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维克之战

坐落在北极圈内的挪威的港口小镇纳维克(Narvik)在1940年4月9日--6月8日期间见证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盟军方面,以英军为主力,再加上一部分的法/波军队和当地的挪威军队;轴心国是德军。为了争夺这个港口城市,双方军队发生了异常激烈的碰撞。纳维克港位于挪威海沿岸的乌夫特峡湾(Ofot fiord)的东南岸,东距瑞典边境只有30多公里,是挪威在北极圈内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瑞典、芬兰北部重要的出海口。这个港口城市有一万多人。这是一个不冻港,即使在冬季也能通航。

起因

1939年9月,二战全面爆发后,挪威和瑞典这两个北欧国家保持中立。希特勒的西线攻势因为种种原因而不断推迟,西线有了几个月的和平时期。1940年1月末到2月初,交战双方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到了中立国挪威身上,决定打破挪威的中立现状。

挪威地处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西北部,东邻瑞典,北邻巴伦支海,西濒挪威海,南濒北海,海岸线长2.1万公里,西海岸多天然良港。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瑞典矿物资源中以铁矿最丰富,已探明铁矿砂储量达36.5亿吨,居欧洲第三位,铁矿主要分布在北部高纬度的拉普兰(Lappland)地区,3/4集中在基律纳和耶利瓦勒(Gallivare)地区。这种铁矿含铁率高达6 0 - 7 0 % ,是生产高品质钢的最关键的原料。一直到今天,瑞典也都是欧洲最大的铁矿砂出口国。

二战爆发的第一年,纳粹德国年消耗的1500万吨铁矿砂中,有1100万吨要从瑞典进口。在天气暖和的月份里,铁矿砂还可以从瑞典北部经波的尼亚湾越过波罗的海(Baltic)运到德国。即使在战时,这条路也不会发生问题,因为波罗的海已经有效地被封锁起来,英国的潜艇和舰只无从进入。但是到了冬天,波的尼亚湾封冻,船只无法通航,瑞典的铁矿砂只能由铁路运到离拉普兰最近的挪威纳维克港,然后再海运到德国。整个航线都是沿挪威西海岸从北到南,极易受英军的攻击。所以德军占领挪威后不仅能保障铁矿砂运输的安全,还可以控制北海地区的航运。

英法方面则考虑到派一部分联军(以志愿军的名义)经由纳维克和瑞典北部进入芬兰,救援当时正被苏联侵略的芬兰,同时更重要的是控制耶利瓦勒铁矿,如有必要就占领挪威和瑞典。

德军占领纳维克和两次乌夫特峡湾海战

英军原计划3月20日在纳维克登陆。但是由于芬兰在3月13日向苏联投降,再加上其它的一些原因,登陆计划被取消,结果丧失了大好的机会。3月28日,英法在伦敦召开最高军事会议,决定于4月5日在挪威海域实施布雷行动,并以部队在纳维克(Narvik)、特隆赫姆Trondheim)、卑尔根(Bergen)、斯塔万格(Stavanger)登陆,同时在莱茵河空投水雷,以阻止德军向西推进。但由于法国担心德国报复,反对在莱茵河布雷。两国在一番争议后,将计划推迟了3天,定在1940年4月8日实施。这一推迟导致德军先英军一步登陆。

德国方面,1940年4月1日,希特勒决定在4月9日凌晨0515开始发动占领丹麦和挪威的军事行动,代号“Weserübung”。在挪威方向,第21集团军司令法尔肯霍斯特中将(Falkenhorst)指挥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实施突然袭击,从南到北在挪威的奥斯陆(Oslo)、克里斯蒂安(Kristiansand)、斯塔万格(Stavanger)、卑尔根(Bergen)、特隆赫姆(Trondheim)、纳维克(Narvik)6个主要港口同时登陆。除了斯塔万格港是由伞兵负责占领外,其余5个港口都由海军运载陆军进行两栖登陆攻击。10000名德军陆军分成5组攻击5个港口。第一阶段夺取港口和机场,第二阶段向内陆进攻,全部占领挪威,并准备在第二阶段对可能登陆的英法联军进行抗登陆和反击作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海军驱逐舰队司令Friedrich Bonte海军少将

