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05.喋血吴淞(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从战场态势看,倭人地12师团和暂时编制在第9师团的倭人海军特别陆战队担任吴淞要塞的攻击任务,先前的3个大队陆战队和配属的两个陆军大队在得到补充之后担任江湾的守备任务,第9师团第6旅团在倭人租界和闸北的19路军对峙。

中倭两军的形势现在看起来就是以江湾为中心两军分别在北线和南线处于相对的优势,当然从兵力上来说倭人更加明显,19路军很难真正对倭人第6旅团构成威胁,而倭人12师团和担任掩护任务的第9师团18旅团在北线对上第5军主力和156旅实在是实力相差巨大,不过我军同样有吴淞要塞这样的地利,总体来说不包括隐藏在暗处的南华共和国特种作战部队和已经在宁波集结待命的两个坦克营中国军队处于总体劣势,而即使是算上这些部队也处于劣势,也正是因为如此包汉文需要将吴淞要塞作为抽取倭人血液的针管消耗倭人的有生力量。

尽管上海局面严峻但是包汉文在得到南华共和国将不再顾及西博利亚利益加强对南京抗战支持的时候包汉文就确信上海之战绝对不会如历史一样屈辱了。

由于南线倭人攻势尚不猛烈,而北线今天需要作出一个巨大的决心所以蒋、蔡两位19路军的领导人也来到了第5军所在的北线指挥部。

“包顾问是要以吴淞要塞守备团守宝山?”蔡军长很有些吃惊,宝山的重要谁都知道,如果宝山丢了那么吴淞要塞将没有任何得到外援的机会,成了困守孤城了,而吴淞要塞守备团的兵力不过千人除了必须留在要塞的操炮手能战着不过800多人,而且团长刚刚潜逃,参谋长又阵亡这简直就是把宝山送给倭人。

“包顾问,这不是要把宝山拱手相送吧?如此吴淞要塞将要承受四面围攻只怕.....”蒋指挥问到。

“确实是要拱手相送!”包汉文的话只有事先知道他策略的张军长没有吃惊,就连边上繁忙的参谋都停下手上的工作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以包汉文的个性来说自然不是要叛国,这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是无论什么原因这么做首先是将吴淞要塞守备团陷于险地,若宝山一丢那么吴淞要塞的156旅更是处于死地。

“各位将军,我的想法是将宝山送给倭人倭人才能全力进攻吴淞要塞,而我们先前的策略也是要以吴淞要塞消磨倭人锐气和有生力量,如今吴淞要塞防御打得太好,小鬼子攻击起来小心翼翼达不到目的,我们必须给倭人以信心和希望让他们卯足了力气往吴淞要塞撞,这样才能让鬼子头破血流,我们也才能达到目的。”包汉文向19路军两位当家说出了自己的理由,这个战略确实很冒险,若吴淞要塞真的丢了那还得了,而且156旅可是19路军的看家部队,丢到那个死地去谁不心疼啊?包汉文不是没有感情,可是见多了历史上倭人侵略中华时的暴行,如今若能多消灭些禽兽这些牺牲相比历史上的那些对平民的屠杀只怕做交换是再划算不过了。

包汉文见两位将军在犹豫于是又说话了,“根据我们的情报部门的消息,倭国11师团和14师团将在3月处抵达上海,同时将会有更多的飞机以及倭人的另外一个航空舰队,到那个时候只怕吴淞要塞一样是死地。

当初打算把156旅放到吴淞要塞的时候大部分人就知道其结果了,只不过如今真的要把孩子送到老虎嘴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只要倭人能够在吴淞要塞消耗一些,我南华部队将有信心沿着蕴藻滨直插吴淞镇,将整个吴淞镇和吴淞要塞西面的倭军置于我军包围在杨家行、吴淞要塞、吴淞镇和蕴藻滨之间然后围而歼之,而且如今南京对上海战事有犹豫,南京内部对战胜倭人缺乏信心因此常言妥协,若这次能够穿插成功南京方面将全力进行对倭作战,只要南京政府同意我南华航空运输部队有信心1天向上海运送一个师的兵力和装备,同时也是为了倭人更多部队来援之后我军能够更有效地防御到我大军来援之时创造条件。所以我以为156旅和吴淞要塞守备团的牺牲是值得的。”包汉文说得很平静。

22日一早倭人登能友三有率领14联队绕过吴淞要塞越过中国军队坚固阵地,将正面阵地交给第9师团的海军特别陆战队绕开吴淞要塞在12师团其他部队掩护侧翼的情况下直接扑向了宝山,87师只对倭人进行了象征性的防守,而倭人其他部队对吴淞要塞以外的阵地只要中国军队不妨碍他们攻击吴淞要塞他们根本不管,因为倭人将大多数的飞机,火炮各种弹药都丢在了吴淞要塞和宝山,植田谦吉不会让士兵在没有足够火力掩护的情况下攻击中国军队经营许久的阵地。

