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三十节 重赏之下

卫华看着那些拿到赏钱的厂队长,兴高采烈的离去,侧身对陆机道:“我有一个想法,可以在短期内大幅度增加这些临时工人厂队,以及警察的战斗力。”

陆机奇道:“什么办法?”

卫华顿了一下没有直接说,陆厂长不愧是人精,他倒是明白了,微微一笑,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知我者,陆老爷子也!”卫华和陆厂长一老一少,四目相对大笑起来。

陆机皱着眉头道:“这个办法虽好,但钱从哪来呢?我刚才打开了财务室的保险箱,里面只有数千银元,怕是不够用。”

卫华道:“陆大哥,你还记得我先前怎么说的吗?抢银行,炸飞机,毁掉兵工厂!这里的钱不多,但沈阳各银行的金库里有总计7000万块银圆等着我们去取。”

“7000万块?你怎么知道的?”陆厂长问。

“估计的!”卫华只能这样说了,他总不能说,这是史书上记载的吧。

“这样做不好吧!”陆机道:“抢银行影响会很大,我们就算打败了日军有功,少帅也不会饶了我们的。”

“我们不抢,留给日军?”卫华反问。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陆机这人,就爱较真。认准一个理,就会死拼到底。王铁汉可是受了他不少的“苦”。

陆厂长道:“非常之时,可以通融。”

“虽说可以通融,但是……”陆机来回踱了几下步子,拧着眉道,“今后我们在少帅那一关又如何过呢?”

陆机此言一出,众人都沉默起来。卫华忽然一拍巴掌道,“有办法了,我们可以挑选可靠之人,化装成日军抢劫!”卫华广阔的见识,无数的影视剧情节,再次给了他以灵感。

“哈哈,这个办法好!”陆厂长捋须大笑。

陆机有点不悦,感觉自己很不君子。

卫华劝道:“我们无论如何的小人,只要能将这些钱用在抗击日军上,总比被日军抢去,要强!陆大哥,这事就交给你去办!”

“是!”陆机心道,“等打退了鬼子,剩下的钱还给少帅就是。只要钱在我的控制之中,我就可以做到。”

7000万块银元,有1800多吨重。陆机将厂里的四十多辆车,还有那三十多辆“装甲车”全部组织起来。剥掉日军尸体上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后浩浩荡荡的抢劫车队就出发了。陆机这次也学卫华的,搞了一个重赏,等到打开第一坐金库,就给参与行动的人,每人赏了一百大洋的封口费。发了财“搬运工”们干起活来,自然浑身是劲,效率高得惊人。

鬼子的主要兵力用于进攻东大营。留在城内的本来就少,在卫华解救各分局的警察时,又零零碎碎的干掉了四百多人。由于信息不灵,剩下的鬼子,大约还有三百多人,在进攻沈阳的内城。没有鬼子挡住陆机的“发财车队”。所以搬运工作进行得很顺利。

陆机一走,卫华又对陆厂长道:“飞机怎么办?”

“呵呵,当然是我去跑一趟了!”

“要带多少人?”

“我一人足矣!”

卫华见陆厂长笑得很“奸诈”,猜测着,他一定很有把握。便道:“带二名警卫员去吧,路上小心。丁二、李大为,你们俩随陆厂长去!”

陆厂长忙道:“不可,卫司令你现在有伤在身,若没人照顾……,你随便喊二个人,保保护我去就行了!”

卫华心想,陆厂长的担心不无道理。现在自己这个卫司令,纯属自封的,又受了伤,如果身边没有二个警卫镇场子,随时都有可能翻船,便依照陆厂长的意思,从厂卫队里选了二个人。

陆厂长前脚一走,李副厂长后脚就跟进来了。他面带喜色,对卫华道,成了。

“这么快?”

“嘿嘿,在这个厂谁不认识我老李?”李副厂长得意起来,“到广播里一喊话,所有的人都来了。现在他们正等在楼下,听卫司令训话呢。”

“严肃一点!”卫华给了李副厂长一个“红卫兵脸”。

“是!”李副厂长一想到卫司令杀敌如麻的传言,神色一下就变了,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李副厂长带路,丁二搀扶着卫华走向大楼的顶层。

这幢大楼有四层,在第四层的广播室外,有一个数十平方的露天阳台,平时就是厂领导集合工作训话的地方。需要使用时,只需将话筒往阳台上一放,一个临时主席台便成了。

卫华走上阳台,往下一看,感觉有点晕。

什么是人山人海,铺天盖地呢?