负责最艰巨最危险的占领纳维克港任务的是德军海军第一组编队。由德海军驱逐舰队司令Friedrich Bonte海军少将率领。Bonte将军于1896年10月19日出生在德国的波茨坦(Potsdam),是参加过一战的老兵,1939年10月26日升任德海军驱逐舰队司令,1939年11月1日晋升少将军衔。这次率领10艘驱逐舰执行护送任务。 船上搭载的2000名陆军是第3山地步兵师(3. Gebirgsjaeger Division)第139山地步兵团的士兵,由德军第3山地步兵师师长Eduard Dietl率领。 Eduard Dietl将军于1890年6月21日出生,也是一位经历过一战的老兵,刚于1940年4月1日晋升陆军中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Dietl是纳粹党的元老,他的党员证号是第24号!比希特勒还要早加入纳粹党。 1921年,因为有命令,军人不得参政,他才被迫退出纳粹党。但他还是和Hitler及纳粹保持紧密联系。Dietl带领他的连队在1923年11月参加了阿道夫.希特勒组织的那次“啤酒馆起义”。他将自己定位成一名“政治士兵”,一切行动充分满足纳粹意识形态的需要。德奥合并后,1938年5月1日出任由奥地利山地部队改编的第3山地步兵师师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3山地步兵师的官兵正准备登船

根据Dietl将军的日记,1940年4月6日0310,他率师部,第139团团部和一部分防空人员乘火车出发,当日1300到达Wesermünde。1700时第139团第1营和第2营抵达,当晚德军在Weser(威悉河)上船出发,目标是1200英里以外的纳维克。每艘驱逐舰搭载200名山地兵或海岸炮兵。和第一组编队驱逐舰一起行动的还有运输船“Rauenfels”号和两艘战斗巡洋舰“Gneisenau”号和“Scharnhorst”号,以及其他辅助舰。同一天油轮“Jan Wellem”号也从苏联的 Murmansk(摩尔曼斯克[苏联西北部港市](临科拉湾))出发来支援德军占领纳维克港的行动。

与此同时,或者更早,时间只能以小时计才能分清先后吧,英军部队也登船向北出发了。目标是同一个。

4月7日晚,天气开始变化,狂风大作夹杂着暴风雪,这时在海上航行的双方都要和恶劣的天气做斗争。

1940年4月9日0400,9艘德国驱逐舰沿长长的峡湾迫近纳维克,1艘留在峡湾入口处负责警卫。两艘战斗巡洋舰继续向北巡航。在航行中,2艘驱逐舰分别对付位于Ramnes和Havnes的挪威海岸炮台,3艘负责运载陆军在HerjangsFjord登陆,消灭Elvegaardsmoen的挪威陆军。3艘目标是纳尔维克港。Elvegaardsmoen的挪威陆军毫无准备,马上就投降了。德军缴获了挪威军队仓库中大批的补给。在Ofot峡湾内停靠着2艘1900年下水的挪威古老的装甲舰“Eidsvold(艾得斯伏尔德,舰长是Willoch)”和“Norge(挪奇,舰长是Askim)”号。“艾得斯伏尔德”号向德舰发了一炮,作为警告,并且用信号通知驱逐舰,叫他们说明身份。Bonte海军少将以派遣一名军官乘汽艇向挪威舰艇招降作为答复。接着德国人就玩弄了一个诡计,汽艇上的纳粹军官用信号通知Bonte少将,说挪威人要进行抵抗,等到汽艇一离开,德军马上发射鱼雷把"艾得斯伏尔德"号炸毁了。船上181人中只有6人生还。第2艘挪威装甲舰"挪奇"号于是就向“Berndt von Amin”开了火,在交火20分钟后,也很快被德军发射的鱼雷击沉了。101人伤亡。

