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四章海上征途 第十一节战地相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宋小兰很久都没见张学义,但是十几年来的经验告诉她丈夫是不会出事的,在陆地上暂时找不出可以打败他的鬼子,在茫茫大海上她就心里没底,丈夫是骑兵出身开军舰行么?他没上完高中也没上大学,就会一点基础的物理化学能学会开船么,如果他是在那学习那不是有很多时间陪自己么,孩子一天天大了也能自理,她自由支配的时间也多了。

见到姑父以后宋小兰很客气的问候着,老蒋因为远征军取得胜利脸色也好看的多,她马上从寒暄转到正题,“姑父,我一年都没见张学义了,能派架飞机把我送到印度么,我看每天有不少空飞机飞回印度。”

“哎,现在空运是比以前好点,不那么紧张,不过你去印度可不太方便回来,因为从印度飞到国内的飞机都是运输战略物资的,你可要想好了。”老蒋摸摸自己的光脑袋准备写个手令。

“我带一些生活费,去那我想一直陪着他学完军舰,以目前形式看战争最多一年就要结束。”

老蒋点点头,写好调用飞机的手令交给宋小兰,“见了他带他向我问好,我也没什么好送的,这个你也一起拿去吧。”老蒋开出一张英国银行的支票一起给了宋小兰。


失去鱼雷艇以后张学义就没机会出海,英国海军印度分舰队正在参考蒙巴顿勋爵的意见在港内给他选可以用的军舰,吨位太大不行,把英国的财产交给一个外国人那是很不安全的,他们选来选去也没选中吉姆少校的猎潜艇,而是选了一艘武装护航船,这艘船也就一千多吨,已经全部接受过改装,这艘被定为武装辅助护航船的名字跟派遣张学义要进攻的地方的名字一样,这艘船叫仰光号辅助护航船。

一群参谋查看着军舰的花名册,基地司令官看到仰光号就说:“就是他了,现在就叫吉姆跟他接船去,把原来的翠鸟级猎潜艇编入运输船队。”

“是。”参谋们马上准备交接船支的手续。

离基地指挥官办公室不远的一间屋子就是张学义的办公室,宽敞的办公室里大型吊式电扇,宽敞的办公桌以及舒服的沙发和茶几,英国人知道中国人是茶文化的老家,不知道从那弄了几套茶具还摆在茶几上,勤务兵忙着沏茶煮咖啡忙的满头汗,勤务兵奇怪的是张学义要喝茶的时候吉姆非要喝咖啡,吃点心的时候俩人也故意多点几种,这可把勤务兵折磨坏了。

吉姆和张学义在一起也没干什么正事,俩人不是下国际象棋就是打桥牌,似乎战争结束了。现在张学义穿的英军制服上已经佩带的上尉军衔,英国人为了表彰实习成绩优秀的中国军官给张学义发了新军衔,没有船的军官只能蹲在办公室打发时间。

宋小兰坐着出租车来到军港门口,她只提了个小包,其他的行李由两个女保镖提着,里边全是她庞大衣柜里的一小部分而已。

值班的英国士官问:“女士,这里是军事重地,请问您有什么事情我可以效劳?”

宋小兰心想这个当兵的还不是看我年轻漂亮才这么跟我说话,要是老太太走过来肯定被他端着步枪赶走了,她很随意的用带着美国口音的英语回答,“我是来探望我的丈夫的,他是海军里的中国实习军官,他叫张学义。”

“我认识他,他是个英雄,他愿意和基地内所有士兵合营(尼米兹上将也是如此,英国军官喜欢摆架子从不跟士兵亲近),还愿意请大家抽首相送给他的雪茄,你找的是他呀,我马上报告。”士官说着还拿出跟张学义的合影给她看了一下,然后拿电话去报告。

时间不大一台吉普车开了出来,张学义把车停住就跳下车抱着老婆,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看,他搂着小兰就吻起来没完,宋小兰很尴尬的说:“大家在看呢,行了。”

“哎,我想死你了,一年没见好不许我亲一下,来这么多人干脆住酒店吧,英国人的地面上酒店多,反正给我的宿舍也不怎么舒服,出来进去的看有站岗的人看着,很麻烦的,都上车吧。”张学义从新开上吉普车离开军港。


并不豪华的酒店因为战争影响生意一直很不好,张学义订了两个房间,然后拉着老婆来到餐厅,酒店服务生拿来菜单,张学义看了看,“哎,我发那点工资早花完了,没钱请你吃好的。”

