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九十四节 吹响 反攻的号角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一份电报被报务员急匆匆地送到宋连长手里,宋连长大体扫了一眼,神情立刻变得十分严肃和焦急,他把电报捏在手里对报务员说道:“好了,今天的开机时间已经够长了,为了保持电量和总部取得联系,关机两个小时然后再开机。”报务员给他敬了个礼走开了。

很快,这份电报就落到了冯山的手里,“他们真的成功了。”冯山死死的盯着电报说道,而后他对宋连长说道:“我跟你说的,你都记住了,记住,凌晨时分,一群不明人员从敌占区向我们奔来,我怀疑是敌人对我们发起的又一次进攻,你要带领部队顶住敌人的这次进攻,记住了,只要你听我的,你就是英雄,你的父母家人也不会得到伤害,好了,出去吧,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别的事情由我来处理。”

等宋连长走出了他的房间,几个军官走进了冯山的房间,冯山对他们点了点头说道:“一切都部署好了,没有什么问题吧。”为首的中校军官说道:“冯参谋长放心,一切我们都部署好了,时间一到就动手,弟兄们都一致同意不再跟着范捷这个不开眼的师长混了,到时候,我们以白毛巾为号,参加起事的弟兄们全都在脖子上围上白毛巾,我们两个团长和四个营长已经决定了,跟着冯参谋长干了,冯参谋长,全看您的了。”冯山满意的点了点头:“好说,好说,弟兄们,日本人现在兵强马壮,我们犯不上跟他们硬碰硬,到时候反而便宜了那群脑满肠肥的司令官们,是在拿我们的命去换他们的前程,我们不如去争取自己的前程,弟兄们,我早就和日本人谈好了,我们师拉过去之后,团长变师长,营长变团长,半年之后,扩编为集团军,师长变军长,团长变师长,每个士兵先发十个大洋的军饷,连排长每人发一百个大洋。”几个军官闻听顿时喜上眉梢,互相看了看,脸上掩不住的喜悦之色,冯山看到他们的表情之后一颗石头总算真的落下了心底,他对众军官说道:“好了,大家赶快去部署一切吧,4点整,我们发动暴动,首先解决范捷的警卫连,而后对付198团,首先包围198团驻地,而后逼迫198团投降,如果198团拒不投降,那就让日本人来对付他们,绝不能让我们的手沾上自己弟兄的鲜血,日军东园大队已经到达了附近,只要看到我们起事成功的信号后,就会掩护我们进入日军战线,荣华富贵等着我们呢。”“一切都听参谋长的。”几个军官表达了忠心后纷纷离开了冯山的房间,冯山关上门,拉开了抽屉,拿出一把手枪,拔出弹夹看了看又插了回去,嘴里自言自语道:“范捷,你可不要怪我了,到了阴曹地府,记得找个好位子,这可是你逼我的,怪就怪你有眼无珠,不知道好歹,居然敢得罪汪总裁。”

黑夜即将过去,光明即将来临之际,在66师驻地,阴谋诡计正在进行着,这无边的黑暗仿佛可以吞噬掉仅有的一点光明,范捷心里烦躁不安,就连觉也睡不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无法安心睡眠,他做了一个噩梦,醒来后满头大汗,在床上折腾了一会,摸过手表一看三点多了,他跳下床,披上衣服,站到窗前,推开小窗,望着外面的世界,心里却在想着李宗仁长官的命令和南京汪总裁的命令,一个命令进攻,一个命令原地待命,到底应该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作,66师今后的命运如何,自己的命运如何,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搅在一起,范捷更加觉得烦躁,他坐回到八仙桌旁,伸手抓起茶壶,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壶凉茶,才觉得这心里好受了一点,而后,他躺回到床上,双手抱头,靠在床头思考着,渐渐的又睡着了。

