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不是开始的开始 波折,失败的拦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北京市五环路中共中央党校北门侧近,因为交通管制的原因宽阔的路面上除了数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和百十号混杂在一起匆匆碌碌设置临时禁行标志与简易路障,制服各异的交警、巡警、治保、防暴警察,几乎再无他人。一辆尼桑在五环路上由西向东行驶到此处,看看正干得热火朝天的众人和被警察与路障堵塞个严严实实的道路无奈减速停了下来。

尼桑车中跳出了位一身职业装打扮,五短身材,体型浑圆,年龄大概50上下的男人大步流星向着一群警察走去。

“你们这儿谁负责啊?”那人咕哝着大嗓门儿道。

就近忙活的一巡警不语,指了指正立在一北京JEEP旁对众人唠叨不停,一身警察制服,肩头别着砖头大的对讲机,戴着乳白色头盔上印有‘督察’,警察臂章纹路加绣了小巧的‘特勤9’字样(PS:北京市公安局特勤第9处。)隶属公安部,但直接接受公安部及中央警备司令部的双线领导;国家刑警武力侦搜大队中唯一的便衣。除担任一般刑警武力侦搜大队的部分职能外,更主要的职责是专门负责首都各重大活动如:游行,集会,重要人物视察、观光等的外围侦察、警戒工作;还有就是全国涉外重大刑事案件的缉破工作。与国安部第8、9、10处,以及中央警备司令部第9局挂钩,并在行动中和全军‘722’部队和国际刑警组织有联动合作关系。可以看作是穿警服的特工安保人员。虚构,人员总数设计为三百余人;其中2/3负责首都安保和,1/3负责涉外重大刑事案件。人员征召只对内,都为准特工或特战人员,退役的蓝、黑衣以及部分精锐老特种兵。专门负责一般警察没能力管,军队系统不好管的事;同时还有充当国安部对外的事物‘白手套’的作用。),身材魁梧,三十有余的中年男人。

那人看了看,大步上前,也不面生,毫不客气就冲那中年男人道:“你们这群家伙发什么神经跑这儿来闹腾了?马上给老子挪出条道儿!”

那中年督察回头看了看,细细打量了下那人尼桑车的车牌儿,抬手敬礼道:“对不住,现在这儿进入2级警备状态,除军、警车辆外,其他车辆一律不与放行!”

那人闻言勃然变色道:“你们这群狗皮TMD吃了熊心豹子胆儿了!?小心老子让万部长削你的官,撤你的职,让你这狗日的回家喝清汤!”

督察闻言,面色铁青,指着夹在胸前的工作证,狠道:“爷儿不是吓大的!您瞧准了58762,万鹏举,有种告老子去!”

“你TM活腻味了!”那人一声臭骂,正欲掏出电话……

“喂,老同志,检查,烦劳您出示下您的工作或身份证件成不?”万鹏举督察一脸轻蔑笑容道。

“我X你妈的!”那人愤怒的从内掏出一个小皮夹来狠狠掷在万鹏举脸上!

全场寂静,众人骇然。

万鹏举一脸冷峻抹了抹面颊上被小皮夹刮伤出血的伤口,蹲下捡起小皮夹,翻开看看,站起来,道:“证件看来像是真的,但人不像……”

“你TMD瞎了你的狗眼!”那人怒骂道。

“这么爱骂人?更不像了……”万鹏举嘿嘿一笑道。

“老子不光爱骂人,还更爱打人!”那人伸出右手就欲给万鹏举这不识抬举的家伙一记耳光。

万鹏举露出一丝冷笑,迅即上前半步从后腰取出挂在武装带上的手铐,冲那人刚举起的手腕铐去,‘嘎吱’在手铐锁紧那人错愕间,万鹏举拿手铐的手猛然向怀里一拽,同时出脚如电,向着那人右脚腕就是一记踢摔。“嗷!”那人来不及发出痛苦的呻吟便被万鹏举摔了个‘狗吃屎’,随即万鹏举一手拉着紧靠那人一支手的手铐,一手拽过那人的另一支手,同时一脚从后那人后背将其踩踏得动弹不得;拉着手铐的那支手狠狠在其右脚膝关节内侧一记痛击,那人一声惨嚎,小腿通过神经反应弹起,万鹏举迅速下跪用膝盖压住其弹起的小腿,将其双手拽到其受压弯屈的小腿外侧迎面骨处,通过手铐紧紧将双手并小腿扣合在一起。

