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特根森林战役

尽管面对逐渐变坏的天气和德军顽强的抵抗,艾森豪威尔决定发动一九四四年冬季的主攻。在战后他写道:“尽管困难重重,通过尽可能的持续进攻,从敌人手中夺取更多的优势……我们相信这个策略能够尽早结束战争,继而挽救成千上万的盟军士兵的生命。”

一九四四年十月八日,艾森豪威尔同蒙哥马利、布莱德利在布鲁塞尔商议盟军未来的行动后,整个冬季进攻的雏形形成了。从十月二十八日和十一月二日下达的命令来看,在北部,蒙哥马利的英国第二十一集团军群从埃茵霍温东面向鲁尔区发动进攻,在莱茵河建立桥头堡。在中部,作为第十二集团军群主攻力量的霍吉斯〔Hodges〕的美国第一集团军在科隆以南的莱茵河建立桥头堡, 辛普森的第九集团军将在 Sittard 和亚琛之间保护第一集团军的左翼,在跨过鲁尔〔Roer〕河后将指向克雷费尔德。巴顿的第三集团军将向东北方进攻,保护第一集团军的右翼。在南方,第六集团军群将起辅助作用。 Devers 的军队在向莱茵河进攻的同时保护十二集团军群的侧翼。当三个集团军群均在莱茵河上建立了桥头堡后,侵入德国的主攻将由蒙哥马利的军队来完成。

第一集团军在十一月五日进攻的主要任务落在了科林斯的第七军上。但有一个棘手的问题,许特根森林〔Huertgen〕是一个德军可以秘密发动反攻的地方,威胁着科林斯的右翼。在展开主攻之前,霍吉斯决定清扫一下从曼萧〔Monschau〕到 Schmidt 的地区。鉴于坐落于交通要道的 Schmidt 决定着整个森林的控制权,霍吉斯把占领 Schmidt 的工作交给了杰罗〔Gerow〕少将的第五军,杰罗转而把任务交给了 Gota 少将的第二十八步兵师。

许特根森林坐落于古城亚琛南方的比—德边境上,面积大约五十平方英里。它被称为是一个奇异和荒芜的地方。在这里,一百多英尺高的松树的浓密的树顶遮住了整个区域。即便在白天,幽暗的景象仍能给人一种压抑感。这里就像一个绿色的笼子,不停的滴着水。冷杉树交错的下部树枝令任何一个人只能弯腰而行。在森林的底部,几乎是永久的昏暗,没有任何灌木。除了阴暗,这里还混杂着雨、雪、寒冷、迷雾,以及几乎末膝的泥泞土地。就是在这个地方,一场悲惨的战役开始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许特根森林地图

德军认真地加强了 Schmidt 的防守。 他们设置了很多路障,铺了大量地雷,也建了很多暗堡。因为他们知道一个盟军还没有认识到的重要问题—— 丢掉 Schmidt 意味着把鲁尔河上的大坝拱手让出。只要大坝在德国人手里,他们可以淹没整个鲁尔河谷,冲毁盟军架设的桥梁,困住已经渡河的部队,然后再消灭这些孤立的军队。因此,德国人决定守住 Schmidt。他们知道几乎无法穿过的许特根森林利于他们防守,而且使美军强大的空中优势无法发挥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壁”上的“龙牙”

第一集团军的士兵们对这片林子并不陌生。在九月底, 克雷格〔Craig〕少将的第九步兵师第六十步兵团曾试图直接占领 Huertgen - Kleinhau 一线的道路网。这个团同德军做了一次短暂、不过却充满血腥的战斗。 中尉和上尉们一进入森林就立刻明白了,在这里,控制一个比排大的部队都是十分困难的。士兵在几尺以外就看不到彼此。肯本没有开阔地,只有防火道和小径。地图基本派不上用场。德军把树伐倒横在路上,就像树自己倒在那里一样。然后他们把地雷埋在那里,美军一碰就爆炸了。德国阵地上的大炮、迫击炮以及机枪就向那里开火。装着特制引信的炮弹在茂密的树顶上爆炸。美军条件反射得像训练的那样卧倒时,就把整个身体暴露给滚烫的金属片和尖锐的木片组成的弹雨。最终他们懂得了在许特根生还的唯一希望就是抱住大树。这样的话,仅仅把带着钢盔的头暴露给竖直飞下的弹雨。

