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六十八章 暗夜追杀令(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高俊记不清自己是第多少次追杀目标了,他实在想跟那些人说一声,跑有什么用,还不如乖乖的就范,这样比较节约时间,反正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杀过的人很多,有将军,文官,商人普通的老百姓,最早只是为了能生存下去的钱,到后来,完全是为了欣赏那些昨日还高高在上,今日就低三下四的求饶的人的脸,每当看到这些惊恐的脸,他就有一种十足的满足感。但是这次,他有些失望又有些新鲜感,因为他要刺杀的目标没有丝毫的恐惧,甚至连逃脱线路都出乎他的想象,这个人明显跟他以前杀过的人不同,他不怕死,也不会放弃抵抗,但是更不会一味的在原地抵抗直到阵亡,或者这是场有意思的战斗,还好他把自己的25名部下都带来了,除了刚才被秦中鹰杀死的,还有23人,23人追杀一个目标,时间是天亮之前,而对方应该不认路。“在那里。”速度最快的几个人已经发现了秦中鹰的背影,看来我又要失望了,高俊想。

秦中鹰在飞快的跑着,不断的变换着自己的方位,防止敌人有弓弩可以轻易的射中他,不过麻烦的是他并不认识路。沿着河水走,这是秦中鹰迅速做出的判断,水流可以消除他的足迹拖延对方的时间,秦中鹰笑了一下,在讲武堂的时候,跑步恐怕是所有人都厌恶的事情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即使拿着长枪和宝剑也不会因为速度而被追上了。然而急促的脚步声很快粉碎了秦中鹰的想法,已经有几个人快要追上他了。秦中鹰看了看眼前,是一个很小的高台,河流正从这里流下去,天太黑看不见下面有多深,但是此时已经没有别的路可选择了,秦中鹰毅然跳了下去,后面追击的人也跟着跳了下去。

一片凄厉的叫声从下面传上来,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迅速传入后面几人的耳朵。跟着跳下去的4个人没有想到,在他们的脚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跳了起来,银白色的长枪伴随着雷霆般的声音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枪尖上的水滴夹杂着鲜红的血优美的飞向后面的水流,刹那间这里被红色所笼罩了一下,接着又恢复成了银白色。

秦中鹰站在大约半米深的水中,“4个”他自言自语的说,不过恐怕那4个人的尸首已经无法找到,即使找到也无法拼凑回原样。但是秦中鹰猛然发现,还有第5个人,等他发现的时候,一把长剑已经夹杂着同伴的血向秦中鹰的左侧刺来,而秦中鹰的长枪此时已经在身体的另一侧,雷霆霸王枪巨大的威力让他的右手不得不暂时停止使用,即使这个时间只有几秒也足够对方把他刺穿的,但是对方显然没有发现,秦中鹰的身体是向左侧着倾斜的,而背后的宝剑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在他快要接近秦中鹰的那一刻,水下猛然掀起一片巨大的水浪,一把长剑在浪花中奔腾而出,对方愣了一下,浪花打在了他的眼睛上,只有1秒的耽搁,但是这1秒就足以要他的命,一道白光闪过,他的脖子两侧顿时血流如柱,“一剑晴天。”秦中鹰冷冷的说了一句,“第5个。”

“在下面。”上面有人大喊了一句,秦中鹰立即转身向岸边跑去,在水里移动不方便,他急忙用长枪向前一戳,然后利用长枪跳上了岸跑入森林中。“别跑。”两个身影立即从后面向他冲了过来,都这个时候了我能不跑吗,秦中鹰冷笑,他跑了几步,后面的人已经追到,这时,他的长枪猛然向左边的一棵大树刺去,一声巨响,大树猛然向后面追击的2人砸了下去,2人身手也都不弱,稍微愣了一下急忙向后跳去,就在大树从他们面前倒下的一刹那,一支长枪猛的穿过树干,刺中左边的人,另一个人没有迟疑,一剑刺向持枪者,但是当剑风穿过他才发现长枪是投掷出来的,根本没有人在后面握着他,接下来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没有头的身体缓缓的倒下,一个矫健的身影从他的右边穿过,手上是一把明晃晃的宝剑,“7个。”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个词……

秦中鹰迅速从左边的人身上拔出长枪又向森林深处跑去,对方大约有20几个人,眼下已经杀了7个,只剩下10几个了……秦中鹰没有时间想了,一阵刺通从后背传来,虽然只是划过,但是划破了甲胄,在后背划了一道很长很深的口子。对方有使飞刀的高手,早该注意的,秦中鹰强忍后背的伤痛,向森林深处跑去,后面几个人再次追了上来,其中一个拿出火捻子,看了看地上,“他受伤了,是被我的飞刀打伤的,顺着血迹走,把他大卸八块血祭咱们的弟兄。”“好。”众人一起沿着血迹向森林深处跑去。