起身见那人痛苦不堪的起身不得,万鹏举踩在那人后背的脚又落井下石又一记狠踹,怒喝道:“趴着别动!你TMD给我老实点儿!北京市政法委的严书记?忽悠谁!?你TM要真是北京市政法委的严复开,知法犯法还TMD敢袭警就是罪加一等,姜炯(PS:现任国家No.1)绝不会放了你!”

“姓万的,老子跟你没完!”那人在地上痛苦挣扎着,不服气道。

“吓唬谁!?再告诉你这老杂毛一遍:‘爷不是吓大的!’,操!”万鹏举见他不老实用皮鞋在狠狠踹了他一脚。

“漂亮!万哥,您这手擒拿可真是干净、利落得紧啊!这能耐便是搁进‘722’那也绝对是个儿顶个儿,尖儿拔尖儿啊!”某巡警从旁上前阿諛道。

“哈哈……一般,一般,全军第三,想当年老子呼啸特务连时还跟‘老虎’为了这名头打了天昏地暗;岁月催人老啊!平生就服咱排长跟军长。其他的家伙全TM是垃圾!”万鹏举盯了盯被铐在地上那动弹不得的家伙高兴道。

“那也不一定!我看咱北京城‘雪狼’那群棒小伙儿也不错啊……”另一人道。

“他们?一群狗崽子……”万鹏举不削一笑,看了看周围,喝道:“TMD,傻站着干什么!?快开工!要是来不及,大家真得回家喝清汤!”

“万鹏举,快放了我,你小子会为你今天干的付出代价的!”被万鹏举搞得痛苦不堪,起身不得的人如受伤的野兽高声嗥叫着。

万鹏举提起腿来转动脚腕用皮鞋在那人脑袋上兜了个圈,道:“老实点儿,想挨揍么?我这一脚下去,保管让你丫儿的变猪头,连你丫儿的妈都不认识!”

“来啊,你来啊!你TM不敢就TMD是孬种!”那人叫嚣道。

“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万鹏举轻蔑一笑,撇过头来看了看背后不远处电线杆上的监控探头,道:“老李,麻烦您将那根杆子上的电断了……”

“明白!”在电线杆下布置禁行标志的穿蓝黑制服的巡警老李兴高采烈应了一声,作为一个平日里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小警察,他可没少受这气,了解万鹏举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个属螃蟹的主,今儿个八成是要发飚,反正出了事儿那也是姓万的负主要责任,哪儿有不帮帮手的道理?

地下那人顿然面若死灰,看着万鹏举轻松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像微笑的魔鬼。

“老万住手!”眼见万鹏举捋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一旁代替万鹏举指挥的中年黑衣警察道。

“住手!?老张,没听这家伙说话多气人?‘叫万部长削我的官,撤我的职’!?老子就姓万!我倒要看看这家伙怎么叫万部长削我的官,撤我的职!”万鹏举怒气冲天道。

“咱们执法的更应该遵纪守法,那也不能乱揍人不是?”老张劝解道。

“这家伙嘴太臭,叫他闭嘴!”万鹏举扔下话来,头也不回,继续指挥众警察忙碌去了。

“来啊,万鹏举,你TM是不是个带把儿的男人?”那人又死灰复燃挑衅道。

“我说同志省省吧,那家伙以前可是廖佑铭的悍足;手贼狠,胆儿贼大,脑子贼精。真要惹急了他我可保证不了你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老张蹲下身道。

