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战争或即将打响-试读美解密伊核情报

就在12月3日,美国情报部门解密的一份情报显示,伊朗在四年前,也就是2003年,就已经中止了其核武器研制计划。笔者在这里尝试解读美国此行为。不得不说的是,由于客观条件限制,很多推测原则上来看不严谨,只是希望能够起到些许抛砖引玉的效果。


伊拉克战争之前,美国是强行突破了安理会框架内的反对,并没有进行过多的战略欺骗。若美国要展开对伊拉克的打击,未必会沿用这种模式。此一时,彼一时。当年美国面对的是业已出现巨大裂痕的大西洋联盟。现今,情况却并非如此。美国完全可以更多情况下顾及欧洲国家的感受。因此,战略欺骗的出现并不让人意外。


从布什的一贯对外政策行为上能够看到的就是攻击性。单单一份解密情报,无法推断是否战争爆发前的战略欺骗。可是,从布什政府的本性来看,这种可能性并非不存在。


外界曾经推测,布什将有可能在其卸任之前发动对伊朗的战争,以解决伊朗问题。若这种猜测成为现实的话,在未来一个时间段开始进行战略欺骗是非常可能的。情报这种东西,具备相当的可塑性。明天的情报,就可以推翻今天的情报。情报部门为美国政府背黑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一松一紧,就可以达到让各国外交部门反应不及的目的。


关于是反对派以解密情报的方式来打击布什政府的推测,可能性不大。所解密的情报,打击的不仅仅是布什政府,还包括了美国。另外,历史上多见政府利用情报部门打击反对派,却少见反对派能够利用情报部门来打击执政政党。


笔者比较在意的是第三种可能性。即这份情报的解密,有可能是美国准备缓和局势的试探性信号。


如果说阿富汗战争及之后在阿富汗境内的军事行动对于美军来说只是一次小规模部署,那么伊拉克战争及之后的军事行动对于美军来说就完全是一次中等规模的战争部署了。部署行动持续这么长时间对于美军所带来的战争消耗是巨大的。这一点,从美国的战争拨款数量就完全可以看出来。巨大的消耗,短期内不会拖垮美军,却事实上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负担。特别是当前美国国会已经不在共和党手中的情况下,预算问题的解决以及随之而来的国会角力,对于布什政府和共和党来说,都是个不小的难题。


回首四年前的伊拉克战争。


萨达姆的石油欧元结算政策,对于美元信用的打击是美国无法忍受的。这是伊拉克战争爆发的一个重要因素。法国和德国在那场战争之前的反对态度,从这个因素上来说,非常容易理解。


在纵向看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到现在的伊朗问题的时候,笔者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之前,甚至包括笔者自己,也形成了普京总统是个一贯强硬的总统的思维定势。可是,01年的阿富汗战争时,同样是普京总统。他不仅仅支持布什政府的反恐战争,还给北方联盟提供了武器,同时对美国开放领空。这也就是说,无论普京的强硬是否是一种本性,至少在那个时期,并无明显的特征,也并非是无策略的强硬。


伊拉克战争前,普京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我们无法单单从地缘政治的角度上来解释普京态度的转变。因为,阿富汗的地缘政治位置及后续影响,至少和伊拉克是一个层面上的。中亚对于俄罗斯的意义也不小。


反恐风潮是一种解释,但还不够。


事后看来,伊拉克战争让美国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诚然,高价油让世界对于美元的需求旺盛了,一定程度上支撑了美元。可是,高价油又说明了美元客观上在贬值。美元危机的最大问题是通胀而不是信用。战争短期内增加了美元需求,长期看却是更大幅度的通胀。仅此解释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原因也是不够的。


美国人的十几万军队留在伊拉克,每年大量的伤亡和随之而来的人道主义灾难,包括战争本身,都严重打击并削弱着美国的软硬实力。难道,这些代价,就是为了伊拉克的石油这么简单?至少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甚至,作为下一步对伊朗动手的基地也仅仅只是一个猜测。当前,无法验证这种猜测的真实性。究竟是什么,让美国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


有人说,美国最忌惮的是中国。可是,这种说法从伊拉克战争付出的巨大代价来看,似乎无法解释。至少,伊拉克战争对中国的伤害没有美国付出的代价那么大。效费比上,完全不合理。


可以确定的是,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一定是要维护他的霸权。那么,美国霸权的源泉是什么?答案是——美元。


