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7——台海风云录 一、山雨欲来 七、神剑出鞘(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5/


潘沪生的作战方案汇报是在一间加装了无数保密装置和屏蔽设施的密室中进行的,尽管他在制订方案时已经尽量将解放军在遇到大规模抵抗时可能遭受的损失,尤其是人员损失的数量给压低了,不过从孙复兴等人的脸上,他还是觉察出了一丝忧虑。毕竟,经过多年经济挂帅的发展之后,现代人对于个人与国家的看法也在渐渐改变,过去解放军都是靠着勇于牺牲的精神才能够在与美、苏等大国的直接或间接交锋中取得主动,可是时至今日,在军人中还能有多少人拥有这种精神,而今日的中国,对于遭受损失的承受能力,是否又能与过去一样强?俗话说得好,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当你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的时候,生命显得也许并不那么重要,但是当一个人有了牵挂之后,往往自己的生命就不一定再全由自己操控。在受到强烈的抵抗之后,战争机器能否继续顺利地开动下去,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作为一个将军,潘沪生所需要考虑的,只是如何利用手中的兵力去战胜敌人,而对于孙复兴来说,一场战争可远远不只是输赢这么简单,一旦伤亡过于惨重,那么国内外反战的声音势必会愈加强烈,而自己还能否顶得住压力,将统一大业进行到底。别看现在在党的内部,主战派暂时占了大多数,但是一旦形势有变,难保其中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不会跳出来,从中作梗,自己的位置不保倒不打紧,万一台湾真的就此“独立”出去,那么自己可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到了这个时候,孙复兴才深深体会到前几任领导人在决定是否对台动武时的压力,看来,在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的时候,作出开战的决定,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

孙复兴沉吟了半天,没有对南京军区的作战方案作出任何的评论,宋陶察言观色,知道今天还不是让他下定决心的时候,就宣布散会,并要求潘沪生等人回到南京军区,继续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等待中央军委的进一步指示。

潘沪生见此行并没有达到鼓动中央下达出兵命令的目的,心中也是有些不快,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既然领导没有允许开打,那么自己就不能够轻举妄动。登上军区的专机,他照例阅读起每日的内参,突然想起一个事情,便问:“神剑小组派出去了没有啊?”

“已经出发了。”一个负责的参谋随口答道。

潘沪生点了点头,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似乎在养神,又似乎在思索,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心,已经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宝岛。在那里,一群被他寄托于厚望的人,应该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着活动,能否在敌人的内部爆发,能否为将来的登陆作战提供帮助,就要看他们的了。

几乎就在潘沪生登上飞机的同时,在桃园的中正机场,一架南航空客A380客机正在缓缓地降落,尽管在几十年前的“去中国化”行动中,为了刻意地淡化台湾人的大中国情结,中正机场一度被改名为新台机场,但是毕竟中正机场在人们心中留下的印象是在太深刻了,于是在大部分人,尤其是大陆旅客的口中,还是习惯地称这个机场为中正机场,日子一久,新台机场的名字反而被人们渐渐淡忘了,除了候机大楼上面挂着的“新台机场”几个大字之外,基本上再找不到任何关于新台机场的记忆了。

机舱的大门慢慢打开了,从上面陆陆续续地走出一些乘客,从人数上看来,今天航班似乎没有满员,自从实现直接三通以来,两岸对飞的航班数量从过去的每周三班增加到现在的每天六班,大大地满足了海峡两岸人民的出行需求。而等到台湾旅游热的渐渐降温,许多航空公司不得不推出更多的优惠措施以吸引顾客,以今天这趟南航的航班来说,就推出了飞行途中的抽奖活动,一等奖是一张免费的返程机票,中奖者可以在一个月内,乘坐任意一班南航从桃园机场飞大陆任意一个城市的机票一张。在大家羡慕的眼光当中,一位中等身材,体格健硕的男子领走了这一张免费机票,不过看来他对于这次的中奖并没有显得十分的兴奋,不知道是他不屑于这样的一个奖项,还有其他的原因。