“我TMD就不信他真敢把我给‘作’了!”那人闻言,脸色微变,赌气道。

“知道13年前的南疆(PS:新疆南疆)惨案么?他便是因为这事儿被踢出部队的!”老张笑笑道。

“屁!当年不会是见血吓尿了裤子,被开除了军籍的愣头儿青吧。”那人不削道。

“我说同志,你看他那副熊样儿像么?省省吧。愣头儿青?没错!开除军籍?也没错!见血吓尿了裤子?哈哈……‘杀手’的名号可不是随便就能在哪支王牌部队里配享有的。”老张哈哈一笑起身道。

“杀手?‘南疆杀手’?就他!?老子以前还被人叫成‘阎王’呢。”那人气道。

“不信?人家早TM杀得返朴归真了!5秒钟8条人命啊,全TM用刀子捅,就是8条猪也没得这么利索的……”老张道。

“吹吧你!”那人不信道。

“嘿,不信就算了……我可不想让你有机会让他有机会证明证明;人命关天啊!反正你记着别吵吵,‘撩千军’带过的兵都有两点既是优点的缺点:一不怕死,二不信邪,你要是惹急了万鹏举便是他不立时‘作’了你,不死也得让你脱三层皮。”老张劝解道。

那人默不作声,身居高位的他对万鹏举这流氓督察的手段和作风现在可谓是‘身受体会’。

估摸着过了3、5分钟,一辆庄重大气的深黑色奥迪A8从宽阔气派的中央党校北大门驶了出来,刚右拐转过头,见到一群忙活得热火朝天的警察跟层层密布的大型钢制拒马,无奈停下。

一个年约五旬,一身正装,半秃着脑袋的人从车后座跳了下来。

“快,快,快……全体准备!小桑,马上把那尼桑挪个地儿,快!”万鹏举面色从容,语气急切道。

“小同志,什么事儿啊?”那秃头上前对万鹏举道。

“紧急事态,交通管制,请绕行!”万鹏举头也不会,眼观六路的他早知道这车是中央党校出来的,人当然不是什么好善予角色,但时间不等人,心高气傲的他当然不会顾及太多。

“我X你妈的B!放开我!万鹏举,你TMD个烂货,生娃儿没屁眼儿,堵塞化粪池的垃圾……”被万鹏举铐住行动艰难的那人因为此刻正被人当一挑货物似的被俩人抬开离开主车道,因为疼痛不已,破口大骂到。

“老严!?”秃头那人定睛看了看近处的尼桑车和被人抬着人,惊诧道。

“老刘?”那人应了一声。

“市政法委书记都敢扣,你们这群狗日的太岁爷头上真敢动土啊!”那秃头大发雷霆道。

“他敢阻碍执法,还袭警,活该!”万鹏举一脸冷漠道。

“我是北京市党委书记副市长刘基,马上把人放了!”秃头人愤怒用命令的口吻道。

“放了?”正专注望着前方的万鹏举回过头来,轻蔑看了看自称北京市党委副书记的刘基,一脸狰狞笑意从裤兜中掏出一串套有三把钢制的钥匙的钥匙链,伸手将钥匙摊在生满老茧的手掌上,在刘基质疑的目光中狠狠握紧套着三把钥匙的钥匙链,咬牙转动手腕儿一拧,在众人骇然惊异的目光中将其拧成了个不规则变形的钢制小球,扔给刘基,惊人的握力!