院子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嘈杂声,逐渐噪音变得越来越大,到最后,把范捷都吵醒了,范捷烦躁的跳下床,拉开窗户打算对发出噪音的士兵进行制止,这才吃惊的发现院子里站了一片的士兵,无数脖子围着白毛巾的士兵荷枪实弹的包围了自己所处的小楼,负责保卫自己的警卫连士兵大部分都被缴械,少数士兵也都当机立断投靠了发动叛乱的部队,范捷恨恨的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晚了,一切都晚了,廖仲走的时候还警告自己冯山可能对自己下手,想不到这个家伙这么快就动手了,全完了,不光自己的警卫连,看来连198团也完蛋了,范捷从枕头底下抓起了一把左轮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打算扣动扳机,不过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及时抓住了他的手腕,“师长,不要这么快放弃希望,我带领部队护送师长逃出去,只要师长活着,我们66师就有希望,请师长为了我们66师活下去。”警卫连长阿牛从范捷的手里拿过了手枪继续说道:“而且,师长,你的子弹早就被我取出来了。”范捷看了看警卫连连长感动的说道:“阿牛,全靠你了,我为了66师也要活下去,对了,你什么时候取出我的子弹的?”阿牛把手枪还给了范捷说道:“师长,你的子弹还在手枪里面,我根本就没有取出来,好了,师长,时间不多了,我们赶快走吧。”范捷点了点头说道:“好,阿牛,你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阿牛端着一支冲锋枪带领一个警卫班从小楼上冲了下来,从后巷打开了一条血路,护送范捷逃出了小楼,冯山听说范捷逃跑了,气得一脚踢翻了桌子,命令部队如果抓不住范捷就枪毙整支部队的士兵。

198团驻地被66师其他两个团团团包围,机枪,迫击炮全都对准了198团的官兵,198团团长罗家明思虑再三,命令士兵放下了武器,自己走进了房间,而后房间内传出了一声枪响,198团就这样全团投降了。由于198团主要军官并不愿意投降日本人,所以在缴了198团官兵的武器后,冯山释放了所有不愿意跟随他一起投降日本人的士兵。

前面就是66师的战线了,所有逃脱的战俘都兴奋了起来,走过前面这段道路,就可以回家了,家里有父母,家里有妻子儿女,家里有温暖,想到这里,他们的步伐越来越快,越来越轻盈,他们逐渐从走变成了跑,他们飞奔着跑向了66师战线。

雨后的空气非常的清新,仿佛漂浮着快乐的气氛,虽然是前线,但是快乐的归俘还是满怀希望的冲向了66师的战线。

宋连长透过高倍望远镜观察着前方地平线,他很清楚很快,电报中的那些战俘就会出现在望远镜内,而他奉了冯山的命令,要消灭这批战俘,为日本人送上第一份大礼,也为了自己的妻儿父母不被杀害,他默默地在心底说道:“对不起了,各位兄弟,我也是迫不得已呀。”他下达了全线戒备的命令,士兵们还以为日本人要来进攻了,所以都摩拳擦掌准备和鬼子兵大干一场。

晨雾升起来了,士兵们眼前的视界模糊了起来,不过即便是通过他们的肉眼,也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到远处一群黑影向着他们冲了过来,他们的肾上腺素一下子升了上来,这一定就是敌人,没有错,日本人来了,他们纷纷拉动枪栓,把子弹推入枪膛,宋连长亲自指挥一挺重机枪,机枪手把弹链压入枪膛,而后把枪口对准了人群的方向,等待着宋连长的射击命令,几乎每一个士兵都在看着宋连长的动作,等待着他悬在空中的右手挥下来,宋连长迟迟没有下达射击命令,他很清楚,眼前雾气中的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不能下达这样的命令,他们和自己身旁的士兵都是无辜的,但是如果不下大命令,自己的亲人就会遭到杀害,最后,宋连长看到他们马上就要冲出雾气了,一咬牙,一跺脚,挥下了自己的手臂,顿时,整条战线上如同开锅了一般,沸腾了起来。

马上就要越过友军的战线了,马上就要获得梦寐以求的自由了,愣秋觉得自己的心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饱受了日本人的折磨,和日本人打了好几天之后,愣秋真的觉得自己的身心疲惫到了极点,不过,马上就要回家的喜悦冲淡了他的疲惫,使他浑身力气重新回到了身上,他大踏步的第一个冲出了薄雾,那一刻,愣秋伸开了双臂,大声喊道:“我回来了。”耳旁响起的爆豆般机枪射击的声音压制了他的声音,愣秋愣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想我们开枪,我们是自己人呀,愣秋大声呼喊着,但震耳欲聋的枪声盖住了他的质问声,呼啸的子弹从他身旁飞过,把那些历尽了千辛万苦才从日本人的魔爪中逃出来的战俘打倒在地,鲜血染红了他们身下的泥土,流进了他们自己的土地里,愣秋抚摸着胸膛上的三个机枪孔,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环顾四周,许多弟兄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停止了呼吸,还有一些在地上翻滚痛苦的挣扎着,愣秋突然发现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他一下子跪倒在地面上,但他还是努力举起了手里的手枪,对准前方打出了两颗子弹,而后倒在了地上,他的手还在伸向前方,嘴里还在呼喊着妈妈的名字。

