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在行动 第一章 瑞鹤初翔 瑞鹤初翔(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5/


2006年10月6日,苏州博物馆新馆正式建成开馆。新馆坐落于曾经是太平天国时期的忠王李秀成的“忠王府”旁,由曾主持设计过法国卢浮宫博物馆的国际著名博物馆设计师贝聿铭亲自担任苏州博物馆的新馆总设计师。

或许中国人对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但是如果你观看过法国电影《浮宫魅影》,或者是全球票房大卖的好莱乌电影《达芬奇密码》,就一定会对卢浮宫门前广场上那个称之为“水晶玻璃金字塔”的标志性建筑记忆犹深。而这件令世人感叹的,勘称是建筑艺术经典的作品,便是出自贝聿铭的手笔。

而我们的故事,也便是在苏州博物馆,开始了。



为了庆祝苏州博物馆新馆建成开馆,兄弟博物馆——辽宁博物馆,以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精华文物,同苏州博物馆合作举行“石渠宝笈?唐风宋韵/辽博清宫散佚唐宋国宝书画苏州特展。”

其中展出的国宝级精华书法作品有:


唐 欧阳询 行书仲尼梦奠帖卷

唐 张旭 草书古诗四帖卷

唐 怀素 草书论书帖卷

北宋 欧阳修 自书诗文稿卷

北宋 宋徽宗赵佶 行书蔡行敕卷

南宋 陆游 草书自作诗卷

南宋 朱熹 行书二帖卷

南宋 张即之 行书杜甫诗卷

南宋 文天祥 草书木鸥集序卷

元 赵孟頫 临皇象急就章


国宝级精华绘画作品有:


北宋 惠崇 沙汀烟树扇

北宋 佚名 摹顾恺之洛神赋图卷

北宋 宋徽宗赵佶 瑞鹤图卷

南宋 佚名 寒鸦图卷


据估算,此次参展的书画作品总估价超过20亿元人民币,也是辽宁博物馆馆藏书画作品精华少有的第四次外出参展。至于为什么辽宁博物馆会有如此之多的珍贵文物,以至于其著名程度仅排在北京的国字号博物馆——故宫博物馆之后,成为中国地方博物馆中的第一名馆?这便要从满清的末代皇帝溥仪身上说起。

溥仪在退位离开紫禁城前后,从故宫中带走了一大批国宝。至1945年8月,抗日战争即将结束,当时在长春的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带着部分国宝逃离,后在飞机场,飞机即将起飞时被苏军俘获……

于是当年在溥仪居住的伪皇宫中散失出去的古玩、字画、古籍,在当时被称为“东北货”。这批东北货的来源就是当年溥仪在紫禁城退位后,从清宫中“赏走”的,他们随溥仪经天津进东北,终在长春安家,被保存在“小白楼”中。这座“小白楼”是一幢二层日式钢筋水泥楼,建于1938年,当年是日本人为溥仪修的保存善本图书及古玩字画的库房,内存藏品总数约1300件,对外名曰“图书馆”。1945年8月11日,溥仪逃亡大栗子沟时仅带走了其中的一部分,余者皆被留守官兵盗抢。

当年溥仪伪皇宫里的藏宝组成情况如下:法书名画1300件,约30箱;法书名画册页40件,共4箱;书画挂轴31件,装1箱;宋元版书200部,装31箱;殿版书装3箱;大金柜两个,内装皮匣两个,手提小金柜30余个;皮货200件,装8箱。这批国宝后来被溥仪放在日租界新宅静园,溥仪去东北后由他的父亲醇亲王载灃、弟弟溥杰以及一帮亲信看管,直至溥仪成为傀儡“康德皇帝”后,才由日本关东军中将参谋吉冈安直将其偷运到长春伪皇宫。十几个小金柜被放在溥仪居住和办公的“缉熙楼”客厅,而70余箱书画与善本图书等则放在东院图书馆,即所谓“小白楼”。

溥仪出逃时,未来得及带走的文物,便被“赏赐”给身边人员,或者是被后来的东北民主联军追缴,或者是仓皇出逃时流落到个人手中,乃至后来流落民间,当然,还有许多便毁在了兵荒马乱之中......建国后便以各种方式,或购买,或上缴,或赠送等等,有许多珍贵文物最终又回到了国家管理之下,由此,也便打下了辽宁博物馆馆藏文物的基础。



2007年11月18日,也就是“石渠宝笈,唐风宋韵/辽博清宫散佚唐宋国宝书画苏州特展”的最后一天。等到深夜过去后的黎明,这些珍贵文物便将会由专人打理装箱,押送回辽宁博物馆馆。

也就是在这个深夜,胡豆和唐僧刚才口中的老大,身穿连体紧身特工夜行服,脚踏特殊材料鞋底的无声陆战靴,头带夜视器,浑身装满了各种小型夜用特工用具,爬到了博物馆主馆的屋顶上。

巨大的塔形博物馆主馆屋顶整体采用钢结构吊装,以透明钢化玻璃为贴面。老大此刻便全身舒展,紧贴在最顶端的钢化玻璃上。稍稍休息片刻,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瞄了眼胳膊上的液晶腕表,时间正好是凌晨3点35分。“还有25分钟了......”他心里默念一句,脑袋里开始了某些回忆:两个月之前,猪头便趁博物馆聘请义务工作人员的机会,面试过关混了进去。毕竟苏州本地人的身份,多次参与义工的经历,再加上楚楚可人的外表,以至于面试她的安保主管几乎没问什么问题便当面告诉她通过面试。后来那位安保主管,还曾几次邀请她去吃西餐......