与海军的坚决抵抗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挪威岸上防卫部队的态度。纳尔维克驻军司令Sundlo上校(他是整个Ofoten地区的指挥官)是一名吉斯林分子(VIDKUN QUISLING),对纳粹抱同情和支持的态度,所以在Dietl将军的劝说下,他同意放弃抵抗,饱受晕船困扰的山地兵们迅速从驱逐舰登陆,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港口。到0815时,纳维克已经被德军占领。但是Dietl将军也知道,英军的反攻马上就要开始了。

第2天,随后赶到的英军发动了反击。这就是纳维克海湾的第一次海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国海军上校WARBURTON-LEE, Bernard Armitage Warburton

1940年4月10日 星期三,在没有得到增援的情况下,冒着令人眩目的暴风雪,英海军的第2驱逐舰舰队(舰队司令是44岁的来自威尔士的海军上校WARBURTON-LEE, Bernard Armitage Warburton)顺利进入Narvik港外的 Ofot fiord(Ofot峡湾)对正在行驶的德军驱逐舰编队突然发动攻击。

英军海军编队中有5艘驱逐舰,分别是“Hardy”号,“Havock”号,“Hostile”号,“Hotspur”号,和“Hunter”号。WARBURTON-LEE就在“Hardy”号上指挥。

而德军海军方面的10艘驱逐舰,分别是“Anton Schmitt”号、“Bernd Von Arnim”号,“Diether Von Roeder”号,“Erich Giese”号,“Erich Koellner”号,“Georg Thiele”号,“Hans Lüdemann”号,“Hermann Künne”号、“Wilhelm Heidkamp”号和“Wolfgang Zenker”号。同时海湾中还有5艘德国人的商船--3艘运输船,2艘油轮。3艘运输船“Alster”号,“Barenfels”号,“Rauenfels”号。2艘油轮“Jan Wellem”号和“Kattegat”号。Friedrich Bonte海军少将在“Wilhelm Heidkamp”号上指挥。

战斗立刻就打响了,德军方面5艘驱逐舰迅速迎战。稍后,另外5艘也赶来支援。

第一次海战以英国皇家海军退出战斗结束。当天海战的结果是,英军2艘驱逐舰被击沉,3艘驱逐舰被击伤。德军的损失是2艘驱逐舰被击沉,4艘驱逐舰被击伤。5艘商船中“Kattegat”,“Rauenfels”被击沉。“Alster”被俘虏。

英军的“Hardy, H.87”击沉了德军的“Anton Schmitt, Z 22”和“Wilhelm Heidkamp Z 21” 。另外德军还有“Bernd Von Arnim” ,“Georg Thiele” ,“Hans Lüdemann ”,“Diether Von Roeder” 四艘驱逐舰被击成重伤。

德军的“Bernd Von Arnim”号和“Georg Thiele”号击中了英军的“Hardy, H.87”号,导致他搁浅被毁。英军“Hunter”号也被击沉。“Havock, H.43““Hostile”轻伤,“Hotspur”被重创。

在战斗中,Warburton-Lee一直站在“Hardy”号舰桥上指挥战斗。德军的一枚炮弹击中了舰桥并爆炸。他被弹片击中负了致命的重伤,不治阵亡。几天后,Bernard Warburton-Lee 和4月8日阵亡的“萤火虫号”(Glowworm)驱逐舰指挥官ROOPE Gerard Broadmead 被追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Victoria Cross)。他们是二战中最先获得此荣誉的英军军人。

而德军海军指挥官Friedrich Bonte海军少将也随着“Wilhelm Heidkamp”号的沉没而阵亡。半年后,1940年10月17日,Bonte将军被追授骑士十字勋章。

