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情亲情友情征文]一路走来

一、苦涩的种子

起初时看钱中书的《围城》,说婚姻就象藩篱,一旦一只脚踏进去,另一只脚就迈不出来。当时想,问题有这么严重么?

等到自己身为人夫,身为人父后,才明白其中的甜也苦。

我的婚姻没有感天动天,却也曲折离奇。

十八岁那一年,我刚刚踏入大学的校门。从此,完结了一个被视为青涩的季节,生活之门轰然洞开。忽如一夜梨花开,爱情与婚姻接踵而止。而我,也早早失去了一个少年应有的幻想与浪漫。

我是一个农家子弟,在那个年代能有幸经过寒窗之苦从莘莘学子中突围,就意味着从此改变了一生的命运,而事实也的确这样。我考上了大学,就等于有了谈论婚嫁的本钱。头一个学期还未结束,爱情与婚姻已经向我招手了。

那年过春节,放假回家。屁股还没把椅子暖热,母亲就满面春风地对我说:娃儿,妈已经给你物色好了一个对象,后天去见面。

一句话说得我一头雾水,吃饭的时候才搞明白,母亲给我介绍的对象,原来是她!

她是谁呢?

她本来是介绍给我哥哥的。哥哥在部队,探亲的时候经媒人牵头,双方见了一次面,但哥哥把他一票否决了。当时,家里还闹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我父母对哥哥的做法很不满意。说这个姑娘人虽然长相一般,但人品很好,比哥哥相中的另一个长得象花瓶一样的对象强多了。哥哥顶撞了父母,母亲气得甩手给了他一巴掌。哥哥落了泪,头一扭冲出了家门。哥哥回部队后,我父亲的家书就跟随而止,信的大意是:如果你不同意这桩婚事,就与家里断绝关系吧。哥哥的回信也很坚决:我与另外一个姑娘(就是我后来的嫂子)已经有事实了,人家说如果我现在不答应她,就去部队告状。倘若你们不想让我这个儿子继续在部队干下去,就请看着办吧。事后哥哥偷偷地告诉我,那全是骗父母的鬼话,他当时根本与我嫂子没那个。

这话击中了我父母的要害,我哥哥辛辛苦苦地好不容易在部队上混上了一官半职,不能为这事耽误了他的前程。我父母一通唉声叹气后,此事就搁下暂且不提了。

姑娘的父母都是教师,算是书香门第出身。人家在一家工厂上班,是吃商品粮的。现在,我考上了大学,摇身一变也人模狗样了,就等于与姑娘家门当户对了。所以,蓄谋已久的父母“贼心不死”,旧事重提,转手把我给推销出去了。也许,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母,在潜意识里是想巴结一个读书人家的,他们认为出身于这样家庭的孩子知书达理,温柔贤惠,是做儿媳妇的最佳人选。

双方见面那天,临出门时,母亲又给我重复了已经重复了多次的一句话:你只向姑娘家提一个条件,就是结婚后要好好孝顺双方老人,其它的,咱都答应。

我怀着一丝悲壮的心情出发了,因为早就有心理准备:姑娘长得不算漂亮。在媒人家里,双方父母经过短短一番开场白后,都悄然离去。这当中,我吓得不敢抬头,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发现姑娘的身材高挑,说话的声音也软绵绵的。谢天谢地,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差。等到室内真正剩下我们二人时,我鼓足勇气看了看姑娘的脸,一股失望迅速升了我的心头,姑娘脸上虽精心扑上一层白妆,但底色还是差不多与我一般黑。而且,不是那种水灵灵的人,显得老气横秋的,是个老姑娘。

父母事先告诉过我,人家比我大三岁,并说了一句很中听的话:女大三,抱金砖。可我不想抱金砖,我只想抱桃花。回到家里,我说出了我心中的不满。严厉的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也不看看自己的长相,只要人家愿意,咱家就无条件!

