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列颠战役-空袭伦敦

1940年7月,在盛夏的天空,争夺欧洲的激战正在火热的进行着。在柏林,德国人欣喜若狂,希特勒向他们承诺将会取得巨大胜利,而且,他已经实现了他的诺言--在经过6周的苦战之后,法国已经溃败,而现在,德军在大半个欧洲陈兵待进。

只要打败了英国,希特勒便会取得对整个欧洲的独裁统治。现在,英国这座孤岛正独自面对世界迄今为止最强悍的战争机器。


德国人认为,征服英国而取得最后胜利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跨越英吉利海峡,邱吉尔发表讲话,安慰那些在德军占领区的人们。


前英国首相邱吉尔:“我们将捍卫我们的岛屿。在大英帝国的羽翼下,我们应继续战斗,不可战胜,直到人们对希特勒的诅咒彻底消除”。


纳粹头目之一、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Hermann Goring)曾说,“二加二等于五”才是元首所希望的。他手下的飞行员都是因为对领袖神圣的崇敬之心而聚集到一起的。


飞行员很充足,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希特勒的UFO的计划中训练,他们也曾在西班牙内战中施展身手,他们也曾在征服荷兰和法兰西的战斗中发挥重大作用。在他们中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我们像钢铁一样坚强有力。”


最好的飞行员被安排进了轰炸机大队。他们是德国空军的精英。他们有自己的战歌,“我们向西北面的英国海岸飞去,把它的卫队打个落花流水。”


1940年7月,尽管已经迫在眉睫,英国人拒绝承认失败。


在西线,欧洲已经被踏平;在东线,希特勒已经同斯大林签署协定,英国现在已经是孤立无援,防备空虚。


戈林,47岁的他已经是一个战争狂人。除了希特勒,他是德意志第三帝国的最为显赫的人物。德国的飞机工业制造出当时世界上设计最好的飞机,它们数以百计地走下装配线。


容克斯88(Junkers 88)是当时世界上飞行速度最快的轰炸机;亨克尔(Heinkel)和多尼尔(Dornier)都可以携带超过2000磅的炸弹;令人恐怖的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Stuka),它们会在俯冲时发出可怕的尖叫声。


在面向英国的法国海岸线上,集结了德军的3000架飞机。


比弗布鲁克勋爵(Lord Beaverbrook)被邱吉尔任命为飞机生产主管大臣。为了保卫和挽救大英帝国,他下令制造更多的飞机,越多越好。


大街上的人们组织起了为英国皇家空军募捐飞机的活动。大家都尽力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把你们的铝都给我们吧,”比弗布鲁克说道,“我们会把你们的锅啊铲啊的都变成喷火式战斗机和飓风战斗机。”


所有的金属都有了新的用途,甚至,伦敦海德公园的铁栏杆也被拆了下来。


戈林自夸他的飞机是世界上最棒的。而喷火式战斗机是英国人的强项。


邱吉尔知道,在护卫伦敦和欧洲南部的机场上,他只有200架适合战斗的飞机,其中只有三分之一是喷火式战斗机。加在一起,战斗机大队一共有600架飞机可用于英国的防卫;而德军却集结了3个机群,3000架飞机,英军对德军的比率是以一敌五。这些是战斗机指挥官面对的令人心惊的数字。


英国空军总司令道丁(Hugh Dowding)


四年来,他一直在力排众议,呼吁建立一个组织严密的战斗机大队。他手下有三个战斗机机群,第10、11和12号机群。道丁把他的飞行中队布置在伦敦周围的机场上。伦敦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目标。


现在,在英国南部,海岸以北,跨越英吉利海峡与德军机场遥遥相望,不列颠战役将分三个阶段展开。


7月份,与海峡中的护航舰交战;


8月份,对机场和雷达设施进行攻击;


9月份,攻击伦敦。


从攻击英吉利海峡的护航舰开始,不列颠战役打响了。


7月14日,在英国南部城市多佛附近,一位名叫查尔斯-加德纳(Charles Gardner)的电台记者把他亲眼目睹的最早的护航舰被袭场面之一作了报道。当天夜里,整个英国都听到了这则广播。


电台记者 查尔斯-加德纳


“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共七架德军俯冲轰炸机。”


“都是容科斯87型轰炸机。现在,有一架朝着目标冲下来了....