中奖的人就是刘天松,不过此时在他的身份证上写的名字却改成了刘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如果入境处的工作人员通过联网系统查找他的个人资料的话,他们会了解到这个人是内地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一名中级管理人员,这次来台湾是要在这里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企业管理培训的,难怪他拿到那张一个月内有效的机票并不高兴,原来对于他并没有什么作用。看到这里,相信入境处的工作人员对于他的身份不会再产生太多的疑问,虽然他的身材是那么健壮,壮得不像一名在办公室里头整天为了工作上的饿琐事而烦恼的白领。在这里系统上查到的资料尽管都是大陆方面提供的,但是台湾的情报部门都会一一核对其真实性,因此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他实在没有必要去怀疑资料的准确性。不过那个工作人员甚至连资料都没有查就给这位叫做刘天松,或者刘康的旅客办理了入台手续,毕竟每天他要面对上千名大陆的旅客,他才没有工夫去仔细地核对乘客的身份呢,要是办手续的时间太长,让那些大陆人投诉上一次,那可就真够自己喝一壶的了,所以现在最紧要的事情还是赶快在他们的证件上盖章放行。

刘天松只花了半分钟不到,就通过了检查,一走进候机大楼,他就看见走在前面的两个人陆续被接走了。他们也是“神剑”小组的成员,不过由于他们在台湾的行动都是分开的,不到最终方案实施的时候,大家彼此都不会联系,所以在一路上,他们都装作互相不认识。此时,小组成员中的一大半已经先期抵达了台湾,而其余的人,按照计划也会在一周内各自到达,刘天松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员,他并不清楚其他人的任务是什么,甚至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因为在出发前,那位装模做样的军官并没有给他下达任何明确的指示,只是要他在台湾好好的学习,等待进一步的通知。

“长这么大的人了还要读书。”刘天松带着一肚子的不解坐上了飞机,好在他过去曾经学过一点企业管理,这是部队为了使基层军官们退伍后能有一技之长而开设的培训课程,虽然学不到什么真正的东西,但是那张盖着“解放军大学”钢印的毕业证书在一些国营企业里面还是能起一点用处。不过刘天松却没想到自己学的东西还没等退伍就派上了用场,靠着对现代企业管理的一些基本认识,上级认为他可以扮演好企业管理人员这个角色,便派他用这个身份赴台学习。

刘天松提了行李,步出候机大厅,通过自动问询机上的电子地图,他很方便地就找到了自己所要去的地点,坐上机场的高速直达地铁,刘天松很快就来到了台北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前,培训班的学员们就被安排在这个酒店下榻。虽然他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但是在前期的特训当中,早已经将整个台北市中的每一条道路和每一座标志性建筑给牢记在心,要是愿意的话,他甚至可以去应聘当一名出租车司机。

由于这个培训班是针对大型企业中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所开设的,因而各方面的规格都比较高,收费也贵得令人咋舌,三个月的培训费用几乎够得上刘天松几年的工资了,要知道他当一名排长的收入在一般的工薪阶层中也算得上是中等收入了。不过高学费带来的好处就是学员们能受到高待遇,每一位学员都能在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中得到一个独立套间,同时老师的授课也可以根据学员的需要调整,甚至是可以取消一些不重要的课程,美其名曰可以让学员得到更多的交流和参观机会,实际上就是给内地这些国营企业中的管理人员提供一个带薪的疗养假期,举办过两期之后,在这里学习过的学员们纷纷在回去后也推荐自己的同事好友来参加这个培训班,一来可以公费旅游,二来又可以轻易混一张名头不小的文凭。看来主办方正是看透了一些内地企业中存在的弊端和企业新官僚的心理,从而为自己赢得了一个轻松赚大钱的好机会。

