚动而在草地上延展,拉出了无数的火线!


“然后,我军右侧也出现了不少黑色烟柱,那是第二装甲团的方向。我听得出来,那个声音是八十八毫米炮!”


在格兰迪维尔痛击穆尔装甲连的是贝克麾下训练有素的第二○○突击炮营,而向第二装甲团发起反击的,正是冯·罗森的五○三重坦克营第三连。英军的前进被全面阻滞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男爵冯·罗森少尉,这张照片摄于一九四四年八月初第三连重新组建后

是一张著名的宣传照


“古德伍德大作战”的策划者对这场战斗寄予厚望,称它为“赛马场的一日”,可惜他们又赌输了。德军的防御纵深远比英国人估计的要强得多,而轰炸机群不可能连树林也一起炸光,隐藏在树林中的德军反坦克炮就成了漏网之鱼;而英国人缓慢的前进速度和在铁路边的贻误战机则将全歼五○三重坦克营的机会白白葬送了,同时第二○○突击炮营由于美军误炸而幸存也是英军万万没有想到的。


轻敌、傲慢、短视、怯懦,英军装甲部队的种种恶习和协调上的漏洞在“古德伍德大作战”中暴露无遗,原本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歼灭战竟变成了德军的射击表演。看来面对历经东部战线生死搏斗的德军精锐部队,英国人要学的还很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