于是,归校后我坐在教室里,上课时对着书本发呆,只一个劲儿地祁盼:天灵灵,地灵灵,姑娘她说啥也不要答应。大概一个月后,父亲的信来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女方同意这门亲事了。

我的感觉是一下子掉入了冰窟中,因为我知道,凭我父母的脾气,我是拗不过这桩婚事的。

开始的时候我想,一是我远在天边,二是我还有几乎四年的漫漫学期,这当中,一个可能是姑娘家会等不及,另栖良枝;另外就是好好做父母的工作,说不定他们会回心转意的。用上牛皮糖战术,一不小心,黄花菜都会放凉的。

但人算不如天算,有道是:魔高一迟,道高一丈。俺未来的岳母,是个颇有心计的人儿。大二放暑假那年,岳母做通了她昔日一个学生的工作,那人是乡政府一个管办结婚证的官儿。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只是要了我的一张相片,人还没到现场,大红的结婚证书就顺顺当当的领回来了。从那一天开始,我和姑娘就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当然,这事情的得掖着藏着,让学校知道了,我会被开除的。后来参加工作后,又补办了一张结婚证。当时单位领导不理解:你小小孩子,刚参加工作就要结婚啊?不响应国家计划生育号召了么?我只有苦笑:我对象的年龄比我大得多,已经算是晚婚了。就这样,至今我的床头上还保存着两本结婚证书,我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双料博士”了。

结婚之前,我做过最后的挣扎,演出了一场逼上梁山的好戏。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越来越对姑娘不满意,脾气不合,见识不同,我打心底里认为,我们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一次为这事与父亲顶嘴后,父亲抬手打了我,我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躲到了舅舅家,发誓永不再回来。舅舅反复做我与父母的工作,始终做不通。后来舅舅叹着气告诉我:娃儿,你知道你父亲是个刚强的人,但你离家的那天,你父亲坐在门口流眼泪了。

我听后,一个人跑到村外的河边,泪水一下子涌了上来。我对着河边的小树跪下,独自惮悔。我的父母生我养我,供我吃穿,供我上学,没有他们,哪有我的今天?为了他们,我也要答应下这个婚姻,我不能做不孝的儿子。

二、发黄的紫藤

就这样,没有想象中的佳人,没有教堂的钟声,也没有海誓山盟,更没有花前月下,我步入了一个无爱的婚姻殿堂,稀里糊涂地完成了一件人生的大事。结婚前的头一夜,我在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家中度过,从不喝酒的我,学会了饮酒,喝得铭钉大醉。我知道,从此我就要开始一种新的带枷锁的生活了。

婚后我与妻过了一段短暂的平静生活,虽然一潭死水,却也微澜不惊。不久,随着我的儿子,一个新的生命降临到人间,战争开始爆发了。作为一个年轻人,我想拚命往上爬,在单位好好表现,争取出人头地。还有一个不能给人说的秘密,我不想回家,也不愿回家。

我也曾想好好呵护这个家,心想,我虽然并不爱我的妻,但感情是慢慢培养的,结了婚后一切从头开始吧。于是,那一段时间内,我想拉妻在星期天去逛公园,去郊外去踏青。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放风筝。但妻勉强陪了我二、三次后,就推说还有一大堆家务活要做呢,要去就我一个人去吧。晚上饭后,我想让她与我一起听听音乐,一起看看书,一起躺在床上卿卿我我说说知心话。但妻没有音乐细胞,对文学也没有爱好,枕边我正与她诉说着衷肠,她却一扭头呼呼睡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地在黑暗中望着天花板。

对牛弹琴,我开始恨我自己,我的一切努力都于无形中化风而遁了。最难过的一次,是那年新婚后,我陪她回家给岳父岳母拜年。中午我喝了几杯老酒,返家的途中,天空撒下了弥天纷纷扬扬的大雪,一片洁白的天地,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我兴致大发,一路高歌,在风雪中拥抱着妻,深情地对她说:看啊,再也没有一个人,这天地是属与你的,也是属与我的。妻却一把推开了我,吹着冻红的小手说:发什么神经呢,冻死了,快点回家吧。

傍晚到家,我一头钻到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妻把晚饭做好后,叫我起来。我哼都没哼一声,躲在被子里一个劲地无声地掉泪:难道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没有其他了么?

我要的是风花月雪,妻给我的是一地鸡毛;我要的是柔情蜜意,妻给我的是没完没了的唠叨。情不投,意不合,这日子怎么在一起过?我在心理上已视妻陌同路人,于是,眼不见,心不烦,总是借口工作忙碌,有意无意地,总是整日里泡在单位,往往深更半夜才回去,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不爱回家的人。

一个月这样过去了,妻不说什么;三个月过去了,妻开始小有怨言;半年过去了,我依然如故,妻终于忍无可忍了。妻发脾气也是有原因的,我们的小孩刚出生,不论白天黑夜,里里外外都需要人照顾,她一个人手忙脚乱地确实忙不过来。我看在眼里,却高兴在心里:谁让你当初不照顾好我的情绪呢?一种复仇的快感冲昏了我的头脑。争吵就这样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她越吵得凶,我越做得出格,最后索性与她玩起蘑菇战。深夜她睡熟后我蹑手蹑脚地回来,早上趁她没醒时赶快溜之大吉,来个神龙见首不见尾。