“没看我很忙!?你自己解决!”万鹏举目露凶光那不可质疑的声音在刘基耳中响起仿佛让刘基三伏天掉进了冰窟窿,森然的寒意直接从涌泉穴通过腿经,透过尾闾,窜过脊柱,直冲上天庭顶,直感到每块儿肌肉不自觉的颤抖,大热的天恍惚每根毛孔都酥麻刺痛,这可是自己在军区大院儿里天天动不动就曾经高叫‘血战’、‘枪毙’、‘杀’的‘老军国主义、右倾分子’们所难以感到的有如实质富于侵略感的气势。不同的是在那些老将军们身上感到的是威严的凛冽杀气,而此人身上感到的赤裸裸的森寒杀气,在他那带着冷漠、轻蔑和些许嘲弄意味的眼神中,刘基感觉自己不外乎就是其眼中一块儿案板上的肉。

“你!”刘基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万鹏举鼻子,气不打一处来。在等级森严的中国,身居高位的他显然没吃过这种亏。

“鹏举,目标进入预定路线。时速320km/h,预计40秒进入警戒线。”万鹏举肩头的对话机响起。

“快!将你车挪开!别阻碍公务!”万鹏举冲刘基急道。

“先放了严复开书记!”刘基通红着脸毫不妥协道。

“叫你自己解决!”万鹏举怒目而视道。

“你小子这是故意刁难我!”刘基气道。

“你这也是故意刁难我执行公务!”万鹏举反驳道。

“你这是暴力执法,小心老子撤了你职!”刘基威胁道。

“撤职?老子今儿个就要看看哪个撤得掉我的职!”万鹏举怒气冲冲道。

“鹏举,注意,目标接近中,近入30秒倒计时。30、29、28……”

“全体准备,进入阵地!”暴怒中的万鹏举顿然肃容命令道。

众人顾不得其他迅速扔下收尾工作,跑步进入匆忙间构筑的三层大型钢制据马后。

“你到底把不把车挪开?”万鹏举道。

“不!”刘基高昂着头无比坚定道。

“操!”万鹏举一声臭骂,也不和刘基磨牙,抛开他径直向那奥迪A8用冲刺的速度跑去。

“开一边儿去!”万鹏举来到奥迪车主驾座儿车窗旁弯下腰对那司机,急道。

“对不住!老总,我得听咱严书记的。”有道是丞相门前七品官,虽说这世道没这么明目张胆,但说实话在北京这块儿地,街面儿上北京警察能算哪颗葱?不过就能撑撑排场,欺压欺压一下贱民;有点儿来头的狗仗人势,狐假虎威之乎于‘便宜行事’的家伙海了去了。无怪乎那司机对万鹏举正眼也不打瞧上一眼,言语带着丝毫轻蔑、傲慢道。

“干你老母!”万鹏举闻言,愤怒的用粗实的臂膀一手从摇下玻璃的车窗中拎住司机的领子,将其似只小鸡般透过车窗拽了出来,扔在地上。不理那司机发出的惨烈哀号,万鹏举另一只手透过车窗打开车门打开跳锁,跳上车去,发动汽车。

“你TMD干什么!?”司机回过神,强忍着痛楚挣扎着双手死死拽住万鹏举尚未放上车的一只脚怒道。

“滚!别TM阻碍老子执行公务!”万鹏举一只脚挣脱不得,愤然发力,躬下身,一记劲道十足的手刀狠狠砸上了那司机颈恻,迅速将其击晕。这还是万鹏举留了五分力的效果,若是搁在南疆那会儿就这技法,万鹏举用上八分力就能直接保证那些找死的家伙颈部大动脉内出血,两脚踏实黄泉路。

“哎,当年怎不跟着鲁和尚讨教些截血打脉来着?现在除了擒拿术,会的其他手法都是非伤即死,当警察用来简直憋手憋脚……”万鹏举兀自寻思着一手发动汽车。

“鹏举,距离目标进入警戒线还有20秒。”万鹏举肩头的对讲机道。

“明白!”万鹏举应了一声,正准备拉倒档,却见那自称北京市副市长的刘基已到车旁,一脸惊怒的看了看不过2秒前被万鹏举放倒正处于昏迷状态的司机,大发雷霆道:“万鹏举,你TMD活腻味了?不仅扣了严书记,还敢出手伤人!?老子一定要办了你,让你小子喝清汤、坐班房!”

