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警2007 第一 密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7/


周勇起来喝水,站在父亲的房门前,听到房间里父亲的说话声:“老伴啊,今天我终于退休了,可是,你却不陪我了,唉……”“老伴啊,小勇的女朋友是个好女孩啊,小是比我们小勇小了5,6岁,可是不嫌弃我们家穷,唉,你说我把这钱,留给他们结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啊……”

周勇想上去敲门,走了两步,还是站住了,悄悄的后退,回了自己的房,小心的掩上了门,坐在自己的床上。心情觉得有些沉重。

多年来,母亲一直卧病在床,父亲每天下班,要去医院陪着母亲,每个月,他和父亲的工资都要交给医院买药,为母亲维持下去——他们是农村出来的一对,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变成了长大后的夫妻恩爱:父亲成为一个警察,主管局里的财务工作,而母亲是个称职的家庭主妇——人家说,少时夫妻老来伴,可是,母亲却还是在父亲退休前的半年走了,只有父亲孤单一个了。

就在昨天下午,自己的父亲完成了他自己的最后一天工作,在他的荣退告别会会上,新上任的市局局长对父亲的评价还声声在耳,而当时的情形也还历历在目:

“周文欣同志是我的前辈,我们大家的前辈,是一个勤勤恳恳工作了40年的老警察!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就在他荣退前的一个月,还在为市巡警大队的新一代巡逻用警车的招标会而奔波,并且,圆满的完成了这次招标会,为我们市巡警大队寻找到了新一代的,性价比最好的新巡逻警车!而就在今天,在他在岗的最后一天里,他还是按时来上班,认真负责的完成了他最后一天的工作!下面,请我们的前辈,为了我们的警察工作奉献了一辈子的周文欣同志上台!”

在热烈的掌声中,已经换上了便装的父亲,从前排走上了讲台,面对着台下自己的同事,他似乎有些茫然,也有些激动,他举手,想敬礼,却记起了自己穿的已经是便装了,右手举到了一半,左手也抬了起来,变成了双手鼓掌,然后他弯腰鞠躬,立直身体的时候,身边的赵兰对自己说:爸爸流泪了……


周勇被敲门声吵醒,他一咕噜爬起来——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门口传来了父亲的声音:“起来吃早餐了!”他的鼻子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他拉开房门,看到了父亲系着小围裙,手里拿着锅铲的样子。他楞了一下,但是马上说:“哦,我马上来!”关上门,他急忙穿好衣服,出来洗漱完毕,坐在餐桌前,父亲已经把东西都放好在桌面上了。他看到了自己座位前桌面上的新存折,他打开看,里面有5万元,是上个月才存入的。

“吃,吃完了你还要回队里去试车!”父亲把一碗稀饭放在他面前,说:“稀饭,你老爸我亲手煮好的!”

“哦!”他接过稀饭,夹小菜来送着喝,味道居然不错,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老爸,你居然深藏不露!我明天叫赵兰来试下你的手艺,大家热闹一下!”他一边吃一边说,笑呵呵。

周文欣也笑呵呵的说:“以前你妈妈在,我没有机会露一手,后来要照顾她,也没有时间,现在,终于有空了!”接着又说:

“赵兰做饭也很好吃的,怕你到时候也不想吃老爸做的咯!”他指指桌面上的存折,说:“那个,是你妈妈自己存的,一个月前我收拾东西时才发现的,就拿了旧折去换了新折!”他叹口气,说:

“她怕我们拿了这笔钱去给她治病,一直都不说。我过去的工资都交给她保管的,几十年了,想不到她可以省下这么多,刚好可以给你们结婚了!我这个老头子就可以抱抱我的孙子或者是孙女了!”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赵兰这孩子是孤儿,你也应该给人家一个家了,也恋爱了一年了你们!”

周勇低下了头,看一眼那个存折,觉得吃在嘴里的东西,都变得没有味道了!

他吃完,放下了碗,对父亲说:“我去队里了!”想了一下,说又说:“晚上我叫赵兰过来和你一起吃饭吧!我要临晨才回来的!”起身走到衣帽钩,拿了自己的大盖帽和警服,开门走了出去!

看着桌面上自己儿子座位前他没有拿走的存折,周文欣叹了口气,目光中的表情很复杂!


张福全把烟头狠狠的按在烟灰缸里,呼出了最后一口烟气,扬一扬手,伙计过来,他把早茶钱递过去,说:“不用找了!”伙计躬身说了句“谢谢”,他起身向楼下走去。“先生慢走!”伙计在背后再次躬身送他。

楼下,他开了自己的小红旗车门,坐了上去,伸手把停车票递给赶过来的看车人,底下是停车费。“给您找钱!”看车人说。“不用了!”他说的时候已经升起了电动车窗,启动车开走了。只留下一个看车人陪着笑说“谢谢”。

这些,是他想要的效果!他喜欢人家对他象是大爷那样伺候着。但是现实的情况是,他的小红旗买的是二手的,长了一副奥迪100的样子,比起现在街上跑的奥迪A4,A6甚至是很难得见的TT,已经落伍了不知道多少代了。但是,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老子怎么说也是有车一族了,比上不足,比下还有余吧?