哦,它没有击中船只。”


“现在,你能听到我们的防空炮火在向它射击。英国战斗机起飞迎战了。敌机来了、来了!绝对地垂直俯冲。你可以看到炸弹从飞机里面投放出来,扎进海里面。”


“有一架着着火掉下来了,有人击中了德军飞机!尾巴上拖着烟雾,看上去它已经完全失控.....飞行员跳伞出来了,他正朝着大海里面飘落。哦他掉到海里面了。”


“现在展开了一场战斗,你能听见机枪子弹的呼啸声......一只炸弹爆炸了,你可以想像得到。 ”


“那阵扫射绝对已经击中了它。它掉下来了,掉下来了。像一架火箭一样,完全是垂直向下的俯冲。飞行员准备跳伞了,但是他没能出来。哦,他没能出来”


“看看我们怎么迎战的吧。场面很宏大。一架喷火式战斗机在跟着前面的两架。它会追上它们的。我从没见过这个壮观的场面......哦,这架战斗机会追上它的。”


第一次战地直播报道结束了。它遭到了严厉的批评,有人指责它是对全国士气的一种打击,但是它让公众了解了这样一个无情的现实:敌人已经兵临城下了!


7月份的最后一天,希特勒下定决心,“必须试图在9月15日进攻英国”他命令道。


首先,希特勒要求完全控制天空。戈林满怀信心地说道,“当然,只要给我5天的好天气就行了。


9月1日,希特勒发布了指令。


“为了给最后对英国的占领树立信心,德国空军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战胜英国空军。”


德国空军奉命出动,他们的任务是摧毁英国皇家空军。而英国南部的机场将是第一个目标。


在开始的几个星期,德国空军向英军炫耀实力,诱使英国空军迎战。


在反复的尝试和失败中,英国皇家空军是学会了空中防御的艺术。


对许多年轻的英国飞行员来说,他们初上战场,最初的这些战斗堪称是火的洗礼。


遗憾的是,很少有能够和戈林的战斗机群相较量的。


他们大约是20岁左右的年纪,在这个夏天的今后的一个月里,他们将担负起拯救欧洲的重任。


这本该是他们大多人从牛津或者剑桥大学放暑假休息的时候。


他们中的一个--理查德-希拉里(Richard Hillary)曾经击落德军的5架ME 109 飞机,自己也曾两次被德军击落--第一次平安无事,第二次遭到毁容。后来他在一次夜航训练中不幸丧生。在他牺牲之前,他写了一本书,书名是《最后的敌人》。在书中,他描述了自己的同辈。


“我们对团队感情和爱国主义非常怀疑。”


“新闻界把我们称为‘失落的一代’,我们也处之泰然。”


“但是,当战争来临的时候,我们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参战的机会--可以自由发挥,无拘无束。”


“我们自私自利,没什么真正的人生目的。”


“但是战争会给我们一个人生目的,而且是让人乐此不疲的。”


“它不需要高贵的身世,却是给我们的机会,让我们在实际行动中展示对纳粹的歇斯底里的仇恨,让我们证明自己和这个世界。”


“作为战斗机飞行员,我们期待着把消遣、恐惧和得意都高度集中在一起,那是别的任何生存形式都无法经历的。”


战斗机大队不停地招募飞行员,训练加速了。在经过几个阶段的地面训练之后就要进入空中。


人不能像机器那样快的被替换。对飞行员的训练所花费的时间可能比英国在战争中所能坚持的时间都要长。


年轻的飞行员们陶醉在独自飞行中。在10天的模拟驾驶之后,他们就要投入实际操作,其他的就只能在实战中学习了。


这些年轻人将经历疲倦、低落和恐惧,但是他们将在同志友谊中找到安慰。


他们的中队长彼得-汤森(Peter Townsend)在不列颠战役中击落了英国上空的第一架德军飞机。他一直没有忘记那些曾在1940年夏天的那个具有决定意义的一个月内与他同处一室的战友们。


飞行中队长 彼得-汤森:


“我当时大约是24岁,我的那些同伴朋友们在19到23或24之间。我是年龄最大的。你可以称我为‘老兵’,因为我1935年就从空军开始我的军旅生涯的。因此到那时我已经有了大约五年的经验了。”


“在我的中队里面的年轻人有很好的合作精神(esprit de corps),其中的一些年轻得惊人,他们对飓风战斗机的实际操作经验微乎其微。我记得新应征入伍的多是年轻人,一些只有十几岁。


“他们到了中队以后,我们非常忙碌。幸好是夏天,日子长。我们不得不训练他们编队手势和特技,以及在如何在空中开火,等等。


大体上就是教他们习惯于飞机的操作,以便能够在飞行中得心应手。”