“小李,你怎样?”刘基一脸关切蹲下抱起司机头,让他整个身子倚靠在其大腿上。见司机瞪的双目涣散无神,微张的着嘴唇急促呼吸着说吐不出半个字来,刘基愤然道:“万鹏举,你TMD对小李做了什么?要是小李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和你没完!”

“晕了,掐掐指尖,左鼻孔下半寸人中穴,揉揉就能醒。”万鹏举一手拉动倒档,将车调过头,开至路边。

“万鹏举,老子和你没完!”刘基怒道。

“哼……”万鹏举冷哼一声将车挪到人行道上停下,复跑步回到主车道,对刘基道:“刘市长,请靠边……”

刘基狠狠盯上万鹏举一眼,眼见着中警察严阵以待,他也不是不识大体,指着被抬上人行道没人搭理的严复开,道:“就像严书记一样么?”

“他敢袭警,况且那只是个小小的意外……”万鹏举招呼来一名警察,道:“小何,过来,帮帮咱刘市长给这人挪挪位。”

“万鹏举,等这事儿完,咱们走着瞧!”刘基在人帮助下搀扶着昏厥的司机向着被万鹏举扣着动弹不得的严复开走去。

“奉劝您一句:‘爷不是吓大的’!有本事,咱们拉出来溜溜……”万鹏举不削一笑道。

“鹏举,目标进入接近警戒线,10、9、8……”

“同志们,各就各位!MD,老子今儿个就看看到底哪个家伙会这么嚣张地飙车。”万鹏举道。

夏历4082年6月2日,因为一个家伙的飚车被捕这一天注定被载入史册。或许后世的历史学家们会在这一天写下如下注解:“这不仅仅是一次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有史以来影响最恶劣的飙车事件,更是对历史影响最深远的一次飙车事件。每当回忆往事,我们总会发出如此感慨:‘难道历史的潮流真会因为个人的意志转移了么?’”

8:10am,北京市北五环中央党校北大门。宽阔的街面上因为交通管制几乎见不到任何行人。层层叠叠的钢制大型拒马在晨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摄人的光芒,众警察严阵以待,倒与流水侧畔,绿树成行,碧草茵茵的大环境格格不入。

“滴……注意!目标进入警戒线,时速330km/h。”随着万鹏举肩头的对讲机一声提示。两个银灰小点在宽阔的道路主车道上追逐着先后进入了万鹏举视线,不过数息间便若极光电影已奔至眼前!

“一排防暴警察请注意,起立,竖盾!”随着万鹏举一声令下,蹲在第一排大型拒马前一身黑色打扮防暴警察们立即起立,紧握在手中长120CM,宽35CM,厚达10CM的防弹玻璃盾牌举了起来,迅速形成了个密集的一字长蛇阵横亘于道路上。

“二排、二排注意协同配合……”不等万鹏举二次下令完毕,两个银白色的已然清晰显露出他们的线条与轮廓。一辆银色山地自行车车尾喷薄着骇人的火焰正以万鹏举难以想见的高速奔行而来,而那辆上路绝对打眼的BWM M5车后则喷薄着成柱形散布开来的青烟(PS:喷气式发动机的效果)紧咬着那银色单车飞速急驶——

“小子,这回看你往哪里跑!”宝马车上的老方见得一排竖盾严阵以待的防暴警察,料定那小子已成瓮中鳖,随即轻点着刹车意图将宝马慢慢停下。

“前有封堵,后有追兵啊。”银色单车上那人一脸慵懒,不以为意,兀自道。

“有时是进一步万劫不复,退一步海阔天空。”那人嘴角露着阴阴笑意,单车疾速丝毫不减径直向高举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冲去。

