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查韦斯的失败与拉美社会主义



委内瑞拉全国选举委员会主席卢塞纳3日宣布,查韦斯提出的修改宪法提案在2日的全民公决中被否决。这对渴望扩大已有的广泛权力并试图引导国家走向社会主义的查韦斯来说,的确是个沉重的失败,以至于一向意气风发的查韦斯在记者招待会上也忍不住黯然神伤。


在拟议中的全民公决中,查韦斯成功地将延长总统任期和废除对连任届数的限制同广受民众喜爱的社会主义政策捆绑在一块,试图以此激励委内瑞拉民众同意他无限期地就任总统,但最终仍然遭到失败。这当然不是说查韦斯的支持率已经下降,或者委内瑞拉的民众开始反对他和他的社会主义,而是担心权力终身制是个不祥之兆。事实上查韦斯依然深得民心,他的国内支持率可以与俄罗斯的普京相媲美,而且这两个国家也都以石油及其相关资产支撑国家经济命脉。不同的是查韦斯渴望修改宪法,以便他有机会无限期就职总统,从而彻底兑现他的社会主义梦想。普京则选择迂回突击,通过自己居高不下的民意支持率控制和领导一个政党继续活跃于政治舞台,从而为间隔一届后卷土重来奠定了坚实的跳板。事实上幸亏普京没有动俄罗斯宪法的奶酪,否则的话自己的人气乃至俄罗斯的政局都将很难预料。


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在委内瑞拉深得人心,他本人也因此积聚了居高不下的人气,但人们依然对他谋求终身权力感到疑惑,因为这将意味着走向独裁和专制。委内瑞拉原本就是个资本主义的民主国家,尽管华盛顿共识带给委内瑞拉人深沉的灾难,但民主原则和民主意识毕竟深入人心。总统任期不断延长和连任届数不受限制,不仅会窒息委内瑞拉的民主活力,而且可能伴生出难以控制的暴政、腐败甚至动乱。


是的,拉美曾经被美国视为后院,美式资本主义在该地区曾经盛行了很久,但是除了缔造出一堆两极分化的富翁和穷人外,并未给整个拉美带来多少好处,贫富分化严重、经济发展缓慢、社会矛盾尖锐、外债居高不下和人民怨声载道就是这片大陆的真实写照!所以,近一段时间以来,拉美人民反美情绪异常高涨,美国支持的右翼党派领导人处处败北,从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到巴西和阿根廷,左翼政治力量纷纷登上政治舞台并获取了执政权。这些左翼力量倾向于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情有独钟,其中委内瑞拉的“21世纪社会主义”、厄瓜多尔的“具有自身特色的社会主义”、玻利维亚的“社群社会主义”以及巴西推行的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政策,不仅在拉美而且在全球都赫赫有名。


冷战的结束是以苏东社会主义的彻底失败而告终的,资本主义似乎在全世界志得意满地取得了胜利。然而,冷战结束还不足二十年的时候,社会主义思潮居然在全球卷土重来,这是为什么呢?百草止水认为,原因就是欧美对外输出的是资本主义的政治理念,而非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不仅如此,欧美还借助其强势的政治、经济、军事和科技力量,迫使其他欠发达地区无限制地开放市场,从而导致世界财富从欠发达地区聚拢到当地少数富人和欧美等发达国家。所以,这些只热衷于****不关心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的政策,理所当然地遭到这些地区人民的厌恶和拒绝。于是普京执政的俄罗斯又回头实行了众多带有社会主义色彩的政治和经济政策,1998年竞选成功的查韦斯公开亮出了社会主义招牌,去年上任的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热衷于推行“印第安社会主义”,今年上任的科雷亚总统则发誓要在厄瓜多尔推行21世纪社会主义……就连我们中国,由于贫富差距日益拉大、广大基层群众的收入和生活缺乏稳定与保障、社会腐败和不公现象日益扩大,人们对改革开放前的毛时代竟然又景仰起来。是的,毛时代的确很穷很落后,但那时的收入差距不大,社会环境相对公正,贪污腐败几乎没有,工作、医疗、教育、住房都由国家予以保障,这些恰恰是我们这个经济大发展的时代所没有的。所以无论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国还是相对缓慢的拉美,只要贫富差距急剧拉大、社会欠缺公正、腐败横行,人们就容易滋生怨恨和厌恶情绪。因此,当中国的基尼系数远远超过警戒线,专家们就提醒中国当心拉美化,而拉美人无可奈何地丢弃过去的美式政策和传统朝社会主义靠拢,则又是对我们这个国家的一个大大的讽刺!