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那一段时间,这成了我们家庭生活的主旋律。终于有一天,妻一反常态,很平静地与我谈话: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还要不要这个家?我傲慢地回答:要又怎样?不要又怎样?妻咬了牙,泪水夺眶而出:好,你等着。

当夜无事,我与她都再也没有相互搭理,只是各自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第二天,妻收拾好自己的行装,独自回娘家去了。

这天晚上,尚在襁褓中的小孩离开了娘,整夜哭闹不止。我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揽在怀中,这时才体会到了做母亲与做妻子的难处。

我心想,妻是一时之气,气头过后,她就会回来的。

可一天天过去了,我望穿秋水,妻却始终不见露头。

我从盼望变成了绝望,由体谅她变成了仇恨她。在孩子一天天的哭闹声中,我的心一天天地变得强硬起来:好好好,死了张屠户,我就不信只吃带毛猪。我下定决心,排除万难我一个人也要把孩子带大。至于妻,我就当压根没她这个人啦。

妻在等我给她台阶下,在等我向她低头认罪,在等我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悔过后,风风光光地把她接回家。可咱,一个纯爷们,一个堂堂七尺高的男子汉,打死也不能做这种事儿的。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妻要的是脸,我要的是皮。事情玩过了头,双方僵持不下,就不好收场了。

还是女人沉不气,半个月过后,妻让人捎话回来,让我接她回去,我不干;一个月过后,岳母登门了,让我接妻回去,我不干;三个月过去了,小舅子光临了,大吵大闹,让我接妻回去,我更不干了;到最后,岳母托人把我请了回去,专门给我摆了一场陪罪酒席,让我接妻回去。饭局进行到一半,我脚底抹油,一走了之,还是不干。

母亲终归是母亲,直到有一天,我的母亲背着我,亲自把妻接回了家。

那天晚上,妻扑在我的怀里,不停地抽泣:你就这么狠心啊。我轻轻地抚摸着妻的背,结婚这么长时间,我第一次在心底里对她有了依稀的暖意。

三、怪味的果实

如果不是遇见了梦中的梅,我和妻也许就会从此和好如处,平平淡淡的把日子过下去。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走在林荫路上,偶尔一对年轻的恋人骑车从我身旁一闪而过,暖风把他们的欢声笑语吹成一朵朵碎片;或是瞥见公园的长椅上,一对恩爱的夫妻相依相偎,那情意绵绵的样子让人好羡慕不已。每到这时,我的心底里就会荡起涟漪:幸福是属于他们的,孤独是属于我的。

我和梅素昧平生,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一年快到年底时,我们单位与当地一所大学搞联欢。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年,我28岁,梅刚过20岁。几次接触下来,她记下了我的手机号。

事情结束了,我也很快就把她忘记了。忽然有一天,手机响起,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电话接通后,话筒那边传来了一位姑娘银铃般的笑声,让我猜猜她是谁。我实在想不起来是哪位,就接连说了几位熟悉的人的名字。话筒那边先是一阵沉默,接着是嗔怪,最后说了一声我是“梅”,就挂了。

电话挂断了,我的心却再也挂不断了。

原来,这世界上还有牵挂我的人。

事情的发展可以想象。先是梅约我去唱歌,来而不往非礼也,接下来我请梅吃饭。梅是学工艺美术的,她给我看她的作品,并让我看了她的个人相册。作为回报,她要求过目一下我的家庭相册。出于无奈,我只好让她看了。梅一页一页地翻着,并连连夸我找了一位好老婆。说话间,她顺手拢了一下发梢,无意中一丝秀发从我鼻尖掠过。我闻到的是,一位青春美丽姑娘的活泼气息。

很快学校放假了,梅回老家过春节。这时候,我的心总隐隐约约地觉得远方有个放不下的人。大年初二,我正在妻家中团聚,手机突然响起,原来是梅从老家打来的,向我拜年,我又惊又喜。正说着,妻从房间出来了,问我是谁打来的电话。我吱唔着说是单位的同事,赶快挂断了。

年过完了,梅又回到了学校,来的时候她让去车站接她,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她已把我看作自己的大哥哥。正月十六元宵节,梅让陪她去观灯。我俩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梅的头依在我的肩膀上,一起搀扶着走了很长时间的路。到她学校门口时,临分手时,梅说送我一件礼物,并说现在不准看,回家后再看。我回去后灯光下打开,是一只精美的玉石雕像的小狗。我这才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是属狗的。说着无意,听着有心,我曾经告诉过梅我的生日,她记下了。

