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路 第二卷 不归路 第八节 踏上不归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第八节 踏上不归路


我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头深深的埋进自己的怀里,想着孙排、老鬼、大牛,还有那些牺牲了的战友,想着一年前执行的那次任务。

那次任务在执行过程中非常顺利,简直就像是演习一样,渗透-狙杀-撤退,可就是在撤退途中触发了陷井,然后又被他们追了好几个小时。我当时就有点奇怪,一群毒贩最多只是和边防部队小规模的交过手,而且都是一遇到就逃跑的家伙怎么会有那么强的战斗力,布置的陷井连我们的尖兵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当时我的直觉,估计我们一个也别想活着回来,原来他们有专业人士指挥啊。不过后来听说那群毒贩的头被我干掉,而他们在攻击小山包的时候那群毒贩的接班人带着迫击炮想杀死我们也被我打死了,现在他们成了一盘散沙,各个小头目都在争老大的位置,唉,也算是我们完成的任务远远超过了上头所要达成的目标了吧,只可惜我的那些战友再也回不来了。

我要报仇,可是鹰眼在非洲,如果我现在回国那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他们呢?再说我也退伍了,回国也没有机会跟他们较量。这时我又想起了北极熊对我的邀请,是啊,加入雇佣兵组织后可以全世界征战,这样肯定会在战斗中遇到他,我有把握在他出现在我的瞄准镜里的时候把他击毙。可是我现在已经患了比较严重的战争综合症,如果继续在战场上混。。。。。。我不敢再想象我以后的生活了,毕竟我知道我有潜在的嗜血基因,因为我在战场上的那份屌操性我自己心里最清楚了,每当我的瞄准镜上的倒V字型分划压住一个目标,击发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由得会有一种快感,而且那时候我总喜欢伸出舌头舔一下牙齿,而且以前在出任务的时候也当过突击手,不只一次用手中的三棱刺捅过人的心脏。战友们的战斗刀的型号很乱,有黑鹰、猛虎什么的,都是出任务的时候搞来的,还有通过各种渠道买来的,队里对这些事管的也不是很严,而我只用三棱刺。我的那把三棱刺是从大队的当礼宾枪用的56半自动上拆下来的,找修理所的哥们加了个柄,刀身发蓝处理了一下,为了这个曾经被中队长一顿好骂。每当我用我的三棱刺刺入敌人的心脏,听着血液进入肺里呛的他喉咙里发出的“咯,咯”声的时候,我都很兴奋,我的一个战友说那时候我的眼睛是红的,很吓人。如果我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会不会变成一个嗜血狂魔呢?

唉。。。。。。

门吱呀一声开了,北极熊走了进来。

“尤,好点了吗?”

“哦,谢谢你,北极熊。”

“没事的,我也有战友的。”北极熊说,“我成为一名雇佣兵,为的也是我的战友,他们死了,无牵无挂了,可是政府给的那点少的可怜的抚恤金根本不够,所以,我就当佣兵了,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的战友。唉。”

“对了,北极熊,鹰眼这家伙是哪个佣兵组织的?”

“他以前是白水公司的,后来在战场上用狙击步枪在远处滥杀平民被一个战地记者发现,后来白水公司利用跟美国上层的关系把这个消息给压了下来,而鹰眼这家伙也被白水公司解雇,后来他就纠集二十来个人成立了一个新的叫“恶魔”的小型雇佣兵组织,最近混的还算不错,只是他们一切行动都为了钱,只要给足够的钱,他们连美国总统都敢杀。”

“对了,北极熊,鹰眼这家伙是哪个佣兵组织的?”

“他以前是白水公司的,后来在战场上用狙击步枪在远处滥杀平民被一个战地记者发现,后来白水公司利用跟美国上层的关系把这个消息给压了下来,而鹰眼这家伙也被白水公司解雇,后来他就纠集二十来个人成立了一个新的叫“恶魔”的小型雇佣兵组织,最近混的还算不错,只是他们一切行动都为了钱,只要给足够的钱,他们连美国总统都敢杀。”

“那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机会遇到他吗?”

