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说明 说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一、洒家者,气功与中华传统文化理论知识爱好者是也,充其量算个三分之一知识分子,半吊子都称不上,归于“会说不会练”、“文人无行”一类。不要把这个家伙太当人看就行了。


二、人生在地球,不论洋人土人,身体与思想莫不遗传自父母、因袭于社会。哪一样是自己的?整天“我、我、我”的,我是谁,能认清楚自己的人恐怕不多。所以读书 、学习是假借中国文字,在“传神会意”中找到自己。反复追问“我是谁”是中国文化特有的哲学问题,彻底找到“我是谁”是中国文化特有的科学问题。


三、洒家这辈子的思想受南怀瑾先生和庞明先生的书影响甚巨,极希望自己能以“师”师从二位先生,在这个将变未变的时代,奔走于先生前后以供驱使。可惜因循陋质,自惭形秽,所谓“随风荡堕,已成藩溷之草”,所以不敢随俗而称先生为老师。人有生死不能的时候, 但在中国有“悟道”的理与事可以转化红尘中的无边烦恼为智慧。从精神生命的角度讲,能够知道自己是谁这个似乎极其浅显其实又无比深奥的问题,因此可以放下胸怀,基本得益于二位先生的高明与悲心普运。所以这本小册子更不敢用“写”这个字,包括思想几乎都是“抄”两位先生的。两位先生的“学”与“问”已经超越这个时代,绝非文字之学!这个时代挺有意思的,这本小册子是锦上添花还是添乱子,洒家有些患得患失。


四、抄来的东西就不是原来的样子,这个小册子目的在于“抛砖引砖”。当代以气功为核心的真伪科学之辨,是浮躁而媚俗的。砖者,他山之石也,非网络口水战中的喷薄之物也。南怀瑾先生和庞明先生这些年扔了满地的“碎玉”,不知道有多少他山的小石头“琢磨”出好东西来。更希望后来的充满朝气的小石头们,拿出学校里百分之一的“学习”精神,把玩一下那满地碎玉。 请仔细看,那些原来都是整个的宝石,传世精品是也。网上有两位先生的电子书(万分感谢网络高人们的无名工作),不过还是找纸书读来味道更好。




五、原本想再谦虚一下,在引述南、庞两位先生文字的时候说一点“挂一漏百”的话。抄完这本小册子,很随意的再读两位先生的书,几乎篇篇还有不很明白的东西,总是有开卷有益的大小收获。一个是看得不细,一个是前记后忘。这还仅仅是为“知”而读书,并没有真正去“行”。历史上的大宗师虽然往往死后扬名,但是没有活着的时候“知行合一”的渊博,骗后来人也不容易,有时“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南怀瑾先生在中国基本上“如雷贯耳”。当世已经“名扬”若此,先生远游太虚之后,“名”贯银河也有可能;相比而言,庞明先生似乎只有特定的人群知道了。既然洒家视两位先生同为当代之大宗师,挂一漏万,甚至妄测“师意”的地方肯定存在,还请读此小册子时小心一点儿的好。




六、文化理论的系统化。中国文化的特质在于气功(一定是庞明先生所定义的广义气功),因而气功理论的系统化从核心上把中国文化理论系统化了。再辅以南怀瑾先生的经典讲述,做不到没有关系,至少会从理论上知道一个人是如何“做成”的,然后才会理解“吾道一以贯之”的“一”大体是什么;才会理解“天子以至于庶民一是皆以修身为务”的“修身”大体是什么;才会理解“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自利利他不二”大体是什么。这时候一个中国人的中华民族精神才会在心里有那么一点影子,周总理拿了一张纸和基辛格大人率领数十个“专家”每人抱了一摞文件进行谈判的民族优越感才会慢慢强大起来。不要看百多年来中华故国极端衰弱和西方列强的物化狂舞就胆敢否定传统文化,甚至去做否定一切这类“亲者痛、仇者快”的“急先锋”,因而有了充当实证科学“红衣主教”的嫌疑!没有经过一定时间、使用一套方法去实践气功,就不算“懂”气功;只是掌握了某一专业的基本知识,不论多么熟练而缺少哲学的、历史的知识涉猎,一般的聪明程度是不容易做到触类旁通的,就不算“知识分子”,充其量就是一个“技术员”,如绝大多数医生、教师;一个知识专门家而又有较为广泛的知识涉猎,却不能做到传统文人所标榜的“日三省乎吾身”,只为“己身”“隳突乎南北,叫嚣乎东西”,不能为社会,为人民用知识做事情,就不算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现代人人心诡诈多端,尤其知识分子“巧言乱德”,似是而非的道理一套一套的,现代人稍微读点儿书就很容易做到“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的地步,再加上一点儿中国老百姓万人敬仰的“科学”佐料,“上嘴唇顶着天,下嘴唇踩着地”,不“口吐白沫”的吵成一锅粥才怪呢!


毛主席他老人家曾经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改革开放的伟大设计师“邓公”主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没有调查,没有实践就敢于发表议论,首先说明治学精神的浮躁和莽撞,然后广而告之世人“屁股后面挂暖壶”是什么水平。可是如果也调查了,甚至有摆在桌面上的事实,仍然“下车伊始,就哇喇哇喇地发议论”,“话语权”用的是不是太放肆了?!这“一腚”水平如何向生前身后的名誉交待!所以,知识分子有时候脸皮也最厚,反不如一个老农可爱。


本条有些“粪”味,没办法,有感于互联网时代气功门户之争、科学真伪之争只好阿Q的自“粪”一下了。其实,静态的物,永远都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动态的事,永远都是祸福相倚、相反相成的活话剧。


天下事,本不可了,多以不了了之。


七、鼓捣这本小册子的原因。大约03年吧,在新华书店看到一本中国小才女王小平写的《第二次宣言》,就买了回去。书写得不错,还给别人推荐来着。敢写就是创意。洒家平时也比较喜欢“胡猜”未来,最早的时候,胡猜得有些离谱,知非即舍啦。读了小才女的这本“未来学”书,不禁勾起了洒家把后来的“胡猜”形成文字的想法。动手以后,时断时续一拖就是四、五年时间,眼看咱们伟大的国家要开奥运会了,而且06年颇有些鸟人在网上发表“屁论”,几乎有否定一切中华文化中美好东西的“魄力”,洒家一向也有些“破坏力”,所以数年所思所想,竟也有了一点“胸中块垒”的酸味不吐不快了。洒家的作文水平从小就很垃圾,别人都是思如泉涌,洒家基本都是思如“挤牙膏”,还是放了N年的劣质产品。喜欢不喜欢的,请将就着看吧。目的还是做个二传手,在“钱潮商海”中扔点儿东西,“抛砖引砖”一下子。


最后,衷心希望我们伟大的民族和蒸蒸日上的国家,多出一些王小才女或者不要唱“理想、幻想”的韩寒们,这样不拘一格的才子才女,“内求诸己”,外达于社会的各行各业。


爱我中华第十三亿 于07年岁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