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解决台湾问题之关键---中国和美国、日本关系之分析〔二〕

美国争霸的具体手法美国用武力打击不服从其意志的弱小国家,除了直接拔掉眼中钉肉中刺以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向其他国家展示美国的獠牙利爪。这是一种威慑战术,就象眼镜蛇鼓脑袋的作用一样。如果对手胆怯畏惧,不敢斗争,那就要举白旗,就要承认美国的霸主地位。但对于大国,美国却避免使用武力。因为和大国直接冲突,风险是巨大的,美国可能要为此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所以美国多使用间接手段来削弱、瓦解大国的抵抗意志。以美国遏止中国的手段为例:

一是利用中国内部的分裂势力,如台独西藏新疆等问题,俄罗斯也有类似的问题。

二是利用领土问题,挑起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矛盾,俄罗斯亦同。

三是建立军事包围圈,对中国进行围追堵截,压缩中国的发展空间。目前美国正在建立一个军事圈,从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到东北亚的日韩,经琉球台湾菲律宾到阿富汗,在过中亚高加索之后和北约连接,在这个包围圈里被围住的是中俄,即便中俄不顺从美国,也难以有所作为。

四是威胁控制中国的外部能源基地,比如伊朗。

五是利用美国在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强势地位,打压西化中国的人文特性。

六是利用贸易手段、金融工具以及私人资本对中国进行不流血的战争。

美国人的进攻方向就是我们的防御方向,防御过程就是一个自我完善的过程,在对手没有办法再从这个方向进攻的时候,则意味者我们已经强大起来了。针锋相对对于我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以及贫困地区,国家要花大力气切实改善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澄清吏治严惩腐败,同时加强民族团结和爱国主义教育,对冥顽不化分裂分子要坚决打击,决不手软。而能被美国用来干扰破坏我国复兴进程国际争端,主要分布在东海和南海方向。对于这些争端,应当以和平解决为基本原则,但是中间也要有所区别。

南海争端关键是个“利”字,也就是争夺资源的问题。其实国家和自然人是一样的,没有几个能在利益面前无动于衷的,更何况是放在嘴边的肥肉呢?所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很好的提议。当年我们提出这项政策时也许有力不从心的因素在里面,是权宜之计。但是我们当前确实应当重新评估这项政策,赋予它新的内容。

首先要明确无论是现在正在崛起的中国,还是将来更加强大的中国,我们“和平解决争端”和“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基本立场是不会改变的。

其次既然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那么在争议地区就要共同开发共同分享,中国承诺不使用武力、不独占该地区,那么其他国家也不得使用武力,不得独占,双方应当确定一个尺度一套规则分享该地区的资源。

第三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推而广之,让它成为处理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国家关系的基本准则,和平共处,互惠互利,不得损人利己,否则大家一起制裁它。

美国之所以能够从中挑拨,就是抓住了各国不愿放弃既得利益,同时又畏惧中国日后与各国算帐的心理,所以屡屡得手。因此我们应当以我们的诚意取得南海各国的信任,这种信任机制一旦建立,那么美国或者其他别有用心的国家就难以挑拨离间了。同时我们应当加强南海方面的军力建设。这不是为了我们兵强马壮以后,把有争议的地方拿过来,而是把它作为我们政策上的后盾,作为不遵守规则者的威慑和惩戒手段,因为没有实力作保证的规则往往不能得到有效的遵守,国际法常常被践踏就是很好的例子。更为重要的是,保持足够的军力是应对第三种力量威胁的必要条件。假如南海各国都按照这个规则行事,但是有另外一种只凭拳头的硬度说话的势力介入进来,如果你坐视大家的利益受到损害或者无力保护大家的利益,那么大家为什么要按你提出的规则行事呢?这并不是说要事事当头,而是说关键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是一种责任心的体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反对自身的大国沙文主义倾向,不要动辄就对别国吆五喝六指手画脚,那样和霸权主义有什么区别?同一行为在我们眼里可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以对方的立场来看可能就大相径庭了,因为我们是大国,所以要有容人之量,所谓“大邦者下流”,就是这个意思。东海方面的争端除了表面上的“利”字外,利字背后的内容则更多更复杂,总的来说就是一个“争”字。

日本从来就想争当亚洲的第一强国。有意思的是就在20多年前,还是这个日本,它最大的愿望也许是“脱亚入欧”,不屑和落后的亚洲为伍呢。有道是风水轮流转,经过二十年的发展,亚洲各国尤其中韩东盟印度早已今非昔比了,而今的东亚西太平洋地区是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地区,其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也在逐渐增长,日本怎么能在家门口错失提高自身地位的良机呢?日本人争当亚洲第一的位置,但是它已经丧失了最佳机会。假如二十年前日本在最为辉煌的时候,向亚洲被其侵略的国家真诚悔过,广收人心,它今天决不会落得如此尴尬的处境。当然,假如当初日本那样做了,可能就不是日本了。现在随着亚洲各国的兴起,日本的优势地位将逐渐丧失。在这种情况下,谁乐意让一个并没有多少可以称道的国家当老大呢?所以日本在政治上的短视,注定它只能当个二流国家。但是日本人自己也许不这么想,起码日本的掌权者认为自己有资格坐亚洲第一的位置。于是日本就要争,它的主要目标就是针对中国。日本既然存在的争的念头,那么只要它认为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它就干,即便是损人利己;只要它认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它就不干,即便对大家来说是雪中送炭。中国作为日本确定的首要对手自然首当其冲,日本近年来的所作所为,简直处处和中国作对。从这一点来说,日本不愧为欧美列强的得意弟子,损人利己的工夫真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过日本现在争亚洲第一的位置,有几道它难以跨越的障碍。