当夜无眠。

梅象一阵风,梅象一朵花瓢,飘然而止。她把阳光、雨露、真诚、风情、体贴、温柔一览无余地呈献给了我,让我怦然心动,冬蜇的情怀悄悄畅开。

那年的夏天,一个下雨的日子,我和梅终于走到了一起。

在和梅相处的日子里,我觉得我找回了失去的自我,品尝到了真正的人生爱情。同时,备受心理上的双重折磨与煎熬。一个我告诉我,我背叛了我的妻,我背叛了我的家庭。而另一个我又告诉我,我想追求真正的爱,我想找回属于我的天地,何错之有?

我在扭曲中一天天度过,我不敢面对我的妻,虽然她不能给我精神上的安慰。我更不想失去梅,她让我觉得有了心理上的寄托。梅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始终没有对我提出什么。至到她大学毕业那一天,我终于鼓足了勇气,主动问她:我们该怎么办?梅一言不发,只是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好一会儿,才用连她自己也快听不清楚的微弱声音嗫嚅道:你说呢?我咬了牙,对她说:你等我好么?给我一点时间。梅用力点了点头,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嗯!”她重新抬起头,早已是一张挂满了泪水的脸。

梅走了,回到了当地一家报社工作。我的心,也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唯一把我们两人连在一起的,是永远也说不完的天南地北的电话。

我无精打采,工作时总是望着窗外呆呆地出神。同事关心地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我摇摇头,只有苦笑;回到家里,我一言不发,不明就里的妻好心地问我:是不是生病了?我无言以对,只是不耐烦地说:累了,没事儿。

做个男人真难,做个好男人更难。我到底该怎么办?我总是不停地问自己。

我明白,在这样下去,我人就要崩溃了。我铁了心:与妻离婚!

四、逢春的枯木

我与妻正式摊牌了,妻问我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总之我们性格不合。妻说我又没什么错,我不同意离怎么办?我说,那我就与你打持久战。我说到做到,我住在了单位,想与妻之间造成分居的事实,到时候不离也得离。

我把我的行为告诉了梅,梅满心欢喜:我等你最后的消息。

各方面的压力可想而知,但我就是吃了铁秤砣,横下心浪子不回头了。

经不住我的死缠烂打,妻终于认降了,事情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妻提出了最后一个条件:离婚后她不打算再嫁人了,儿子归他。我心有不忍,但一想到梅,就同意了。

我与妻正说着,没有注意旁边站着的儿子。几岁的儿子突然间象明白了什么,一下子抱着我的腿,放声大哭:爸爸,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不让你走啊!

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哭声,那是一种即将失去亲人的哭声,那是一个孩子绝望无助的哭声!

我一把抱起了儿子,五味俱全刹时涌上了心头。我仿佛一下子大彻大悟了:爸爸不走,爸爸永远也不离开你!

我把我的最后决定告诉了梅,我不敢请求她的原谅!

梅在那边泣不成声:我理解你,我也要谈朋友了。

梅末了的一句话是:让我们把电话号码都换掉吧,彼此找不着对方了,也就死了那个念头了!

电话里哭作一团,一个青春萌动的不幸肥皂剧就这样嘎然破灭了。

妻大病一场,病床上拉着我的手呻吟着说:假若我走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儿子,你可要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儿子。

我潸然泪下,长跪在地向她惮悔: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

这一生,我对不起两个女人。

这象一块沉甸甸的石头,永远压在我的心间。

爱是碰撞的火花,爱是彻底的疯狂,爱是蠢蠢欲动,爱是不讲理由的。但爱过之后才明白,爱是有代价的,爱是有条件的。只有理智的爱,清醒的爱,才是真正的爱。对于一个家庭,爱情可能是暂时的。真正维系一个家庭的真爱,是由爱情升华到亲情。而这份亲情,是永远也割不断,永远也分不开的。它使我们的心灵由最初的狂躁与不安分,渐渐的返朴归真,走向彻底的恬淡与宁静。

妻象水,是要弥经岁月才能尝出淡淡的味道。梅象火,短暂却绚丽,让我的生命燃烧。如果今生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愿今生今世只爱一个女人。我会永远呵护着她,永远做她的守护神。我的心是她一个的,我的身是她一个的,我的身心都是她一个的。

而现在,面对早生华发的妻,我的心不能平静。还有,远方的她,你现在过得还好么?








本文内容于 2007-12-9 12:32:31 被雁去衡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