“总会遇到他的,不过说不定会是联合作战,在那时候是不允许你向他下黑手的,不过联合作战的机会可能不会很多,因为这家伙接的任务大多是为了钱,雇主大多是些小国家里的。”

“哦。”我又陷入了沉思。

战友的仇不能不报,如果不知道倒还算了,现在知道了,我能无动于衷吗?我能就这么拍拍屁股回国过我的安生日子吗?古人有句话,虽千万人,吾往矣。虽然我没有说出这句话的人那么崇高,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想到这里,我做出了决定!

“北极熊,我决定了,加入你们。”

北极熊笑着站了起来,走去拉开了房门,然后回头向我展开了双臂:“欢迎加入,尤。”

我往门外一看,谢辽沙他们都在外面,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冲进来把我拖了出门,笑着叫着闹着,又要拖我去喝酒庆祝一下,然后就是一醉方休。

第二天一早,我和北极熊他们登上一架美军的C-17,一起回他们自己的基地。

在飞机上,北极熊向我介绍了他所在的雇佣兵组织的情况。他们所在的雇佣兵组织名叫北美保安公司,业内的绰号叫“恶龙”,是一个老牌的国际佣兵组织,里面的成员大多是各国退役特种兵,现在的负责人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退役将军,他们的业务范围很广,包括训练、暗杀以及接受美军的委托配合他们在国外驻军的军事行动和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

我们乘坐C-17来到美国,然后又搭乘公司的直升机还到位于美国北部与加拿大接攘的一个小城市的一个农场里的基地。到基地第二天,北极熊带我去见基地的负责人,一个美军退役的上校,他拿出了一份合同给我签,我拿过来看了看,上面的条款很详细,介绍了在公司里当雇佣兵的各项福利、参加任务的报酬以及必须尽的义务等等的一些东西。我也没仔细看,拿过来就签了这份卖身契。然后北极熊又把我带到了他们的地下枪械仓库,让我选择自己的装备。

枪库里的枪种类很多,各大国的现役枪支的种类几乎都有。我看了看,从中选了一支81杠,又拿了支M203、一支SVD、光学瞄准具、战术灯、M9、带消音器的MP5,还选了一把56半自动,从上面把枪刺给拆了下来,然后回头问北极熊:“这里有人改装枪支吗?”

北极熊一直面带笑容的看着我,看我选的这些装备。“哦,你要改枪?怎么改?来,我带你去找枪油。”

北极熊把我带到枪库边上的一个房间里,里面好象是一个车间,中间是一台车床,四周散落着一些材料和工具什么的。房间的角落里一个满身油污的人正在一个台钳前面忙些什么。

“喂,枪油,给你带活来了。”

“啊哈,北极熊来了啊,好久没看到你了,今晚喝两杯去?”那个叫枪油的看到北极熊来了很高兴,展开双臂就要与北极熊拥抱一下。

“去、去、去,你一身油污的别靠近我!”

“哈哈,对了,你又要改枪?”

“不是我,是这位,他叫池尤,是我们的新战友,尤,这是枪油,你把改枪的要求跟他说一下吧。”

枪油才发现我,“哦,中国人?很少见啊,你要改什么枪?”

我拿出那把81杠跟他说:“我要把这把81式步枪的表尺向后移,移到机匣盖的后上方,上下护木上给我加装皮卡汀泥导轨,再换一根新的枪管。这把SVD也给我加装个皮卡汀泥导轨,照门表尺改成砚孔式的,再装一个两脚架,枪管也换了,换成加重的,提高一下精度。再帮我把这把56式半自动步枪的枪刺加个柄,仿制M9枪刺的柄就可以了,刺刀的刀身做一下发蓝处理,我想用这个做战斗刀,另外再帮我做一把多功能枪刺就可以了暂时也就这些了。”

枪油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嗯,不错,是个行家,行,没问题,给我三天时间。”

“好的,拜托你了。”

然后,北极熊带我去拍了照片,验了血,又去领了一些迷彩服、背囊等一些生活用品,又把我带到分配给我的房间里去,他就拿着我的照片去办理我的身份牌以及护照之类的东西,因为我出国毕竟是偷渡的。

等忙完了这一切,天也快黑了,我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恍如隔世。

唉,我算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