一想到猪头故意当面用调皮嬉笑地语气对自己说这些话的神情时,他心里忽然起了一股暖意,贴在冰凉的钢化玻璃上的脸也微微热了起来,“傻丫头......”

就在这时,耳机里忽然传来猪头的声音:“老大,请报告位置!重复,请报告位置。”一旦任务开始启动,相互间的联络便必须以代号进行。而在平时,猪头则叫老大的小名随风,随风则叫她晶晶。

随风这时对着耳麦呼叫道:“老大已就位。重复,老大已就位!”

“猪头收到,”晶晶在呼叫完毕后略略停顿,继续说道:“外围一切正常,4点整老鼠准时打洞,你只有3分钟时间。重复,你只有3分钟时间!”

“老大收到,确认完毕。”随风话音刚落,无线电耳机两端静默下来。这时他从背包中取出小型掌上负压机,将它紧紧地贴在钢化玻璃上,然后用手掌在它背面凸起的圆盘上来回用力按了将近十下,负压机便牢牢地吸在了钢化玻璃表面上。这款最新型的掌上负压机别看只巴掌那么大小,重量不到一斤,但是它所能产生的吸力至少可将重达三百公斤的表面光滑的物体牢牢,绝不会脱落。

随风在安放好负压机的同时,又从背包中取出圆规式便携玻璃切割机,将其一只脚固定在负压机中心上,另一只脚则拉出约30公分的半径。一切安顿之后,他用右手握住负压机的把手,在小心用力向上提的同时,玻璃切割机开始工作。随着手上的重力逐渐加大,随风开始在心里嘀咕道:“操!这钢化玻璃可真他妈的重啊!!!”

约莫过了几十秒中,随风只觉得右手上的重力突然急剧增大,他知道钢化玻璃已经被切割开。于是这时他小心翼翼地双手握住提把用力向上将切下的圆形钢化玻璃连同掌上负压机一起提出,缓缓地放置在屋顶一旁。待确认钢化玻璃放安稳之后他又将负压机取下,然后再次将其吸牢在刚刚切割好的圆形大孔一旁的玻璃上。

这时随风已将切割机收回到包内,又取出了小型钢丝牵引机。等到他将钢丝牵引机连接在负压机上,又将牵引机上的钢丝同自己腰带上的挂钩连接好后,他再次瞄了一眼腕表,已经是3点55分了。随风深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对着耳麦呼叫道:“猪头,猪头,我是老大。”

耳机里立即传来晶晶的声音:“猪头收到,老大请讲。猪头收到,老大请讲。”

“屋外已打扫完毕,即将进入。重复,屋外已打扫完毕,即将进入。”

“猪头收到,请等待胡豆确认老鼠打洞,请等待胡豆确认老鼠打洞。”

无线耳机的另一头,胡豆听到随风和晶晶的对话并没有出声,他正窝在博物馆正对面的一处民宅内的阁楼上,通过红外夜视望远镜观察着对面博物馆保安室内的一切。这处民宅是两个多月前租下的,两个多月来胡豆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是自己孤身一人,在白天和黑夜于这里默默地观察着对面的保安室了。虽然保安换班的规律早就由晶晶从博物馆内掌握到了,但是中国人的时间观念一向便有些淡漠,天晓得这些保安会不会在交班时晚上那么一分半分的。一旦晚了,哪怕只有那么几秒钟,其后果恐怕就是行动的流产,五年的心血也将随之付诸东流。

一想到这里胡豆更加不敢怠慢,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他看了一眼手表,已经4点02分,而对面的保安好象丝毫没有换班的迹象。这时耳机里又传来了随风的声音:“老大呼叫猪头,老大呼叫猪头。”

“猪头收到,老大请讲。”

“老鼠是否开始打洞?重复:老鼠是否开始打洞?”随风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他在隐隐担心着什么。会担心什么呢?难道是保安忽然改变换班时间?

晶晶在耳麦这头簇眉沉思片刻,答道:“猪头呼叫老大,请等待胡豆确认。猪头呼叫老大,请等待胡豆确认。”

胡豆知道该自己说话了,于是对着耳麦呼叫道:“胡豆呼叫,胡豆呼叫。老鼠没有动静,请等待。重复,老鼠没有动静......”胡豆刚说到这里,忽然只见望远镜的镜头里,保安室内的三个人从椅子上立身而起,他急忙改口道:“胡豆呼叫,胡豆呼叫,老鼠准备打洞,老鼠准备打洞。”

随风听了立即回复:“老大收到,老大收到,等待你确认,等待你确认。”说着他开启了腕表上的倒记时模式,将时间调到了3分钟整。做完这一切,他静静地盯着腕表上的“OK”按钮,等待胡豆的行动信号。

耳机的另外一端,晶晶双手紧握在方向盘上,手心里已经湿润。她知道行动即将开始,而他们四人,也将义无返顾地走下去。前面的路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晶晶想着想着微微有些出神。而就在这时,胡豆大叫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打破了她的沉思,“老鼠已经打洞,立即行动。重复,老鼠已经打洞,立即行动!”