拉美朝社会主义方向转身到底是否正确呢?我们知道苏东社会主义集团的垮台植根于政治上的腐败和经济上的缺乏生机,由于政治高度垄断,所以裙带关系盛行,政客们习惯于眼睛朝上屁股朝下,从而从根本上决定了统治阶层的腐败和昏庸;由于经济上高度国有,国外资本和民间资本无从立身,国内民心懒散,百姓不愿开动脑筋,整个经济环境犹如死水一潭。也正因为如此,中国及时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从而侥幸规避了苏东覆灭的危局。我们首先从经济入手,逐步引进西方市场经济体系,创造了人类罕见的持久繁荣;我们在政治上也进行了些许改革,不仅实行公务员制,而且废除了干部终身制,而最高层领导的两届任期制也为国家的政治体制注入了些许活力。不过可惜的是,我们推进经济改革时忽视了公平原则,不仅使得国家财富集中到既得利益集团手里,而且广大基层群众的利益也深受其害,再加上官员腐败和民主化进程缓慢,就为我们这个社会的稳定和繁荣酝酿并集聚了越来越强大的具有深刻破坏性的不良情绪,在这一点上拉美的社会主义思潮应当能为我们提供优良的鉴照。


苏东的垮台是列宁式社会主义深刻缺陷的必然结果,中国的改革则成功纠正并规避了这一宿命,就连朝鲜和古巴都在设法进行改革与开放,那么拉美和俄罗斯朝社会主义政策靠拢又能如何?委内瑞拉和俄罗斯一样富有石油资源,这些天然资源为他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丰厚财富,成功将石油掌握在政府手里成了这两个国家社会主义新政的力量支柱。但是,无论拉美还是俄罗斯,国有化运动引发了外资和内资的忧郁和出逃,委内瑞拉、俄罗斯、厄瓜多尔因为富有石油财富可以毫不为意,但其他国家石油资源稀少所以情况就非常不妙。即便有石油的天然支撑又能如何?伊拉克富有石油,萨达姆执政下也曾实行社会主义政策,但由于家族腐败和暴政,再加上两伊战争和入侵伊拉克并同美国对抗,不仅萨达姆家族整体败亡,而且至今的伊拉克依然深陷水深火热之中。就算没有伊拉克式的悲剧又能怎样?石油资源不是无限的,总有它用完耗尽的一天,届时整个国家和人民咋办?所以说一个健康的充满活力的经济体系才是关键,拉美尤其是委内瑞拉愈来愈严重的国有化确实值得忧虑。


其实欧美式的资本主义并没什么不好,只是他们热衷于对外输出意识形态和政治空壳,对于完美的社会福利机制、优良的经济管理水平和高超的权力制衡与约束机制并不热心兜售,而是忙于在其他国家扶持利益代言人和掠夺财富,这才是整个拉美悲剧的深刻根源!设若美国在拉美推行美式资本主义时,连带着输出美式社会保障机制,就能使贫富悬殊不至大大拉开,也不至于贫困阶层如此广大;设若美国帮助拉美完善三权分立机制,人民的监督和制约力量就能得以增强,腐败不至于横行,不公平不公正现象不至于异常普及;设若美国帮助拉美提高管理和发展经济的水平,而不是忙于掠夺财富抢占市场,拉美经济就会蓬勃发展,人民生活就会显著改善。可惜的是,欧美政府及其政客都是短视和自私的,他们输出民主和资本主义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真正落到实处就成了另一副面孔,百草止水对此极为鄙视!


毫无疑问,查韦斯追求权力终身制,一方面是想推行社会主义理想,另一方面也是权欲膨胀所致。查韦斯和卡斯特罗是最要好的政治盟友,两人已经建立了亲密无间的个人关系,卡斯特罗成了查韦斯学习和效仿的榜样,终生执掌权柄并处于国家最高层无疑成了他个人的美好梦想,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在全民公决前喊出打算执政到2050年的狂言妄语。也毋庸置疑,查韦斯和普京一样在国内拥有极高的个人威望,那是人民对他们政策的一种肯定和信任,如果因为这种信任就试图修改法律和获取绝对权力,就很有可能要透支人民对他们的信任。这次全民公决应该是一种警示,如果查韦斯从中惊醒,不被个人权欲冲昏头脑,而是继续为国为民贡献优质服务,即便连任两届后离职退休,人民依然能够尊重和怀念他。当然,如果他有普京那样的高超手腕,利用法律空挡进行隔届竞选,相信很多委内瑞拉人依然会支持他。可是,普京式的手腕能否成功,关键要看查韦斯的能力和造化,毕竟美国一直是他最强劲的对头!

本文内容于 2007-12-8 9:48:48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