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每天见到武警的机会几乎同我上下班的次数一样多。看着一张张年轻稚气的脸庞,穿着整洁的服装,排着队从身旁经过,首先想到的就是年轻真好,有那样多的时间可以挥霍,有明媚的阳光每天照着 ,有比别人漫长的人生等着去走。


去年“八一”的时候,有文艺团体在武警大院慰问演出。晚饭后去看,可惜本人一大近视眼,出门的时候从不戴眼镜,任我怎样努力地看, 仍不能看清演员的光辉形象。身边一小武警,见我窘迫的样子,笑嘻嘻地将我领至最前面,顺手递给我一个板凳,坐在那里,夜风吹来,心里满是感动。


从此我认识了这个武警,不,是这个武警认识了我,因为我的近视根本不可能让我从一大群橄榄绿中将他挑出来,到是他每次见了我都笑嘻嘻地同我打招呼,让我感受他的年轻,他的热情洋溢。


一次,和妹妹骑自行车出门。回来的时候,妹妹临时有事坐车走了,我正愁怎样才能把两辆自行车骑回去,刚巧有武警经过,心里很高兴,知道有人可以帮我了,我知道他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但是我知道可以信赖他们。叫住其中的一个,请他帮我把自行车骑回去,我们宿舍大院就在他下岗必经的路上,他点头答应。等到晚上想起自行车,到宿舍门口一看,我的自行车早已稳稳地停在那里,安然无恙,连锁都不用。


不知怎么,我总是很信任他们,觉得无论任何事情,他们都可以帮助你,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是一群朝气蓬勃,有着严明纪律的群体。


天气不好的时候,武警们就会全体出动,大约每10米一个,站在路上,严阵以待,履行自己的职责;上班的路要经过一个很大的坡,只要下雪,那长长的坡就会被压的溜光水滑,人们小心翼翼地走,惟恐不小心摔在坡上,而现在,再也没有这样的担心了,武警们每次都会把雪清理掉,还大家一个干净的路面。


年三十的下午,天气很好,阳光暖暖的,路上行人稀少,我看见一队武警,装备整齐,向远处的山上跑去,顿时心里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们在山上四面八方散开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向别人询问,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武警训练,为了排遣大家在这时刻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他们别出心裁地在年三十的下午搞了次演习!


家是灵魂的栖息地,是阻隔世界尘嚣与浮躁的一份永久的温馨,是永远可以象鹏鸟翻飞自由来去的爱巢。家是一个人想回去的地方。在举家团圆的时候,我们的武警,在履行他们神圣的职责,在大年三十的下午,他们在演习,每念至此,就有落泪的冲动。


日复一日的站姿和注视,缺少惊心动魄,却更贴近生活的真实,我身边的武警每年都在换,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这里流动着他们的青春,阳光打在他们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里。假如你看的仔细,就可以看见风,那淡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细微的碎片高高在空中奔去。


人生总有这样的时刻,让你含笑想起,让你凛然泪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