而宝山的争夺战却大大出乎19包汉文和张将军的意料,这个守备团在团长潜逃参谋长阵亡之后,士兵居然爆发出了誓死雪耻的能量,在宝山守卫战中打得异常惨烈,时常会有士兵以身体作为炸弹攻击倭军,由于吴淞要塞守备团在要塞中大多使用固定在坚固掩体能的装备所以在宝山他们的装备非常差。然而由于士兵异常英勇无论倭人的炮击多么猛烈、火力多么强悍始终不撤退,以至于倭人配合攻击宝山的炮兵大队在长时间炮击之后不得不数次因为没有炮弹而停止掩护,即便宝山只上再没有完好树木的时候依然有300多守备士兵死战不退。

最后登能友三也不再等待炮兵,他向部队发起了冲锋突击的命令,以两个中队为一波次,进行不间断的突击冲锋。由于守卫部队武器装备比较差终于抵挡不住倭人的人浪在进入白刃战之后被攻克阵地,最后仅有100多人接到北指的命令向西北撤退了。

登能友三虽然很赞叹宝山守军的英勇但是毕竟在装备和素质上都比之前的中国军队还相较逊色而且宝山也并无十分坚固工事,所以14联队伤亡不过300顺利拿下宝山将吴淞守军团团包围在了吴淞要塞之中。

从22日下午开始吸取14联队21日攻击教训的倭军的西南面、西北面两个主要攻击面开始了小心翼翼的火力侦察,并逐个逐个地清除火力点。尽管倭人获得了一些成果不过翁照垣和156旅不是傻瓜,在倭人冲锋的时候只要留下哪怕1个机枪点就是要命的,那是不会暴露的。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倭人最吴淞附近核心阵地吴淞要塞的攻击正式拉开序幕,西北正面由24旅团的两个联队担任主攻,西南阵地由海军特别陆战队和第9旅团第46联队担任攻击,其他第18旅团和第9旅团48联队掩护攻击部队。

植田谦吉在上海作战中指挥上虽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但是与倭国大本营和京都方面的要求相差很远,倭国大本营认为从实力上说拥有海空优势的帝国军队两个师团配以数千陆战队应该能够轻松战胜中国部队的两个军,而植田的战术过于保守,大本营希望植田能够采取全面攻击的战术迅速解决上海的中国军队,由此以上海为政治交换换取南京政府对东北的妥协,若长期僵持不下南京政府将很可能抽调大军前往上海。

迫于政府的压力植田开始加强对吴淞要塞的攻击力度,但是攻击方式依旧没有太多改变,还是采取缓慢而稳重的逐步蚕食战术。

对于坚固阵地来说最怕的就是两个战术,一是围困,二就是蚕食,蚕食战术。这两种战术都是在攻击方拥有绝对优势同时又拥有耐心和时间的情况下才能进行。而且由于156旅在吴淞要塞得到之前能得到上海的物资又有上海人民的有些帮助,加上之前就是一个坚固要塞,所以吴淞要塞的阵地异常坚固。

经过23日的努力倭人西南面的海军特别陆战队终于率先占领所有山坡下阵地,开始攻击东面的主峰同时所有攻击部队也处于吴淞要塞西南山坡的部队火力之下。而这个时候156旅已经付出了两个营的代价,5团和4团各几乎丢掉了一个营。

从24日开始倭人就要真正面对吴淞要塞的主体防御体系了。

“杀给给~”在吴淞要塞的西北部山坡倭人开始感觉自己遇到了麻烦,和之前所有的守军阵地不同,从24日开始攻击吴淞要塞主阵地开始倭人发现守军工事中的士兵并不是杀死之后就没有了,而是不断能得到补充。

这其中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所有的阵地是用地道连在一起,而相对外围的其他地方都有深藏在山体内侧的藏兵洞。

“轰”的一声一两在左右游弋一边试图寻找攀登路线一边掩护步兵攻击的倭人战车不幸成为了战防炮的目标化为一团大火,进攻的倭人已经开始对这样的事情麻木了,今天有不知道是第几辆战车报销了,实际上倭人并不是不知道以豆战车的性能要这里的山坡有很多地段都不可能爬上去。但是由于炮兵轰击的火力准备凶猛山上已经找不到可以隐蔽的树木了,只有大大小小的弹坑并不能有效掩护部队推进,不得已才让战车担任掩护任务,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已经失去了近10辆战车了。