10日,损失惨重的英军驱逐舰编队得到了战列舰“Warspite”和航母“Furious”编队的增援。德国海军不但得不到有利的支援,还被封锁在Ofot峡湾内。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1940年4月13日,星期六,英军的一个驱逐舰编队包括9艘驱逐舰,在战列舰“Warspite”号的支援下 ,再次进入Ofot峡湾来消灭德军剩余的8艘驱逐舰和一艘潜艇U-64(不知何时到来)。这就是第二次海战。

德军军舰缺乏弹药和燃料,他们试图避免灭亡的命运,但是他们无处可藏。结果U-64潜艇被英军航母“Furious”上的飞机击沉。这是整个二战中第一次U艇被飞机击沉。“Hermann Künne Z 19”被“Eskimo”消灭。“Diether Von Roeder, Z 17”被 “Foxhound”击沉。“Bernd Von Arnim, Z 11”;“Erich Giese, Z 12”; “Wolfgang Zenker, Z 9” ;“Hans Lüdemann Z 18 ”被战列舰Warspite重创。“Erich Koellner, Z 13” 被“Eskimo”和“Bedouin” 击沉。“Georg Thiele, Z 2”被“Forester”, “Hero”,“Eskimo” 击沉。一些德军驱逐舰当时就沉了,还有一些则勉强开到岸边搁浅,为避免被俘,德军官兵将其凿沉。

英军方面“Cossack”,“Eskimo”,“Punjabi”三舰被击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刚授勋的U64的艇长Georg-Wilhelm Schulz上尉,注意他的帽子上的雪绒花标志

德军的海军被全歼后,3300名官兵中的2500--2600名幸存海军官兵上岸,被组成了5个“水兵山区陆战”营(“Marine-Battalion Erdmenger” A.K.A “die Gebirgsmarine”),穿上缴获的挪威军队的制服,利用缴获的挪威军队的武器,加入了山地兵的行列,一起抵御盟军的进攻。此役后,幸存的德海军U64潜艇官兵决定用雪绒花(Edelweiss)来作为他们的新潜艇的标志符号。另一方面,一些德军水兵被俘后,因为身穿挪威军队的制服而没有被当成战俘对待--被当成间谍而枪决。

德军的危难时刻

1940年4月14日,第一批英军地面先头部队(第24卫队旅,24th (Scots & Irish) Guards Brigade)两个连在Narvik 西北方55公里的哈尔斯塔(Harstad)登陸。此后的6周内,盟军对Narvik的德军发动了连续的围攻。英军战舰和波兰驱逐舰(在波兰投降后,逃到英国归英军指挥)“Orp Grom”号和“Orp Blyskawica”号在峡湾外不断巡弋,不时炮击岸上德军的目标。德军的轰炸机则对盟军军舰发动猛烈轰炸,击沉了“Orp Grom”号。同日,在哈尔斯塔附近的海域,英军驱逐舰击沉了德军的另一艘U-49潜艇。15日,英军第24卫队旅主力也达到了哈尔斯塔。哈尔斯塔位于Ofot峡湾对面的欣厄于(Hinnoy)岛上,不能对纳维克的德军构成直接的威胁。该处英军由陆军少将麦克西(Mackesy)指挥。当时德军的情况是:海军被消灭后,在纳尔维克北面和南面,还驻有挪威军队,海上和陆上交通都断绝了,补给只能依靠空军。而且4月11日后,挪威军队的抵抗变得有组织和顽强起来。在缺乏兵员补充和物质补给的条件下,面对兵力占有绝对优势的盟军,4500名德军很难守住现有阵地。由于德军主力被部署在挪威南部,距离纳尔维克最近的德军部队是650公里以外的挪威中部港口特隆赫姆,而且他们也只是一支1700人的登陆部队,也要面对兵力占优的盟军。4月15日,德军情报部门得知英军重兵已经抵达纳尔维克附近的罗弗敦群岛,希特勒非常慌张,都已经打算命令Dietl将军放弃纳维克,后撤到特隆赫姆了。但是由于约德尔将军的力谏--南撤行不通,飞机运只能一小批一小批的进行,损失会太大--才作罢。趁着英军行动缓慢,到4月16日,Dietl将军已经率部队沿铁路推进到瑞典和挪威边境,控制了整个纳尔维克地区,并且尽一切的可能修筑防御工事,为以后的战斗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纳维克的德军山地部队