正是美元霸权支撑了美国霸权。在伊拉克战争之前,美元最大的威胁,来自于欧元——一种潜在的世界货币。因此,笔者在这里进行一个推测,欧元是迫使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主因。


欧元的支撑,毫无疑问,就是法国和德国,就是法国德国领导下的一个走向一体的欧洲。欧元本身威胁美元地位,与美国拉开距离的欧洲又会动摇人们对美元的信心。这是一个双重打击。而一旦欧洲仍然依附于美国,则欧元的公信力就无法撼动美元,欧元的威胁也就小了。


人们经常性地谈论俄罗斯的资源和欧洲的资金联系到一起的结果。那么,2003年,正是这种情况可能出现的状况。资源加资金契合在一起,安全问题由于经济联系的深入而不再成为担忧,那么,欧元,又为什么不能冲击美元?


伊拉克战争,把这种可能性打掉了。当然,也不仅仅是一场伊拉克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向世人展示了他无可匹敌的力量。法国、德国,再加上俄罗斯,对于他的行动束手无策。无论法国、德国,在此后都无法避免一种阴影。那就是,即便加上俄罗斯,他们现在而已仍然无法和美国玩。美国人为伊拉克战争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可是法国和德国,却是首先退缩的人。美国人胜利了。


之后,美国四年时间,反导,颜色革命,拉开了俄罗斯和欧洲的距离。无论是法俄联盟还是德俄联盟,都是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的问题。


换一个角度来看,俄罗斯有没有可能是在逼迫美国去发动一场伊拉克战争?对抗,只是普京的一个政治手腕。而当年的立场,则是为这种手腕提供支撑的基础。


俄罗斯现在的声音越来越响,人们首先能够想到的两个字——石油。对,高价油给俄罗斯带来的巨大的难以估量的经济动力,极大地推动了俄罗斯的复兴。也就是说,俄罗斯是高价油的受益者。从伊拉克到伊朗,哪儿没有俄罗斯的影子呢?


美国,是世界油价的头号掌控者。可是,他操纵油价也要受到外界的影响。比如,为了提高美元需求打击欧元,他制造通胀,制造高油价。当然,这个过程有受害者,也有额外的受益者。对于那些受益者,美国照顾不过来。他不可能做到,只有俄罗斯一个国家油价低吧。当然,同时的受益者还有伊朗、委内瑞拉这样的反美势力。这都证明了,美国利用油价打击一头的时候,必然兼顾不到另外一头。


笔者注意到了这样一个事实。情报解密的时间是12月3日,而俄罗斯杜马选举是在12月2日进行的。


对于俄罗斯这次选举的意义,很多评论。可以确定的是,俄罗斯日益在普京的掌控之下,而美国对俄罗斯的影响力也和叶利钦时代大相径庭。一个普京掌控下的后普京时代的到来并非不可想象。一个与美国对抗的,不可控的,快速复兴的俄罗斯,对于美国的全球战略来说,绝对会成为巨大的障碍。


因而,美国人有可能把俄罗斯杜马选举当成是一个标志。而解密情报就是试探性的第一步。至于究竟是否如此,还要看未来事态的发展。关于这些,笔者只能做一个进一步的猜想。


东欧的布局进行到现在,基本上完成了。美国人有理由相信,类似伊拉克战争前的状况不会再出现。因此,美国人想要开始限制俄罗斯,或者说限制普京的发挥了。因为任其继续下去,迟早尾大不掉。


美国的目光瞄准油价应当不令人意外。当年,为了干掉前苏联,美国人不就使用了油价这一武器吗?


当然,由于各种因素的共同作用,特别是美元购买力的降低,油价回归伊拉克战争前的水平是很难想象的事情了。可是,美国人仍然有理由防止油价的进一步上升,甚至一定程度上打压油价。因为,这样,至少可以遏制普京、查维斯等对头继续上升的势头。不给他们进一步发挥的空间。


局势的缓和,对于美国来说,意味着海湾地区的军事消耗的降低。也意味着美国将有时间和空间进行新一轮的布局和调整。同时,还抽空了包括俄罗斯、伊朗以及委内瑞拉等反对势力的实力。即便从长远对伊朗的可能打击来看,这种选择也并非没有可操作性。毕竟,若美国短期内并不计划拿下伊朗,而高油价又持续给伊朗及其身后的俄罗斯输血,则只能让伊朗问题的难度越来越大。


至于事实的真相,天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