现在,剩下的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就是飞行员了。


英国皇家空军迎来了来自于英联邦成员国的飞行员、美国的志愿者,以及来自于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以及欧洲各地的飞行员。


英国皇家空军欢迎所有那些希望参战的人。


十二名来自于法国的飞行员参加了不列颠空战。开始时,他们被安排进了“615中队”。“615中队”也叫“邱吉尔中队”。12人中将只有两人生还--拉冯(Henry G. Lafont)上校和佩兰(Georges Perrin)中尉。他们回到了过去的基地,作为首批到英国的法国飞行员,今天他们依然享受着佩戴英国空军徽章的荣誉。


我们让他们描述在27年前的生活。


拉冯上校:


“我们住在基地附近的房子里面. 从没有人暗示要遵守纪律,我们有充分的自由。他们接受我们在自觉地完成工作,他们让我们以自己喜欢的形式。”


佩兰上尉:


“我们只有一个敌人。我们对他们怀有很深的仇恨。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是在我们的国家生活着,我们决心把他们赶出去。”


在飞行员中波兰人最多。135个波兰飞行员被组成了“波兰中队”。宗巴克(Zumbach)上校在来英国之前曾经在波兰和法国参加过战斗。他来的时候已经击落了18架德军飞机。

宗巴克上校:


“我们最初碰到的问题是语言问题。我们中没有人,或者几乎没有人会讲英语。专门为我们组织了英语课,但是只上了三天,时间太紧张了。他们教我们那些飞行员所必须知道的单词。比如“下降后向左”“下降后向右”,上升、下降以及“着陆”等等。


宗巴克上校:


“在战争的初期,我们曾备受苦难。我们先是被赶出了波兰,然后又被排挤到了法国;因此在英国我们觉得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因此,我们要坚守阵地,苦战到底。”


1940年初秋,戈林来到巴黎的德国空军前线总部。他住在丽兹宾馆,他本来准备花费5天的时间解决掉英国皇家空军,但是现在他开始意识到,这个时间可能要延长那么一点点。他打算发起新的进攻。日期和时间已经确定了。


8月13日下午2:00,戈林自己将其命名为“鹰日”。


这将是决定性的一击。


900架轰炸机正处于警戒状态。对于德国空军来说,这将是英国的末日的开始。


戈林信心十足。他向手下讲话。


德空军总司令 戈林


“德国空军已经取得了百世流芳的战绩。她将继续尽最大努力,争取击败和消灭敌人。”


8月13日,两点钟。


8月13日,英国皇家空军击落了40架德军飞机。那是她的大胜利。英国的年轻飞行员们根本没有把戈林的“鹰日”放在眼里。


飞行中队长 彼得-汤森:


“我觉得那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在这场游戏中,敌人就是猎物。他们在入侵我们的领土,我们要让英国人不遗余力地投入这场战斗。”


空中的战斗似乎是无拘无束,但是战术是简单而又明确的。


正面的进攻是最危险的。可能会发生致命的碰撞。但是从后面接近并袭击敌人就是安全的。


还有从下面或上面的攻击。


但是,尽管存在很大的风险和发生碰撞的可能性,他们最终发现,面对面的进攻是最有效的。


英国人漫不经心地目睹着这些战斗场面。它们是德国人入侵英国的“海狮计划”的序幕。


在战斗之余,便是等待,清茶一杯,更有伤感的歌曲。


二战时期英国歌曲 《多佛的白色悬崖》


明天 在多佛的白色悬崖上


将有知更鸟在飞翔


你只需耐心等候


明天 当世界赢得自由


将会有爱和欢笑 和平也将永驻


在德军营地,情况也大体相同,若不是因为那里的歌曲更加浪漫,一座营地也可能被误认为是另一座。


在德国,战斗机飞行员已经成为国家英雄,其中的一个摩尔德斯是一个非常浪漫而保守的人,他把这场战争看作一场游戏,他已经打下了54架飞机。但是命运难料,他和手下的一名飞行员驾驶的飞机相撞,死于非命。


阿道夫-格兰德(Adolf Galland),30来岁就当了将军,一共击落了104架飞机,现在,他是一名成功的商人。


我们邀请他回到原来的加莱基地看看,他驾驶着自己的私人飞机,故地重游。


二战德国飞行员 阿道夫-格兰德


“哈哈,那里就是我所在的海湾。”


“你可以看到飞机库,在不列颠战役期间我们在那里起飞。”


“你看见下边的那个白色大房子了吗?在那里,空军司令戈林为我亲手戴上了十字臂章。”


“我记得当戈林指责德军飞行员胆小如鼠的时候,我把臂章撕下来了,愤怒地扔在他的脚下。”