原来胡豆从望远镜里观察到保安室内的留守保安已经准备出来,而主馆内大厅里的三个保安则已经起身从前台走出。在确认这三个保安已经穿越过大厅的走廊,走到转角看不到大厅内情况的同时,胡豆立即下了行动暗号。3分钟,只有3分钟的时间,保安室内留守的三个换班保安就要穿越博物馆西区,来到大厅的走廊上。

胡豆这时通过望远镜看到屋顶上方的随风身影一闪,他已一跃从刚刚切割好的圆孔中跳下。

随风在跳下后立即觉得身体向上一紧,全身同时传来一股莫名的快感,固定在屋顶负压机上的钢丝牵引机已经开始工作。正是因为牵引机向上牵引的那股力量经过事先计算和实践被控制得恰倒好处,所以随风此刻的身体正不紧不慢地缓缓下落着。

随风、晶晶以及此刻身在他处的唐僧,他们三人的耳机里都在响着胡豆的:“二十五米......二十米......十五米......十米......”随风身处实地已经来不及紧张,然而此时唐僧、晶晶还有胡豆,他们三人的心脏却已提到了嗓子眼儿来。

挂在钢丝上的随风这时用眼睛瞟了眼腕上的液晶手表,倒记时模式下的数字提醒他已经过去了30秒钟。31秒,32秒,33秒......刚刚40秒整,却见随风已在离地面不到一米的地方打了个翻身,随着身体继续下降的同时,他已松开腰间扣着钢丝的搭扣。这时他整个人悄无声息落地落在了大厅中央的地板上,而松开的钢丝也已快速地向上回收。

随风用不到两秒的时间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在确认安全之后立即垫着脚快速向大厅东侧的目的地跑去。他不用顾虑沿途的监视器,因为在十五分钟之前便已经由离主监控室直线距离最近的唐僧,窝在博物馆围墙旁另一侧忠王府内的某个阁楼上,用笔记本在无线网络信号发射器的配合下黑进了博物馆的监控系统之中。

忠王府与博物馆共用一个监控系统,但是忠王府内的防护程度却远远低于博物馆,监视器的数量也不可与博物馆同日而语。这里不过是一处典型的明清格局的老建筑,平时只是对外接待游客前来游玩,其性质便如同苏州的其他园林一般。平日里这里的防护工作无外乎是防止游客破坏建筑,又或者是防止游客随身带走某些房间内的小陈列物。因此白天也只是在某些物品陈列室内会有个吧工作人员看管,但是到了夜晚,整个硕大的忠王府区域内也只有两个保安偶尔在走廊间来回巡查一下,却不会上阁楼,更加不会进入到任何房间内。

于是唐僧在经过几个昼夜的观察后,决定把破解博物馆内部监控系统的切入点放到了这忠王府中来。毕竟既然两处共用同一监控系统,那么之间便会有内部线路连接。旁人或许不会轻易发现,但是在唐僧这样精通电脑网络和建筑结构的高手眼中,这简单得就好比考他一加一等于几一样。

不过刚才他还是被一点小麻烦困绕住了,因为他在将笔记本同博物馆内部监控系统的网线连接好后,却发现自己的苹果笔记本竟然开不了机!!!

唐僧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光是行动的失败,老大可能会用目光杀死他,而胡豆则可能用唾沫淹死他!刚才他在念念有词地求佛祖观音菩萨保佑的同时,甚至都已经求到基督耶酥和圣母玛利亚身上去了。还好,或许是圣母玛利亚真的眷顾了这位来自东方的帅小伙,他手中的笔记本终于如愿以偿地正常启动。

唐僧这时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小声跟自己骂了一句:“我操!破苹果!!老子下次用联想,支持国货!!!”

两分钟后,笔记本屏幕上已传来整个博物馆内部所有监视器的画面,唐僧的嘴角此时才略略露出些须微笑。只见他紧张而有序地开始快速调看各个监视器的画面,直至大厅东侧走廊上六部监视器的全角度画面,以及走廊尽头A区展览室内四部监视器的全角度画面出现在眼前。

“就是你了!”唐僧小声嘀咕一句,便用鼠标在录制的提示框下点了确定。

3分钟的画面很快便被录制下来,又是数分钟过去,只见主控室内分屏幕左上方的画面稍稍一闪,录象便开始循环直播。

与此同时,走廊上与A区展览室内所有十部监视器的真正即时画面,却已出现在笔记本屏幕里,同时也在被复制当中。

完成这一切后唐僧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通过耳麦呼叫道:“唐僧报告,唐僧报告。现场直播已就位,现场直播已经就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