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79 扑簌迷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队伍在猎人山庄突然停顿了下来。

每天战士们除了进行训练,就是休息。

队伍中只有公羊子的人在不断地忙碌着。

黎连长带的几个排长也只是偶尔出去转悠一圈。

老虎终日守在黎英身边,享受着山野的阳光。

黎英的伤到是好得很快。

独独把个黎元新差点急出病来,因为他还挂念着一个人呢?

“就是他死了!或者他叛变了!我终是要知道一个结果。”黎元新每天都去找老虎和黎英。

黎元新说的当然是过山贼。

老虎摇摇头:“我们通过各种手段,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黎元新不相信:“不,还有什么事情瞒得过老虎和黎队长。”

老虎也被逗笑了:“你以为我们是神仙?”

黎元新点点头:“你们就是神仙。”


这个问题同样困扰着黄文轩。

但是,他无论是通过军方还是通过自己的美国情报机关,竟然都不知道过山贼的消息。

军方和情报五处都有过山贼的档案,他是排在老虎之后的第二号神秘人物。

军方和情报五处也都希望黄文轩查出过山贼的下落。

过山贼到那去了?

这个问题,成了特别游击队、美军方,美情报五处都关心的问题。

黄文轩的西餐厅实际上是美情报五处在会山的工作站。

西餐厅的名字还是叫竹韵西餐厅,只不过比在芒山大得多,也漂亮得多。

他是情报五处功勋卓越的情报员。

从法国在越南开始他就在美国被情报五处发展为情报员,接受训练后,回到越南从事为美国情报五处收集情报的工作。

为美国情报五处收集了很多重大情报。

但情报五处也不知道,他在美国已经加入了流亡的越共组织。

他越南共产党身份,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

他的最主要的联系人,就是黎英。

一个也只接受越共高层领导的重要谍报工作人员。

在他的西餐厅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受雇于情报五处,平时既是西餐厅的工作人员,也是情报收集工作者。

他的工作人员,有美国国籍的,也有越南国籍的。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男人威猛而温文尔雅,女人温柔而风流多情。

很短的时间,几乎整个会山的各方面军官,各阶层上层人士,都与竹韵西餐厅发生了某种关系。

然而,他还是没有得到过山贼的消息。

过山贼哪里无了呢?


过山贼是突然出现在千人峰的,他一出现就进入了公羊子的视线。

公羊子其实并没有认出过山贼来,因为距离太远,而且他和过山贼交往的时间很少。

但是,一个侦察员的判断在这一刻起了作用。

过山贼在山上行走不注意,是发现不了异常的。因为他只是每一步的频率比别人快一半,只是每一步跨出的距离比一般人的要大一半。

他虽看起来象是信步而走,但是速度比常人快了几倍,几乎是一出现,马上就要消失。

公羊子的神经被他的行动一撩拨,立刻轻叫一声:“过山贼!”身子立刻起来,留下一窜命令:“立刻告诉老虎,我发现疑似过山贼人物出现,我现在正跟踪。”

公羊子从小就追山羊,练就了一双飞毛腿。后来在部队又进行过强化训练,在跟着老虎的日子又专门接受过武林高手的训练,一双腿的速度,实在是够快的了。再加上又学习过专门的追踪训练,这一路跟下去,他也觉得非常吃力。

幸好,因为他的良好追踪术,让他一直追着没有被过山贼发现,所以,过山贼仍旧是不慌不忙地走着。一时并没有将他摔开。

只见过山贼在千人峰转了一圈,在一处大石头上站了下来。

公羊子这才乘机喘了口气,把身子伏在草丛里。不敢出声。

过山贼突然以飞一般的下了大石头,这一次却又不同了,而是急跑。

公羊子不得不加快自己的行进速度,一时节跟起来非常的吃力。

过山贼直接下了千人峰,公羊子这才发现,他去的方位,竟然是猎人山庄。

这道让公羊子舒了一口气。

他逐渐放缓自己的脚步,以免惊动过山贼。

这让他有心思细细地观察过山贼,噫?他的脚竟然还有些跛。

猎人山庄已然在望,训练的战友们,正肆无忌惮地呼啸在猎人山庄周围。

公羊子不由得皱了皱眉,似乎情报没有送到老虎手上。

因为老虎还是和黎英在山坡上晒太阳,老虎还一边训练,一边给黎英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

突然几声鸟叫从对面的丛林里传来。

虽然。丛林经常有鸟叫,但是,公羊子还是听出了这是千里眼的叫声。

他明白,已经有战友从四面接应了上来。

不由得心中一宽,加快脚步向前逼去。

过山贼显然没有识破老虎这套内松外紧的把戏,继续从一片树林绕过去,向猎人山庄逼近。

在猎人山庄二百米的地方站了下来,一动不动地观察着老虎他们。

公羊子放慢了脚步,一边用鸟叫声与从另两面过来的周勇和阿庆联系。

四人小心翼翼地朝过山贼围过来。

过山贼似乎没有发现他们四人,看老虎他们的行动看得已经入迷了一样。甚至在看到黎元新时,嘴里还唠叨了一句什么。

但是,就在四人已经形成了包围,就要进行最后的捕获行动时。

他突然象一抹阳光似的,一掠。

四人顿时目瞪口呆。

因为他掠下去,是他们四人都绝没想到的悬崖。

待四人赶到,向崖下望去。

只见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沟壑,被树木遮掩着,阳光下似青幽之气若有若无,一时,不知深浅。

哪里还看到过山贼的痕迹?