“戈林指责我们不该放过英军的轰炸机,但是那样的话现在英国战斗机该对我们大开杀戒了,我们的燃料只能飞行一个半钟头,只够飞到伦敦然后返回。”


“如果我们在返回基地的路上和英军的‘喷火式战斗机’交火的话,我们的仪表板就会出现警报,那就意味着我们将把燃油耗尽,掉在海峡里。”


“我们就像是栓在绳索上的猎犬,不久我们就会失去胜利,而变得痛苦不堪。”


格兰德是个直言不讳的人,一点也不掩饰他的苦处。


一天,戈林放下总司令架子问他“格兰德,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他立即回答道,“长官,那就给我们喷火式战斗机吧。”


英国人也有自己的英雄,他们的名字尽人皆知。


约翰森、迪耶、马兰巴德尔……其中的一个将永远被人牢记--他就是斯坦福-塔克(Stanfrod Tuck)。


二战英国王牌飞行员 斯坦福-塔克


“我的名字叫罗伯特-斯坦福-塔克,他们习惯叫我 “幸运的塔克”。


“当时的天气和今天的很像,天气很好,晴朗无云;1940年的时候非常热。”


记者问:你当时对德军飞行员的感觉是怎样的?


二战英国王牌飞行员斯坦福-塔克“哦,我觉得他们当时只是奉命行事,我在德国有很多朋友,”


记者问:比如说呢?


二战英国王牌飞行员斯坦福-塔克:"格兰德将军就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他经常和我一起过周末。我们在一起有很多乐子。"


记者问:那就是你对战斗机飞行员的感觉了。那轰炸机飞行员呢?


二战英国王牌飞行员斯坦福-塔克“哦,你知道,每场战争都是和个人没多大关系的,我在战场上的全部时间就是在空中和对手在一起的时候;当你在空中发现了他,你就要‘砰的一下’把他射下来。”


道格拉斯-巴德尔(Douglas Bader)的成绩是击落22架敌机,他的绰号是“不可毁灭”。


在1938年出了事故之后,他的双腿被截肢,但是他仍然希望能够继续飞行。不久,他便成为战斗机大队的一名精英。


1942年,他在法国上空被击落,德军的格兰德将军邀请他到德军基地喝香槟酒。


尽管英国和德国飞行员之间可以互相尊敬,1940年八月,不列颠战役达到了一个惨烈的高潮。


在德军飞行大队中的士气依然很高。此时,德国空军几乎已经赢得了不列颠战役。


尽管作战英勇,英国战斗机大队也遭受了残酷的损失。


德军飞行员依然认为自己是空中的主宰。


8月24日,一件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伦敦遭到轰炸。甚至希特勒都非常吃惊。


十架轰炸机不小心飞到了伦敦附近并丢下了他们的炸弹。


仅在几天前,希特勒还斥责了他的一个将军,因为他的飞行员曾经在靠近伦敦市中心


的地方——克罗依敦投放炸弹。


这些失误将改变整个战役的发展方向。


邱吉尔对战斗机大队所面临的危机甚为关注,他抓住了伦敦被炸这个机会。第二天,他命令英国皇家空军去轰炸德国首都柏林。


在这场英军轰炸机大队所实施的规模最大的轰炸行动中,一共有81架轰炸机参加。它被宣称为一个“大胜仗”。


前英国首相邱吉尔:“我们非常愉快地向大家介绍我面前的这些人士。他们的行为将永垂青史。我一直在期待着宣布它--英国皇家空军已经轰炸了柏林并且已经返回。”


记者问:我先问你一下,什么时间轰炸的?


轰炸柏林的英军飞行员:23点59分,先生。


记者问:你把炸弹都投下去了吗?


轰炸柏林的英军飞行员:是的。当我自西向东通过目标上空的时候投下的炸弹。


实际上,对柏林郊区的轰炸并不是那么严重,但是纳粹头目们陷入了邱吉尔给他们挖好的陷阱。


德空军总司令戈林曾经鲁莽地夸下海口:如果有一架敌机能到达柏林,那我的名字就是“母马”。这下,戈林被气得七窍生烟了。


1940年9月7日,希特勒改变了他的目标。


正值英军战斗机大队几乎崩溃之际,德国空军得到了希特勒的一个新的指示:轰炸伦敦和其他英国城市。


英国将经历严峻考验。它将夺去两万多人的生命。但是,英国人的勇敢和幽默是不会被击碎的。


尽管遭受了严重破坏,邱吉尔依然相信:胜利是将是属于他的。


前英国首相 邱吉尔 :


做好准备吧,我的朋友们和同志们。在保卫伦敦的战斗中,你们需要继续努力。我们将永远不会放弃我们的目标,不管前面的道路是多么阴暗,不管代价是多么的沉重,因为我们知道,经历了此次的考验和磨难,整个人类将获得新的自由和荣耀!