刘天松将行李放下,转头打量着这个自己将要呆上三个月的房间,犀利的眼神扫视过每一个角落,由于担心机场的安检会十分严格,因此每一位神剑小组的成员都没有随身携带任何的武器或是谍报装备,这样的话,一旦到达了台湾,他们就只有靠着自己的加倍小心来保护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要暴露了。虽然刘天松入住的是全台湾最为高级的酒店之一,尽管他确信自己的身份没有任何值得台湾情报部门注意的地方,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谁知道台军情报处的军官会不会突然搭错那条神经,突然监视起自己来。刘天松周围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便坐下来,打开自己带来的手提电脑,向自己“就职”的那家公司发了一封报告平安到达的电子邮件,相信军区总部的人很快就会收到转发的邮件了。刘天松接着打开一个论坛的首页,在上面找到一位网名为“神游华夏”的网友所发的帖子,在这个帖子里面有不少这位网友所发的旅游胜地的照片,由于这些照片从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很快就沉了下去,刘天松将上面的第一张照片放大,利用截图软件从上面一个特点的位置剪下一块,并放入一个小程序中运行,很快,电脑就将这一小块图片转换成了一个个的数字。刘天松打开自己带来的《管理学原理》一书,根据那些数字找到相应的页码和行数,将一个个散落的汉字组合起来,马上,军区给他下达的第一条指令很快就被翻译出来了。

在做上面这些事情的时候,刘天松自始至终都没有在电脑上或是纸上记录下任何信息,而且自己的身体尽量地靠近电脑屏幕,生怕后面有人要偷看他电脑上的东西似的。

刘天松将军区的命令默默念了两遍,合上书本,躺在床上,目光盯着电视,却一点没在意上面的节目。军区给他下达的指令很简单,就是要他利用空余的时间熟悉台北市区的道路和建筑,可是在之前的训练中,他们早已经将整张台北市区地图给背得滚瓜烂熟了,而军区此时还下达这样的命令,似乎有些多此一举。不过,既然这是上级的命令,刘天松也没有理由不去执行。他腾地跳起来,用电话向酒店租用了一辆汽车,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到各个地方实地看一看,看看这个都市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此后的一个多星期,刘天松只要一有空,就开着租来的汽车,在台北的大街小巷上到处转悠,不过每次出行的结果,他都会找到一家有特色的小吃店或是饭馆,在里面大饱一次口福,充分体现了一名国有企业中层管理人员的出差特点。这种新出品的宝马9系全自动汽车装备了新型的自动行驶系统,通过GPS定位和城市交通管理系统的控制,可以在一些特定的道路上以不超过80公里的时速,实现无人安全行驶。而台北市自从十年前定下了打造“数码”都市的建设目标之后,曾下了大力气完善城市交通管理系统,一方面大力发展公交系统,打造以地铁和定点短途空中客运为主,地面公交为辅的交通网络,另一方面,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安装了电子控制器,从而实现了在整个市区内部都可以实现无人驾驶,通过中央信息系统调控私人车辆的行驶路线及速度,大大舒缓了由于人口增多所带来的交通压力。所谓的中华民国“总统”宁国德为了起到带头作用,在出行时也坚持乘坐无人驾驶汽车。

既然不需要费心去驾驶汽车,刘天松就有大把的机会可以仔细地查看台北市面的情况,通过他每天的美食搜索,早已经将城市中每一处可能发生巷战的地方给摸了个一清二楚,并暗暗地制订出了不少进攻和防御方案。回到酒店,他就将自己的所见所想写下来,并转换成一堆位图信息,加载在自己在台北拍摄的旅游照片中,上传到自己的博客,与此同时,在海峡另外一边的军区参谋人员通过每天阅读刘天松那写得并不吸引人的博客,便得到了许多有用的情报。尽管台湾的情报部门通过大型的电脑系统每天对在互联网上传播成千上万的信息进行甄别,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关于台湾战斗部署的许多第一手资料正通过各种各样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由神剑小组的成员们源源不断地发给了南京军区的参谋,从而为他们制订更为详尽的作战计划提供有用的帮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