4月18日,迫于压力,瑞典政府允许德军借用瑞典北部的铁路,向Dietl将军的部队提供医疗用品,食物,衣服,和医疗卫生人员。结果,1050名伪装成医疗卫生人员的德军战斗部队携带弹药乘火车抵达了纳维克。一直到5月17日瑞典政府才不许德军过境。

4月17日,伦敦方面命英海军和陆军进行岸上战斗,但麦克西却答复说,敌人正以机枪阵地坚守着港口,同时还指出,运输舰所装载的部队与物资,不是为了进攻,而只是为了实行无抵抗的登陆之用的。他说,根据所得的情报,在纳尔维克登陆是不可能的,即便在海军排炮的掩护下,也不能成功。

同一天,元首再次打算命令Dietl将军率部向东退入瑞典境内。在撤退前要毁掉铁路,以避免在一段时间内为敌人所用。命令已经让参谋发出,但是有两位远见卓识的德军军官Bernhard von Lossberg, Alfred Jodl,没有执行这个命令,von Lossberg没有让电报发出,而Alfred Jodl则电令德军坚守待援。这种事情真是冒着杀头的罪。可惜这两位都没有获得骑士十字勋章,他们是最应该获得的。约德尔将军也再次强调,撤退会极大影响Dietl的信心。唯一可行的上策就是坚守待援。元首在恢复信心后,守回了命令。但是鉴于Dietl将军的特殊地位,陆军总司令布劳希奇则恳请在危急时刻将Dietl将军单独接出来,一定不能让他被俘。

如果英军的行动迅速猛烈一些,在德军增援部队到达前夺回纳尔维克是很有可能的。但是上层的犹豫不决和英军前线指挥官的无能使英国人再一次计划落空。

当时英军的计划是先夺回挪威中部特隆赫姆,以期保住挪威中部。不仅可以对北进增援纳维克的德军形成屏障,还可以侍机南下。14-15日英军海军运载英军和法军的陆军在挪威中部的Namsos登陆,准备向西南方的Trondheim发动进攻。同时英军在挪威中部的Andalsnes部署,以期协助挪威军队守住阵地。因此对纳尔维克地区的进攻有些放缓。

4月20日,英军科克勋爵奉命指挥纳维克地区的全部英军。他在飞行侦察后认为,积雪1.5米,在完全无道路通行的条件下,作战困难太大,英军不具备这种战斗技能,也没有深积雪地型的作战装备,不益进攻。所以英军在陆地上没有大的行动。

这时南方德军开始积极北进支援。15日,德军第181步兵师海运进抵特隆赫姆,支援该处的德军第2山地步兵师。第196步兵师在奥斯陆登陆。由于德军空军占有绝对优势,不停的轰炸英军占据的港口,而且英军各自为战,经过一番较量,德军突破了盟军在Andalsnes的防线,英军已经很难在挪威中部立足了。4月27日,英军开始撤出挪威中部。28日,德军北进部队与从Trondheim南下的德军会师。5月2/3日,经过3个白天和2个夜晚,10000名英法联军撤出了Namsos。这时候,部署在Andalsnes并向Trondheim发动进攻的英军也没有完成任务,被迫撤离。

盟军进攻纳维克

现在盟军的进攻重点开始转向纳尔维克,决定对此地的德军发动毁灭性打击。开始是要永久占领这个要地,进而占领瑞典铁矿。到最后只是为了挽回一点面子而已。纳维克英军随后在4月末5月初得到了法军和波兰军队的增援。

