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后面所表现的

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拓永刚被人关注不多,而且谈到他的时候也没好脸色,这个拓永刚几乎成了剧中除毒贩以外最大的反面角色,很不招人待见。



拓永刚空降兵出身,是空降兵的顶尖高手,素质和技能没得说,据说是A大队挖来的,既然是挖来的,他来A大队就不需要像三多和成才那般经过一番艰苦的选拔,也就没有三多和成才那样的荣誉感和敬畏之心。




成长的环境和过程决定了心态,拓永刚在空降兵是老大,空降兵的训练和作战模式应该和A大队比较接近,同样是轻兵简装、深入敌后、孤军作战。也许是与其他军兵种的高手较量少的缘故,使拓永刚成了井底之蛙,没有意识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强中更有强中手。




袁朗和齐恒在集训队设计的心理环境,并不是真实的战场的环境,战场上有孤立、无援、严酷、恐惧、疲惫、紧张等心理环境,但没有精神上的践踏和蔑视,拓永刚那种刚烈的性格恰恰受不了后两者,战场上有来自同伴和上级的践踏和蔑视吗?肯定没有。




拓永刚是袁朗杀鸡驯猴的牺牲品,拓永刚的离去是出于赌气,是面子问题而不是素质问题。集训不单是挑选,还有培养的功能,给他一个教训,裁裁他的面子,杀杀他的傲气让他认清自己就够了,但以一个必胜的赌局掐断拓永刚的退路,不公平,也是不负责任的。


拓永刚招人反感的原因来自于他在三多和成才面前的自傲自大、盛气凌人和不拘小节,此类的缺点并非不可容忍。在部队,军官和士兵不是一个层次,行政上的不平等、待遇上的不平等、知识和技能上的不平等决定了军官在士兵面前的地位。在齐恒眼中,大家全是南瓜,一律平等,但在宿舍里,许三多和成才就是士兵,端茶倒水就是应该的,如果挨几句训就怀恨在心,这样的兵显然没摆正位置。况且,随着训练的展开和了解的深入,上下级的观念自然会淡化,拓永刚离别时的赠言也表达了对三多和成才的敬意。




有人说拓永刚意志薄弱,理由是他受不了艰苦的训练,坐在地上哭了。这种判断实在太冤枉他了,体能只是基础训练,以拓永刚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他期待的是更高层次上的训练,他哭丧着脸只是牢骚情绪的夸张,就算他想哭也绝不会公然哭,尤其是当着三多和成才的面哭,否则,他的面子何在?当他听到第二天打靶就一骨碌翻起来,“我是不是幻听?他们不培养军中王军霞了?”拓永刚也很幽默嘛。




与袁朗的较劲是拓永刚不满情绪的爆发,刚烈不是缺点,甚至还能解气,我估计在场的集训队员也有类似的想法,很想把袁朗拉出来溜溜,出出老A的丑。三多在队列尾部提醒成才的用意是让成才去劝阻拓永刚不要和袁朗较劲,其实,三多也不地道,你既然也想到了,也出声了,为什么不直接喊报告去劝阻拓永刚呢?而是在旁边喊成才,让成才出面,好人你做,扣分让成才去承担,五十步笑百步,老实人也有玩阴的时候。




连成才这种打仗怕死的角色都可以回老A,拓永刚怎么就不行?当然,拓永刚是不会回来了,军队里不是只有一个老A,经过这种挫折,他会更成熟、更出色,他在空降兵也会有很好的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