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乱弹三国人物之三:曹操“糊涂”

官渡一战,曹操大败袁绍之后,从缴获的文书中搜出了大量他的部下暗通袁绍的书信。亲信马上将这一消息报告给曹操,建议将写信之人全部处死。曹操听后只是淡然处之,不但不看,还当众下令将这些书信全部焚毁,并且不追究任何人的过失。他说:“当绍之强,孤亦不自保,况他人乎?”那些曾经想叛离曹操的人知道后,对曹操自然是感恩戴德,忠心耿耿。

按照常人的眼光,曹操是不是有点糊涂?是不是大获全胜后高兴得昏了头?其实不然,曹操一点也没有糊涂,他非常清楚,在当时敌强我弱的危机形势下,这些人对袁绍的雄厚实力心怀恐惧,想给自己留条后路,想谋个好出路,即便是立场不坚定,也是可以理解的。曹操就揣着明白当糊涂,不再过问。正是凭着这样的“糊涂”,曹操才使自己的麾下聚集了众多的、远远超过西蜀和东吴的豪杰俊才,才会有那么多的人为他誓死效力。

设想一下,曹操如果看过了,肯定会牢记不忘,心存芥蒂,时不时地对写过信的部下来个秋后算账,搞得众臣人人自危,谁还有心思再冲锋陷阵?谁还愿意再出谋划策?还哪有凝聚力和战斗力?又怎么能把天下的英雄网罗一大半?曹操不愧为著名的政治家,在小小的“糊涂”中就显示出了高超的政治水平。

由此可见,类似曹操这样的一时“糊涂”,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不失为明智之举。

第一,糊涂有时是一种比较妥善的处事方法。糊涂并不等于昏庸,而是为人处世时,能够豁达大度,拿得起,放得下,是适时适度的理解、宽容和忍让。纵观历史,不少名人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一己之私都有点马马虎虎,也就是“得过且过”。孔子说过:“刚毅木讷,近仁。”“木”就是愚钝,“讷”就是寡言,“木讷”就有些近于糊涂。陶渊明也说过:“好读书,不求甚解。”试想一下,如果事事都寻求有解,恐怕广博和精深这两个目的都达不到。因为社会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网络,糊涂就好比是一把剪刀,删繁就简,无形中使复杂的问题变得简单化了。在农村,常见乡亲邻里之间为了一只鸡、几棵树、一处宅基地而发生纠纷,有些甚至闹得不可开交,或大打出手,或对簿公堂,甚至世代结仇,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其实,在这些事情上,难道就不能糊涂一点吗?可能有的朋友会说,那还讲不讲原则?讲不讲是非?须知世事纷繁复杂,在某些情况下,不讲原则就是原则,不论是非就是是非。脍炙人口的“六尺巷”故事,就是当事一方以“糊涂”而宽容对方,最终双方和解的故事,小小的“六尺巷”体现的是一片宽容的天空。

第二,糊涂有时是一种另类的“麻醉剂”。回眸历史,晋朝司马家族当政时期,政治黑暗混乱,士人的生命在当时就像是风中之烛,杀戮让人们敢怒而不敢言。士人们不愿为暴君效力,又迫于封建统治者的压力,为了保住性命,就只好无奈地装糊涂,以求保身,这是一种适当的自我保护。特别是一些才能之士,干脆就“潇洒”地当起了“隐士”,以应对当时严酷 的政治环境。“隐士”听起来好象很优雅,好象是散淡之人,是闲云野鹤,逍遥自在,其真正的实质就是假装糊涂,对国事天下事不闻不问——有的隐于“山林”,寄情于山水之间,终年不进闹市;有的隐于“酒林”,醉心于美酒之中,终日烂醉如泥;还有的隐于“床上”,从早睡到晚,甚至一睡就是数年。乾隆时期,统治阶级实行政治文化上的高度专制,大兴血腥的文字狱,牵连甚广。郑板桥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哪能糊涂起来,不过还要装糊涂。他的“难得糊涂”,看似简单,实际上反映了封建社会里一个正直的士大夫的苦闷与彷徨、愤怒与无奈。不过,郑板桥没有选择奋起抗争,而是被迫以“糊涂”的形象特立独行,以求得洁身自好,这在当时特殊的政治文化环境下,恐怕也得需要极大的勇气。

第三,糊涂不能事事滥用。在大是大非面前决不能糊涂,在原则问题上决不能糊涂。秦始皇死后,丞相李斯为了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一时糊涂, 附和佞臣赵高伪造遗诏,迫令始皇长子扶苏自杀,立少子胡亥为帝,赵高篡权后又施展阴谋, 诬陷李斯“谋反”,将其处以五种酷刑后腰斩于市,并夷灭三族。有首诗曾说道:“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宋朝名相吕端,平时糊涂(当然是不在意),不过一遇到大事,总会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和做法。宋真宗继位时,群臣争相朝拜,只有吕端不急着下拜,而是仔细观察,直到确认是真正的太子后,方才下拜。还是宋朝,著名的富弼对于小事常常糊涂而过,不予计较,但是对一些原则问题却毫不让步。宋仁宗时契丹兴兵南侵,要求大宋割地赔偿。富弼受命去和契丹谈判,这位素以宽宏大量而闻名的人却断然拒绝了契丹的无理要求,并进一步透彻地分析了时局,最后契丹只好撤兵北归。富弼出任枢密使时,宋英宗继位后,将其父仁宗的遗物,都赏赐给朝廷重臣,并要富弼单独留下,又在惯例之外,特别赏赐几件器物,富弼坚辞不受。英宗不悦,富弼恳切地说:“东西虽然微薄,但关键是额外所赐。大臣接受额外的赏赐而不谢绝,万一皇上将来做出什么例外的事来,凭什么劝谏呢?”富弼最终还是辞掉了赏赐。可见,富弼并不是一个一味大度、不讲是非的人——对于个人名誉,他可以满不在乎,可有可无;对于国家利益,他则据理力争,毫不含糊,可以说是一个小事糊涂、大事清醒的人。

以史为鉴,切记——小事有时可以糊涂一点,大事万万不可糊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