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彭城公主的第一任丈夫死后,就成为失偶中年男子的理想对象,一生都处在嫁人机会中。再没有哪位公主像她这样,每选择一次,就在周遭引起大漩涡,总有人站立不稳被卷了进去。


彭城公主是北魏孝文帝的六妹。她的第一任丈夫是大臣刘昶的儿子刘承绪。刘昶很牛,先后娶过三位公主。但刘承绪却不那么可爱,他“少而尪疾”,脊椎弯曲,不知道是前弯还是侧弯,总之行走坐卧都歪歪扭扭的,很影响形象。他二十七岁左右死了,彭城公主没有生养,又回到皇宫居住。


孝文帝皇后冯妙莲,像一般嫂嫂一样,很不乐意和丧偶的小姑子在一处生活,她急于把彭城公主嫁出去。于是,这肥水就被皇后引入了自家田地,皇后说服皇帝把彭城公主嫁给了自己的弟弟冯夙。


彭城公主根本瞧不起这个有妖媚名字的嫂嫂,不肯改嫁冯夙,但无奈皇帝已经答应了。皇后冯妙莲趁着孝文帝出征在外,强逼彭城公主给冯家做媳妇。


彭城公主可不是听命“妖妇”摆布的人。她偷偷溜出去,带着婢女家童十几个人,快马轻车,一直往皇帝出征的大营悬瓠而去。


一路下起了很大的雨,道路湿滑,天黑得像锅底一样,随从们都是女孩子男孩子,跑得很是辛苦。但事关自己的命运,彭城公主一刻也不让停。彭城公主身上有鲜卑女人泼辣的血性,不像乖乖女那样凡事能忍。既然冯妙莲逼人太甚,就莫怪公主我今天要当个告密者了!


冯妙莲背着皇帝偷汉子,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后宫的长舌妇们没少议论,只是瞒着皇帝一人而已。


冯妙莲和异母妹妹一起入宫,妹妹是嫡出,做了皇后,而姐姐因为母亲地位低,做了妃子。冯妙莲入宫不久就得了病,不得不在庙里养病。有个替她医病的男人叫高菩萨,医着医着就成了她的情人。三年后,冯妙莲的病好了,重新入宫。


冯妙莲被高菩萨一经手,不仅病好了,人也变得好妖媚好有竞争力,挤走了妹妹,自己当了皇后。高菩萨也跟进了宫,当了假宦官——他每个器官都是完整的,有了这个身份掩饰,跟皇后鬼混就更方便了。孝武帝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丈夫,整天忙着搞风俗改革,推进汉化,要么就出外打仗,没留意家里的“劈腿皇后”。 zaJR$

皇帝万万没想到公主提着个马鞭浑身湿漉漉地出现在战场上,更没想到自己在前方打仗,皇后在后方偷人。公主还述说自己不愿改嫁,而皇后逼婚——既然是来告状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皇后往死里告。


皇帝比较镇静,先把仗打完,再回去处理皇后偷人的事情。证供颇多,都表示公主举报属实,最后才把冯皇后叫来。皇后一看三堂会审的架势,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她使尽浑身解数为自己开脱,一边说一边还使出哭闹撒娇的绝招。孝文帝的作风很酷,他让人拿来两团棉线堵住耳朵,一直等她说完了闹够了哭累了,才起身走了。他没有立刻惩罚她,因为皇后通奸,说出去对皇帝的名声也不好。不久,他召见皇后时,在她身上搜到一把小刀,就以谋逆罪把她抓起来了——不会是派人暗藏在她身上的吧?


孝文帝三十三岁英年早逝,临死时下了诏书,把冯妙莲赐死。冯皇后一看是毒酒,就疯了似的完全不配合,最后被捉住强灌了下去。


彭城公主三十三岁左右,改嫁给三十七岁左右的“单身贵族”王肃。王肃本是名门望族琅琊王家的后裔,娶的是另一名门谢家的女儿,生有一儿二女。王肃化装成僧人只身“叛逃”到北魏,过了好几年,妻儿都无法接出来,渐渐失去了联系。王肃成了很受皇上器重的“单身汉”,在北魏人眼里,他应该“忘却过去,活在当下”。王肃接受了皇室的好意,娶了彭城公主。皇家还给了王肃二十万钱和三千匹帛的厚赏。


幸福的二婚生活才过了一年多,远在南方的王肃原配谢夫人就带着三个儿女来到了北魏。这位谢夫人,不是寻常女子,是南朝大文学家和大官僚谢庄的女儿,她经过了几年无望的等待,便勇敢地带着三个儿女千里寻夫。这三个孩子,大的十五六岁,小的才八九岁。边境上查验很严,她也和丈夫当年一样,装扮成化缘的僧尼,最后到达北魏。


这次团聚,也许是错误的,因为王肃已经另有一位地位无法撼动的太太。也许是正确的,因为儿女们终于证实了自己对父亲的模糊印象。无论如何,孩子们是父母双全的人啦!


王肃觉得很对不起原配夫人,却无法安排她,就在府里建了个家庙,让谢夫人做了女尼。谢夫人本来是为了寻夫假扮尼姑,找到丈夫后,却成了真正的尼姑。 


谢夫人以诗礼人家习惯的写双关诗的方式,给丈夫写了一封复婚申请:

“本为箔上蚕,今作机上丝。得路逐胜去,颇忆缠绵时。”

“丝”谐“思”音,表示自己对丈夫还是有感情的。王肃把这封信给公主看,大约是想征求她的意见。公主虽然不像谢女那样会写诗,但什么“丝”不“丝”的,以她女性的警惕也不是看不懂意思。于是,她代王肃回了一封信:

“针是贯线物,目中恒任丝。得帛缝新去,何能衲故时。”

语气很是不退让,意思是:你“丝”也白“丝”!针眼上已经有了新“丝”,你这旧“丝”来晚了一步。有了新“丝”自然要缝新褂子,哪能缝旧褂子?


当时,北魏的上层人士因为老婆的身份普遍太高,不敢娶妾,多一夫一妻。所以,王肃的新“丝”旧“丝”共同缝一件“衣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个女人对丈夫的争夺很快就结束了,因为王肃不久就死了。后来,他儿子继承了王肃的爵位,女儿做了皇妃。而彭城公主没有生养,再一次回到皇宫。


这时,公主还不到三十五岁,依然抢手,因为不少人死了老婆想续弦。一个叫张彝的,出身望族,年龄四十一岁,豪迈自信,爱读诗书,倒很合适。不料又出来个高肇,是宣武帝的舅舅,为人粗鄙,仗着外戚身份高人一等,也来求亲。听说彭城公主答应了张彝没有答应他,就死命地中伤张彝。不知是气的还是身体本来就有问题,张彝没等娶到公主就中风偏瘫了,此后也没听说他的名字和公主有什么关联。


彭城公主后来就没有嫁人的记录了,大约连求亲的人都没有了——怪得很,凡是娶过她或是向她求过亲的男人,无一例外地很快倒霉。彭城公主还真是命硬呢!


彭城公主,宋王刘昶子妇也,年少嫠居。北平公冯夙,后之周母弟也。后求婚于孝文,孝文许之。公主志不愿,后欲强之,婚有日矣。公主密与侍婢及僮从十余人,乘轻车,冒霖雨,赴悬瓠,奉谒孝文,自陈本意。因言后与菩萨乱状。

——《北史·列传后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