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国“权贵”是否都是政治流氓?

美国“权贵”是否都是政治流氓?

柏拉图:

那么,胆怯和狭隘看来不会属于真正哲学家的天性。一个性格和谐的人,既不贪财又不偏窄,既不自夸又不胆怯,这种人会待人刻薄处事不正吗?因此,这也是你在识别哲学家或非哲学家灵魂时所要观察的一点:这人从小就是公正温良的呢还是粗暴凶残的呢?

中国莲:

无论是一个个人还是一个国家,其一路走来,如多是凭借感情感性以“力”服人以致残暴成性,那么,这种人及这种国家,必然是邪恶的人,必然是邪恶的国家,这种人作为个人生存于社会上就必然是流氓或“黑社会(恐怖组织)”成员或头目等,这种国家于世界上就必然是实质的“恐怖组织”邪恶的国家,如美国一类国家就是最典型的这种国家。

这种国家用感情感性以“力”服人的强权,在其国内外训练出各种秩序,然后就到别的国家推销,如果别的国家不认同这种国家推销的各种秩序,这种国家就认为别的国家人民没素质。那么,那被训练出各种秩序是否是经得起理智理性以理服人的辩驳?又如何证明在其国内外训练出各种秩序是正确的?必然是经不起智者的理智理性以理服人辩驳的,就因为是主要靠感情感性以“力”服人训练出的各种秩序,这种感情感性以“力”服人核心与理智理性以理服人核心,正好相反。

如先制定好候选人资格等政治游戏规则,后以数量多取胜的感性投票秩序,在其国内主要以所谓的选总统等来体现这种秩序,在其国外同理,如先制定好候选人资格等政治游戏规则,后以数量多取胜的感性投票秩序,主要以对国际性各种自然科学及社会科学大奖的得主的所谓选举来体现,虽然有少部分自然科学科学家也值得称道。相应文章之一请见本人的《正义与民主》原创系列,第473章《诺贝尔奖获奖名单感性民主假民主的阴影有多大?》。

无论是普通公民生活中的小事还是大事中的道德,主要看着公民与公民间出现矛盾后的以理智理性以理服人解决问题的程度如何;并不是,看哪个国家的公民是否随地吐痰,无论是在旷野、街道、厕所、马圈及特定不许吐痰的公共场所;并不是,看哪个国家的公民是否有某些并未确定最佳标准的工作生活习惯,如什么打手机接电话的声音大小问题(实际上应以众人的理性承受能力为限),如上电梯是靠左还是靠右的问题(而实际上站在中间是一种最佳的保持电梯本身平衡承重的做法),等等,这当然也可说成是入乡随俗的问题。

上段所述所谓的各种秩序,就是被美国一类国家用感情感性以“力”服人的强权,训练出的所谓秩序,谁更适合这句话:“我是流氓我怕谁”?流氓无一例外都崇尚感情感性以“力”服人的强权。这种强权政治,竟然被美国自己及类似的国家称作民主,美国权贵感情感性以“力”服人地作其国人民的主,这就是感性民主,这就是假民主。利用其国人民愚昧的一面,这愚昧的一面就是感情感性以“力”服人的言行,而不敢引导其国人民聪明的一面,这聪明的一面就是理智理性以理服人。美国“权贵”是否都是政治流氓?您应该有理性的答案。虽然美国权贵有时也有“刘备欲摔孩子收买人心”的小举动。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指的就是一个人或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层的权贵个人,他们的先天内因内在智慧素质都必然是低层次的,虽然有一些小聪明的表现。这种人之所以能够得势,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种历史人文环境造成的。您可以去翻阅几种版本的世界各国历史,尤其是近200年的近代历史,您可以看看如今以美国为首的那些现阶段只是物质科技暂时较发达的所谓发达国家,一路走来是否都是以感情感性以“力”服人为主,去执行他们的国内外的几乎所有的政策?无一例外都是这样的。

虽然,有“浪子回头金不换”的特例,但是这种回头是要有实际行动对其过去的过错进行立功赎罪的,同时,这种浪子如真的回头了,那么,其人或其国的权贵的智慧层次也必然已经得到提高,这种提高是能够以语言文字理智理性以理服人,对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的领悟,被智者与其理性交流认识到的。

★★★2007-12-6 21:20 《正义与民主》系列第522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