“那里。”一个人悄悄一指前面,一棵树的后面露出了北凉军甲胄特有的反光,而血迹的走向也直指那里,为首的人使了个眼色,众人分散开来,从四周悄悄包抄上去,为首的黑衣人一剑刺了过去,长剑迅速贯穿了整个树干,但是那边却没有动静,“只有甲胄。”另一边包抄的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用火捻子照了一下,一件带血的甲胄挂在树上,从另一边看上去确实像个人站在这里,“看看血迹,他走不远。”其中一个人蹲下身子在地上仔细寻找……

一个人影猛的从他们面前窜了出来,手中的长剑在空中快速的飞舞着,红色飞溅的血液和剑身的银光闪耀在一起,当所有的颜色都沉寂下来的时候,秦中鹰站在中间而周围是5具脸上还带着惊恐的尸体,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秦中鹰就躲在树下,用树叶和泥土隐藏了自己,加上深夜的黑色,当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那件甲胄身上时,对方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危险就来自自己脚下,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别的地方,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秦中鹰的苍天剑毫不留情的在对方5个人身上快速飞舞,直到对方5人全部倒在地上的血泊中,一动不动,秦中鹰没有擦拭血迹,任血从剑锋上滴落,他扫了一眼地上的人,“12个。”秦中鹰转过头,看着在一旁双腿瑟瑟发抖,喘着粗气,拿着长刀的人,“第13个。”秦中鹰冷笑一声,从身后拿出他那支长枪刺了过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树林里回荡着。

高俊已经没有任何享受的感觉了,他只是觉得自己有些发冷,13个手下连续被杀,显然秦中鹰并不是被追杀的对象,而是一个在这里等待着狙杀他们的杀手,一个武艺,头脑,反应都远远超过他们的人,说不定此时正在享受杀戮乐趣的正是秦中鹰,那些被打成碎片的手下就是最好的例子。“所有人从现在起不要分开。”高俊大声命令,“一对一的话你们都不会是秦中鹰的对手,必须集中在一起不给他任何可以趁之机。”“是。”仅存的10个手下用发颤的声音回答,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对手绝对不是一般人而且没有在被他们追杀的感觉,对他来说这是一次标准的以少胜多的战斗正是一个战士所渴望的。

“13个人,够本了。“秦中鹰正坐在远处一棵大树底下休息,后背上的伤口已经不痛了,只是略微发麻,这是中毒的症状。如果不是当时有甲胄挡了一下,他已经死了,但是即使如此,那道小小的伤口也会要了他的命,剧烈的运动让他的血液循环加剧。秦中鹰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竹筒,这是他在北凉的时候偷偷给自己准备的解毒剂,从精武堂那里弄来的,看来自己的准备是正确的。他打开塞子,一股难闻的气味立即涌了出来,秦中鹰捏住鼻子,一口气把它喝了下去,肚子里立即翻江倒海,他坚持忍住要呕吐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这些精武堂的家伙不会故意给我准备这么难喝的东西吧,秦中鹰想,但是难闻的东西也有他的用途,秦中鹰把竹筒插在前面的土里……

“什么味儿?”高俊突然从风里闻到一股很特别的气味,不是血腥味儿,更不是泥土和树木的气味。众人很快都闻到了这种特别的味道,“是药。”一个人反应过来,“那小子中了小李的飞刀,肯定也中毒了,所以在喝药。”“那边。”另一个人顺着味走了过去。“不要散开,一起行动。”高俊提醒大家,众人一起冲了过去,其中一个警惕的走到了竹筒旁边,用长剑碰了碰,四下仔细看了看,确定没有任何机关,然后把竹筒拔了出来,在他周围的人则一直小心谨慎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发现什么了吗?”高俊问。“只是简单的药筒而已,周围没有什么异常的,但是这个药筒是用力插在地上的,就是说,是他故意吸引我们过来的。”众人吃了一惊,急忙四处张望,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危险。“他没有设下机关或者偷袭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要吸引我们过来?”一个人问。“不管怎么说,这里适合隐藏伏击,现在又是天黑很难发现,还是不要久留的好。”“对。”其他人都点了点头,高俊看了看附近的脚印,“往那边追。”“是。”众人急忙快速向东跑去。

秦中鹰冷笑了一声,从树上跳了下来,敌人还有11个,而且现在形势已经逆转了,现在变成他们在前跑而他在后追,凭借一个小小的竹筒,他已经对敌人的情况有了很多的了解,包括他们行动的基本方式,队形,谁是首脑,数量等,接下来就是把他们逐一消灭掉,不过看来他们的戒心很强,不会再出现分开行动好让他各个击破的机会了……

秦中鹰的大脑正在快速思考消灭对方的方法,但是一刹那,他的思维停了下来,一支飞标从他的脸上划过,如果不是发现及时,他已经死了,但是脸上还是破了一个口子,四周的脚步声顿时急促起来,而且距离他非常接近。失策了,秦中鹰转身就跑,必须在对方的包围圈形成前突围出去,否则被这些人围住是绝对没有希望取胜的。