紧接着在十月六日,第九步兵师对 Schmidt 发起过一次攻势。 在猛烈的炮火准备后,美军在十一时三十分展开了进攻。在进攻中很多美军死于森林大火,而德军却在他们的野战工事和暗堡中毫发未损。到了七日,六十团有近乎一百人死于大火,尽管他们并没有介入战斗。在森里战斗中,美军的空军和炮兵根本找不到目标。两个团只有一条补给路线。由于德军布下了大量地雷和路障,美国的装甲部队无法支援步兵。“别打了!”是美国大兵们唯一想对将军们说的话,但将军们摇摇头说:“进攻!”最终第三十九团的一部分士兵突破了德军的防线到达了 Germeter。战斗一直持续到十月十六日,双方均没有力量再争夺下去了。

在整个行动中,第九步兵师和协助作战的第三装甲师损失了将近80%的一线部队,大约四千五百人,仅仅向前推进了2.7公里,到达了 Germeter 的附近。德军也损失了将近三千二百人。尽管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由施密特〔Schmidt〕将军指挥的第二七五国民掷弹兵师仍然留在原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另一张许特根森林地图

当第二十八步兵师在十月二十六日替换第九师时,他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乐观的情报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给一○九团的报告里说到,“西壁”上的德军是一群被重创的乌合之众,Germeter - Huertgen 一线的防守很薄弱,只有一些简单的战壕,没有什么特意修建的工事。不过所有的这一切无法解释第九师士兵们脸上的表情。一进入茂密的森林,第二十八师的士气迅速跌落了。到处都是战争留下的伤疤:丢弃的钢盔、防毒面具,浸透了鲜血的野战夹克,随处都是充满水的弹坑。更糟的是,美军和德军的尸体交错的躺在泥泞的土地上,这一切加上森林本身阴郁的景象,触动着每一个士兵的心。该师的老兵们知道,乐观的情报往往是行动的借口。本想着能轻松地获胜,现在士兵们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天气已也加剧了士气的下降。在潮湿,寒冷的森林里,短短的几天,就有几百人得了呼吸道疾病,有的甚至转为了肺炎。浸泡在冰冷水里的双脚很快冻伤了。这些生病的士兵还缺少御寒的衣服。该师报告急需九千双靴子。但讽刺的是,这些物资在二十八师撤出许特根森林后才运抵。

在这种悲观的气氛下,士兵们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他们知道将面对敌人的顽强抵抗。天气预报也没带来什么好消息。又潮又冷的同时,还可能下雪,气温也会下降到冰点以下。这些对士气造成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二十八步兵师的士兵蜷缩在战壕里同天气抗争时,攻占 Schmidt 计划继续着。 爱管小事而出名的杰罗少将给 Cota 少将的二十八师的三个步兵团分别下达了任务。 Strickler 中校的一○九团向北进攻许特根村,同时挡住所有发生在该师侧翼的反击。〔十月份,德军在这一带的反击成功的阻挡了第九师的步伐。〕 杰罗命令 Seely 上校的一一○团从 Germeter 的南面发动进攻,突破由战壕构成的防线,在 Simonskall 附近形成一条走廊。这个走廊可以提供通往 Schmidt 的一条适于通行的补给线。只有一个团, Peterson 中校的一一二团,进攻 Schmidt 这个主要的目标。一一二团首先攻占 Vossenack,然后穿过一条泥泞的小径到达 Kall 小溪,跨过小溪后翻越山脊占领 Kommerscheidt,最终进攻 Schmidt。杰罗告诉 Cota,第一集团军的攻势将在十一月五日展开。然而糟糕的天气使主攻推迟了。第一集团军的司令霍吉斯认为,第二十八师没有什么理由不按照计划在二日发动进攻。杰罗知道在整个前线上不会有任何进攻,这一定会影响 Cota 和他参谋们的信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二日,第二十八步兵师的第一一○步兵团的