“这个疯子!”老方也不和那不知所谓的家伙一同发疯,继续点踩着刹车将宝马车的速度缓缓降下。

“全体都有,准备接触!”随着万鹏举一声令下众警察神经高度紧绷。

“前面的人听着,你已无路可逃了,立即停车接受处罚!”万鹏举拿着便携式扩音器道。

银色单车好似混然不觉前有防暴警察用盾牌挡路似的直向众人冲来,就在防暴警察们正准备咬紧牙关抗住那银色单车骇人速度带来的巨大冲击力时——

“哈哈哈哈……Get out of way !”伴着那人高声长笑,银色单车迅速在众人不及5m处迅速提其了前轮,整个车竖立了起来,前轮凌空与地面形成90度夹角,同时那人身子一扭,单车就好似被人抽动的陀螺似的带着强大前冲势能滴溜溜转动着向前去,片刻间,那人连带着单车直立转上了两圈,正面向着前去的反方向时,那人当机立断,迅即放下凌空的前轮,掉过头反身徜徉而去,空留下目瞪口呆的众人。

“操你妈的B!太科幻了!”宝马里的老方反映不及,一声咒骂道。

“干你老母!这也成!?”拒马后万鹏举狠擦着双眼,疑惑道。

“娘西皮!逮住他!逮住他!”交通安全指挥中心监控器前的北京交通管理局局长叶开阳双目充血揪着交警二大队长何努力的衣领气冲斗牛道。

“王八羔子的!盖了帽儿啊……”中南海1号作战指挥室大厅银幕前的中央警备司令部司令廖佑铭对着被惊得乱哄哄的众人感叹道。

“追!”老方一甩方向盘,猛的一个高难度飘逸,车轮擦着阵阵青烟紧咬着擦身而过的银色单车提速疾驰而去。

“全体都有,保持戒备!”万鹏举狠狠跺了跺脚,命令道。

“立即通知许耀,准备行动。”廖佑铭对一旁的中央警备司令部副司令秦綦峰道。

“老方,别灰心,老子还有后手!”被叶开阳揪住衣领直摇的何努力举起手中的通话器道。

“明白。”老方应了一声,宝马时速渐渐递增紧咬着银色单车不放。

不过须夷银色单车前方便出现了两辆并行的交警涂装的五岭之光,与其他车辆不同的是其间平拉开了一张宽大、厚实的安全隔离网几乎覆盖了整个主车道。

“谁的主意?有创意啊,看来今天有点儿麻烦……”那人抱怨一声迅速故技重施再用上了一次直立反身,将单车再次掉转头来冲万鹏举组织的堵截带冲去。

“哐……哧!”老方驾驶的宝马又是疾速中一记令人心惊胆跳的漂移,连在路面上打了三个圈儿,终于成功减速掉过了头。

“小子,收手吧,你无路可逃了!”老方紧咬住单车屁股规劝道。虽然这家伙惹事生非、可恶异常,但也罪不致死,范不着痛下杀手。

“大石挡路,弱者视为前进的障碍,而强者视为前进的阶梯。”高速中那人微笑着坚定道。看着一身黑衣,举盾,紧绷着面部肌肉,严阵以待的众防暴警察,一脸轻松。

“准备接触!”随着万鹏举一声令下,防暴警察们勇敢的立稳准备迎接银色单车骇人时速带来的巨大势能带来的冲击。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轻轻的我带不走天边一丝的云彩……”那人轻声吟诵着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银色单车后轮猛然喷出熊熊烈焰,时速急速递增,无所畏惧地向防暴警察组成的密集盾阵冲去。

万鹏举机敏地横扫了两眼街面,但见作为行使方向隔离线的中央绿化带雕饰者石刻的外栏一处因维护不善斜搭拉在路边形成的一个不到1.5米长的斜坡,一丝灵感电闪过心间;不由高叫一声道:“坏了!”

