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蒋是如何救国的

说国民党在1937年以前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并没有冤枉了它。有人认为“不抵抗”不该是恶名,而应该是美名,我也懒得与之争辩。恶名也罢,美名也罢,总还是国民党自己挣来的,怪不得共产党栽赃。


1937年前后,面对全国各阶层人民不断高涨的抗日救亡怒潮和日本侵略者的步步紧逼,国民党当局被迫改弦更张,走上了抗日的道路。但是说国民党奉行的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大体上并没有冤枉它。


在七七事变后的一年多一点时间内,国民党的抗战还是比较积极的。对此,共产党并没有一笔抹杀。《毛泽东选集》总应该看过吧?其中是这样写的:“从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到一九三八年十月武汉失守这一个时期内,国民党政府的对日作战是比较努力的。在这个时期内,日本侵略者的大举进攻和全国人民民族义愤的高涨,使得国民党政府政策的重点还放在反对日本侵略者身上,这样就比较顺利地形成了全国军民抗日战争的高潮,一时出现了生气蓬勃的新气象。”(《论联合政府》,毛选一卷本P1037)“抗战以来全国军队的英勇牺牲,我们是十分敬佩的,但是需要从血战中得出一定的教训。”(《和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


因此毛泽东又指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而不带群众性,是决然不能胜利的。”“从参战的成份说来则是片面的,因为抗战还只是政府和军队的抗战,不是人民的抗战。几个月来许多土地的丧失,许多军队的失利,主要的原因就在这里。”(同上,P365)“此外,军事上的错误,也是丧军失地的一个大原因。打的大半都是被动的仗,军事术语叫做‘单纯防御’。这样的打法是没有可能胜利的。”(同上,P366)“如果大量军队采用运动战,而八路军则用游击战以辅助之,则胜利之券,必操我手。”(同上,P369)


在这一阶段,国民党的问题虽然不在于不抗日,而在于片面抗日,但是国民党的失策造成的影响是及其恶劣的。


“单纯防御”而不是机动作战使国民党军队在日军的优势火力下损失惨重。有时一天之内,竟有10团官兵葬身于日军的炮火之中,由此在国民党军队中造成了一种严重的失败情绪。而单纯的横向防御,往往一点遭突破后便引起全线崩溃,且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以至一溃千里。原先预设的二线阵地往往不起作用,如淞沪会战中,张治中率部花费数年功夫兴建的吴福线国防工事未经使用便放弃了。1937年11月,抗战正式爆发后不过几个月时间,在华北以国民党为主体的正规战争已经结束了。


同时期,武器装备十分简陋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却逆向而上,杀向敌后。敌占区的广大民众,急切地盼望有人来组织和领导他们保家卫国。在共产党那里,他们看到了希望,各种抗日武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就以冀中根据地的开辟为例。1937年10月,共产党员吕正操率领的原东北军第53军388旅691团,拒绝与大部队一起往南长途竞逃,在晋县改称人民自卫军誓师抗日。他们与中共保属特委组织的河北游击军互相配合,在半年中控制了整个冀中平原,建立了38个县的抗日政权。1938年4月,人民自卫军和河北游击军一起粉碎了日军的第一次扫荡,在冀中打开了抗日的新局面。


再看地方政府,晋东北18个县的县长大多逃之夭夭,留下了五台县宋劭文和盂县胡仁奎两位县长,与共产党合作,参加了晋察冀边区的创建工作。


到1938年10月,八路军在敌后创建了晋察冀、晋冀鲁豫、晋西北、山东等抗日根据地,形成了广阔的敌后战场。八路军从改编时的4万多人发展到15万多人,成为华北抗战的中坚。新四军也开辟了苏南和华中抗日根据地,从开始时的1万人发展到2.5万人。到1938年底,与八路军和新四军作战的日军已经达到40多万,占侵华日军总数68万(东北地区除外)的58%,敌后根据地逐渐成为了抗日的主战场。


由于正面战场的抵抗和敌后战场的开辟,打破了日军“速战速决”的美梦。1938年10月武汉、广州沦陷后,日军被迫停止了战略进攻,转而将主要力量用于敌后,对付共产党的抗日武装。自1938年11月到1939年7月的9个月中,日军在8个月中以85%的兵力对敌后根据地进行扫荡,仅以1个月的时间用15%的兵力对国民党正面战场作局部进攻。


同时,日本对国民党加强了政治诱降,用所谓“善邻友好”、“共同防共”和“经济合作”三原则作为诱饵,企图实行其“以华制华”的目的。而英美对日采取绥靖政策,极欲作为调停者,不惜以牺牲中国抗战的代价来维持所谓和平。在此气候下,国民党开始转向。亲日派汪精卫公开投敌,而英美派蒋介石则走上了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道路。


1939年1月,国民党在五届五中全会上,确立了“防共、溶共、限共、反共”的方针。到了1939年11月的五届六中全会上,国民党进而从“政治限共为主”转变为“军事限共为主”,并发出了进攻八路军、新四军的密令。


随之就发生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其代表性事件是前期的五大“血案”和后期的三次进攻。1939年4月30日发生“博山血案”,6月11日发生“深县血案”,6月12日发生“平江血案”,9月1日发生“鄂东血案”,1940年1月11日发生“确山血案”,近3000八路军和新四军指战员(包括伤病员)及家属被惨杀。1939年5月,国民党调集胡宗南部30万人从北、西、南三面对陕甘宁边区实行封锁包围,以后就不断挑起摩擦,甚至大规模的进攻。到1940年6月共侵占边区5个县城和6个区43个乡。1939年12月山西的阎锡山制造了“十二月事变”,进攻新军和八路军,同时破坏地方抗日民主政权,大肆杀害地方政府人员和八路军后方医院伤病员,遇害者200多。1939年5月到1940年3月,国民党军队更对八路军前方总部和第129师发动进攻。由于共产党适时提出了“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口号,在军事上明确地采取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自卫原则,粉碎了国民党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