士兵在 Raffelsbrand 附近的森林中行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步兵在森林中侦查

二日早晨,一个小时的猛烈炮火过后,一○九团的士兵们踉跄的走进了寒冷,雾蒙蒙的森林。在茂密的森林里,指挥并控制部队立即成了一个问题。令事情更糟的是,地图不准确。很多士兵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位置,进攻很快就停止了。一个营的一部分人直接冲到了目标而忽视了森林的存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品尝胜利的滋味,就被德军在侧翼的反攻打得狼狈不堪。德国侦察兵们频繁骚扰后方。在德国人频繁的渗透下美军只好退回了原位。另一个营在穿越一片相对开阔的地区时触了雷。在德国机枪的猛烈射击下,工兵们无法排雷。同时,医务兵无奈得看着受伤的士兵躺在冰冷潮湿的土地上挣扎。大部分士兵一个晚上之内就会冻死。在黑暗,寒冷,下着雨的森林里,面对看不见的敌人的狙击,士兵们感到孤立无援。很多人已把任务忘得一干二净,一○九团的士兵开始为生存而战。这样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六日,第四步兵师的第十二团替换了他们。反复的进攻与反攻使美军伤亡达到了50%以上。完全绝望下,一○九团在雨雪交加天气下退回了 Germeter。很快,新的命令打破了该团士兵希望多休整一下的希望。一○九团被命令协助同样陷入苦境的一一○和一一二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炮火摧毁的森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十八步兵师的标志:拱顶石

由于在许特根森林的惨重损失,该标志被戏称为血淋淋的子弹

在南端,一一○团的进攻没开始多久就停止了。德国人从战壕和暗堡里朝美军猛烈开火。雷区以及埋有经过巧妙伪装的地雷的铁丝网同样阻挡了美军进攻。同一○九团一样,士兵们丧失了方向感。在密林里时断时续的通讯都难以保证。已经饱受天气折磨的士兵们变得不知所措。使命感早已从他们的脑中蒸发,取而代之的是求生的本能。在三日,一一○团的损失更大,有一个连返回时只剩下了四十五人。有的营、连级军官非死即伤。为了获胜,也鉴于一一二团成功地在三日占领了 Schmidt, Cota 把作为预备役的一个营投入了战斗。这个举措稍后令 Cota 十分后悔。

十一月二日清晨,一一二团从 Germeter 向南进发。两个营马上陷入了同第一○九、第一一○团同样的处境,不过第二营却按计划完成了任务。该营在一些坦克的协助下,在下午三时左右成功地控制了重要的 Vossenack 村。Peterson 决定在第二天从 Vossenack 沿着 Kall 山谷进攻。

Peterson 在三日的进攻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士兵们拿下了 Kommerscheidt 并在夜幕降临前达到了第二十八师的目标,占领 Schmidt。不可思议的是,当时德国人不是喝醉了,就是在玩牌、吃东西。在短暂的一段时期内,美国大兵们一度相信了报纸上所描述的溃不成军的德国陆海空军队。在德军可能逼近的道路上,又冷又累的美军只是简单地挖了几个坑,随意地放了几枚反坦克地雷,甚至没有掩埋。他们太累了,不过毕竟完成了任务。尽管第一一○、一○九团遭受了巨大损失,Cota 还是获得了上级的表扬,说它像一个小拿破仑。

对 Cota 的表扬显然过早了。在德军一方,十一月三日,第八十九步兵师从 Lammersdorf 撤离, 正通过 Schmidt 开往东北方。其第一○五五步兵团因美军占领 Schmidt 而被分为了两半。 一个营在通过这个村时与美军遭遇了。因此德国人非常巧合地形成了对 Schmidt 的包围。 更巧的是,此时德国的师长、军长们正在莫德尔元帅设在科隆的司令部制定作战计划。其中就讨论了如何在许特根森林作战。当美军进攻的消息传到司令部后,德军立刻做出了反应。莫德尔调来了 Von Waldenburg 少将的第一一六装甲师协助森林里的德军发动反攻。第一五六装甲掷弹团向 Vossenack 进攻, 第六十装甲掷弹团进攻许特根村,第十六装甲团,大约拥有二十五辆坦克,进攻 Schmidt。