4月28日,法军第1阿尔卑斯师(1st Chasseurs Alpins,1st. Légerère de Chasseurs Alpins)的3个山地营登陆Harstad。但是他们大部分都没有带滑雪装备。法军第342(连长Dublineau上尉)独立坦克连装备了15辆 Hotchkiss H-39 轻型坦克,第343独立坦克连装备了15辆Renault FT-17。这是盟军的全部装甲力量。

5月5日又有法军第13外籍军团旅(13th Foreign Legion Demi-Brigade,13th Legion d′Etranger Demi-Brigade)的2个营,在Magrin-Verneret上校的指挥下到达Harstad。第1营营长是Boyer-Resses少校,第2营营长是Gueninchaut少校,外籍军团的士兵中绝大多数是德国人,西班牙人,英国人,其中一些人参加了西班牙内战,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

波兰军队(Chasseur de Nord”, the Carpathian “Podhale” Brigade)的4个营也到了。其中第1人民(Demi)旅(Chlusevic上校)辖2个营,第1营( Kobylinski少校)和第2营(Dec上校)。第2人民旅(Kobylecki上校)辖2个营,第3营(Mackowski中校)和第4营(Jasowski少校)。

5月10日,第24旅的一些英军部队被从Harstad部署到纳维克南部的Bodo地区,以阻止德军从Trondheim向纳维克进行增援。 英国皇家空军第263中队(装备Fairey Swordfish)5月21日开始部署在Bardufoss。英国皇家空军第46中队(装备Hurricane战斗机)开始部署在Skanland,5月26日转场到Bardufoss。

最后盟军兵力计:英军1个旅,法军3个营,法军外籍军团2个营,波军4个营,再加上当地的挪威军队3500人(4月9日后在Omdahl指挥下),还有海空军共计25000人。

德军方面也没有闲着,4月11日,德国派出12架容克-52运输机在港口北部16公里已冻结的哈特维格湖上着陆,运来了一个山地榴弹炮连,以支援占领滩头阵地的部队。Eugen Meindl,当时是第3山地师第112山地炮兵团上校指挥官,指挥山炮连被空降于此,此后指挥Meindl战斗群。

1940年5月15日,刚参加完入侵荷兰的德军第1伞兵团第1伞兵营(I/FJR1)的大部在Erich Walther少校的率领下,在Narvik空投前来支援。

5月21-24日,第137山地步兵团的2个连的山地兵在“Fallschirmjagerschule Stendal”伞兵学校经过突击培训后伞降到Narvik。

德军通过各种途径一共增援了大约1500人,使德军兵力达到6000人。这一点增援兵力可以说是杯水车薪,对德军而言,精神上的鼓励可能更大。

在此其间,盟军在不停的向纳维克发动攻击。5月4日,增援进攻Narvik的波兰驱逐舰“GROM” 被击沉。

1940年5月9日,Dietl中将因在纳尔维克的优异表现而获颁骑士十字勋章。

5月10日,德军北进支援部队攻克莫绍恩,向他们与纳尔维克之间的最后一个障碍Bodo发动进攻。

5月13日,在纳维克以北的Bjerkvik,盟军发动了开战以来的第一次联合军事行动。海军军舰的舰炮和航空母舰上的舰载飞机升空支援下,法军步兵和装甲兵搭乘经过特别制作的登陆艇冲上了海岸,损失非常小。德军发动反击,试图将盟军赶回去,未果,一边顽强抵抗,一边后撤。

1940年5月14日,在Vestfjord海域,德军第10航空军(X-Fliegerkorps)的Kowalski上尉驾驶He 111轰炸机用炸弹直接命中击沉了波兰籍的运输船11500吨“Chobry”号,船上运载的第24防卫旅的所有的重武器装备和第1营的苏格兰士兵全部沉入海底。

由于此时,在欧洲大陆上,德军于5月10日对法比荷发动闪击,席卷了比利时和荷兰,5月下旬几十万英法军队被围在敦克尔刻地区。在Narvik的英法联军不得不撤退保卫自己的国家。避免和德军的灭顶之灾。