德军轰炸机飞行员很快意识到,他们的领袖正在犯下严重的战术错误。英军飞行员在空中已经不再是“两眼一抹黑”了。雷达接收的所有信息将被传送到控制中心和飞行员。它们可以悄悄从后面跟踪德军飞机,并被迅速导向德军飞机,他们称这些德军飞机为“匪军”。


9月15日,指挥控制中心向英国的所有机场发出了警报。


成百德匪军飞机飞向伦敦。


两周之内,英军战斗机大队已经恢复了元气。从遍布全英国的各个机场,喷火式战斗机和飓风式战斗机中队被命令起飞。这一天,它们都将加入到保卫英国的最大一次空战中。


1940年,12月15日,星期日。在英德两国激战正酣的时候,德军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取胜的希望了。其中的一个王牌飞行员,现在已经是将军的斯坦霍普目睹了战斗德整个过程。


二战德军飞行员 斯坦霍普


“12月15日是不列颠中具有决定性的日子。那天之后,我们开始泄气了。在我的中队,绝对有一种世界末日般的气氛。我们开始批评将领们--我们已被告知英国皇家空军就要崩溃了,他们会遭到我们的出其不意的打击;而现在,我们不再相信自己是天空的主宰了。”


英国人就像是在打板球比赛那样随意宣布着他们在战斗中的成绩。他们没有高兴地跳起来,大概是因为他们是英国人吧。


在交战三个月之后,德军已经损失了2000架飞机。这对于英国飞行员来说是一个巨大胜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邱吉尔专门为飞行员们发表了著名的言论:


前英国首相 邱吉尔:


“在人类的战场上,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那么多的人要感谢这么少的人。”


12月17日,希特勒宣布:对英国的进攻无限期推迟。自从战役打响以来,德军第一次受到了牵制。在绝望中,德意志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再次下令改变战术。


戈林返回到英吉利海峡岸边。这次,他不是来向他的飞行员们道贺的。德国空军未能消灭英国皇家空军--相反,在行动中,它已经损失了作战力量的四分之一。


德军发现,在白天进行轰炸代价是非常大的。戈林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伦敦以及英国的其他大城市将在夜间被轰炸。它是闪电战的开始。


希特勒向世人宣布:他对伦敦的轰炸仅仅是个开始。但是,不列颠战役实际上已经结束了。


屈指可数的飞行员驾驶着他们为数很少的战斗机拯救了伦敦。


当战斗结束的时候,他们很少有人知道自己刚刚参加过世界中最具有决定性的战役之一。


飞行中队长 彼得-汤森:“我们并没有觉得它是一个划时代的战斗,我们的工作非常有限,就是负责击阻战士,成天和信号啊武器啊飞机啊人员等等打交道,很少有出格的事情做,就是找到敌人并把他们干掉。它是一个简单的命令,也是一个简单的职业,真的。我们经历过那方面的训练。那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尽力把它做好。”


不列颠,我们永远感激那个带领那么少的人赢得胜利的人--他就是道丁勋爵。


今天,道丁勋爵已经83岁了。他已不再担任公职,独自在乡间居住,远离尘嚣;但是他并非完全是孤单一人,陪伴着他的还有对过去的回忆,他也经常想起在1940年夏天牺牲的那些飞行员。


这位老人平素拒绝接见拜访者,但是他第一次同意面对公众,并对一度在他手下听令的战士们大加称赞。


前英国空军总司令 道丁勋爵:


“勇敢的人们,将永远不会接受命运。这整个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是伟大的任务,因为我很清楚这些,很了解这些人,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他们必须日复一日地出战,而德军的力量似乎在每一天都在增强,而不是削弱。但在当时的战斗中从没有任何可能战败的消息传到我那里。哪怕是暗示也没有。他们打得非常好,当然,如果没有他们得话,没有他们得英勇作战,英国就会在这场战争中失败了。”


赢得不列颠空战的飞机也在很有以前就退役了。英国皇家空军精心地保留了一架喷火式战斗机。前英国空军的试飞员杰弗里-奎尔(Jeffrey Quill)曾在1936年试飞了英军的第一架喷火式战斗机,现在再次进入驾驶舱,做最后一次飞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