那公羊子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就守在那里。叫阿庆去拿来绳子。

他沿着绳子,用匕首斩开毛草,一路向下,但是直到绳子到了尽头。

兄弟们都在上面叫他放弃了,他才爬上来。

老虎听完公羊子的汇报,摇摇头:“他会自杀?绝不可能!无论他是投降了敌人还是其他情况。但是,这片丛林,他比我们更熟悉,他是丛林之贼。所以,在丛林逃跑的办法也就不一样而已。”

公羊子叹口气:“还是我太大意。”

“这不能怪你。在丛林里要捉住过山贼,几乎没有可能。”黎元新轻声道。

老虎点点头:“除非把他击毙!但是,我们现在根本还不知道,他这一段的失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黎元新叹了口气。

“我们又只得转移?”公羊子道。

老虎盯着从远处走来的猎人:“你立刻和黎连长组织部队向你布置的营地转移。我和阿庆和千里眼留下来。要亲自看看敌人的真面目。”

公羊子翻身而去。

老虎回身看着,紧盯着他的黎英。

黎英轻声道:“小心点。”

“我只是想看一看敌人。”

黎英点点头。


猎人皱起了眉:“后山悬崖下是有山洞的。他是早有预谋啊!你们打算怎么办?”

老虎点点头:“我们马上转移到新营地。”

猎人点点头:“这样也好!”

老虎一抱拳:“军情紧急,打扰之处,容当后报!”

说罢当先走出猎人山庄。

不一刻,特别游击队已经全部退入了山林。

突然,远处传来了枪声,枪声不间断,一直朝猎人山庄而来。

接着一到黑色火焰在东边的天空升起。


一个时辰后,美军的直升机突然出现在天空上。

足足有一个直升机大队。

只见直升机如老鹰扑食一样的下来,从四面在空中把猎人山庄包围了。

接着,四周山上出现了成团的美军。

直升机上如下豆一样往下空降美军的空降特种兵。


老虎把身子隐藏在后山密林的树上,平心静气地看着美军的动作。

只见这些美军特种兵冲入猎人山庄里了。

但是,却没有通常看到的抓人、杀人和放火。

不久,直升机飞走了,美军也悄悄地撤退了。

猎人山庄还是静悄悄的。

老虎看看天上的夕阳,再看看眼前开始还是热闹的村庄。

没有一点声音,仿佛一起都停止了下来,就象在梦境里。

直到一阵鸟叫声响起。

那是特别游击队的副连长姚先明,一个精明得近乎狡诈的越南汉子。

他那深深的眼窝,他那跳动的眉毛,他那高高的颧骨,无一处不象丛林一样隐藏着很多东西。

“我遇到了一群奇怪的人。”他说。

他说奇怪的人,当然会引起老虎的警觉。

“他们是突然出现在猎人山庄三里路外的山岭上的。一律的黑巾蒙面,有着极其熟练的丛林行军经验。超过美军,几乎和我们特别游击队差不多。”姚先明的眉毛拧起来,颤动着。“他们应该说没有发现我,就突然冲着丛林,一路开火。”

老虎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见情况蹊跷,立刻放了紧急黑色焰火,有一路跟踪他们。只见他们一了不停地射击,直到离猎人山庄仅两里地,才突然停了下来。接着,扭头而去。我继续跟踪。然而,他们很警觉,立刻散开分布与丛林里。我只得停下来。不到半个时辰,我就见到了美军和南越伪军。里面也有胡客家他们。”姚先明的话说的很慢,很清楚。

老虎点点头:“你是想说,这些人是有意报信的一样。”

姚先明不置意见,轻声道:“我没有想好。只能把见到的供你参考。”

老虎可不放过他:“你认为这伙人是哪里的?你只管乱说,不要你负什么责任的。”

姚先明深深眼窝里的眼睛微微睁开:“他们好象就是这支进攻猎人山庄的部队里的。而且从体形和动作灵敏度看,还是越南人。他们似乎是得到进山路线后,急急赶出来的。”

老虎点点头:“好,跟我进猎人山庄一趟。”

一行四人,从后山溜下来,越过猎人山庄的后围墙,翻入猎人山庄。

四人成扇形推进,小心地在猎人山庄里走着。

一切是那样的熟悉,但又是那样的陌生,因为没有看见一个人。

一个生机勃勃的村庄,仿佛在一瞬间就空了,成了一个死寂的荒凉山庄。

他们化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没有发现一个人,包括那些凶猛的猎犬。

大家都看着老虎,老虎摇摇头:“美军没杀人的原因可以明了,因为村庄里本来就没有人。村庄的人那去了?当然是走了。怎么走的?”