小红旗开到了东台花苑小区,在入口处,黄声会扬手,他把车在他身边停了一下,给他上车,同时拿门条,接着向小区里开进去。车在12栋2单元楼口下的空地停了。两个人下了车,向楼上走去,一个老头从楼上走下来,黄声会连忙侧身让路,说:“周伯,好像昨天您退休了?”周文欣提着菜篮,笑一下,说:“是啊!你朋友啊?”张福全向老人家点点头,等他走过,两个人上到了4楼8号。“邻居?”张福全问开门的黄声会。“是啊,楼上的,帮我修过一次水龙头,好像是个警察!”门开了。

张福全跟在同伴背后进去,同伴关上了门,他看到了沙发上的两个人。他有些惊喜的看着其中一个,对方也站了起来,看着走过来的他。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王八蛋罗彪,什么时候回来的?”张福全拍着对方的背,笑呵呵的说:“现在才找我?我还说这个黄声会还藏着什么美女呢,非要我到他这个狗窝里来!”

对方招呼他坐下,也呵呵的笑着,说:“我们有三年多没有见了吧?你小子去当兵了三年,我们就没有见过了!”“操,是你这个家伙不够哥们!黄声会都去看过我,就你,一直不见人影!”

罗彪点点头,说:“我想见啊,但是见不了!”他苦笑一下,说:“三年前我那里老房子拆迁,因为拆迁款的问题,我打伤了房产开发商的工作人员,判了三年!一直在里面蹲着呢!”张福全扭头看着黄声会,他正在拆一包烟然后递过来,罗彪接过烟,把烟递了过来,给他点上火,然后说:

“是我不让老黄说的!怕影响你在部队的心情!老黄说那时你准备争取警校名额的!怎么没有成呢?”看一眼和自己朋友黄声会坐一张沙发始终没有说话的那个年轻人,尤其是他一直放在外套口袋里的手,他回头来答自己朋友的话:

“鸟名额啊!妈的,没有关系,谁理你啊?”他摇摇头,说:“去年我就回来了,和老爸一起搞点服装批发……”他再次摇摇头,说:

“妈的,钱全部填进去了……”发了一会呆,他抬头问:

“你回来准备做什么?你爸妈都不在了,就你一个人了现在,有什么打算?”“你的成衣批发亏了多少?”罗彪不答,反而问他。他在烟灰缸里弹弹烟灰,说:“20万这样!”他再次问罗彪:“看你的样子,好像找到了什么路子!”

他的朋友罗彪笑了起来,眼神里却没有一点笑意,他盯着自己的朋友,说:“我,黄声会,我在牢里收的小弟小昆,准备搞押款车!”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张福全在一次看一眼对面沙发上的两个人:那个小昆坐直了身体,插在外衣口袋里的手上似乎拿着一样东西,而黄声会也死死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那支烟被他紧紧的夹在指缝里。他目光转回了罗彪脸上。“我要做什么?”他问,深深吸了一口烟,等着罗彪回答。

“如果你不想参与,你就帮我们搞枪!我知道你有路子的!你在边防呆过!然后我们就各走各路!”

张福全把还有一半的烟按在烟灰缸里,按的烟头变形破碎成了一团了。他说:“我有路子可以搞枪!你们找2万块!我帮你们搞!”


启动,加速,急弯,倒车,制动,通过各类型路面,最后一个急刹,在平路上停下,车门拉开,队员们下车,周勇也跳下来,点点头,说:“不错!新车的性能是要比老车好啊!而且开了空调马力还是很强劲!”他问自己的队长:

“老大,我们组就是这辆车了吧?”身后的队员也围了上来。

“对!”队长“呵呵呵”的笑着说。

“真的啊?”他有些不相信的问。

“当然真的啦!本来这批车就是要分配给我们巡警队的!现在这辆1006车就是你们组的了!其他几个组都已经试车过了!”队长笑着说。周勇看一下手表,笑呵呵的说:

“好,谢谢领导!”他对自己的组员说:“我们接班时候快到了!”

一组人跑回了大楼的任务调拨室,已经有其他组的人就坐了。他们连忙在自己组的位置坐下。才坐好,当日执勤队长从门口走进来,站在讲台上。

“同志们好,大家都接收了你们各组新的巡逻车了吧?”执勤队长问。看到大家脸上笑嘻嘻的表情,他也笑了,拿起了手上的文件夹,说;:“我们的设备好了,也希望我们的工作做的更加好!”

“是!”全体异口同声回答。

“今天下午开始的巡逻组,重点巡逻路段是火车站一段,早上已经发生了三起抢包案报警,虽然人被抓住旅客的财务也没有损失,但是这帮家伙套猖狂了;接着是服装批发市场一带;然后还有斜阳路这边的巷子,那里据线报说,又开始有‘粉仔’出现了。各组,现在开始记录任务!”执勤队长看着文件夹开始布置任务:

“1004车,线路为……”

“1005车,线路为……”

“1006车,线路为……”

“任务调配完毕!各组,开始执勤!希望大家平安完成今天的工作!”

“是!”异口同声的回答,然后大家分组离开,上了各自的巡逻车。

“指挥中心,1006号出车!”周勇拿起对讲机。

“1006号可以出车,路上小心!”对讲机里响起一个他熟悉的关切的声音。他看一眼观后镜里,后座上的两个家伙刘巨涛和高盛在挤眉弄眼的奸笑,他放下车载对讲机,故作恼怒的说:

“出勤时间,严肃点!奶奶的,再在我背后挤眉弄眼的,我叫赵兰给你们两个的陈雪和袁晓泉穿‘小鞋’!”

“哦——我们要严肃——”,两个家伙拖长了声音说:“我们要严肃对待头儿夫妻利用职权欺压我们小民警!”

1006号巡逻车转上大街,在笑声中开始今天的巡逻。街上人流如织,热闹非凡,充满了活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