四日黎明短暂的炮火过后, Bayer 指挥的第十六装甲团和第一○五五步兵团从北面和西南方对 Schmidt 的美军发动了夹击。只有轻武器的美军无法阻挡德军的进攻。驻守在那里的营立刻崩溃了。有大约二百人向东逃去,没意识到那是德军的地盘,没人再见到过他们。剩下的人慌乱地逃向 Kommerscheidt。那里的一个步兵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我们接下来知道的是,众多衣衫褴褛,溃散,无组织的步兵奔向后方……毫无斗志。我们设法阻止了一部分人停下,不过大部分人还是逃了。”只有约二百人最终停下,加入了当地的营。剩下的一直逃到 Vossenack 或 Germeter。当天的救星是 Fleig 中尉的三辆坦克。在坦克战中,谢尔曼击毁了三辆德国坦克,巴祖卡摧毁了另一辆,P-47炸毁了第五辆。下午四时左右,德国人的进攻暂时停了下来。远在 Rott 指挥所里的 Cota 将军命令一一二团重新夺回 Schmidt。可是 Peterson 中校清楚,能守住 Kommerscheidt 的话他就该感谢上帝了。

当天晚上,德国八十九师的一○五六步兵团从 Lammersdorf 赶到,加强了德军的侧翼。

Cota 已经把他的预备部队用在了先前一一○团的行动中。弹药、食品,以及其他的补给品十分匮乏。 更糟的是,唯一的补给路线, Kall 小径难以完全控制。每个晚上德国人都要埋下地雷。狭窄的小径上到处都是被摧毁的坦克、吉普和其他技术装备,这些物资本应被送往需要它们的 Kommerscheidt。许多派往小径的工兵们在德国的炮火下丧生,最后工兵也成了救急的部队,而没发挥应有的作用。

驻守在 Vossenack 的一一○团第二营也没能幸免遇难。德军在 Brandenberg-bergstein 的山脊上设立了炮兵阵地。Vossenack 被连续轰击了三天四夜。六日黎明时,该营彻底崩溃了。并不是因为德军的反攻,而是持续的紧张击垮了士兵的心理防线。先是小股人逃离了阵地,认为留下来无疑是去送死。紧接着短短的几分钟内,全营从小村逃向了后方,只留下了被陷住的坦克。为了应付眼前的危机, 二十八师的副师长戴维斯〔Davis〕准将只好把手里仅剩的工兵投入了战斗。第一四六工兵营在 Vossenack 教堂的附近保住了战线。

除了 Kommerscheidt 摇摇欲坠的防线,Vossenack 部队的溃散,美军的生命线,唯一的补给通道 Kall 小径的情况也不明朗。六日黎明前,德一一六师的一部到达了 Kall,并和从南方赶到的八十九师的一○五六团取得了联系。该径被切断了。尽管中校 Ripple 的七○七装甲营在营救 Kommerscheidt 的行动中打通了道路,但只控制了几个小时。他的部队太弱了,无法改变什么。Cota 仍想夺回 Schmidt,他命令戴维斯准将再发动一次进攻。戴维斯要求刚被重创的一○九团控制小径。但一○九团仅仅扫除了路上的地雷,还迷了路。

处在德国人口袋里的 Kommerscheidt 守军仍得继续面对猛烈的炮火和步兵的进攻。 他们缺少弹药和食品。在零度以下的夜里,还得待在浸满水的战壕里。七日,德八十九师的两个营和大约十五辆坦克对被困的美国人发动了总攻。战斗正酣时,一一二团的指挥官 Peterson 收到了一份错误信息〔Cota 晚些时候否认是他发出的〕, 让他返回师部。中校和两个警卫试图从 Kall 小径避开德国侦察兵返回。不久后,工兵们在小径附近发现了孤身一人且身中两弹的中校。当 Cota 见到神志不清的 Peterson 时,又惊又气差点晕了过去。