姚先明的眉毛跳了跳,小声地道:“猎人山庄有机关,应该。”

周勇道:“我还是不理解,美军为什么就这样撤走了。”

老虎望着西边的夕阳:“也许他们要留下这个村庄,也许有很多美军的谍报人员这时,正虎目眈眈地盯着这里呢。”

姚先明继续他小声地说话:“是胡客家的人发现我们又回到了猎人山庄?”

“也许是过山贼报告的。”阿庆道。

老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四人出了猎人山庄,他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公羊子吃惊地看着哨兵从村口带回的条子。

哨兵说,是从竹林里用竹箭射出的。

条子上写着一行字:“有人跟踪你们。”

公羊子选择的这第三个营地,离猎人山庄隔了三条大溪,四座山。

这是一个山梁上的村庄,人户只有十几户,却老早就有一位胡志明小道的交通员在这里开辟了交通站。

整个村庄和丛林连在一起,除了庄外的稻田,其余地方完全被丛林掩盖着。

就是那庄外的稻田,也因为规模不大,外人很难发现。

游击队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给养补充,从胡志明小道上来的专门为特别游击队送来的物品,就是在这里卸下来的。

公羊子看着已经变得清凉的天地,一时有些迷茫。

黎连长是个胆大的角色,粗声道:“我们总不会马上又转移。”

公羊子慢慢地看向他:“为什么?”

黎连长冷笑一声:“我们只要把村庄周围的紧要位置占领了,美军夜里来进攻?现在我们弹药充足,干他娘的!”

公羊子慢慢地在竹楼上走动着。

游击队的住地,本就没在村庄里。而是在村庄外的丛林里散布着。

从各个竹楼散发的灯光,昏黄迷离。

突然公羊子笑了:“我到是有个小把戏,还是小时候听评书听说的。”

黎连长盯住他。

公羊子招招手:“把耳朵拿过来。”


老虎走得并不快。

姚先明离开了他们,继续着他的流动侦察工作。

千里眼和阿庆一左一右跟着他。

突然老虎回过头:“我们再回到猎人山庄去。”

三人急速地回头又向猎人山庄急进。

就在他们走到猎人山庄的后山冈上时,突然,千里眼轻声道:“美军的直升机又出动了。”

三人停下来望着会山方向。

果然,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天空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接着就见天空仿佛出现了很多高飞的萤火虫。

萤火虫越来越大,直向猎人山庄方向而来。

这是足足的一个直升机大队。

老虎轻叫一声:“阿庆马上下去,对猎人山庄鸣枪示警。”

这时,猎人山庄灯火点点,大约还没有完全睡去。

直升机越飞越近,压倒了阿庆的枪声。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直升机根本没有减速,而是一下子掠过了猎人山庄。

继续朝着一个方向扑去。

千里眼的脸一下子白了:“他们好象是向我们第三营地的方向扑去!”

老虎觉得自己的心在往下沉。

但是美军可不管他的心往不往下沉。

而是有条不紊地散开,然后向下扑去。


因为从直升机上看下去,也可以看到一处灯火通明的丛林。

凯阅上校在直升机上急速地下达着命令。

霎时间,照明弹把下面照得如同白昼似的,接着空气弹扔了下去。

巨大的爆炸,让凯阅上校的直升机坐机,也在摇动。

“好样的!给我狠狠地炸!”凯阅上校大声地叫嚷着。

只见直升机们根本不顾巨大的爆炸气浪颠簸,轮番盘旋而下,对那片丛林开始了从外及里的轰炸和扫射。

这是一种象步兵扫荡般的,一点点地合围。只差不能下去捉俘虏了。

不过也不要紧,一个中队的空降特种兵,这会儿已在照明弹的照耀下,降落在丛林里。

痛苦,巨大的痛苦一下子让老虎也傻了。

阿庆大声地叫嚷着:“狗东西!狗东西!”

最后变成了哭声。

老虎突然吼了起来:“男人流血不流泪,再哭,老子枪毙你!”

阿庆近乎疯狂地咆哮着:“枪毙我吧!我愿意和战友们一起去!”

千里眼咬牙轻声道:“我们去看看吧。”

老虎用双手摸了一把脸,声音突然变得出奇的冷静:“无论什么情况,我们必须活下来。不能蛮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