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12月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接受《德国之声》广播电台采访时称,德国有兴趣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她同时表示,要在价值观外交与经济外交之间寻求很好的结合。默克尔的此番讲话语调明显比以往温和,有人因此分析认为,默克尔对华态度发生转变的时候到了。但依笔者看法,现在研判“默克尔对华态度缓和”还为时过早。


态度缓和只是策略之举


默克尔的话听起来似乎有所缓和,但她的对华态度并不会出现根本调整。价值观外交与经济外交一直是德国外交的两块基石,德国也一直在两者之间寻找平衡,只是不同领导人的侧重点不同、方式不一样。科尔时期只是在访华时交上一份人权名单,而施罗德则强调对华人权对话,试图通过对话的方式影响中国,这些都是德国的价值观外交,以缓和冲突的方式换取在华的经济利益。


默克尔却以一种对抗性的姿态出现,这直接导致德国经济界的强烈反弹,加之法国总统萨科齐此次中国之旅获得巨额的订单,让德国经济界终于坐不住了。默克尔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的话,正是出于经济界的压力而做出的一种缓和。但不要忘了,默克尔当时也再次为会见达赖辩护,强调“她有权决定在什么地点会见什么人”。


决定默克尔对华态度的变化取决于三方面的因素:首先是德国经济界对她施加的压力,其次是她与外长施泰因迈尔之间的磨合,另外是她自己的整体判断。依我个人的看法,默克尔现在的对华态度短期内不会有根本改变,但从长期来看,把价值观外交抬得太高,导致经济利益受损,这种方式肯定是走不远的。


至于默克尔是否要在价值观外交和经济外交之间寻找“第三条道路”,目前她还是在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外交,只是没有开始时那么“初生牛犊不怕虎”了。就其个人理念来说,她不可能退步,缓和只是策略之举。


中国应正确研判欧美之不同


默克尔对华态度的形成,不能忽视的一个背景是欧美之间对于中国崛起的协调。


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和欧洲的感受以及评估是不一样的。中国崛起与美国会产生本质上的“冲突”,尽管这种冲突并不一定会以军事方式表现出来,而中欧之间则不会产生这样的冲突。美国对中国崛起的评判是考虑到未来几十年是否会挑战自己的全球地位,而欧洲则不同,欧洲超级大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二战以后的欧洲,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国际影响力上,都不是一流的,但它的和平是永恒的,自由民主是永恒的。欧洲是以二流的国家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换回永恒和平,这是经过千年烽火后产生的智慧。通俗地说,欧洲不是超级大国,它只是追求“过日子”,没有什么野心。


对于欧洲大多数老百姓以及政治家来说,他们看待中国更多的是就事论事,比如中国的能源、中国的产品、中国的劳动力等等。他们看到了中国崛起带来的“威胁”,由此产生的冲突是“人性的自然的冲突”,而不能定性为敌意,如果定义为敌意的话,就会造成战略上的误判。


化解关键在于中欧互动


值得注意的是,默克尔这样的欧洲领导人并不是主流。欧洲大部分政治家都不同意默克尔的做法,对她会见达赖,批评的声音尤其多。


当然,默克尔对华态度也有一定的民意基础,并且现在从表面看来,欧洲对华政策有“默克尔化”的趋势,如何化解关键就取决于中欧之间的互动。对于中国来说,要加强国际公关,用欧洲人听得懂的方式沟通,而并不是各说各话。现在由民间学术机构发动的“中欧论坛”就是一种很好的沟通途径,双方努力从中欧两种古老文明的高度来思考中欧关系,探讨中国崛起究竟会给欧洲带来什么样的冲击,这样的民间对话很有效果。


另外,中国要加强对欧洲媒体的公关工作,欧洲的媒体经常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因此,让它们更加了解中国就显得很重要。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