下面就是了。

无从得知下面有多少人,卫华只知道,到处都是人。这些人,个个都有一个黑黑的脑袋,像一片黑色的海洋,一直连到了天边。而这幢白色的办公大楼,则像黑海上行驶的一叶小舟。

吹了吹话筒,一道刺耳的电磁声,便从高音喇叭中传了出去,下面嘈杂的声音为之一静。

“兄弟们!鄙人卫华!”卫华突然感到一阵紧张,他可是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讲过话啊。说了一句开头,就不知道下文该怎么说了。

下面几万双眼睛,仰视着卫华。

卫华心跳加快,脸涨得红红的。

下面的人还好说,隔得远,看不清卫华的脸,再者他们的少帅演讲时,也是结结巴巴的,并不奇怪。

咱们工人有力量,更有忍耐力。听着领导讲话,一样的有工钱拿,这比干活要轻松多了。

工人们虽看不清卫华出了什么状况,但一旁的李副厂长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他心中狐疑,莫非此人是假的吧,在主席台上讲个话,都会紧张?

正当李副厂长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猜测时,卫华终于从紧张中走了出来。

人之所以在讲台上紧讲,主要还是因为害怕丢面子,而丢面子的原因则是因为心中无腹稿,不知怎么的说。卫华由于没有想好要给工人们说一些什么,所以大脑一片空白,不过他毕竟是看着革命题材电影长大的,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候,领袖们掷地有声的讲话,全都在他的脑海中翻腾。从中找出最符合今天实际的背出来就行。

“兄弟们,外面的枪炮声,你们听见了吗?那是日本军队在枪杀我们的同胞,轰炸我们的子弟兵的声音!日本是一个禽兽不如的国度,他们除了侵略,就不会干别的事。杀光、抢光、烧光、无恶不作。我们如果不奋起反抗,就会被灭亡!

日本国很强,日本人很厉害,但他们也没有长二个脑袋。看!”卫华将多门的指挥刀,“锵“的一下拔了出来,“这刀我缴来的。他的原主人多门二郎中将,已死在了我的枪下!五百米外,我一枪就崩了他!要是鬼子来了,大家都别怕,瞄准了鬼子的脑袋,一枪就崩了他!”

下面传来一大片笑声。

“看看你们的前面,是人!后面也是人!周围全都是人!咱们中国什么都不多,就是人多。光我们这有几万人,我们的身后还有百万沈阳市民,四万万五千万同胞。小鬼子才几个人?咱们一人一口唾沫就淹死了他们!”

人群又是一阵大笑。

“咱们武器也多,这些武器是你们自己生产的,堆在仓库了像一座大山一样。我们不说用子弹射鬼子,那怕用弹壳也能将鬼子给埋了。”

又是一阵大笑。

“我奉少帅的命令,将大家组织起来,一起去打鬼子!少帅还说了,每杀死一个鬼子,奖大洋一百块,杀掉一个鬼子军官奖大洋一千块。那些帮忙打鬼子,搞后勤的也有赏,每人五块。如果牺牲了给一百块的安家费!”

人群顿时轰动起来,东北军打仗可从来没有给出过这么高的赏金啊。就连敢死队,也仅给十块大洋。

有人在下面喊,哪来的这么多钱?

他这一喊,顿时四野无声了,对啊,这里有几万个人,每人五块大洋,就得几十万块大洋了。

“少帅还会没有钱吗?看看你的身后是什么!?”

恰在此时,搬运银行金库的陆机回来了。七十多辆车,全都装满了银元,压得轮胎扁扁的,银灿灿的让人眼花。

除了银元,车上还有金锭、珠宝。黄的白的闪光的,这哪是车队啊,分明是跑来了金山银海。

忽然,第三辆车的车门不知道怎么开了,哗啦一声,银元就像水一样流了出来。满地乱滚,声音悦耳动听。

一些贪财之人,看到了黄白之物,不顾一切的涌了过去。

哒哒哒……

车上的卫队,毫不客气的用机枪扫射。

刹那间,数十个人倒地,血溅四野。

人群顿时乱了,互相推桑践踏,死伤无数,场面一下子就失控了。

卫华不知该如何控制了,急得团团转,大声喊着,不要乱,不要乱,但没有人听他的。

这时李副厂长冲过来,抓住话筒喊道:“所有人原地别动,乱动者开除!卫队停止射击!”

这一喊,场面一下子就静下来了。只有那些受伤的人,还躺在地上呻吟。

卫华看了看这位一句话就能镇住场子的李副厂长,心想,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啊。这人骨头虽不硬,但也是一个能办事的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