“你操心这么干嘛,姑父又给了点钱,我自己还从家拿了不少,爱吃什么点什么,我付帐。”宋小兰看看菜单用英语点了几个菜。

“老婆这次你来住几天呢?”张学义亲自给老婆倒上咖啡,加上牛奶和方糖,宋小兰说:“住下不走了,我跟姑父说战争要打完了,想跟你一直呆到战争结束,我跟你一起回国,不知道是坐飞机回家还是坐你的军舰回家。”

“我还在学习,现在英国战后给中国几艘军舰还不知道呢,我听说在英国的实习生里有不少人才,即使开船回国也很难是我带队,就看我在战争最后阶段的表现了,实在不让我开船我就租艘游艇自己开回去,我很多年没坐船了,老帅活的那会也不怎么带我坐游艇,坐飞机的机会是不少。”张学义喝着咖啡想起以前来,以前的生活多好呀,在西式学堂里上学,有吃有喝还有玩,奉军的飞机坦克军舰他都能坐,有时候还骑着马跟骑兵一起玩,上初中那会他感觉马刀挥舞起来有点重,参加抗战以后他感觉马刀轻飘飘的没分量,现在想想自己忽然来到这来了,抓习惯盒子炮、马刀和缰绳的手抓着是船舵,现在喊的口令也不是前进、撤退和冲锋,整天喊两车进二、两车进四、停车、倒车、左右满舵。

“战争结束我们去美国吧,那有私人飞机的人可多呢,咱们家也买一架,你就能开飞机带我去旅行了,以前我听说不少人开飞机飞过大西洋或者飞越某个国家。”

张学义笑着说:“我也想呢,就是为这一天打仗呢,战争结束了不光咱们家日子好过,全国全世界的人都好过了。”

一辆海军的吉普车停在酒店外,一名拿着公文的参谋带着几个随从来到酒店,参谋官走进酒店来就看到一楼咖啡厅里的张学义。

“长官,新的任命下来了,您将指挥仰光号出海,这是正式委任书,您随时可以去接舰,近日出海作战命令就会下达。”参谋拿出任命书。

张学义叹着气说:“老婆,我随时可能走,不能陪你呀。”

“没关系,你快点把鬼子打走不就行了。”

张学义在参谋带的文件上签了字,证明自己收到委任书以后参谋官离开酒店,还没等夫妻俩继续聊什么,酒店门口来了一辆四轮大马车,四匹马拉着的敞蓬车上坐着钱瑞和张顺。

“嫂子,我来看你来了。”张顺走进酒店就把买来的新鲜水果放在桌子上,钱瑞也拿了不少礼物来,大家很久没见都很高兴,钱瑞是先问父亲和岳父的身体是不是很好才问老婆,张顺是先问老婆和孩子的情况,宋小兰都挨个给他们介绍着。


“报告部队长,参谋长,弹药库的弹药不足,除轰炸机外其他飞机已经无炸弹可用。”参谋报告完直直的站着,永田大佐就是一皱眉,铃木中佐看看其他几位大队长,“轰炸机就足够了,继续轰炸吉大港,侦察机最大范围的侦察海面上的活动,连续轰炸英国人必然报复,战斗机大队注意护航。”

永田补充:“立即执行。”现在他有了好帮手以后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很多时候不需要他考虑问题,参谋长已经把所有问题都想好了。

十架九七轰炸机身后是十架陆一式轰炸机,还有十几架银河轰炸机全排好队挨个起飞,永田和铃木坐在最后一架飞机上等待起飞,永田很满意最新的银河轰炸机,比陆一轰的速度还快呢。

永田现在也喜欢上岸基轰炸机,每次轰炸他必定前往,虽然说二千米高度的水平轰炸不太容易摧毁要害目标,但足以给英军巨大的压力,轰炸机抵达吉大港的时候这里的英军都准备好了。

自从张学义在穿甲板上点火假装艇被炸伤后,军港内的英军早学会了,一边用高炮拼命把日军飞机赶远一边把擦马达的油布全堆在一起点燃,还有修理营修汽车时候剩下的油布也被当宝贝一样收起来用,另外连渔船的修理时留下的油布也被英军征用,每次轰炸日军都能看见大火蔓延浓烟四起,另外还有工兵在修弹坑,许多目标被伪装成被炸毁的样子,这样鬼子的轰炸就没了准头。

军港被炸的时候张学义还搂着老婆躺在床上,他听到爆炸声以后坐起来,“再陪你去洗个澡吧,鬼子一来我心里不塌实,我想回去看看我的船。”

“好吧,我还能拦着你打鬼子么。”宋小兰坐起来搂着他的脖子,张学义抱着老婆钻进洗澡间。他边走边说:“酒店真舒服,比自己家都好,还是战争结束了搬回你家住吧,重庆可没上海的家舒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