登能友三从望远镜中密切地关注着山坡上的情况,尽管由于之前的攻击经验他很有作战将异常艰苦的心理准备,但是攻击作战的惨烈他依旧难以面对,不过不想面对也必须面对。

对于19路军来说士兵精准的射击能力和这些百战余生的老兵的自我保护能力,在吴淞要塞的险要地势和坚固掩体的配合下让他们成为中国最难啃的骨头。

“东南12度,前方500米,射击~!”登能友三根据自己的观察亲自丢身边的炮兵下达的开火命令。

不几秒西北面山坡上的一小块地域成为一片火海,扬起的尘土弥漫着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所有人都以为如此猛烈的炮火那里的一切就应该被销毁了,即便是钢铁也一样。

不过当倭人再一次嚎叫着开始冲锋的时候,硝烟还没有散尽的156旅火力点有开始了怒吼,呼啸的子弹穿过那些犹自难以相信的倭人士兵身体发出“呲,呲”的声音,留下死不瞑目的尸体向后仰倒撞击地面的声音。倭人攻击部队又一次不得不爬在地上,那些刚刚补充上来满怀皇国梦想的新人略有惊慌地就地卧倒,等待着前面的火力点被消灭,然而等来的不是再次冲锋的喊杀声而是中国人精确点射的子弹。只有那些久有经验在军官发起冲锋命令的时候依旧选择不显眼的路线一边向前突进一边靠近可隐蔽弹坑经验老到的士兵才可以避免这一次死神的收割。

“八噶~!”登能友三暗暗骂了一声,这已经是针对那个火力组阵地的第6次炮击和攻击了,帝国士兵在那个火力组阵地前已经留下了150多具尸体,已经难以寸近,而他的大队打到现在已经在上海战事中丢掉了几乎1000人1/4的兵力了。

在无奈地又一次下达了炮击命令之后,登能友三终于按耐不住了。

“让挺身队上。”说完登能友三狠狠地将指挥刀插连刀鞘一起插在中国南方潮湿而疏松的泥土里,试图支撑被气得头晕而摇摇欲坠的身体。

这已经是他第2次用挺身队了,在前面的一个小火力组阵地中他就是让士兵拼命次冒着可能被自己炮火击中的危险,乘着炮火压制守军火力的时候让挺身队接近守军阵地才取得了成功。

不过这一次登能友三彻底地无奈了,在炮火平息后近在咫尺的挺身队眼看就要冲上了那个只有不到20米长的小阵地的时候在这个阵地的坐侧后不到50米的距离一个机枪点的扫射声击碎了登能友三所有的幻想。

两军就这样在吴淞不断地消耗着,24日整整一天西北线的攻击仅仅是拿下了山体底部的4个10来米长的小阵地,推进了不到200米,直到天黑前还让守军将部队死死地压在攻击阵地上下不来。原本应该被轮换下去的46联队即使在夜间也不打算离开千辛万苦在拿下的阵地了,直接就在那里等待48联队的士兵上来再一起发动攻击。

相对西北攻击面,西南攻击面倭人的进展要好得多,由于特别陆战队站们配备的是这种没有装甲部队和重武器掩护下的作战模式,所以类似于平射炮、火箭筒这样的单兵攻击利器,加上陆战队中不乏专业的狙杀射手,156旅在西南阵地上的损失要打得多,好在西南面地形比较陡峭,倭人即便是杀光了一个小环形阵地上所有的人也经常找不到路爬上去而又一次被156旅占据而前功尽弃,若是要怪大概也只能怪自己个子矮脚太短。

倭人军舰已经开到离吴淞要塞比较远的南面射击范围之外为吴淞要塞的攻击部队提供火力掩护,但是由于距离远炮击不精确,在这样的蚕食作战中大范围的炮击甚至比不上一次精确的迫击炮齐射来得有效。

在倭人猛攻吴淞要塞的时候中国军队正在照计划有步骤地调遣着,南华共和国的两个坦克营已经到达了安亭,而第5军下辖88师、教导总队、税警总团王庚旅也在刘家行、陈家行以西集结待命。

南华共和国的两个装甲营一路以来都是空中运输而且安亭车站距离战线相对比较远,倭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察觉,尽管倭人也知道第5军调动的大致情况和主力集结方向,但是就算是稳重如植田谦吉也无法相信中国人是打算再吃一遍第12师团,这次12师团可不是被孤军奋战,第9师团和海军空军都可以有效支援所以尽管对中国军队在蕴藻滨的象征性抵抗有所察觉,但是植田谦吉更愿意相信那只是中国军队发生的一些类似吴淞要塞守备团司令潜逃一样的意外,或者是中央军保留实力的举措,若是包汉文知道中央军经常保留实力消耗友军的能有这样迷惑敌人的效果大概也要感叹一番。

各部队集结到位只是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而且倭人还没有在吴淞要塞头破血流时机还不到,这也就意味着明天又是一场苦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