美军六日在 Vossenack、七日在 Kommercheidt 的悲剧终于引起了军队高层的关注。不现实的进攻计划终于被取消了。七日晚,第一集团军的霍吉斯将军命令 Kall 前方的美军全面撤回。在黑夜和敌人的炮火下,Kommercheidt 的美军在新长官 Nelson 的指挥下开始了突围。美军,独自或三两成群, 淌着冰冷的水从 Kall 小径奔向后方。不过,该团最终回去的人却没有多少。

第二十八师对 Schmidt 进攻造成的损失, 几乎是二战美军各师行动中最惨的。该师一共损失了六千一百八十四人,其中第一一二团的损失最大:二百三十二人被俘,四百三十一人失踪,七百一十九人负伤,一百六十七人阵亡,另有五百四十四人非战斗性伤亡。有三十一辆坦克和十六辆坦克歼击车被摧毁,装甲车、反坦克炮、机枪、迫击炮更不计其数。当然,德军也付出了代价:大约三千人、十五辆坦克。

十三日,第一集团军将二十八师调到了一个他们认为相对平静的地方休整。殊不知这里——阿登,是德军不久后发动大规模反攻的战场。接替二十八师的是美国第八步兵师。许特根森林的悲剧仍将继续上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炮火摧毁的 Vossenack 教堂

美军曾在此稳住战线

天气一直是影响第十二集团军群发起总攻的因素。布莱德利为支援地面进攻准备的大型轰炸行动,女王行动,因天公不作美而无法付诸于实现。十一月十六日,天空终于放晴了。包括二千四百架重型轰炸机在内的四千架盟军飞机,在德军占领的城市投下了一万吨的炸弹。不幸的是,为了安全起见,地面部队不得不从前线后撤了两英里。当他们回到战斗阵位时,德国人已经从轰炸的惊恐中恢复了过来,并开始了顽强的抵抗。

在北边,头几天顺利的进展过后,第九集团军的步伐因德国人的抵抗减缓了下来。在十一月剩下的日子里,辛普森的军队以近一万人伤亡的代价抵近了他的目标——鲁尔河岸。在第一集团军的地域,战斗更为艰苦。作为主攻的第七军,在到达目标前不得不穿越困难重重的地区。北边是 Eschweiler-Weisweiler 工业区,中部是 Hamich 山脊,南部则是噬人的许特根森林。到了十一月二十二日,柯林斯〔Collins〕的部队终于推进到了 Eschweiler 和 Hamich。不过在许特根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为了占领森林,霍吉斯把第七和第五军都投到了这个无底洞里。第一步兵师、第四步兵师、第八步兵师、第九步兵师的第四十七团、游骑兵第二营、第五装甲师第四十六装甲营以及为数众多的支援部队都在地狱般的许特根待过。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许特根森林不禁令人联想起一战中被炮火蹂躏的“无人之地”。遍地散落着丢弃的枪支和损坏的装备。尸体发出的臭气更令人无法忍受。

残酷的战斗也会产生英雄事迹。一些获得荣誉勋章的士兵的行为可以证明这一点。第四步兵师的雷〔Ray〕 中尉独自一人去炸毁阻挡他们进攻的铁丝网。携带着各式炸药的他到达铁丝网时已身负重伤,知道他的伤会令他在完成炸药安装前丧命,雷引爆了身上的炸药。第一步兵师的一等兵 McGraw, 在德军的炮火下用重机枪阻挡了德国人一次次的进攻。打完了一梭梭的子弹后,他操起卡宾枪继续坚守阵地直到中弹身亡。第八师的 Minick 上士一人摧毁了一个德国机枪组后,继续冲向前方,在同一个德国连的较量当中,打死了二十名德军,并俘虏了二十多人。Minick 继续着他的一人战斗,又干掉了一个机枪阵地。不幸,年轻的上士踩响了一枚地雷最终牺牲了。