“不要开枪,我们是中国人。”一些战俘挥舞双手高声呼喊着,可是密集的子弹还是不断的呼啸飞来,击穿他们脆弱的身体,无情的夺取他们宝贵的生命。

机枪射手非常诧异,历来日本人进攻他们都要使用炮火好一顿轰击后才发动,而且进攻过程中,日本人不可能排成如此密集的队形冲过来,除非他们都是刚入伍的新兵,但日本人怎么可能把新兵派上战场,那不是让他们来送死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机枪射手停止了射击,他想仔细看一下对面冲过来的到底是什么人,但战斗一打响,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停止射击就结束这场战斗?那些步兵们乒乒乓乓的打得正过瘾呢,好久没有这样打击日本人了,这些日本人被打得无法还手了,想到这里,这些士兵射击的更加起劲了,他们射出的子弹更多的击中了他们的战友。

原本十分兴奋,以为可以逃出生天的战俘们全都卧倒在地上了,再不趴下,只怕全都会被自己人打死了,宋晓鹏等人在队伍最后面垫底,所以直到前面战斗打响了好几分钟,他才带领那些有战斗力的战斗部队赶了过来,宋晓鹏小心翼翼的来到队伍最前列,靠在一具尸体的后面,观察着前面的动静,他和上了眼前这具无名尸体的眼睛,这个战俘死不瞑目亚,都已经逃到了这里,马上就要逃回自己人那边了,却被自己人的火力打死,真的是死不瞑目。宋晓鹏看到这么多的战俘被打死,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他大声喊道:“机枪,机枪给我过来,狠狠的给我打。”很快,特遣队员还击的子弹就打在了66师阵地上,激起了一阵阵的灰尘,暂时压制住了66师官兵的射击,宋晓鹏高举着冲锋枪站了起来,他大声地喊道:“我是后羿师的军官,我是中国军人,你们谁敢开枪?”在他的身后,几十个特遣队员也站了起来,他们和宋晓鹏一起,把自豪的胸膛骄傲的展示给那些66师的官兵。

“是自己人,是中国军服,他们是中国人,我们干了什么亚?”走出迷雾的宋晓鹏让那些起劲射击的66师官兵瞠目结舌,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开枪射击的居然会是中国军人,是自己的友军,他们可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在向日本人开火,这下子可闯大祸了,宋连长,他们一起望向了自己的指挥官,是他下令开火的。

宋连长在全体官兵如刀如剑的目光逼视下,脑子一片空白,嘴里嘟囔着:“不行,不行,不能让他们回来,不能。”他扑倒机枪上,拉动枪栓,还打算对对面高举着枪支表明身份的宋晓鹏开火,一旁的机枪射手迅速拔出了自己的配枪,对准宋连长的后背连开了5枪,后背上开了五个大洞,冒着青烟的宋连长僵硬的身体跌落到机枪下,宋晓鹏大步冲了过来,看到宋连长已经伏法,他怒目圆睁的看着那些向他和战俘开枪的所谓友军士兵,这些友军士兵脸上都赔着笑容,似乎在为自己所作所为道歉,宋晓鹏真想把枪膛里的子弹全都打在这些人的笑脸上,为自己的战友报仇,但是理智终于回来了,他长吸了一口气,把冲锋枪背到了肩上,对那个机枪射手说道:“赶快派救护队把这些负伤的弟兄都救回来。”而后他一屁股做到了战壕的墙壁上,双手抱头,呜呜的哭了起来,泪水不断从指缝留下来,那么多好兄弟,逃出战俘营的时候没死,和鬼子厮杀的时候没死,夺取罗王镇的时候没死,却死在了这里,死在了自己的战线前方,死在了自己人的子弹之下,他觉得自己无法呼吸,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头,让他不能够喘气,他突然跳了起来,举起冲锋枪对准天上那轮冉冉升起的初日扣动了扳机,清脆的枪声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尤其是那些误杀了自己战友的士兵。

宋晓鹏望着那些踉踉跄跄越过战线的战俘,心头一酸,他想起了自己对梁朝发的承诺,他一定要在这里立一座碑,纪念那些死难的中国军人,他们没有给这个名字抹黑,他们称得起是一名中国军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