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毒气战:残酷的战争方式

1915年4月22日,德军在战争中首次使用了化学毒气。当天下午4点,在比利时的小镇伊普雷,德军先发起一阵猛烈的炮击,90分钟后,一片黄绿色的烟雾乘着轻微的北风向联军的堑壕飘去。烟雾卷过堑壕时,联军士兵们顿时窒息得喘不过气来。

伊普雷上空升起的这种黄绿色气体宣告了人类又一种残酷战争方式——化学毒气战的诞生。当时德军使用的是氯气,氯气被装在毒气罐里,由士兵带到前线战壕里释放。氯气通过一根细管从毒气罐里放出,乘风飘向敌人的阵地。

毒气弹

德军很快就淘汰了毒气罐这种释放毒气的原始方法。德军发明了毒气炮弹,毒气炮弹装有少量炸药和大量液体毒气,炮弹被射入敌军防线,毒气弹爆炸后液体变成气体,让守军猝不及防。

防毒面具

协约国的防毒面具很简陋,只是一层纱布衬垫,里面裹了一些经过化学处理的棉花,还有一副黑色眼镜,效能非常有限。

德军使用的是橡皮防毒面具,效果很好。直到1915年11月,联军才从12名德国俘虏那里缴获德国式的橡皮防毒面具,此后橡皮防毒面具才在协约国军队里得到推广。

毒气战之父:哈柏

1915年1月,德国的知名学者哈柏向德国参谋总部建议用有毒的氯气来杀伤敌人。德国参谋总部采纳了哈柏的建议,3个后,哈柏的毒气罐就上战场了。在1915年4月22日,哈柏兴致勃勃地乘着飞机在伊普雷的上空观察氯气的杀伤效果。

不久,德军又研制出了一种新的毒气——光气。光气的杀伤力比氯气大十倍。1917年7月,德军在伊普雷使用了被誉为“毒气之王”的芥子气。

超常规武器的使用

刀剑和枪炮是典型的常规武器,化学毒气是第一种超常规武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交战双方至少使用了45种毒气,约12.5万吨,造成了10万人死亡,90万人受伤。毒气往往会让受害者失明或躯体变形,给他们带来终身的痛苦。

希特勒在一战中中了毒气,几乎双目失明,但是他没有因此而警醒。反而将毒气用在犹太人的身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毒气室成了犹太人的地狱。

继化学武器之后,生物武器和核武器陆续加入了超常规武器的行列。现在激光武器和粒子束武器被认为是超常规武器,本文认为它们是第三代常规武器。第一代常规武器是以刀剑长矛为代表的金属型武器,第二代常规武器是以枪炮炸弹为代表的炸药型武器,第三代常规武器是以激光和粒子束为代表的束能型武器。核生化武器是第一代超常规武器,次声武器和微波武器将成为第二代超常规武器,气象武器、地质武器和天体武器将成为第三代超常规武器。

由于人类是文明的,所以超常规武器往往是短命的。生化武器是禁用的,核武器是想用而不敢用的。毫无疑问,具有大规模杀伤能力的微波武器也会被禁用,灼伤型的微波武器可以在防暴时使用,防空型的微波武器对隐形飞机很有用。在未来的战争中,次声武器也会面临核武器的尴尬境地。如果一方可以用次声武器对敌军进行大规模杀伤,那么另一方为什么不能使用1000吨当量的中子弹以牙还牙呢?

在未来的日子里,除了全面战争之外,超常规武器将很难有用武之地。在局部战争中零星偶尔地使用超常规武器对战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