第一、在日本不断损害中国利益的前提下,中国绝对不会让它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第二、由于日本过去表现不佳,并且还在为历史罪行涂脂抹粉,不可能得到亚洲国家的信任。

第三、一个坐上亚洲第一位置的日本,不符合美国的全球利益。

因此日本实现亚洲第一梦想的机会可能越来越渺茫。日本争亚洲第一的位置,我们不要去争。龙头老大的位子不好坐,你今天坐上去了,明天就可能被赶下来,不坐上去就不会被赶下来,所谓没有得就没有失。再说假如我们顶上了这个亚洲第一的位置,势必要去争,即便争过来还要想办法保住它,我们还有精力继续前进么?美国人把这个世界搞得鸡飞狗跳,打这个防那个就是要保它那个老大的位子,可搞到最后连在自己家里都没了安全感,很有趣么?所以我们不要去争这个位置,而应当顺应历史潮流,发扬民主精神,提倡亚洲的事情由亚洲各国人民共同做主。可以将其归结为一个“和”字。假如日本利欲熏心挟洋自重,倚仗美国势力撑腰破坏亚洲的繁荣安定的大好局面,那么有必要让它清醒清醒。因此,对日本的政策是能和则和,不能和则制。前几年政冷之后经济也降温是对日本的一个沉重的打击!!!!但现在日本政府认识到其危害,又开始和我国各方面关系升温,这只不过是利益使然!!!因为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不同,日本要做亚洲的美国,要称王称霸!

突破封锁美国建立的军事包围圈,事实上也是美国国界的延伸。这个国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界,而是势力范围意义上的国界。在这条战线上美国既可以向它的对手进攻,又可以用来防御对手的进攻。冷战时代,美国的势力国界可以分为东西两部分,西线是北约和华约的对峙线,东线是西太平洋地区的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日本与韩国、琉球台湾菲律宾一线。东西线对付的首要目标是苏联。冷战结束后,美国逐渐向原属苏联的中亚高加索渗透,尤其布什政府上台,借反恐之机大大加强了美国在中东和中亚的军事存在,加上北约东扩不断蚕食俄罗斯的战略空间,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包围态势是现而易见的。目前,美国已经形成了对中国的三面包围之势,在战略上对我们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如何化解战略上的被动局面呢?我以为应该针对美国整条战线的特点,分别采取不同的应对策略。基本上可用十二个字来概括:南和东盟,东制日本,西出中亚。美国的包围圈,以南方为弱,虽然美军在南方一些国家建有军事基地,并且存在不同程度的同盟关系,但是各国并不愿意完全听从美国人的摆布,对美国的所作所为也不是心中无数。97年亚洲金融危机,美国落井下石;911以后美国只顾自己利益大肆扩充势力;不顾各国反对放纵日本军国势力的扩张和台独势力的膨胀,破坏地区局势的稳定,损害东亚各国的利益。美国损人利己的作法,甚至引起它盟友的不满。另一方面,各国均同中国保有密切的经济联系,与中国密切合作共谋发展是根本利益所在,相信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会为了美国选择和中国对抗。同时,对于象印度这样的大国,美国也只能采取拉拢的手段,通过怂恿印度对中国进行某种形式的对抗以实现封锁中国的目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的南方军事包围圈称作封锁线似乎更加确切。对付美国构筑的南方封锁线,我们应当采用一个“和”字予以化解,利用我国日益壮大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提携东盟各国进一步发展,发挥传统优势,增强合作与互信,美国的围堵政策自然不攻自破。印度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与我们有许多类似的地方。不过,如果它坠入美国人的陷阱,和中国搞对抗,那么它将不得不面对喜马拉雅山背面的巨大压力,其发展或许永远只是一个梦想。换句话说,在中印两国的战略对比态势上,主动权在我不在彼。主动权决定选择权,不服从这个规律,强作选择或者作出错误选择,结局是大大不妙的,20世纪60年代的中印冲突,不就是很好的例子么?明白了这些道理,所以我们主张南方主和是上策。

如何对付日本、美国——解开台湾困局的另一把钥匙与南方的情况不同,美国的东部阵线是强大的,因为有美日同盟存在。美日同盟可以追溯到二战结束美军对日本的占领。在冷战时代,为了对抗苏联,美国在日本和琉球保持了强大的军备,同驻韩美军一道构成了美国在东亚地区的防御核心。冷战结束以后,随着美国全球战略布局的调整,美国在欧洲的驻军不断减少,而在东亚的驻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还有增强的迹象。其首要目标自然是遏制中国崛起,其次是控制日本监视俄罗斯,三是维护整个亚太地区保持有利于美国的稳定。在美国东亚地区的安全体系中,最大限度地控制和利用日本,是它的根本利益所在。

因此,中美两国在战略上处于基本对立的情况下,美国是不能容忍日本和中国保持密切合作关系的。在这一点上,日本人比我们国内的某些学者更加清醒和现实,绝对不去鼓吹什么“中日外交新思维”。同时,日本还有搭乘美国便车扩张势力称霸东亚做全球大国的野心,所以必然要遏制中国进一步强大,在这一点上美日的共同利益是一致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