2把长剑从正面猛刺过来,“滚开。”秦中鹰大吼一声,长枪已经划了过去,两把宝剑同时脱手,但是没等他有机会继续进招,背后已经有一股寒气直逼而来,秦中鹰急忙向左边跳开,没等他落地,几把长刀已经先后砍了过来,秦中鹰只得用宝剑挡了几下,迅速后退,对方没有继续进攻他。秦中鹰站起身,环视四周,自己已经被对方包围了。

“秦大人,你真是值得夸耀啊。”高俊冷笑着走了出来,“我们这些兄弟杀过无数的人,被打到今天这种狼狈的地步还是第一次,损失过半,这都是秦大人的本事,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说秦大人的脑袋比那100万两黄金还珍贵了。”“你是故意离开,然后引诱我出来的。”秦中鹰看着高俊。“不错,你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留下那个竹筒,而不设任何埋伏,所以你只是为了观察我们,所以你肯定就在这附近,虽然慢慢找你也可以,但是那样很浪费时间,所以还是让你自己出来比较好。”高俊冷笑着说,“秦大人还有什么遗愿吗?”“只有一个。”秦中鹰似乎放弃了,他的长枪枪尖已经拖到了地上,“你们11人对付我一个人,而且已经把我围困在了中间,看来我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不过我想死的明白,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高俊和手下们相互看了看,都摇了摇头,“不知道。”“不知道?”“不错,对方只是派人跟我们联系的,而我们只是想拓展在北凉的业务开发这里的市场,况且就算知道了我也不能说,行有行规。”“如果只是想这样的话不如投靠我们北安府。”秦中鹰突然说,“你们的武功都不错,而且也很有经验,北安府镇守使是王爷次子夏龙扬殿下,如果你们肯投靠他的话,那么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而且北安府接近前线,即可以做你们杀手的本行,又可以同时为国效力,岂不两全其美?”高俊笑了,“不愧是秦大人啊,几句话就有这么大的诱惑力,如果你先找到我们,那或许我还会考虑你的提议,但是行有行规,既然接下了这笔买卖,就不能半途而废,就是说在取下秦大人的人头之前,我们是不会做别的生意的,即使你出再高的价格,也不可能买回你的人头。”高俊举起长剑,“秦大人,差不多了,我那15个弟兄还在下面等着你呢。”“最后一件事情。”秦中鹰冷笑着说,“下次再准备杀人的时候不要给他太多的时间,尤其是北凉军的猛兽。”高俊突然发现秦中鹰垂在地上的枪尖已经不见了,而那里正有一块大石头,“杀了他。”高俊的话没说完,秦中鹰握紧长枪猛的一挑,强劲的力道让大石头立即变成了无数碎石块向高俊等人飞了过去,高俊等人急忙后退并用宝剑护住要害部位,要知道石块可不是泥土,尤其是碎石,这东西高速飞过来打在身上就是轻伤,打中眼睛肯定会瞎。高俊等人躲避的同时,秦中鹰已经飞身向后冲去,敌人的包围圈他很清楚,表面坚固,但是实际上却有一个薄弱环节,那就是中了雷霆霸王枪的那2人,正面抵挡雷霆霸王枪肯定不会一点事都没有,旁边的几个人看见秦中鹰扑了过来,急忙分头从两翼的背后进招,在他们看来,秦中鹰纵然武艺高强,但是远不能一招制胜,只要他有丝毫的停顿就死定了。秦中鹰左手的长剑,迅速出招,前面的两人手上还在流血,勉强的举着宝剑企图抵挡秦中鹰,在刚才交手的时候他们的手心都掉了一层皮,雷霆霸王枪强劲的力道使得他们根本无法继续握剑,但是又只能勉强抵挡。

一道凄厉的剑光闪过,2人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却再也说不出什么,看不到什么,他们的颈动脉同时被划破,大量的失血瞬间要了他们的命,虽然他们曾经努力想抵挡住这招,但是手上的剑却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而秦中鹰的一剑晴天伴随着强大的冲击里让他迅速冲出了重围,头也不回的向森林深处跑去,后面的4人剑都落空了,他们来不及考虑,急忙冲了上去。“不要追。”高俊忍着痛从手背上拔出一块碎石,这4人一旦和他们分开,那不正好是秦中鹰狙杀的目标吗,4人立即停下了脚步,谨慎的后退到高俊等人的前面,“秦中鹰。”高俊咬牙切齿的大叫,“今天不杀你,我高俊誓不为人。”

“17个,还剩9个。”秦中鹰在奔跑中露出了笑脸。

“秦大人,秦大人,我们是南宫校尉的人,是来接应您的,听到了请快回答我们。”前方传来了士兵的叫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