“李宁——一切皆有可能!”那人玩笑道,手中猛然一拉车把,疾速向斜斜搭拉在路边的石栏冲去。

在众人惊叹莫名,瞠目结舌的表情送别下,银色单车借着骇人的高速与不到1.5米长的斜坡‘噌’的一声,一飞冲天,好似只振翅高飞的大鹏,轻盈地越过了设置的大型据马,和众交警头顶,斜飞到另一边车道的人行道上,只留下在众人耳朵里留下了越过人头顶的呼呼风声……

“不走寻常路——美特斯邦威!”那人哈哈一笑,银色单车‘哐’的一声挂在一辆北京JEEP车身侧,迅疾间余越上其车顶,在并行紧密停靠人行道上的众警车上玩儿起了单车障碍穿越,腾挪跳跃间,恍若峭壁悬崖上的行进羚羊,尽现其优雅、从容的潇洒英姿。

“操你妈的B!”对着那家伙的精彩表演已有所体会的老方抱怨一声,踩死刹车,宝马在防暴警察们组成的盾阵前停了下来。

“干你老母!这家伙不简单啊……”万鹏举看了看被那家伙玩儿潇洒弄破相的爱车道。

“娘西皮!你们这群吃白饭的!”北京市安全、交通指挥中心里叶开阳训斥着不到半分钟前还信誓旦旦的何努力道。

“哈哈哈哈!王八羔子的,精彩!”廖佑铭豪爽的笑声响彻了中南海1号作战指挥室。

“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把路障抬开,混蛋!”万鹏举叫嚷着令众人将中看不中用的大型据马挪个地儿。

万鹏举大步流星步到宝马车前,躬下身子,看了看宝马车里因为疯狂飙车满脸激动充血的方氏二人,道:“呦,老方?好家伙,海龙王都搬陆地上来住了(厉害)?”

老方在车里给万鹏举敬了个礼,难堪道:“哎,万督察?没得这金刚钻儿哪儿敢接这瓷器活儿?干咱们这行的要是车不如人,车技可不能不如人吗?来,我给您介绍,这是中天国际的执行总裁方力钧,这车就是我征用他的……”

万鹏举细细打量了一翻车内布置和副驾座上西装革履,心中忐忑的方力钧,道:“中天国际的方总是吧?听说近两年北京近郊的非法赛车事件可是很猖狂的,你小子乱改车子不会是为了这吧?老方,可以理解,但下不为例。下次撞见这车没整改,小心老子令你撤职!”

“万督察,我哪儿敢啊……”老方无可奈何叹了口气,谁叫督察是管警察的呢?

“那还愣着作什?追!将那狗日的家伙逮着!”万鹏举看着众警察齐力刚挪开一条道,对老方道。

“明白!”老方发动汽车,在众警察期待目光的注视下向着银色单车的方向高速驶去。

“万鹏举,公安部万部长找你的电话。”北京市副市长市长刘基一脸狞笑从旁走了过来,递上自己的移动电话。

万鹏举一愣,随即掩饰不住极度嘲讽与不削的眼神,一手接过电话,道:“老头子,什么都别说,除了骂人你还能对老子怎的!?有胆色一声不吭革老子的职,老子早想撂了这挑子很久了!好像总参的蓝皮档案老子还没被除名吧……有道是: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如果说你儿子是以前吃的是肉,现在就TM吃是屎的,这就是你这个作老子的对儿子的妥善安置!?没人可以在老子头上撒尿,天皇老子也不能!这作健奴的日子老子受了!”

万鹏举一手挂断电话,冷笑着将电话还给片刻前一脸狞笑未改,顿然错愕表情的刘基,继续指挥着众警察收拾起路障。

“咦?又来了……”刚越过路障,飞快行过红山桥的银色单车但见数辆并行拉着安全网的五岭之光从前方五环路,左方老营门扑了过来,迅速一个右拐,沿着京密引水渠旁的道路急行而去。

“老何,那小子进了国防大学辅道!”紧随着单车的老方惊喜道。

“我操!麻烦大了……”监视器前的老何单手捂面掩着众记者们的闪光灯攻势颓废道。

“哈哈哈,撞枪口上了!通知许耀,赶快行动!”中南海1号作战指挥中心里的廖佑铭高声命令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