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在行动 引子 引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5/


引子:




漆黑的夜色笼罩在城市上空,给这座著名的江南水乡城市增添了别样的妖冶气息。秋夜的晚风自河畔徐徐吹来,长发飞扬之下,他的眼睛眨了眨,象是被烟雾谜离了一般。

在吸下最后一口香烟后,他的手指轻巧地一弹,烟蒂带着点点微弱的火光划出一个美妙的弧线,落入了河水中。烟雾这时从他嘴角缓缓上升,一丝一丝地抚过他英挺而刚毅的脸庞,“五年了,五年了......”在嘴里念念有词的同时,他的手掌间开始冒出了汗水。

是紧张?还是激动?又或是别的什么东西?他稍稍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心想:“这种复杂的感觉可真他妈难受!”

在他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别克商务轿车,车上正有三双眼睛静静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老大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呐,该不会是......”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不过眼睛中却闪动着一股别样的灵气。他话还未说完,后座里一个声音却冒出来道:“胡豆,你丫的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啊?老大这时有些紧张加激动吧?!”粗豪的声音正好和他高大宽厚的身形相配,“等会儿要潜进去的可不是你,五年的努力啊,就指望这一次好好表现给上头看了。”

“倒也是的......”胡豆嘴里喃喃了一句,停顿片刻,又说道:“唐僧,你说这次能成不?要是不成怎么办呐?”

“我呸!”被胡豆称为唐僧的那人吐一泡口水,激动地道:“你他妈就不能说点吉利的话啊?就会这么丧气!要是不成,五年辛苦就白费了,咱们干脆分行李各回各家拉鸡吧倒!”

胡豆听了一笑,“我说——我怎么觉得你不应该叫唐僧的。”

“那应该叫啥?”唐僧一头雾水地问道。

“应该叫八戒。”

“操!”

“哈哈哈哈......”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刚才车里弥散着的那股紧张的气氛立即烟消云散。而在胡豆和唐僧笑着的同时,坐在前排驾驶员位置上的那个人的脸上却始终没有笑意。她正一言不发地盯着车窗外那人,长长的睫毛下双眼几乎没有眨动,脸上显是关切的神情。

唐僧这时捅了捅胡豆,又指了指坐在前面的她。随之,两人相互暧昧地笑了一下,却是没有出声。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流逝着,车内似乎又开始弥漫起紧张的气氛来。就在这时,车外不远处的那人却已立身而起。只见他站立在原处,任长发飘扬在脑后,胸前不断起伏,似乎是在长长地呼吸着。几秒钟过去,他停止了深呼吸,双手将长发在脑后理了理,然后......整张面孔便被一个黑色的头套完全遮盖住。

坐在车里的唐僧、胡豆还有她,看到他的举动立即各自心里一紧。突然,他们三人的耳机里清晰地传来同一个声音:“注意,注意!醒狮计划现在开始!醒狮计划现在开始!”

三人听到声音立即神情肃穆,车内瞬间就静到一丝声响都没有的地步。而远处的那个他,却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什么东西价值最高?

黄金?

白金?

还是钻石?

或许大家都会选择钻石。诚然,钻石的价值相当高。但是钻石上所赋予的价值也只有用商品货币的形式来衡量。那么在商品货币的价值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另外的衡量方式呢?至少有三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那便是——历史价值,艺术价值,以及人文价值。而能将这三种价值集于一身的,恐怕首先便是文物了。

中国五千年的灿烂文明史上究竟出现过多少令人叹为观止的文物,恐怕没人统计过,或许也无法确切统计出。即便是北京故宫里的那些文物,在被满清的末代皇帝溥仪以及他的弟弟溥杰,合伙以“赏赐”的名义将大量珍贵文物盗窃出宫的情况下,现在留存在那里的文物已足够全世界每一个去过故宫参观的人眼花缭乱,更何况其中还有大量精华被国民党“带”去了台湾。

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一句:中国数千年封建文明史所积累下来的那些文物珍宝,甚至可以和整个西方世界文明史过程中所积累的文物的总和相媲美。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又有多少中华珍宝,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流到了海外?恐怕更加难以统计。这其中最令人伤痛,也最令人扼腕的方式,便是战争!鸦片战争的大炮,八国联军的铁骑,圆明园内的大火,日本鬼子的大刀......每一次的外敌入侵,便是一次中华文明的浩劫。永远也数不清的中国文物便因此而流失到了海外,再也不得回归故土。

而在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最炙手可热的文物排行榜中,恐怕也少不了来自中国的文物。

2005年7月12日,英国伦敦佳士得拍卖行举行的“中国瓷器及艺术品”拍卖中,一款元代的“元青花——鬼谷下山”瓷罐以1568.8万英镑的价格成交,折合人民币约2.3亿元,创下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国际纪录。购买者是伦敦古董商朱塞佩?埃斯凯纳齐,而这件瓷器的出售者是个荷兰人,其祖父在清朝末期任驻北京荷兰使节护卫军司令。由此,对于这件瓷器的来历,便不用再多去作猜测或者推测。而英国当地报纸以“疯狂出价”评价拍卖结果。伦敦佳士得中国陶瓷及工艺品主管得斯蒙德?希利说,“买家认为这瓷罐可能有些价值,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这个价格简直令人惊愕。”他表示:“我们对拍卖成绩感到十分满意,此罐经过多个世纪的收藏后仍然完好无缺,在市场上实在珍罕无比。”

事实上,直至佳士得出版了拍品目录,收藏者才得知瓷罐的存在,瓷罐也开始在国际收藏圈内引起极大关注。中国人的激情也被激发,因为其他七个同类古董无一留在中国。国际上的专业人士相信有一群强有力的中国买家结成了同盟,试图让瓷罐回归故土。但是,中国人还是失败了......

当然,也有成功的例子:宋徽宗《写生珍禽图》便在“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以253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这一价格创下了当时中国书画在全球拍卖市场的最高纪录。虽然买主尚未清楚,或许是私人,但至少这件珍宝算得上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但是,仍然有数不胜数的中国国宝级文物还静静地躺在外国的博物馆当中。美国、英国、法国乃至日本,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博物馆中甚至专门有中国文物及艺术品专馆。余秋雨在《道士塔》一文中就对敦隍莫高窟中的壁画流失到海外发出了悲叹:


“这是一个巨大的民族悲剧。王道士只是这出悲剧中错步上前的小丑。一位年轻诗人写道,那天傍晚,当冒险家斯坦因装满箱子的一队牛车正要启程,他回头看了一眼西天凄艳的晚霞。那里,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


“不止是我在恨。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比我恨得还狠。他们不愿意抒发感情,只是铁板着脸,一钻几十年,研究敦煌文献。文献的胶卷可以从外国买来,越是屈辱越是加紧钻研。 ”


这便是我们的悲哀:中国人研究自己的文明成果时,却要从大英博物馆里购买第一手文献资料和胶卷。中国人在举办自己的文物展览时,却时常要从海外的博物馆中借取文物——还经常会遭受白眼和拒绝,因为强盗们怕中国人刘备借荆州......

法国大文豪雨果在闻之圆明园付之一炬时,就曾经发出这样的悲叹:“有一天,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大肆掠劫,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在历史面前,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

在经历了百多年的屈辱与等待之后,中国人终于决定不再忍耐,不再等待。于是,2000年的某一天,在北京某个戒备森严的地方,一份沉重的文件被摆在了办公室内的桌上。阅读者在详细看完全文之后沉思良久,终于提笔以略带颤抖的笔法在文件末尾批上四个字——同意执行。

而这份文件的封面上,则赫然印着另外六个大字:

“醒狮计划——极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