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古代小说,到今天的新闻报纸,都可寻得蒙汗药的影子,被用于盗贼抢劫或某些人干不光彩的事时所用,与神秘莫测的江湖文化相联系。据说被蒙汗药蒙到的人,会晕倒,以至长睡不起,一时半会醒不来,任人摆布。等药性散失,苏醒后钱物已两尽。所以,蒙汗药在人们的印象中,根深蒂固地成了害人药。事实真的如此吗?


在古典小说《水浒》中,有关蒙汗药的记载可不少,《水浒》第二十七回《孟州道母夜叉卖人肉》中有这样一段记载:“那妇人哪曾去切肉?只虚转一遭,便出来拍手叫道:‘倒也!倒也!’那两个公人只见天旋地转,噤了口,望后扑地便倒……只听得笑道:‘着了!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脚水!’”“母夜叉”孙二娘所说的“洗脚水”,便是“蒙汗药”了。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就是栽在这种蒙汗药的陷阱中,变成了孙二娘手中的人肉包子,真是英雄难过蒙汗关啊。幸好,武松警惕,不然景阳岗上的打虎英雄也就不复存在了。


另有《水浒》中“智取生辰纲”那场戏。说的是杨志、军汉、都管等众人在黄泥冈吃了晁天王等人卖的药酒之后,一觉从日色当午“直到二更,方才得醒”。而他们所押送的生辰纲早被取了个干净。


英雄好酒,世人皆知。把蒙汗药下到酒中,即使酒的颜色有点浑浊,英雄有所疑惑,也会禁不住酒的诱惑,而一口倒进了肚里,蒙倒英雄也便不再是什么难事了,良策也。


还有《喻世明言·宋四公大闹禁魂张》也有一段有关蒙汗药的描述,说的是:赵正来到侯兴店里,侯妻在馒头里加汗火(蒙汗药)算计他,赵正服了解药再吃馒头,根本没事,还要求再添五个,侯妻加大药量,仍被赵正吃药化解。赵正又使掉包计,骗她把蒙汗药当“百病安丸”吃,结果侯妻反而被放翻,侯兴发现后“自把解药与浑家吃了”。


除此之外,在其他众多的武侠小说中,也常可寻得蒙汗药的踪影,如在传统武侠小说《七侠五义》、《小五义》中,都有涉及蒙汗药或香型剂的蒙汗药——安息香;在金庸、梁羽生等人所写的新武侠小说中,蒙汗药更是一把利器,让英雄或者敌人倒在蒙汗药的威力下。


那么古代小说中的蒙汗药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它真是的是百害无一利的吗?


蒙汗药是真实存在的,它源于古代的麻醉剂。它本是进行外科手术用的,却阴错阳差被某些人用来谋财害命。


《列子》“汤问篇”中记述了春秋时代的名医扁鹊为公扈和齐婴治病的事,“扁鹊遂饮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药,既悟如初。”关于这段记载,晋人张湛认为“此言恢诞,乃书记少有。然魏世华陀能刳肠易胃,湔洗五脏,天下理自有不可思议者。”不管是否过于神气,但这却有可能是关于麻醉药的最早记载。


另据《后汉书》记载,东汉华陀发明了麻沸散,“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积聚。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


据记载“麻沸散”是由蔓陀罗花壹斤,生乌草、香白芷、当归、川芎各四钱,天南星一钱组成。华佗又从多喝酒,能使人醉不省人事中得到启发,将“麻沸散”和酒在外科手术前一起吞服,麻醉效果则更好,由于全身麻醉的应用,使外科手术在治疗疾病中得到广泛开展。


而据古书载:蒙汗药的成分中也使用到了曼陀罗花。曼陀罗又名风茄儿、洋金茄花、山茄子,产于我国西南各省。为一年生草木,高四五人,茄叶互生,卵园形,端尖,边缘呈不规则波状分裂。夏秋间开花,花紫色或白色,有漏斗形三合瓣花冠,边缘五裂,果实为卵园形,有不等长尖刺,熟时四瓣裂开。叶、花和种子含茛菪碱、东茛菪碱等成分,具有麻醉、镇痛作用。


虽说何人何时用曼陀罗制成蒙汗药,用于旁门左道的不得而知。但古书中有关此药的记载真不少。除了上文小说中的记载,在一些史料中也有涉及。宋代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载:“五溪蛮汉,杜杞诱出之,饮以曼陀罗酒,昏醉,尽杀之。”


对蒙汗药的制作方法,明人魏滩在《岭南琐记》及清人吴其濬在《植物名实图考》中有同样的记载:“用风茄为末,投酒中,饮之,即睡去,须酒气尽以寤。”


至解药之法,清人程衡在《水浒传注略》中介绍“急以浓甘草汗灌下,解之。”孙思邈《千金方》中则说:“甘草解百药毒。”李时珍还说:“菓中有东茛菪,叶园而光,有毒,误食令人狂乱,状若中风,或吐血,以甘草煮汁服之,即解。”


麻醉药成蒙汗药,救人药成害人药,这应个别现象而已,古代的麻醉药如今更多的还是被用作正途,是种治病救人的良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