5月24日,盟军决定从挪威全境撤退。但是在撤退前一定要占领纳维克港,以便2万盟军登船,在撤退后也要摧毁港口,目的是短期内不能为德军所用。

5月26日,配备防空雷达的巡洋舰 “CURLEW”号在Lavang湾附近被第一百轰炸机大队 (KGr100) 的 He111H 击沉。

5月27日2340,英军军舰开始炮击纳维克港的德军目标,炮击持续了整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破坏的纳维克港

5月28日凌晨,在海军炮火支援下,法军外籍军团的部队利用登陆艇在纳维克半岛北部和南部同时登陆,打退了德军的反扑后,挪威的后续部队也上岸了。5月28日0700,Dietl将军被迫指挥部队撤出了纳维克城,向东退守城外的620高地。就在法军和波军完全战领纳维克后,巡洋舰“CURLEW”号的姊妹舰“Cairo”号在纳维克城外被德军击成重伤。

盟军紧追不舍,Dietl的部队只剩1500人了,山地兵再勇敢,也是寡不敌众,只好继续沿铁路撤向瑞典边境,在山地和森林中与盟军周旋,外围的挪威军队也压迫上来。6月1日,北进支援的德军第2山地师的部队已经距纳维克只有85英里了,给了德军一线希望。

6月7日,Dietl撤到距离瑞典边境只有3公里远了。Dietl回忆说,如果盟军再坚持攻击2个小时,他就要被迫进入瑞典境了,听候瑞典人的处理了.

撤退及以后

但是盟军于6月3日展开撤退的行动,虽然德军空军竭力阻挠,但是英军仍成功地撤出了 24,500 人,包括所有的重装备在內。

6月8日,在撤退行动的最后一天,皇家海军的航母“光荣Glorious”号和护卫它的驱逐舰“ACASTA”号和“ARDENT”号因油料问题远离其它舰支单独先行撤退回英国,在Lofoten岛以西,他们遭遇了装备有11英寸大炮的德军战斗巡洋舰(battlecruisers)“Scharnhorst” 号和“Gneisenau”号。德军正在寻找从Harstad撤退的盟军目标。英军三艘军舰很快被击沉了,但是在沉没前,“Acasta”号用鱼雷击中了“Scharnhorst”号。1515名英军官兵阵亡。撤退时搭载到皇家海军的航母“光荣Glorious”号上的第46和第263中队的飞机也都沉没了。

6月9日,Dietl指挥德军第二次占领了纳维克。

纳维克之战结束后, Eduard Dietl中将立即成为德国公众眼中的一位传奇人物。1940年7月19日,Eduard Dietl因在纳维克的卓越表现成为德武装力量中第一位获得橡叶骑士十字勋章的英雄。他也于同日晋升山地步兵将军军衔(General der Gebirgstruppen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Eduard Dietl的橡叶骑士正照,这时已经晋升上将(Generaloberst)了,肩上有3颗将星。1944 年6月23日将军因飞机失事而罹难,追授宝剑。

丘吉尔曾坦率承认:“在纳维克,一个混合的,临时凑集的德国部队,为数仅6000人,竟能顽抗盟军20000人达6星期之久,在这次挪威战役中,我们一些精锐部队---苏格兰和爱尔兰卫队,被希特勒的精壮的,勇往直前的和训练有素的年轻士兵击败了。”

为表彰纳尔维克战役中德国官兵的英勇顽强行为,德军统帅部专门设计并颁发了“纳维克盾章”(Narvikschild)。这也是德军首次颁发此类战役役纪念臂章。

第一枚勋章是Eduard Dietl上将获得的。一共有8577名官兵获得了该盾章,包括牺牲的。各个部队获得勋章的人数大致如下:

陆军:2755

空军:2161,其中空勤人员1309,空降兵765

海军:3661,其中驱逐舰部队2672,其他115

另外还有额外的商船:442

德军中以Eduard Dietl为首的以下官兵因此役获得骑士勋章(可能不完全对)就不翻译了

陆军

General Leutnant Eduard Dietl 3.Gebirgjaeger Div. 09/05-40

Oberstleutnant August Sorko Kommand.II/GebJgRgt137 20/06-40

Leutnant d.R Hans Rohr Zugfoh.7/GebJgRgt 139 20/06-40

Hauptmann Viktor Schonbeck Chef 13./GebJgRgt 139 20/06-40

Major Ludwig Stautner Kommandeur.I/GebJgRgt 139 20/06-40

Oberst Alois Windisch Kommandeur GebJgRgt 139 20/06-40

Hagemann, Wolf, Obstlt., Kdr. III./Geb. Jg. Rgt. 139 (04.09.1940)

Haussels Arthur, Maj., Kdr. II./Geb. Jg. Rgt. 139 (04.09.1940)

von Schleebrügge, Hans, Maj., Kdr. I./Geb. Jg. Rgt. 139 (20.06.1940)

Holzinger, Anton, Maj., Kdr. I./Geb. Jg. Rgt. 138 (11.01.1941), (也许在"Wildente"行动中获得)

海军

Kapitan zur see Fredrich Bonte Kampfgr.Narvik 17/10-40

Kapitan zur see Erich Bey 4. Zerstorer fl. 09/05/40

Korvettenkapitan Max E. Wolff Zerst.Georg Thiele 04/08-40

Korvettenkapitan Hans Erdmenger Wilhelm Heidkamp 03/11-40

Berger Friedrich, Freg. Kpt., Ch. 1. Zerst?rer-Flottille (04.08.1940)

空军

Major Martin Harlinghausen.(第10航空军参谋长a staff officer of the chief of the general staff X Flying Corps)Awarded on 04/05-40

如何评价此战役?盟军失败是无可争议的。但是此役是不是德军的第一次失败?一些人不认为。同意的观点主要是从德海军方面,10艘驱逐舰全沉了,除了在家中维修的,德军几乎没有可用的驱逐舰了,海军元气大伤,再也没有翻过身来。而且当时德军陆军险些退入中立国瑞典,要被人家扣压。二战以来还没有过。

此役也说明,在极北地区太不适于打仗了,没有路,补给非常困难。德军最优秀的山地部队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一年多后,当Dietl指挥10多万德军向苏联的Murmansk进攻时,也只前进了30多公里,一直到后来撤出芬兰,也没有大的战事。

最为不幸的是纳维克的居民,纳维克再次被德军占领,一直到大战结束。

今天

今天,居民还是一万多人的纳维克港每天仍然在繁忙的将来自瑞典的铁矿砂装船运走,有意思的是到现在为止纳维克还是只有铁路和瑞典相连,却没有铁路和任何一个挪威主要城市相连。

纳维克战役中双方有55艘/架的水面舰艇,潜艇,飞机在港口周围被击沉/击落。沿着纳维克港外的航线,有很多露出海面三英尺高的重金属浮标,标出了那些在战争年代被击沉的船只所在的位置。沉在纳维克港外的峡湾中的10艘德国驱逐舰,已经有三艘被打捞起来并移走,还有几艘允许游客潜水参观。“Georg Thiele”号--他的舰艏距离海面15米(50英尺),现在时刻提醒人们记住残酷的战争。

1940年5月28日,在一场战斗中,2架德军的Dornier水上飞机被英军击落,是“海鹰”号和“海鸥”号。1991年发现的DO 26 VI“海鹰”号残骸上还清晰可见德军的白黑相间的铁十字标记。“海鹰”的头部扎在26米深的水底,机翼在距离水面13米的地方。

“海鹰”号的大部分:座舱仪表盘,一个发动机,一个螺旋桨推进器,都已经被拆下来运到纳维克的战争博物馆供大家参观。另一个螺旋桨推进器在Bodo地区的飞行俱乐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