美军不计损失的进攻终于取得了战果。十一月二十八日许特根村被拿下,紧接着第二天是 Kleinhau 和 Groshau。十二月五日,德军丢掉了 Vossenack 的最后一个据点。七日,随着攻占四○○高地,美军控制了 Bergstein。 攻打该高地的战斗同样十分艰难。小山上设有德军的炮兵阵地。白天,美军在附近的任何行动都逃不出八八炮的眼睛。在先前的战斗中,第一集团军前后投入了四个师都没能占领它。曾在奥马哈滩头血战过的游骑兵第二营奉命攻占小山。尽管情况比D日还要糟,游骑兵们的进攻还是令德国人感到吃惊。德军在当天的表现不错,但仍不够!美军成功地占领了小山。不过好景不长,九时三十分德军当天五次反攻的第一次开始了。莫德尔元帅将为两周内能占领山头的部队颁发铁十字勋章。两方在高地上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游骑兵中尉 Lomell 战后回忆:“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并不是我最长的一日,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七日才是我七十五年生涯中最长的和最难忘的一日。”八日,一个步兵团和装甲营终于给游骑兵们解了围。该营损失高达90%,不得不在后方重新组建新营。

十二月十三日,美国第八十三步兵师和第五装甲师终于占领了 Gey 和 Strass。尽管森林东部和 Schmidt 仍在德国人手中,第一集团军终于抵近了鲁尔河西岸。

直到此时,霍吉斯才意识到没控制鲁尔河大坝意味着什么。他命令美军在没解决大坝问题前,不得跨过河进攻。盟军开始试着用飞机炸毁大坝,但它太坚固了。所以霍吉斯只好让杰罗的第五军从陆上占领大坝。

杰罗制定了一个包围大坝的计划。刚刚到达的 Parker 少将的第七十八步兵师从曼萧走廊进攻,进入森林东部,占领了 Schmidt 后,从北边对大坝展开攻势。罗博逊〔Robertson〕少将的第二步兵师的老兵们从曼萧森林向北进发,占领 Krinkelt 和 Rocherath,在南边包围大坝。第九十九步兵师的一个团将保护第二师的右翼。

进攻在十二月十三日发起后,仅过了三天就停止了。因为德军在阿登地区发起了他们在西线最后一次大的反攻。发生在许特根森林的战斗暂时告一段落。此时,德国人仍然控制着部分森林、Schmidt 还有大坝。对于第一集团军来说可是痛苦的一个月:从十一月十六日到十二月十五日,他们损失了约二万一千五百人,但取得的进展却与损失不成正比。

一九四五年初,第二十一集团军群下属的辛普森第九集团军准备展开“手榴弹”行动,同东北方莱茵河上的加拿大军队取得联系。攻击时间定为一九四五年二月十日五时三十分。然而,鲁尔河上的大坝仍在德国人手里。辛普森不愿在这种情况下渡过鲁尔河,因此他推迟了进攻时间。

第五军,在他们的新军长许布纳〔Huebner〕的指挥下〔杰罗在一月被调到了新组建的第十五集团军〕,拟定了占领 Schwammenauel 大坝的计划。第七十八步兵师作为主攻,第八十二空降师的一部和第七装甲师协助作战。

二月五日的清晨,美军在许特根森林展开了最后的进攻。Schmidt 和 Kommerscheidt 在七日被攻陷, 为大桥在十日最终的占领铺平了道路。尽管德国人没像美国人所顾忌的那样炸毁大坝,但他们还是设法破坏了闸门。缓慢上涨的河水逐渐淹没了鲁尔河谷。尽管如此,随着大坝威胁的消失,第一集团军终于完成了它在许特根森林的任务。

许特根森林战役是美军历史上消耗最大、收获最小、指挥最不利的战役之一。大约十二万美军,加上个别补充上来的部队,投入了许特根森林的战斗。战斗伤亡、失踪、被俘二万四千多人,另有九千多人患战斗疲劳症、战壕足、肺炎等疾病。德军共投入了约八万人,二万八千多人伤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